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二六章 王道士(二)

文/北域神灯
本章字数:2493 鉴宝秘术txt下载
    那位老先生边抄写经文,边吸旱烟,旱烟是一袋一袋抽,为方便点烟,他点燃编成一根长辫子的芨芨草,无意之中他发现芨芨草燃烧后的青烟顺着洞壁上的一条缝隙灌进去。

    这位识书认字的老先生感到这其中有文章,就用旱烟袋轻轻地敲击有裂缝的洞壁,洞壁发出空洞的声音,老先生断定洞壁后有空室,他把观察到的情况告诉给王道士,王道士经过观察和敲击,感到这其中必有蹊跷。

    王道士到底是走南闯北的人物,他狡黠近于狡猾,他若无其事地打发走了那位抄写经文的老先生。

    半夜,莫高窟除了沙丘外的狼嚎就是风吹沙鸣的呼叫,王道士一手拿灯一手拿镐悄悄钻进了十六号洞窟,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一切都显得阴森森的。

    王道士不害怕,他当过兵,流过浪,串过乡,走过黑,他也熟悉这洞窟的一切。

    他刨开了有裂缝的洞壁,借着微微的灯光,着实把这位道士吓了一跳,心禁不住呯呯乱跳。

    他感到洞内虽然阴冷,但他额上却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那个密不通风的小洞内堆得满满的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样的大大小小的书卷,震惊整个世界的“敦城遗书”被发现了。

    石破天惊。

    历史为之涕泣。

    王道士惊呆了,他软塌塌地顺着洞壁坐在地上,他是被吓坏了,吓得魂魄出体,在摇曳的灯影里,他判断出这里是满满一窟宝贝,是祖先修行积存下的珍宝,是佛祖和天师把他引到这里。

    实事求是地说,王道士不是个视财如命、贪财忘义的人,就是憎恨他的人也得这么说,他攒下的钱都贡献给莫高窟了,都花在修佛抄经上了。

    没有任何记载说王道士发了横财,买房子置地娶妻捐官。

    王道士不知这一石窟的宝贝值多少钱?是多大的宝?但他知道这些宝物归他所有,至少是今夜明天。

    王道士真是个出家的善人,迎着第二天初升的朝阳,他想怎么把祖先留下来的宝贝献出去,献给朝廷,他认为朝廷就是国家。

    何恨王道士之有?现今王道士这样大公无私捐献一屋子国宝的人有吗?

    王道士钻进他发现的藏经洞内,轻轻拂去经卷上的浮土,打开放在上面的几卷翻阅起来。

    王道士有些激动,有些燥热,他脱去脏脏的道袍,一卷一卷地翻阅着,没人知道他懂不懂,连他自己也闹不清楚他到底看明白没有,一种潜意识告诉他要告诉官府,要告诉朝廷。

    不是夸王道士,就是让憎恨他的人评说,现在有谁一个人发现了一洞国宝,大致有五万件,件件都是隋唐五代、宋元时期的珍世古董,没有人知晓,没有人发觉,第一意识是赶快报告政府,报告国家?

    王道士也。

    几天以后,王道士肩上挎着一个粗布褡裢,里面放着他选出来的几卷“大画”和经书,王道士风尘仆仆地赶到县城。

    虽然县衙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但他终于把那些珍贵的文物送进去了,他要求政府赶快接管这些“古物”,要求朝廷尽快把它们运走,放进国库。

    王道士够辛苦的,一路风尘又走回来。

    估计把这个又瘦、又小、又干巴的出家人累得够呛。

    日子过得就像党河的水,没有波澜没有喧哗。每天早晨王道士都早早地去巡视那一洞窟的宝贝,越看他越觉得放在他这里不安全,他有责任提醒朝廷。

    他直接面对的朝廷就是县衙门,他不只一次地带着尽量多尽量好的“古物”去送给县令,恳请县令往上送,以期引起朝廷的重视。

    每一次都跑得筋疲力尽,每一次都跑得灰头土脸。整整七年,从一九○○年到一九○七年,王道士终于感到无奈了,厌倦了,伤心了。

    他已记不清楚跑了多少趟衙门,送了多少件“古物”,说了多少乞求重视的话,遭了多少白眼,撞了多少钉子。

    王道士又给府里、省里上书报告,能想到的办法他都使了,力尽矣,七年间没有任何一级官吏有任何回答,没有引起任何一级官吏任何重视。

    王道士是有名有姓第一位不遗余力奔走呼吁,要求朝廷修缮莫高窟保护藏经洞的人。

    王道士是第一位无怨无悔不计任何回报地要求朝廷、要求朝廷赶快把藏经洞中的文物妥善保管妥善安置的人。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闻。

    王道士尽力矣,王道士力尽矣。

    或许正因为如此,王道士的心思变了。

    后来即便当时的当时的政府给予了重视之后,仍然私藏了最后价值的大部分珍贵经卷文物,仅仅用700银元的价格,就卖给了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24箱写本5箱艺术品和570段敦城文献。

    其后法国考古学家伯希又以600两银两,获取了1万多件堪称菁华的敦城文书,而最后仅存的一些珍贵文物,也被王道士出售给了日本的探险家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

    1914年,斯坦因第二次来到莫高窟,用银五百两,再次从王圆箓手中获取经卷约六百件。

    斯坦因两次获取藏经洞文物共计万余件。

    1914年,俄国奥登堡考察团在莫高窟停驻五个多月,测绘大部分洞窟的平剖面图,临摹绘画数百张,拍摄照片约三千张。

    还剥走了一些壁画,拿走多身彩塑,带走莫高窟南北区清理发掘出的各类文物一万余件,加上在敦城当地收购大批文物和各类绘画、经卷文书二百余件,装满了几大车。

    1924年,美国人华尔纳至莫高窟,在藏经洞文书已被瓜分殆尽的情况下,用化学胶水剥取壁画二十余幅,以白银七十两,获取盛唐彩塑一尊。

    1925年,华尔纳又一次组织考察队至敦城,因敦城民众的反对和官方阻止,大规模盗剥壁画的阴谋才告破灭。

    百年前最痛心一幕,至今回溯起来仍令人心痛不已。

    一个巨大的中华文明的宝库竟遭如此毒手,令今人望而垂泪。

    关于王道士的功过是非,张天元懒得去评述,后人自有分说。

    让他叹息的是,那么多属于中国的宝物,却偏偏被他国所得,还恬不知耻地拿出来展览。

    这才是最令人痛心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八二五章 王道士(一) 返回《鉴宝秘术》目录 下一章:第四八二六章 王道士(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