第四百四十八章 炸营

文/一级烟枪王
本章字数:7612 三国小兵之霸途txt下载

第四百四十八章 炸营

骤然发生的袭击,让会场内的水盗头领们都惊慌了起来,一时间,一颗颗头颅被砍下,一片片的血花飞洒,让那些水盗头领惊得魂飞魄散。顿时,他们鸡飞狗跳,四处乱窜,弄得宴几翻侧,满地狼藉。

整个会场,酒肉之香只在一会之间,便被浓浓的血腥味所掩盖。

“敌袭~敌袭!”

“来人!护卫!”

这些水盗首领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受到袭击,但是还没有被攻击到的水盗首领也都惊骇的抱头乱窜,一边没命的大声呼喊。

可是,在短时间之内,休想有任何人可以救得了他们,他们这些水盗头领,论武功,大多都是三流水平。他们的人数也不少,大小水盗头领,足足有三、四百人,但是,在刘易、黄忠、文丑、甘宁,还有阴家姑侄女,龙兴、洪亮等人的同一时间发动,还有各人领着的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悍之士,所以,这几百人就只有被屠杀的命运。

除了刘易和一众武将、阴家姐妹是从外面突然破墙而入之外,他们的水盗头领之中的人,也突然对身旁的水盗发难。

比如龙兴和洪亮、洪英兄弟,他们本来就在会场和杨桀他们宴饮着,待刘易在外面发起攻击的时候,他们也突然的抽出兵器,一刀把在他们身旁的水盗头领给砍杀。

当然,不只是他们几人,早和大伙商量好的人,都突然之间发难,让杨桀的人全都粹不及防,最少有百来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嘴里都还嚼着美食或者含着一口美酒,就如此糊里糊涂的被砍杀了。

是自己人,大家都会在左臂上缠上一条白布,免得错手杀了自己人。

“龙兴!你竟然敢如此!”

杨桀也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他本来是在兴高采烈之中,一心想着如何利用龙兴等人去攻击刘易的新洲,待杀了刘易之后,他是如何如何的风光,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龙兴竟然敢就在这节骨眼上突然发难。要知道,在场的,除了他杨桀之外,还有百船盗及其它的不下于二十三伙水盗的当家都在这里,而外面,也就只是几步之隔的广场上,在场的,哪怕不是全部的人都在这里,但怕也好一万几千人,那些人,也几乎全是他们的手下。可是,这个龙兴整个龙门盗也不过是几千人而已,他居然敢窝里反?

他看到龙兴突然奋起,一刀把自己身旁的一个当家砍翻在地,他看得双眼欲裂,却也顿时明白了是什么事,赶紧抽出随身的佩剑,抵住再想砍杀他的龙兴,惊怒的说道:“龙兴!你我从前的虽有仇怨,也已经成为了过去,杨桀放下身份,来此与你商议结盟之事,一心与你共图大业,枉杨桀对你如此信任,你竟然敢如此暗害于我?别以为这里是你的地头,便以为可以杀得了我杨桀,尔也不看看你里,全是我的人,识相的,赶快拿人停手,我杨桀不与你多作计较,你龙兴依然是水盗联盟的副盟主!”

“呸!”龙兴一刀劈向杨桀,骂道:“区区一个副盟主,老某还不放在心上,就你这么一个奸恶之徒,居然也想和我共图大事?不知道你所图的大事又是何事?”

“哎呀!气死我了!”杨桀的武力和龙兴相差无几,被龙兴一轮抢攻,让他应接不暇,不禁暴跳着道:“好你个老匹夫!也不知道你杀了我又有何好处?既然如此,今日我们便不死不休。翻江盗所有的兄弟听令!今日我们便要劫了青龙岛,岛上的财物女人,全是你们的,给我杀!”

杨桀倒也不笨,他知道现在自己处于一个极端危险的境地,自己和一众水盗首领似乎被突然杀来的人围在这会场的正中间,但是四周也钧都是他阵营的人,现在一时半刻之间也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干脆大声的把话传了出去,让外面的人都听到以为他们这不是被袭击,而是在对青龙岛展开抢掠。

他的话果然有效果,不管是被围在内的人或者是在外面看得有点呆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水盗们顿时醒过神来,不由得全都一下子动了起来。

会场外的水盗,在那布墙倒下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再加上杨桀一发喊,他们纷纷抛下了手中的酒食,抽起兵器往中间喊杀着涌了过来。

刘易也早就料到会有这个情况,自己两千多人围杀水盗的三、四百首领,而战斗一旦开始之后,自己等人也肯定会被反包围起来。所以,能否尽快杀死那些水盗首领以及制住杨桀,是这次斩首行动的最关键之处。

所以,刘易不是一路杀进去,而是一扑进去的时候,便直扑杨桀,那杨桀一边对抗着龙兴一边喊完话之后,刘易也正好扑到了他的面前。

“刘天兄弟,你来得正好,和我合力把龙兴这个老匹夫杀了,这副盟主之位,就由你来当!”

可怜的杨桀,死到临头了,居然一时还没有注意到刘易是来杀他的,并不是前来阻他们的。

“好!杨大当家,那就交给我吧!”刘易假意挺剑抢前,和杨桀一个错身的时候,猛然的一个手刀,直接劈到了杨桀的后脑。

杨桀的身体猛然的颤了一下,不敢相信的转身扭头,瞪大眼睛的看着刘易,想指着刘易问为什么,但是他的手还没有抬起来,便一下子软倒在地。

龙兴正要一刀结果了他的时候,刘易赶紧止住他道:“他不杀,留给我,龙当家你快点组织你的人,把这些水盗杀散,不能让他们围着我们攻杀!”

“好,”龙兴虽然不知道刘易为何要留得杨桀的性命,但是却也不说什么,转头更去招呼他龙门盗的人。

现场一片混乱,除刘易这些主动发起攻击的人,别的水盗,都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杀谁。

呵呵,刚才杨桀所发出去的命令,他只是命令翻江盗的人,却没有给和他同盟的人发出命令。所以,当水盗们围了过来,想要帮手的时候,却不知道要如何下手,因为,这里的人,哪一个都是水盗,衣着打扮都差不多,要不是袒胸露臂,就是一样的水盗服饰装扮,除了他们认识的,谁能分辩出谁是谁?

现在的水盗,来自几十上百股的水盗,互相之间谁又能够全都认识?

所以,在他们没有察觉到左臂上缠着一条白布巾的人就是他们的敌人的时候,谁也没有贸然的出手。但一旦出了手,必然会引至身旁的人警惕,视他为敌,然后交战在一起。

刘易扫了一归会场中间,发现那些水盗首领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一开始攻袭的时候,便已经斩杀了百来人,再加上有着几员猛将一起动手,那些水盗首领根本就无人能敌,绝大多数人都是连武器都还没有拿出来便被杀了。再看到现场的水盗有混战胡乱砍杀的趋势,不禁灵机一动道:“翻江盗的兄弟,我是刘天,杨桀大当家被偷袭重伤,他说了,除了翻江盗的人,别的,都是我们的敌人,给我杀!”

刘易说完还故意的把晕了的杨桀扶了起来,让外面的水盗们都看得见,然后还要装出和杨桀说着话似的。

在外面想冲杀进来的水盗一听刘易所说的话,几乎一下子全都红了眼。

那些不明情况的水盗,听了刚才杨桀的喊话,以为这场袭击战斗是杨桀发起的,特别是那些不属于翻江盗的水盗,他们在外围眼看看的看着自己的当家被杀死,再听刘易这么一说,他们马上便误会的想,原来一切都是杨桀弄的鬼啊,这家伙果然是奸险,设计杀害了自己的当家,还想把自己的人一网打尽啊!所以,他们二话没说,扭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人是不是翻江盗的人,若是翻江盗的人,便操起兵器,叫骂着攻杀而去。

额,连刘易也没有想得到,自己等人的攻袭,居然会造上一万多两万的人糊里糊涂的混战。

实际上,如果不知道其中详情的,还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的回事。

这些水盗,他们本来就是分成两三个阵营,一个是和杨桀同流合污的水盗,另外一个的,原本是和龙兴比较合得来的水盗阵营,还有就是那些中立阵营。

因为这次水盗结盟大会,几乎所有认识不认识的,合拍不合拍的,以前从来都没有过来往的水盗,他们全都聚到了一起来。而由因为结盟之事,他们互相聚在一起吃喝狂欢,现在,突然间打了起来,还是刀刀见血的那种打法,所以,他们谁还能分辩得了谁和谁是敌人,谁和谁是朋友?

特别是他们的首领,居然在短时间之内被一锅端了,这让他们六神无主啊,又恨那杨桀的那一道命令,让所有人都以为一切都是杨桀弄的鬼,谁叫他一向恶名在外呢?

整个会场广场都混乱了起来,倒是刘易所在的中央主会场的位置,除了一具具尸首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以及一片杂乱狼藉的宴几之外,居然还清静的,战斗也停了下来。当然,停下来的原因,是因为那些水盗首领都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着的了。

而那些水盗,除了刚开始冲上来的一波人被击退或斩杀了之外,竟然没有人再往中间处冲杀过来。使之刘易以为有一翻苦战的竟然没有战上。

呵呵,那些水盗,他们各自应付身边的人都来不及呢,谁还顾得了中间的这些人?他们看到,自己的当家都已经被砍翻在地,就算冲过去又有什么用?再加上,他们发现,中间的那些人可不是说着玩的,厉害得让人心生寒意,谁冲杀到他们的面前,一交手便被杀,如此谁敢再冲杀过来?

刘易的八百陷阵营,在原来的会场大门的地方结成了阵,另外的人,则以会场为中心,往四面防卫,使得四周的人,根本就不敢杀近来。

现场是混战,各自为战,就唯独中间的地方,似乎是在一起的人,人家在蓄势以待了,谁还敢上前来送死?

另外,翻江盗的人,他们也误会是自己的大当家杨桀已经稳住了大局,所以,一时半刻也没有人会前来察看情况。

“怎么会事?他们怎么全都混战起来了?”龙兴才命人布好防阵,以抵抗到外面的人官兵杀进来,可是,眼前的情况却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呵呵,如此岂不是甚好?我刘易说过,这些水盗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盘散沙,只要把他们的头领当家给杀了,他们就是一群无头的苍蝇,说不定,不用我们动手,他们都会自相残杀同归于尽。”刘易把杨桀抓着,将他弄得像站着一样,如此好让四周的人看到,一边对龙兴笑着说道。

商谈联盟之事,都是水盗的当家头领来商谈的,一般的水盗贼兵哪里知道那么多?他们没有统一的号令,没有统一的首领,而且,他们又不是真正的军人,又是隶属几十上百股水盗的人,平时互不相识统属。

像现在这样的窝里斗,在他们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之下,那是最容易发生炸营的情况的。

炸营也就是惊营或者说是营啸,炸营是一种灾难,本来是在紧张的军营之中发生的,一旦发生炸营的情况,士兵们就会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气氛,他们不管是朋友或是仇人,上司或者是兄弟,他们只会乱杀一通,炸营之后,只会留下遍地尸首。

眼前的情况,虽然并不是真正的炸营,却也和炸营差不多了。

不过,混战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青龙岛岛内湖的出入口之处,突然涌进了无数的船只,两艘大船当先领着,船上插着的,是飘扬的汉军飞龙大旗。

早在开始发生战斗的时候,龙兴已经命人发出了信号,在岛内湖之外准备好了的船队,接到信号之后,便马上启动,进入岛内湖。

“官兵?怎么会有官兵?”有些和翻江盗水盗拼杀的水盗眼尖,看到了从湖口进来的船队。

有人提醒,别的人一看,发现还真的是大量的官兵,顿时他们便更加的慌了。不知道谁先发喊道:“官兵来了,官兵来了,大家快跑啊!”

水盗虽然猖獗,但是在骨子里还是怕官兵的,能够像甘宁的锦帆贼那样,连官府的官兵都敢劫杀,连官船都敢据为己有的水盗并不多。所以,本在混战的水贼,竟然哄的一声散开。

不过,散开的水盗这次并不是像刚才那些被刘易等人围杀的水盗首领那样像没头苍蝇一般的乱跑,除了翻江盗的水盗贼兵之外,别的水盗,几乎齐齐的往湖边的水盗船跑去。

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所想的是,自己的大当家已经没有了,连在水盗当中有点威望的头领都被杀了,现在居然又来了官兵,所以,他们的第一时间就是想到,要快点离开这里,而要离开这里,便要回到自己船上去。

水盗们一辈子在船上讨生活,无论是战斗也好,逃生也好,只有在船上他们才会感到有安全感,再说,想要离开这里,他们也必须要坐船离开。

翻江盗的贼兵,他们还有大半部份人在船上,来这里饮宴狂欢的,其实也就是几千人罢了。杨桀来到龙门盗的老巢,不可能真的完全信任龙兴,不会不对龙兴有点防备的,他留着大半人马在船上,就是为了应付某些意外。所以,在这里的几千人马,他们并没有像一般水盗那样惊乱的离去,而是往会场中间聚了过来。他们的大当家还在,一切都有他们的大当家作主,所以,他们见到和自己对杀的水盗散去,心里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聚过来想听从杨桀的命令。

剩下来的人,已经对刘易这方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刘易把杨桀交到了来到身旁的文丑手上,让他盯着,再示意在会场中间结好阵的众人稍安勿臊,自己走出阵外,对着围拢过来的水盗道:“各位兄弟,你们在外面布好阵,杨大当家正在疗伤。”

“刘天兄弟,来了官兵我们怎么办?”

这些翻江盗的人,还真的以为刘易是他们自己人,竟然一脸担心的看着刘易道。

“不用担心,那些不是官兵,是自己人,大家看着就是了。”刘易装出一副和他们同声同气的样子道:“那些水贼,竟然和我们翻江盗为敌,把我们的一众首领都杀了,哼,幸好杨大当家早有准备,才没有被害》现在也正好一次把那些水贼解决了,从今以后,洞庭湖就是我们翻江盗的天下。大家看着吧,看看我们的援军怎么样消灭那些水贼的。”

这些水盗居然还真的听信了刘易之言,不再多问。

实际上,这些翻江盗的贼兵,都是一些真正意义上的贼兵,在刘易这个可以和杨桀称兄道弟的人面前,他们也只有听命的份儿。

刘易故意让他们看着官兵的厉害,打击打击他们的士气信心,然后待黄叙领着人登岸之后,也好一并不费功夫的把他们迫降算了。

!#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四十七章 攻袭 返回《三国小兵之霸途》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四十九章 你们被捕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