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何进之死

文/一级烟枪王
本章字数:9341 三国小兵之霸途txt下载

这晚,张让等宦官,齐聚在皇后宫。**他们低眉垂眼,一脸阿谀谦卑。

他们的表象,像当初迷惑董太后一样,也迷惑了皇后。他们放低姿态,诚惶诚恐,极力的讨好。

最终,皇后何婉虽然知道这些宦官不安好心,但还是答应了他们,连夜召何进入宫。

事实上,皇后何婉也没有拒绝的可能。因为,整个皇宫都在宦官的控制之中,可以说,她和少帝的性命,也都在这些宦官的手上,哪怕他们没有这样,明着要求皇后下一道传召,她也得乖乖的照办。

更何况,这些宦官,更是放低了姿态,似乎是诚心的要向她认错,还说诚心的想向何进表示投效之意,请何进大将军进宫来一议。

在写召书的时候,皇后的心里,是多么的想有刘易在身边为她作主意,可惜,近几个月来,刘易几乎没有怎么进过皇宫,如果她不是知道刘易是一个重情重义,知道刘易对她是真心的话,她甚至还会以为刘易已经对她放手不管了。

让皇后何婉传召何进入宫的事,只是一件小事。

而何进接到了皇后的手喻之时,他也刚好在府上,正在和曹操、袁召,以及一众手下亲信,谋人武将在饮宴议事。

他所议的,当然是千年不变的议题,来来去去的都是那什么除奸佞、清君侧之事。他们谋来谋去,议来议去都已经有好些年了。在座的曹操,也已经听得耳朵生茧,有些厌烦了。不只是曹操,连袁绍也都是一样,对于何进这样,只说不做,只议不定的人,心生厌烦。

不过♀一晚,袁绍却没有厌烦,反而是有点跃跃欲试,因为″父袁隗和他详谈过一次,就算何进不动手,他袁家都准备动手了。

这也是关乎袁家兴衰利益的事,并且,还到了一个非常的时刻。

何进的掘起,风头已经盖过了袁家,已经威胁到了袁家利益的地步。近段时间。何进到处伸手,要兵要权,持着他身份的见帐,居然自以为高袁隗一等,在朝堂上,有时候也不怎么给袁隗面子。

本来,袁隗这个太傅,才是真正的辅政大臣。何进的这个参录尚书事,只是有可问朝中诸事的权利,并不是真正的摄政大臣。但何进的做法,已经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摄政大臣来看待了。

一山不能容二虎啊,辅政、摄政,这个注定是不可能并存于朝堂上的。只可惜,何进近段时间的势力抗充得太快,袁隗也没有机会对何进下手。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袁隗只好把目光放在宫内的宦官身上。袁隗为官,亦已有几十年,现在,更是已经看得非常的清楚。明白到如何才可以真正的做到权倾天下。只有,像宫内的宦官那样,完全掌控着皇帝的一举一动,成为皇帝的代言人,如此,才可以真正的说得上是完全掌握了朝中的权柄。所以。他觉得,袁家想继续获得过往的地位,那就必须要真正掌握着朝中的权柄,像那些宫内的宦官一样,挟天子以弄权。

对于皇宫里的情况,几十年为官以来,袁隗早已经清清楚楚,他知道,皇宫内禁军的防御布置情况。皇宫内只有四万来人的禁军,并且,平时不可能四万人都在布防保卫皇宫的。袁隗知道,其中,有两万兵马,其实是一直都驻在紧邻皇宫的一个禁军军营里,他们每两万人马轮流进宫护卫皇宫,而每两万之中,也不是全都布防在皇宫之内的。

两万人马,其实是分成两三部人马,互相轮着来震守皇宫。皇宫之内,也有军营。若是往时,世道平静的时候,只会派出三四千的禁军守卫皇宫便足矣,但此时,怕一般都有七八千人马轮流来守卫。

换句话来说,皇宫之中,其真正的兵力,只有两万人马,而其中,有一万来兵马是不动的,散布在若大的皇宫之中的几千人马,未必就能够守得住皇宫。也就是说,只要在他们没有反应之前,以最快的速度攻入皇宫,只要将少帝抢到手,那么,别的兵马再多也没有用。再说,可以先派出一部份兵马牵制住在皇宫外的两万禁军,攻进皇宫之后,又派出一部份兵马牵制住在皇宫内兵宫的禁军,那么,分散护卫皇宫的那几千禁军,根本就不存在威胁。

张夫人和刘易所说的,袁家近段时间似乎频繁的调动兵马,府内的士兵也增多了许多,其实便是袁隗已经下定决心,决定要对宫内的宦官动手,一举从他们的手中抢过少帝,再挟天子弄权。....这事,事关袁家一门的气运,所以,袁隗自然要和袁绍、袁术两个年轻一代中的代表人物商议。他们商议决定,由袁绍领着西园八校尉的军队,牵制住皇宫外的禁军大营,再由袁术牵制宫内的禁军兵营,袁隗亲自领袁家死士家将,斩杀宦官,抢夺少帝。

袁绍跃跃欲试,便是想着抢在何进之前,把少帝先一步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这些事,何进和曹操都不知道的。说实在,如果他不是看到何进的确有了动手的迹象,他都不想再和何进多议,他现在,也基本和何进划清界线了,特别是随着何进的权力增大,对着曹操的时候,也有多少傲慢,也使得曹操觉得竖子不足为谋。但何进此时,的确是朝中表面上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曹操此时也没有和何进真正摊牌反脸之心,只是走一步看步,一面暗中发展自己的力量,并把曹仁、夏候渊等将,分别派回老家及济南。

这一晚,何进终于和大家议到了一点实质之处。

平时,何进总是和大家商议,如何如何联络豪杰,以自身力量还不足为由,从来都没有议过真正要除奸佞的时候要怎么做。如今,他便正正式式的和大家商议如何攻打皇宫,如何从宦官的手里救出少帝。

此时此刻,曹操倒也有点相信何进是认真的,因为明面上。何进的确已经有了和宫内宦官一较高下的实力,他也再没有借口说自己实力不足了。

何进等人兴高采烈,争相献策,你一言我一语。相仪又相争的,弄得也不知道是因为争论或是喝酒的问题,人人都有点面红耳赤。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入报,宫里来了传召的内侍。

何进亲起,跪接了传召。

一看是皇后的召书,他便乐了。把召书也给曹操等人看看。

皇后召见,说是张让等人因见大将军声望日隆,不胜惶恐,有感于大将军之威,决定和大将军商议一下禁军兵权交接之事‰大将军入宫,到皇后宫殿一议,皇后也只在等着,由皇后主持商议云云……

反正≡下之意,这些宦官,居然是说因为害怕了何进。所以,决定把禁军的兵权拱手送给何进,请何进入宫去接收的意思。

这一点,其实也是宦官们针对何进的所需来利用了,近段时间,何进也正在努力争夺兵权之中。尤其是相对于西园八校尉而言,他早已经不忿于当被鲍鸿被杀兵马被夺之事,所以,何进现在大权在握,更加的变本加厉。不但是西园八校尉要伸手,连同本属于袁家的军系,城守方面,何进也想要夺得一部份的兵权。

既然何进想夺兵权,那么,张让等宦官便主动将禁军的兵权拱手相送♀是一个大大的诱惑。

其实,如果不是皇后亲笔所写,谁都看来这一道召书很有问题,何进也一眼便看出其中的问题。那些宦官居然会把兵权主动相送?这个,说出来何进怎么也不会相信,甚至,会觉得其中会有什么的阴谋。但,这道召书由皇后亲笔所书,何进便顿时消去了心里的疑惑,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凶险。反而有点喜出望外,因为他想到,如何再能够夺得禁军兵权的话,那么,他便是这朝中真真正正的权倾天下的人物,那些宦官,还不都是任由他揉捏?

何进让召书在众人的手中流传,他得意的笑着道:“哈哈,看来,要对付这些阉人也并不是太麻烦,你们看,现在不就已经服软了吗?大家先喝着酒,待本将军进宫一看,看皇后怎么说。”

现在皇后何婉已经为太后,但是众人一时都习惯了叫皇后,何进还是以皇后为称呼。

“不可!主公,现在已经是深夜了,皇后娘娘还召你进宫,怕其中有变啊!”一个文士急急的劝道。

此刻,估计是晚上九点左右了。也快到宵禁的时间,这个时候突然来传何进入宫,谁都感到其中的怪异。有什么事明天不可以再廷议?非得这么晚了入宫?哪怕是如皇后传召上所说,是宦官要把禁军兵权交给何进,但也不急在这一晚啊?

袁绍目光闪烁,没有出言。他袁家已经准备对宫内的宦官动手了,但是还没有找到一个适合的时机动手,这个时候,他反倒觉得是一个时机。

他袁家准备对宫里的宦官动手,其实主要是被何进逼得感到危机,若再不对何进加以抑压,或者增强袁家势力的话,不久之后,袁家必然会被何进死死的压住,永远都被何进骑在袁家的头上。所以,相对于别的人,袁绍的心里,反而是消何进入宫,前提是那些宦官对何进有所图。如果那些宦官真的服软,把禁军兵权交到何进手上,那么,相对于袁家来说,那就真的大大不妙,如此,袁家的势力,怕拍马也赶不上何进,远远被何进抛于身后,今后袁家,便要仰望何进的鼻息而活。

曹操此时却没有太多别的心思,他一看传召,也看出了其中有点不太对头,也劝何进道:“大将军,还请三思啊,现在进宫,实为不妥,万一宫里的宦官有什么的阴谋诡计,对大将军你极为不利啊。进入皇宫,大将军又不便调动兵马护卫,若有不测,那我们的除奸大业将如何是好?”

“孟德多虑了,皇后是何某的妹妹,兄妹情深“段时间,某也不是夜里进宫去和妹妹一谈?她早便支持我等除奸之事,如今急传召见,我岂可不见?万一有什么的大事,也耽误不起啊。”何进对曹操拱了拱手。表示多谢曹操的提醒。

“主公!”

一众文武将领,都出言想戏阻何进入宫。

何进少有的爽朗,一脸无畏的道:“诸位的意思,何某明白。但是谅那些宦官也不敢对本将军如何?严格来说,这也是一个机会,如果那些宦官明着说把禁军兵权交给我,而我何进却不敢去接收的话,那岂不是说我何进胆小?如此,本将军又如何能成就大事?诸位,何某去也!”

何进说完。对厅堂内的众人一抱拳,洒然而出。

他点了几十兵将护卫,随同前来传召的内侍一起进宫。

进入皇宫,城门禁军兵士毕恭毕敬,但进入皇宫之后,那些护卫,便不能再随行了。何进也没有多说,把护卫留下。对于皇宫的规矩,何进还是非冲楚的≡己半夜入宫,若还带着一群兵卫的话÷也会惊动到宫内的妃子≯下,少帝年少,还没有立后纳妃,先帝的妃嫔,却还没有另外安置,宫内,大多宫殿,都还维持着原来的样子,先帝的妃嫔,也还有原来各自的宫殿之内。

穿过迂回曲折的宫廷走廊。穿过让人眼花缭乱的无数花园殿堂,何进终被带到了一间宫殿之内。

何进一路上,满心欢喜,他根本就听不进曹操以及手下众将的劝告,或者说,他不屑于他们的劝告。此时此刻的何进。早已经信心满满,自以为这天下,这大汉,早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对皇宫内的庭园布置,宫殿的方位,其实并不是太熟透,他虽然和皇后的大哥,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平时可以随意的在皇宫之内行走。

皇宫之中,他熟悉的,只是到皇帝的寝宫以及到皇后的宫殿。一路走来,他竟然没有发觉,他所来的地方,不是皇后宫殿,而是一个他从来都没有到过的殿堂。

满心欢喜,想着进宫见到皇后,然后自己如何从张让等宦官的手里接过可调动禁军的兵符,而张让等人是如何的一个谦恭的嘴脸时,何进才猛然的醒觉,注意到所来的地方不对,这才感到有点不对劲。

他赫然一惊的时候,却听到后面碰的一声,殿门竟然被关上,而关上的这一瞬间,四周围也随着殿门的关上而陷入了一片寂静。

不知道为何,何进的背脊,已经冒出了一阵冷汗,全身都感到有一股寒意。

还好,宫内点着宫灯,不至于漆黑得让他不知道所措。但是,宫灯内的烛火,诡异的跳动着,一闪一闪的,让何进不由得从心里感到有点惊颤。

何进猛然的一把握上佩剑,大喝一声道:“皇后!妹妹!”

可是,静静的殿堂之内,只有他自己喝叫的回声,没有任何人应答。

呛!

何进抽出了佩剑,急忙转身,跑到了殿门边,用力的推门,却推不动♀刻,他真的慌了,额角一滴冷汗从他的脸颊流下。他现在,才为自己的轻率感到后悔。

“嘿嘿,何大将军,别来无恙?既来之则安之,张某还真的想不到,你还真的敢进宫来。”

何进身后,突然传来阴阴的嘿笑。

他猛然转身,看到了张让和段珪一肥一瘦,一高一矮的人影站在殿堂前的台阶阴影之内。

“张让!你这是什么意思?”何进见到了张让,心神反倒定了一定,瞪着张让道:“怎么不见皇后娘娘?”

“哈哈……”

“嘿嘿……”

张让和段珪发出一阵阴笑,两个相差明显的身躯,一颤一抖的,似得意异常。

张让道:“不知道该说你愚蠢好呢?还是说你自负才好,这样的一道召书你都相信?居然还真的敢进宫,这怎么说?”

段珪紧接口道:“这叫天堂有门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来。”

“什么?你们敢?皇后不可能骗我的!召书,的确是我妹妹亲手所书!”何进厉声道。

“皇后?你妹妹?嘿嘿,她点你成不成?”张让似带着可怜的目光看着何进,摇着头道:“啧啧,算了,念在咱们相识一场,就不多恶心你了。咱们朝堂相争,算起来,也有十多年来了,现在,也是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奸贼!你们敢?”何进终于完全明白这些宦官的意图了,他此刻有点悔之晚矣的痛悔,现在想来,连他自己都有点搞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那么轻率的进宫。

“哼,敢不敢,不是你说了算。”张让不紧不慢的背手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道:“别以为,你暗中的谋事我等会不知道,你进宫来和何太后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词,我们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想害我们?你还嫩着呢。本来,如何你能安份一些,大家各取所需,倒也可以相安无事,但你竟然想动我们?那就别怪我们先下手为强了!”

“奸贼,阉人!”何进愤目喝道:“我呸!我先让你做我剑下之鬼!”

何进说着,大吼一声,挺嚼前,要先击杀张让。

何进知道,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既然已经被他们引到了这里,而且,这张让也现身出来,把话说得明白,他便知道,这一次,自己可能已经难以幸免。

只是,何进的心里不太甘心,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穷其一生的钻营,才可是登朝入堂,手撑天下兵马,但却在这些该死的阉人手中,用一个小小的,让人忽略的小阴谋,便要了自己的命,何进真的不甘心。

有许多机会,本来是可以先一步将这些阉人杀得一干二净的,但却因为他自己的谋而不决,白白的丧失了许多的机会,以至于,现在面临着这样的一个危机。

何进身为大将军,自然也有一定的武艺,并不是完全的熊包。凭他的武艺,寻常三二十个普通士兵也近不了他的身。所以,他想拼命一搏,先一步击杀张让、段珪。

不过,何进的行动迟了,在他挺剑扑向张让的时候,张让和段珪的身后,突然涌出了无数的禁军士兵。

“哼!不知死活!张某既然把你请得来,那肯定就有所准备,你以为,你孤身一人,还有机会逃生?”张让冷冷的道。

“气煞我也!杀!”事到临头,不甘于就此伏首的何进大喝一声,挥剑迎上了扑上来的士兵。

不过可惜,何进并不是如刘易或者是太史慈、赵云等的超一流武将。他的武艺,只是以前少年时所习,凭着做屠夫时练出一身力气,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三流武将,近些年来,他也只懂酒色,淘空了他的身体,早已经不及当年。

他被一涌而上的士兵围攻,根本就招架不了四面八方攻来的兵器,啊的一声,何进的一条手臂最先被砍了下来。

鲜血从他的短臂处喷溅而出,一阵钻心的剧痛,让他几乎痛晕了过去。

豆大的汗珠,从何进的额上冒了出来,他的脸色,也如金纸一般,没有一丝的血迹。

啊!~

何进痛得手上的剑都拿不稳,一屁股的坐到了地上。

何进此刻,真的惊恐万分,死,可能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这种断臂的痛,让他心惧的是,地上那只断臂,虽然已经被斩断了和他的联系,可是,却还在一下一下颤动的样子,让何进感到心胆俱寒。

他以前,做屠夫的时候,一刀斩下动物的肢体的时候,似乎就是这样的情况,那时候,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可怕的,反而觉得看着动物因为痛而狂嘶乱蹦的时候,他会感有很愉快,可是,如今皇着自己的断肢,他才知道,那是一种如何的痛苦滋味。

卟卟卟……

一声声砍入肉里的声音,一声声惨烈的惊叫。

何进大将军,竟然在折之间,便被剁成一堆肉泥。(。,投推荐票、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九十六章 男人是贱骨头 返回《三国小兵之霸途》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九十八章 惊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