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风中飘絮

文/一级烟枪王
本章字数:9165 三国小兵之霸途txt下载

  第四百八十六章 风中飘絮

曹操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到他的“金屋”,反正,他的脑子里一片浆糊,不知道是气或恼抑或是恨。总之,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一脸乌黑,就仿似是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钱似的。

他的心里,还真的是百感交杂,五味俱全。那种看着锅里的美食被别人抢走的心境,心里还真的是别提有多么的懊恼。他的多么的恨!他恨刘易抢走了他锅中的美味,恨不能马上提刀把刘易来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不过,理智还是让曹操制止了自己的冲动,刘易的武功,曹操可是亲眼见识过的,他自问自己的武艺也不错,可是比起刘易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而且,他现在还要在极力的拉拢刘易,想借刘易之力,铲除宫里的宦官,而他也要借机上位呢。所以,这个夺受之恨,他也就只能“咕噜”一声咽回自己的肚子里,没有就此和刘易翻脸。

再说,曹操的心里也非常明白,他也没有理由去和刘易反面啊。

说到底,卞玉虽然被他个人看作是自己锅内的美食,可是人家可未必会这么认为。哪怕是卞玉自己,也未必把自己看作是曹操的私有产物。

卞玉,毕竟只是一个青楼女子,人人得以追之,在他曹操没有真正弄得上手的时候,卞玉都还不是他曹操的什么人。再说,哪怕是弄上手了,可一天没有把她如来莺儿一样,为她赎身离开青楼,卞玉都还不算是他曹操的私有女人,别人也一样有权力去追求,而卞玉,也有权利去接受。所以,曹操也不愧为曹操,硬生生的把对刘易和卞玉之间暧昧的羡慕妒嫉恨给忍了下来,没有当场和刘易反目成仇。

忍住了心里对刘易的恨意怨气,可是曹操的心里却还是在滴血,尤其是看到刘易搀扶着卞玉下马车的时候,看到了卞玉戴着他送给卞玉的那串乳白明亮的珠链时,看到了卞玉那种娇羞无比,又有点蜜意浓浓满脸酡红的样儿,曹操还真的忍不住要上前去揍刘易一顿!那种为他们作嫁衣裳的心里酸楚感受,让曹操伤神,但也只好在心里无奈的暗叹一声,怕卞玉这朵鲜花便要插在刘易这一堆牛粪上了。

以至于,那些看守着他“金屋”的护卫在迎接他的时候,他无端的发了脾气把护卫斥喝了一顿,然后才让刘易和卞玉请了进去。

当然,刘易也不望要打击打击曹操,故意像没有看到他脸上不悦的神色,还故意的说道:“孟德兄,那串珠链乳白流光,真的和咱家卞玉的气质很相配,我就替卞玉谢谢你了。这珠链很贵重吧?无功不受禄啊,我刘易可不是喜欢战便宜的人,不如,算是我按市价买下来如何?”

曹操的心里突的刺痛了一下,那种费了功夫不讨好,反成了自讨没趣自找打击的郁闷感觉让曹操有点失态的道:“哼!最大的便宜都让你占了,区区一串珠链又算得了什么?”

“咦?孟德兄,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不会身体这么差,才走这么一段路就得病了吧?”刘易还真的得理不让人,拼命的刺激着曹操道。

呵呵,话说,刘易还真的挺享受看到曹操那受挫的样子,也只有如此,才可以一解曹操纠缠邹氏的怒气。哼!敢动自己的女人?敢对自己的女人纠缠不休,还想动手动脚强来?那就让你郁闷到死。

“啊?没。没有,呵呵,我是说这只是小事,不值一提,来来,进去吧,我还没有告诉莺儿说卞玉小姐会来看她,估计她看到卞玉小姐,也会有点惊喜。”曹操被刘易这么一说,不禁一下子从失态中清醒了过来,赶紧把话题揭过,在前面引路。

“哼!谁是你家的卞玉?”

在前面走着的曹操,听到卞玉的娇嗔说话,不禁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卞玉在刘易的腰间拧了一把,而刘易,似乎也不客气的抚了卞玉一把。看得曹操不禁加快了脚步,心底里暗骂一声好一对恋奸情热的狗男女……

“金屋藏娇”的金屋,从外表看上去,绝对算不上是金屋。刘易刚才便很留心的注意到了四周的情况。

所谓的“金屋”,其实就只是一间很普通的民房,而且,这四周的房子,都是很普通的房子,估计是洛阳城内中下层阶层的平民百姓所居住的房屋。不过,进了里面之后,便觉内有乾坤,也要比从外面观看的时候大得多了。

原来相连的两三间民房都被曹操买了下来,从外面看着,是三间临街的民房,但实质上,里面却是一个花园式的院落,在后面是一个小花园,花园当中,还有一座小阁楼,那才是曹操的真正“金屋”。

此时,也正恰好是华灯初上之际。虽然天色还亮,可是那阁楼里早已经点着了灯火,阁楼小厅之内,一个脸容绝美,成熟雍容的美人正盘腿坐在厅中的宴几后。

她面前的宴几,摆着好几样还冒着点丝丝热气的菜盘,是一些精美的美食。但是,她却没有看一眼眼前美食的**,而是一手撑在桌子一角,托着白里透红的香腮,侧身对着阁楼一侧的窗户,眼神有点茫然的看着窗外花园草丛中被微风轻拂着的一朵红色小花。

“小姐,你就吃点吧,都一天了,如果不吃点,万一生病了,曹大人一定会责怪我们的。”

在她的身旁,还有两个小丫环,她们一个端着一只精巧的小碗,里面乘着雪白的米饭,而另外一个,也端着一只小碗,不过却是一碗冒着热气的参汤。

“不吃不吃,都说是不吃,没胃口。”

“小姐……”

“你们说,你们想做那一朵小花呢?还是想做那一朵狗尾花?”来莺儿忽然有点天马行空的问那两个小丫环。

呵,原来她不是在看花,而是在看着那朵小花旁边的一株狗尾草。

那小花,有点像是山间的野花,花朵虽小,却绽放得很鲜艳,六瓣红艳的小花瓣,很美。

而那一株狗尾草,毛茸茸的,被微风一吹,那些花粒便像一朵朵小棉絮一样,被风吹得脱离,飘散在风中,随风荡漾。

两个小丫环无奈的相对看了一眼,她们都知道小姐又犯痴了,近段时间比以前更甚,动不动便独坐在窗边发呆一整天,然后还会问一些看似毫无相干的一些问题,让她们无所适从。可是,如果不答理她,怕还真的难以让小姐有胃口吃东西,一整天了,如果再不吃,饿坏了她们可便没有办法向曹操交待了。

“当然是做那朵小花了,因为小花漂亮啊,那株狗尾草太难看了,毛茸茸的,怪怪的。”其中的一个小丫环道。

“呵呵,好了,先把碗放下来吧。”来莺儿不禁轻笑了一声,接过了那碗参汤喝了一口,然后脸色一幽,幽然的道:“你们还小,不懂的。有时候,宁愿做一朵风中柳絮,也不愿做一朵被困在一地的鲜花,因为,狗尾草的花儿,可以随风飘走,可以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可以见识到世间许多美好的事……哪怕那朵花有多美,都是只能呆在那里,它再美,又有谁知道?只能在此自凋自零,自怜自哀……”

两个小丫环的确不明白来莺儿在说什么,因为她们也不过才是十三、四岁,根本就不懂世事。

就在来莺儿刚刚喝了那一小碗参汤的时候,曹操刚好领着刘易和卞玉来到。

“哈哈,莺儿小姐,我来了,你看我带了谁来?”曹操的心里虽然被刘易和卞玉弄得满心郁闷,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有碗内的来莺儿,心情也不禁好了一点,再说,他也以郁闷的黑脸对着来莺儿吧?所以,他装出一副开怀开心的样子,大步的走进了阁楼小厅。

可是她看到来莺儿正在吃饭,不禁又愕然的道:“咦?怎么这么晚了才吃饭?你们是怎么侍候莺儿小姐的?”

“啊,曹、曹大人!”两个小丫环一见是曹操来了,又听曹操语带责斥的话,吓得小脸一白,双双跪到了地下。

“行了,别吓唬她们了,是我自己不想吃,再说,现在天都还没有完全黑,又哪里晚了?”来莺儿很随意的又带着一点淡然的样子瞥了兴冲冲走到了近前的曹操一眼,问道:“谁来了?”

“啊,真是莺儿姐姐,想死卞娘了。”在来莺儿询问的时候,卞玉也轻快的碎步跑了进来,一脸开心的叫了一声道。

“卞玉?你、你怎么来了?”来莺儿一见是卞玉,神色还真的有点惊喜,猛的站起了身子迎了上去。

“莺儿姐姐,要见你可不容易啊!明明你都在洛阳城里,怎么就没去看看人家?”卞玉和来莺儿她们以前可能还真的感情不错,这次见面让她们都感到开心,尤其是卞玉,她拉着来莺儿的手,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有点蹦蹦跳跳的道:“见到你真高兴!”

“格格……你现在也是洛阳第一红姐了,怎么还像个小女孩似的?”来莺儿见卞玉如此,也发出了如银铃一般的笑声。

“呃,还有一位客人呢。”曹操见来莺儿见到卞玉少有的这么开心,心里不禁也有点欣慰,因为他也很久都没有见过来莺儿的开怀一笑了。所以,他看到被凉在一旁的刘易,知道这个时候也不好太过失礼了,便提醒了一下来莺儿。

来莺儿此时才看到了和卞玉一前一后一起进来的刘易。

好俊好神采的一个男子!

来莺儿看到刘易的第一眼,她便情不自禁的从心里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感叹。

剑眉星目,方正秀气的脸庞,漆黑明亮的眼睛,笔直的鼻梁……

这人看上去很年轻,浑身上下似乎都散发着一股让人心动的青春活力,但俊朗的身形,却又那么的沉稳大气,让人不自觉之间便忽略了他的年龄。

最让来莺儿感到深刻的就是刘易的那深邃的眼光,那种似乎可以直透人心的目光,让来莺儿差点没敢与之对望。但是很奇怪,这人的目光,除了让人感到很正气之外,还带着一种深深的怜惜。

这还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干嘛要用带着怜惜的目光来看人家?难道他还真的能够看透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的内心想法而对自己产生了怜惜之意?呵,这有什么可能?来莺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心里便有了无数的念头,可是,她自己想着的时候,却不觉间便心跳突的加速,玉脸上,也不禁悄然的爬上了一片红云。

而刘易,看到了来莺儿,心里也在暗叹了一声,果然不愧为曾经的洛阳第一红姐,明眸善睐,云髻峨峨,修眉联娟。她虽然不及卞玉的身高,但其身形之火辣,绝对要比卞玉更丰胰。她的身材,前挺后凸,一柳轻腰。刘易记着卞玉说过的话,知道这来莺儿,最善于舞蹈。呵呵,可以想像,拥有着这么惊人丰满身材的美女,她们若跳起舞来,那种完美的身姿展露在大家的面前时候,那必然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必然会迷倒一切饮食男女啊。

卞玉和来莺儿两女站在一起,一个气质高贵典雅,一个火爆撩人,虽然身材有分别,但是两女都是百里挑一无可挑剔的绝色,一时间,还真的让刘易看花了眼,只觉芙蓉清水,白芍牡丹,各有所美,难以比较。

不过,刘易因为想到,如此一个美人,却被曹操将她当成是一个金丝雀似的困在这个“金屋”之内,不见天日,心底里自然间便有了一种可惜的感觉,所以,不自然间,便带着一种可惜的眼神。但却让来莺儿误会成怜惜。

这样的一个美人儿,怎可以被曹操收藏在闺中?刘易一想到这,便不禁又变得热切起来,这个女人,自己一定要得到!

刘易和来莺儿的见面,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只是几息间的事,但在就刘易的眼神变得热切的时候,来莺儿竟然也能够清晰的感应到了,就似乎她现在已经和刘易心连心,刘易的心念,似乎可以和她的目光进行着交流,似乎彼此都可以感应得到对方的心声。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来莺儿的心里一慌,终于还是不敌刘易那热切的目光,有点慌乱的转开了一下头,道:“是莺儿失礼了,这位公子是……”

“哈,说起他来,那就是如雷贯耳了,他就是当今皇上的义弟,太子太傅刘易。”

刘易和来莺儿的眼神交流,时间其实真的很短,曹操一时也不疑有它,也为了讨来莺儿欢心高兴,曹操分别为刘易及来莺儿介绍道:“她就是美名满洛阳的来莺儿小姐。”

“啊,原来你就是太子太傅刘易啊!”来莺儿还真的听过不少有关于刘易的事,但是现在还是第一次和刘易见面相识,不禁也有点惊讶,她想不到,刘易竟然是这么一个年轻又英郎的少年。

“正是在下,莺儿小姐,你直称刘易就行了。”刘易对来莺儿深深的看了一眼,才拱手道。

“啊,别光着说话,卞玉妹妹,来,我们坐下来谈,刘易,请!”来莺儿忽然有点怕刘易那明亮的目光,赶紧拉着卞玉一起,坐到了她宴几旁,不过,她还是不客气的直称刘易的名字。

这阁楼小厅,宴几就只有三张,正中的,来莺儿和卞玉并排占了,刘易和曹操分别占了下首打对面的一张。

“莺儿,你还是先吃饭,千万别饿坏了。”曹操一脸关心的劝道。

“卞玉妹妹难得来一次,奴家现在就只想和妹妹好好聊聊天,哪有心思吃东西?”来莺儿握着卞玉的手道:“对了,妹妹你还没有说怎么会知道我在这的呢。”

卞玉却非常细心的看到了宴桌上的饭菜根本没有动过,不禁端起那盛装着米饭的小碗,递到了来莺儿的面前,鼓起嘴腮道:“姐姐还是先吃饭吧,你好像都消瘦了,不吃东西怎么会有力气跳舞呢?卞娘一会还有一些乐舞技巧的事要请教姐姐呢。”

“乐舞?”来莺儿听卞玉说起这些,俏脸不禁有点黯然的道:“算了,姐姐早就落下了,哪还有心思和妹妹研究这些呢?”

“哦?恐怕不对吧?”插话的是刘易,刘易笑着道:“我听孟德兄说,莺儿小姐可是无舞不欢,平时,也会在练着,怎么会落下呢?刘易就是听孟德兄说起,才知道莺儿小姐竟然被孟德兄‘金屋’了。好不容易才央求孟德兄同意带我和卞玉前来向莺儿小姐你请教舞艺的,这次,如果看不到莺儿小姐天下第一独一无二的舞姿,我刘易还真的不肯走了!”

噗哧一声,听到刘易有点像在耍无赖般的说话,来莺儿不禁心里一乐,笑骂道:“什么天下第一独一无二?我们跳得再好,你们男人都只不过当成是一种消闲的乐事,谁跳不一样?你们又哪里懂得好不好?”

“呵呵,莺儿,你这次就跳一个给太子太傅见识一下,我们不管懂不懂,都知道莺儿是跳得最好看的。”曹操自然不肯只让刘易称赞来莺儿,也不甘示弱的称赞道。

“谁说刘易不懂?”卞玉却为刘易打不平的道:“莺儿姐姐,你不知道,刘易这坏家伙,他不仅懂得写曲写歌,还懂得跳舞呢,他还给我编排了一些舞蹈,只是有些地方我并能把握得住重点的动作,如此,人家才想来请教莺儿姐姐。”

“哦?原来刘易竟然也懂得舞艺?”来莺儿听卞这如此一说,不禁双眼一亮,盯着刘易道。

“额……只是略懂皮毛,要不然,也不用卞玉前来向莺儿小姐你请教了。”刘易不禁有点脸红的道。

跳舞是懂的,什么的交谊舞,街舞、太空舞等等,就算不懂,也从电视电下来上了。刘易也只是能够随便的非常不规范的跳两下。

而曹操,此时也终于发觉了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看到了来莺儿似乎看刘易的眼光不太一样。而且,他也记起了刘易和他所说过的话,说想要夺得来莺儿的芳心,就要投其所好,建议自己学跳舞,如此,便有了一种和来莺儿直接交流的方式,可是,他自己认为堂堂的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为了讨好一个女人而去学跳舞呢?再说,就算是想学跳舞,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够学会的。所以,他选择了另一种打动来莺儿芳心的做法,可是,现在刘易都还没有来得及为他编好一首歌乐,这使得他一时半刻没有什么的办法来打动来莺儿的芳心。

而现在,他看到来莺儿似乎真的对舞蹈非常的感兴趣,他担心,万一刘易这个会跳舞的男人,在来莺儿的面前跳舞的话,万一来莺儿对刘易另眼相看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更难以夺得来莺儿的芳心?

刘易的珠玉在前,今后,哪怕自己再学了跳舞,怕都难以挽回来莺儿的芳心了。

以曹操的想法来说,来莺儿是自己的人,那么来莺儿的心也一定要系在自己的身上。他可不想来莺儿和自己一起的时候,还会念着别人。万一让刘易在来莺儿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那么曹操都不知道要多郁闷了。

卞玉已经被刘易俘虏了去,曹操可不想来莺儿的事也出问题啊。早知道如此,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带刘易和卞玉来见来莺儿的,早知道如此,曹操觉得自己就算是霸王硬上弓都要先得到来莺儿,让来莺儿断了别的念想,也能够让自己安心。

呵呵,经过卞玉的事,曹操开始对自己的魅力有点怀疑起来。

所以,他觉得,不能再让刘易和来莺儿再讨论什么的舞蹈问题,于是,不待来莺儿再问刘易,便对刘易道:“呵呵,舞蹈的事,的确是你们女儿家才懂的,不如,莺儿你和卞玉小姐在这交流你们女儿家的舞艺问题吧,我和太子太傅还有别的事要相商。太子太傅,可否借一步说话?”

曹操说完,也不待刘易答应,便率先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不过,曹操正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却突然的一下了定住,目光有点慌乱的看着前面。

!#

 >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八十五章 香车美人 返回《三国小兵之霸途》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八十七章 曹操惧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