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不擦擦?

文/一级烟枪王
本章字数:4511 三国小兵之霸途txt下载

刘易再好好的检查了一下昏睡过去的轩辕凤的身体情况,发现她的体内内力增强了不少,起码恢复了大半。√∟但是,毒素还没有完全去尽,依然还残留在少量在她的经脉穴道当中,血气还依然含着少量的毒素。

她的伤口,因为刘易特别注意用元阳真气滋养的关系,看上去,已经不是那么的触目惊心了,虽然表面还依然没法愈合,但却看到了慢慢愈合的迹象。不过,怕还难以沾水。

没有办法,昏睡过去的轩辕凤,还得要刘易继续为她保持着真气输送,维持她体内的内力运转。

刘易把甘倩、严夫人两女叫了进来,让她们帮忙着清理了一下马车厢内的污渍。并让她们帮忙,为轩辕凤及自己洗擦一下身子。

嗯,刘易可以保持不睡,但是身上出了汗,若不洗擦干净,腻腻的,怪不舒服。

弄好一切之后,大军又开始行军了。

一路无话,加速了行军,不过,一天的时间,还是没能赶得到三门峡,只好在半路宿营。

轩辕凤这一觉倒是睡得很沉,直到天色全黑透了,她才悠悠醒来。

她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不再是弱弱无力的样子了。

算起了,不知不觉,刘易已经是两天两夜没睡了,不过并不算什么,刘易还能够坚持。说真的,以前在后现代的时候,刘易曾试过跟人打麻将三天三夜没睡的,那个时候,刘易都还没有练成元阳神功。事后,他都还有点意犹未尽。似乎还能继续的样子。所以,现在几天几夜不睡。也不会有什么。

只不过,不停的为轩辕凤输送真气,就有如一只木偶似的在一起,刘易感到有点机械罢了。要不是有着轩辕凤的身子可以给刘易提提神,说不准刘易还真的有点难煞。

本来刘易可以让众女来跟自己一起聊天什么的,但是轩辕青说担心会让刘易分心,也怕吵了姐姐,所以,她们才没有进马车来与刘易呆在一起。

此际。刘易不再是握着她的手为她输送元阳真气了,而是从后抱着她,尽量让自己的姿势舒服一点的,一手环抱着她的酥胸,另一手随意的按在她伤口之下的小腹之间。动作是相当暧昧的。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丈夫拥着妻子而眠呢。

那个,刘易也不可能光是坐着的,也要舒展一下自己的四肢,所以。他看轩辕凤昏睡得沉,便干脆从后拥着她。自然,上面是盖着被子的。马车厢内虽然有火炉,但现在毕竟都已经是冬季。气温冷着呢。

见轩辕凤醒来了,刘易一时却来不及改变与她身体接触的姿势,只好有点尴尬的道:“轩辕姐姐。醒来了?感觉怎么样了?”

“嗯……好像、好像已经好多了……啊……”轩辕凤首先是有点舒服的想伸伸腰,双手曲着。想撑着身子坐起来,闻言下意识的应着。但马上就似觉得有点不对劲,忍不住又娇啊一声。

她记起了,自己在刘易为自己逼毒的时候,自己痛得忍不住昏睡了过去。嗯,那个时候,她身上的地方,几乎都被刘易摸拍了一遍,哪怕是自己最为敏感的地方,都被刘易抚过了。但当时,她并不觉着有什么,因为刘易是为了医治她,为了为她逼毒,她并不会觉着有什么。但现在,她感受到了,刘易似乎拥着她,一手还按在她的酥胸上,另一手,按在她的腹下。

精神好了许多的她,刹那就感受到了那种热力,那种让她心头一酥的心颤感。

“别、别……你把手拿开……”轩辕凤顿时面红耳赤,娇羞不胜的道。

不得已,在与刘易**相对,没有办法,才接受了让刘易在她的身旁,在她的眼前与众女相好。也是没有办法,才让刘易如此为她运功逼毒。可是,现在,她也觉得与刘易这样共眠,有点太过了。这让羞赧难安。

“呃,别激动,我是坐着有点累了,才躺下来的。现在,不一定要握着你的手才可以给你输送真气的,我这样,也是为了能更好更方便的给你输送真气。”

“可、可你握、握着我的……呜……你、你换、换一个姿势吧……我、我受不了……”轩辕凤不好意思说刘易现在的姿势会弄得她浑身酥软,弱弱的哀求道。

“呵呵,好吧,不过,你别坐起来了,还是躺着吧,毕竟你腹部的伤口,还不能完全愈合。”刘易有点恋恋不舍的将大手分别移到了她的香肩,从后按在她的两手玉臂上。

但就是如此,轩辕凤还是软身一颤,因为香肩亦是她的敏感之处。

“好了,不用多想,我叫青姐她们来,弄点吃的来。”刘易分散轩辕凤的注意力道。

咕噜一声,轩辕凤的小肚子响了一下,她还真的有点饿了。

“好吧……”轩辕凤玉脸飞红,低头应了一声,但马上,她又似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探出一条玉臂来,掩住了张嘴欲叫的刘易:“别、别,等等……”

“哦?怎么了?”刘易奇怪的问。

“我、我……”轩辕凤的玉脸更红了,似红得要滴血的样子,咬着樱唇道:“我、我有、有点急,想、想要方便……”

“额……”刘易汗了把,道:“是我疏忽了,总忘了这种生理需要。”

轩辕凤可不想又出现像早上那样,自己忍禁不住失禁的情况,那样也实在是太过羞人了。早上的尴尬事儿,要用更多的尴尬事儿来掩盖,她可不想又来一次。尤其是,现在若真的又失禁了,那么就会弄得马车厢内的软毯等都弄湿,怕也再难瞒过刘易的那些女人的眼睛,所以。她只好硬着头皮跟刘易说了。

嗯,刘易的确是有点疏忽了。要知道,他自己今天都多次让轩辕青她们来为他拿来尿壶侍侯他方便了几次呢。他那时候就考虑到轩辕凤也还会有这样的方便需要。还特意的让轩辕青弄了一只干净的马桶,放在马车厢内的一角。

轩辕凤虽然精神了许多,但是,却还没能恢复到正常人的地步,起码,她现在还得要依靠刘易的元阳真气为她保持着其体内的内力运转。不可以放开她让她自己方便的。

那个,刘易与自己的那些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却也不会太拘小节的,平时。一时兴致的时候,也会抱着自己的那些女人,看她们嘘嘘的。

所以,刘易也没有想太多,腾出一手来,将盖着的棉被挪开,直接扶着轩辕凤坐起,再分别移手到了她的**两旁,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啊……你、你这是……”轩辕凤没有想到刘易的动作会这么快。

“嘿嘿。侍侯你嘘嘘啊。”刘易低头望了怀内的轩辕凤一眼道。

“不、不要……这、这……呜……”轩辕凤羞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紧紧的闭着美眸,紧张得都有点身子僵硬。

“傻瓜,不要那要怎么样?我反正都不能离开你的。就算是叫青儿进来,我还不是要在旁边看着?所以,不用拘泥了。”刘易如抱起一个小孩似的抱着她。到了马车厢内的一角,让她的下体对准了角落的马桶。

“呜……不、不是的……我、我不习惯。这、这样尿不出……”轩辕凤嘤声如泣,无地自容。

“别紧张嘛。放松一些,嗯,嘘嘘……嘘……”

刘易这家伙,居然坏坏的笑着,有如平时给自己的儿女那般,对轩辕凤吹起了口哨来。

“啊……不、不要吹,呜……”

还真的有效,刘易一吹,原来就有点急的轩辕凤,哗哗的便从下面喷出了一股泉水出来。

她怕还真的羞赧得不行了,在刘易的怀内左右摆着螓首,身子也似在挣扎着似的,但还是随着刘易的口哨,一股一股的飞泄而出。

“嗯……”轩辕凤终于在连喷了十多股之后,她整个人都酥软下来,神色呆呆的紧靠在刘易的胸膛,螓首微仰,居然睁开了眼睛,似是幽怨,又似是嗔怪的呆呆的望着刘易。

而刘易这个家伙,却还不自觉,居然还探着头,盯着轩辕凤的下面来看,他看到了,下面那一撮卷曲又浓黑的芳草当中,不少芳草叶上,还挂着点点的露珠,是方才轩辕凤挣扎的时候,水花四溅而打湿的。

“看够了么?好看么?”

“没……好看,呃,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刘易闻言,下意识的应着,但眼角看到了轩辕凤盯着自己,也不禁一阵尴尬。

“你、你想就这样抱着我么?还不把我抱回去?”

“哦……”刘易没敢再造次,抱着轩辕凤转回中间。

“不擦擦?”

在刘易要将她放下的时候,轩辕凤突的又道。

“啊?擦?”刘易一愣,低头看了一眼轩辕凤,脑子却震的一声,让刘易的心头一荡。

嗯,此刻,轩辕凤居然用一种带着诱人的目光望着他,带着一种春情荡漾的目光望着她。尤其是,她贝齿咬着下唇,目光迷朦,如一层雾的眼睛,似是在压抑难忍的目光。

“我、我擦……”

不知道为何,刘易腿一软,便抱着轩辕凤跪坐下来,心儿砰砰的乱跳,直接让他的下面那话儿巨物,啪的一声弹起,拍打在轩辕凤的股间。

刘易还真的第一次在轩辕凤的身上,看到了对自己的挑引,没有人能明白,成熟风韵的美妇,用这种神态神色目光望着男人的时候,会给这个男人带来多大的杀伤力。

还真的鬼使神差的,刘易腾出了一手,探去那一片芳草之间,碰到了那芳草上挂着的雨露,一下子弄湿了刘易的手指。

微微一按,刘易的手指深入了那芳草森林之间,一下子按摸到了一片温热又嫩滑的地方。

按抚到的这一刹那,刘易的呼吸一促,心跳得一快。

啪!

刘易感到手背一痛,啪的一声,居然被轩辕凤一手拍开了。

“哼!果然是坏家伙,不安好心!你还真敢?”

“啊?额……”刘易一愣,顿时知道自己被轩辕凤给耍了。因为,她此刻哪里还有那种诱人的神色?而是一脸羞嗔的瞪着刘易。

“我、我不敢……”刘易有点心虚的道。

“不敢?真的不敢?哼!没用的东西。”轩辕凤斥道。

“啊?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刘易闻言,还真的被轩辕凤给弄糊涂了,自己说不敢,她又骂自己没用,莫非她真的要自己放胆的动她?

“你说是什么意思?我这几天,让你欺负得还不够么?你还想怎么样?我、我什么都让你看光了,你、你以后让我怎么做人?不仅看,还还……”轩辕凤说着,有点凶凶的神色,又有如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了,一脸无比委屈幽怨的样子,娇弱欲泪。

“你、你倒底是想我怎么样嘛……唉,我……”

“我、我什么?你现在也不看看时候,也不看看是什么情况?你、你想要人家死么?你、你就不知道,我、我也是女人,被、被你这样了……我、我受得了么?”轩辕凤似是恨铁不成钢的,对刘易似怨似嗔的道。

刘易一听,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他如果这个时候还听不明白轩辕凤的说话的话,那么他还真的枉称风流了。

轩辕凤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她现在,的确是已经被刘易或者说,被她的这两三天来的经历弄得她动了春心。她的芳心,已经能够接纳得了刘易了。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基于她的身份问题,她自然不能明说,不好跟刘易挑明。还有,她现在受伤的身体,又怎么能真的与刘易如何呢?

嗯,一个女人,不管她是什么的贞节烈女也好,在经历了这些羞人的事刻之后,一样会让她们的心花荡漾,起了凡心。轩辕凤又岂能例外?

说真的,一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经历了这些,她还不动情的话,那么她就真的有可能是石女,其心理、生理都不能说正常了。(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br></br>)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四十一章 伏兵暴露? 返回《三国小兵之霸途》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九十二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