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朔方对阵

文/一级烟枪王
本章字数:7370 三国小兵之霸途txt下载

有一点,可能是谁都没有注意到的,那就是现在新汉军与匈奴军的伤亡对比问题。

新汉军与匈奴军的战斗,现在也不算是不多了,但是,几乎每一战,匈奴军几乎都是大败或被全歼,而新汉军的伤亡却微乎其微,看上去,似乎有点太不正常,一点都不科学,似乎不可能如此。匈奴人向来凶残,怎么可能不对新汉军造成伤亡呢?

事实,这就是新汉军强悍的所在,现在的新汉军,与原来的汉军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军队,无论是兵力、武器装备、军士的训练程度,军士的战力,军将的指挥艺术等等来说,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匈奴人。现在的匈奴人,还停留在他们以往对汉军的认识基础上,所以,面对训练更有素,装备更精良,作战方式完全创新了的新汉军,他们屡战屡败,大败,被全歼就不奇怪了。

别看现在新汉军赢匈奴人似很轻松,每一仗都伤亡不大,以为这样太不科学不合常理。可是,想想匈奴人以前对汉军,他们一支万人骑兵,对上汉军数万步兵,他们亦常能做到不损兵力就可以全歼汉军。因为以前的汉军,对着匈奴骑兵真的束手无策,如果是在野外平原,他们还真的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被人家远远的骑射杀伤,完全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逃无可逃,进退不得,如果没有援军来救援,他们被全歼一点都不奇怪。

现在,只不过是风光轮流转。当初刘易打造更加精良的武器,让人研发射程更远的弓箭。才可以让新汉军对上匈奴骑兵可以胜得如此轻松。现在如果换成了大汉别的诸侯来与匈奴人交战,效果是完全不同的,也一样不敌匈奴大军。

有时候,一点点的改良,就可以影响到天下战争的走势。如果刘易能够现在就弄出火炮枪械来的话,要完胜匈奴人就更加轻松了。

这个,其实也是刘易敢公然的出兵大漠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现在的新汉军战力,远远超出别的军队。可以用最少的代价击败敌人,出兵大漠,并不是来与匈奴人打消耗战,而是要打歼灭战,要不然,刘易也不会说要灭绝匈奴人了。

如果灭了匈奴人,自己的军队也要付出相同的代价。数十万大军亦要损伤七七八八的话,刘易才不会出征。哪怕损失得起,也没有这样的必要。

是役,新汉军大胜,以极少的伤亡代价,几乎全灭了这支十万匈奴骑军。

黄叙在击败这支匈奴骑兵之后。马上全军推进,华雄的骑兵为掩护,直接推进到朔方郡城十里远的地方安宫扎寨。

他们这是连夜行军,匈奴大王于扶罗虽然已经知道了他的又一支十万骑兵被新汉军所灭,但是也不能连夜出兵与新汉军相战。所以。也只能任由新汉军在他们的大军营前安营下寨。

黄叙把军营安扎在一个稍微突起的土坡之上,平原没山。只能如此了,大军之后,有一条小河从平原流过,不缺水。他把军营分成三部,步军大营在中间,左右则是华雄的骑兵大营,为了方便指挥,黄叙调许诸去坐镇另一边的骑兵大营。

汉军的军营,自然不会像匈奴骑军那样那么的随便,大营有结实的栅栏,匈奴骑兵想直接冲破大营是不太可能的。

当然,这些只是最简单的,相连着的三个土坡之下,已经被新汉军连夜的掘出了一条鸿沟,沟下插满了尖刺,虽然没引水灌入,但也可以起到防止匈奴骑兵大军冲击的作用。另外,土坡之下,被新汉军掘出了一个个陷马坑,面对朔方郡城的方向,一两里之内的平地上,被弄得像马蜂窝一样。匈奴骑兵就算是再多,也不太可能直接挥军冲杀过来了。

这么大的一个工程,还真的很难让匈奴人相信,是一夜之间就弄出来的。

新汉军当中,有着最利用挖掘的工具,刘易把工兵铲都让人打制出来了,尽管不是每一个士兵都有一把,但是一什军士有一两把是很正常的。再加上,平原是沙地,要挖坑还真的是太快了。要不是黄叙考虑到自己的军士一路推进到朔方,其中又连场大战都疲劳了,他们还可以挖掘得出更多的陷阱。

如果附近有树林的话,可能还会弄得来更多的拒鹿马,更容易阻挡匈奴骑兵的冲锋。

黄叙现在,不再是急于要与匈奴人决战了,现在的匈奴人,又集结了那么多的军队,任他们现在的兵力,怕已经难以一举击败匈奴人,所以,他现在就只要在这里扎根,与匈奴大军对持,让匈奴人难以退走,把他们牵制在这里。到时候,急的只会是匈奴人不是他。

利用这个军阵,牵制住匈奴人的这几十万大军,只要时间一久,不用战斗他们都会自溃。新汉军后面,有源源不绝的后勤补给,匈奴人却是没有的,待他们的牛羊吃完这后,等到天气降雪转寒的时候,就是匈奴人的未日了。

另外,刘易的大军应该也从崖门关出关,到时候,可以从黄河绕到这匈奴大军的背后,断了他们的后路,那时,就是匈奴人惊怕的时候了。

太史慈赶到这里的时候,黄叙已经安置好大营,他只留了少数的军马盯着匈奴大军的动静,别的军士,正在他们的军帐之内呼呼大睡呢。

这个,也是新汉军将士的素质,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什么,该休息的时候,他们就能呼呼大睡,管你天崩地裂。他们都知道,他们连夜布下的大阵,只要配合上一部份军士,匈奴骑兵是不可能轻易攻破他们的大营的,所以。他们在大营之内是安全的。再说了,新汉军虽然不能把笨重的床弩带来。可是却带来了大量的铁蒺藜,之前用来布阵的铁蒺藜,也早已经收了回来一起带来了。如果他们挖下的陷坑也不能阻止匈奴人骑兵大军的攻击的话,还可以利用铁蒺藜来阻止匈奴大军的冲锋。

事实,在这三个大营的侧翼,没来得及挖下陷坑的侧后方,已经利用铁蒺藜布下了大阵,绝对让匈奴骑兵望而生畏。

二十多万的新汉军。他们三分三部,轮流休息,回复体力,等待更加下来更高强度的战斗。

现在,没有匈奴骑兵还会傻得分兵去攻击长城了,所以,高顺现在负责后勤补给事宜。有他负责运送补给过来,黄叙在这里也待得安心。

朔方,匈奴大营,匈奴大王于扶罗神色有点憔悴,双目失神。

他的前面,跪着逃回来的荤加与呼揭天河等将。他们浑身浴血,似是经过一翻苦斗才逃了回来了。

他们所率的这支骑军,虽然最终逃走了三万来人,可是,那都是四散逃窜的。跟着他们一起逃回朔方的,其实就只有几千骑。

他们战战兢兢的跪在下面。不敢弄出半点声响。

于扶罗的呼吸又重又急促,似是在强力的压制着怒火。

整整十万骑军啊,那些都是他的精锐,特别是其中的五万骑军,那是他的本族军马,一下子损失了五万,逃回了这数千骑,于扶罗能不气不怒?

眼看他现在又组建了四、五十万大军,再加上原来的二、三十,就是八十万大军,如果他派出去的这支匈奴骑兵可以敌住新汉军的那支步兵,甚至消灭那支新汉军步兵,那么他就可以重新掌握战争的主动权。那怕他们可以拖住新汉军步军一两天的时间,他就可以完成对军队的组建掌控,到时候,八、九十万的大军一齐向新汉军攻杀过去,那完全可以用泰山压顶之势,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把新汉军一下子抹除,然后大军进关,那时候,要怎么样,就是他于扶罗说了算。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计划总是跟不是形势的变化,就这一夜之间,整个战争形势就完全不同了。

一夜之间,新汉军大军就推进到了他们的朔方大营的前面,并在一夜之间,就布下了一个大营,与他形成了对持之势,这个,是于扶罗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他现在,并不是来与新汉军对持交战,而是要进攻进攻!要杀进汉人的境内,掠夺他们的物资,不是要来与新汉军战斗,决战。

现在,一切都不在他们的掌握了。新汉军大军就在眼前,逼得他不得不收缩兵力,据朔方郡城与新汉军对持,让他完全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的局面。

而也由于有之前的失败经历,于扶罗也不敢再分兵,派那么几万、十万的军队去攻击汉人长城。之前的失败经历,让他不得不担心,他们的军马一旦分兵的话,是否也会如之前的军队一样,有去无回。接连损失了二十多万军马啊,于扶罗他再也损失不起。

“来人!”于扶罗突然大喝一声。

跪在他面前的荤加、呼揭天河等逃回来的败将,他们听到于扶罗叫来人,他们全都一下子被吓得面色惨白,浑身冒汗,以为于扶罗要叫人来拉他们出去斩了。

不过,于扶罗似根本就无视了他们,没管在颤抖着的他们,喝道:“探清新汉军现在的情况没有?怎么还没有人来报告?”

“报!”

帐外有军士揭帐而入,当然亦是小心翼翼的样子,他进来后,跪下说道:“禀大王,新汉军在我们朔方郡城前方十里扎寨,有左中右三个相连的大营。他们的军营,安置在土坡上面,土坡之下是一道插满尖刺的深沟,沟前是一个二里左右的陷坑大阵,陷坑之内,亦插满了尖刺。他们大营侧后,是用那些四角钉布下的大阵,意图用这些四角钉阻止我军从他们的侧后攻击他们的大营。”

“别说这些没用的,他们的军马有多少?”于扶罗挥手打断道。

“禀大王,他们应该有二十多万人马,其中,骑兵应该有十万以上。步骑兵的比例半数开。”

新汉军昨夜到达十里开外的时候,匈奴斥侯探子就已经探清了。新汉军兵马的情况,也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嗯,下去,清楚了。”于扶罗挥退了报告的军士,然后再对帐内的别的军将道,“各位将军首领,情况就是这样了,你们说。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大王!新汉军只有这二十来万军马,看他们的动作,应该是想在我们大营之前与我们对持了,我们可等不起啊,如果是平时,还可以与他们慢慢周旋,现在眼看是寒冬。如果不尽快击败斩杀这些新汉军,我们就完全被困朔方城了。”

“大王,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现在我们有几十万大军,兵力比新汉军多了几倍。所以,我请求出战,把新汉军大营给扫平了。”

“大王!出战,我们匈奴勇士何时怕过汉人来?”

……

其实,现在的匈奴人。他们似乎都如受到了侮辱似的,一个个都少有的激愤。大多都要求出战。

的确也如此,如果说之前,他们匈奴人不知道新汉军有多少兵马的话,只能分兵去攻击长城,中了汉军的埋伏,让他们损失了这么多兵马,跟着又遭受到汉人骑兵的攻击,杀了他们那么多的族人。这些,都让他们感到愤怒。

如果说之前,他们因为四十万大军一下子损失了十多万人让他们稍感惊惧的话,现在,他们又一下子多出了几十万大军,他们的底气也似一下子足了。新汉军二十多万的军马,居然不知死活的推进到了他们七、八十万大军的面前,到他们的眼皮底下向他们挑战,他们还真的忍不下这口气。

这些脑袋缺一根筋的匈奴人,一想到自己的兵力与新汉军的兵力形成了绝对的忧势,一个个都显得无畏起来。

“好!这才是我们匈奴人应该有的志气,区区二十万新汉军,居然敢到了我们面前耀武扬威起来了?还真敢欺我们匈奴人无人?”于扶罗大声道:“那我们就战!让他们看看,是我们匈奴骑兵厉害,还是他们新汉军厉害,这河套平原,就是他们这二十万汉军的埋骨之所。”

“不过,他们既然已经布好了阵势,针对我们匈奴骑兵挖下了那么多陷坑,我们就先填平了他们的陷坑再说。”于扶罗垂眼扫了一眼还在他前面跪着不敢出言的荤加、呼揭天河等人。

“你们,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这也是你们最后的一个机会。马上出去,给你们五万人马,务必要在中午之前,给我把汉军营前的陷坑给填平了,如果做不到,就拿你们自己的身躯去为我们大军填平前进之路,不要再来见本王了。”于扶罗淡然的对荤加及呼揭天河等将道。

荤加与呼揭天河等人,听到他们还有戴罪立功的机会,全都不禁齐齐的暗呼一口气,匈奴大王没有直接斩了他们,让他们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欣喜。

“大王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在中午之前填平新汉军的陷坑,一定可以为大王的大军开劈一条可以直接杀进新汉军大营的平坦大道。”呼揭天河抢着道。

“哼!你们时间不多,别说这些没用的,我们大军马就在摆出阵势,你们做不到,就别怪我于扶罗无情,滚!”于扶罗现在不想听他们多说,甚至都不想见他们,再看他们一眼,他都担心自己会忍不住要斩了他们。

那可是足足十万精锐骑兵啊。如果说之前他把二十万骑兵分成十路,让新汉军可以各个击破,灭了他十多万骑军是他的战术失误的话,现在,他们可以十万骑兵一起行动。他们,不是被新汉军埋伏,而是在广阔的可以任由他们纵横的草原上,这样都能让新汉军击败了他们,残杀了他们近十万的军马,于扶罗还真的想不明白,他们是如何被打败的。

他也不想听荤加与呼揭天河的解释,解释再多,都不能掩盖他们无能的事实。对付一支与他们骑兵相当的步军,居然还能让别人一下子射杀几万人马?nnd,他们都是白痴么?人家林道早已经说过,新汉军的弓箭精良,不待他们冲上前便可以射杀他们,他们为何还要冲上去送死?

嗯,好了,他们明白了冲上去送死,可居然还会被人家围上攻击,他们的脑袋还真的被门夹了吗?妈的,枉他们还说是大漠之王,连逃都逃不了,要他们还有何用?

说实在,于扶罗现在杀他们十遍都不够,要不是看到他现在军马虽多,但却都是一些刚刚集结起来的军队,缺少军将统率,说不得,于扶罗还真的会把他们全拉出去斩了。

这是他们最后的一个机会,如果这么简单的一个任务都完不成,那么他们就真的没有必要再浪费匈奴人的粮食了。

匈奴大营,号角呜呜响起,一支支军队从不高的朔方郡城的各个城门开了出来,开始在郡城前的平原上结阵。(. -->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华雄斩将 返回《三国小兵之霸途》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匈奴灭族危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