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三章 判断冷冽之死

文/端木诺晴
本章字数:2542 皇叔,别过分txt下载

在冷慕然下葬的同时,各处陆续传去放弃寻找小公主的密令。

而宫中,还没有找到冷冽的下落。

与冷冽一起失去踪迹的还有他那身被替换下来的衣衫。

衣衫本来锁在太医院柳复生的手中,被他视为珍宝,想要查验衣衫里藏的毒,可是突然不翼而飞。

可以肯定,衣衫又落进冷冽手中。

冷冽在宫中有内应,否则他没机会藏这么久。

“到底是谁?”林馨儿与西门靖轩一起翻看顾倾城送上来的资料,将宫里的人几乎都筛了个遍,也没有一个能与冷冽对上号,“难道真的是显楚?”

跟随在西门显楚身边的那个宫人在交代的时候也说过冷冽要与西门显楚打赌的事。

“从冷慕然下葬时起,显楚就一直跟随在芷棋左右。”

这一点,西门靖轩也从未放过,只是为避免跟西门显楚扯冷家的关系,没有当面询问过他,毕竟西门显楚还年幼,随着年纪的增长,事情总会一点点淡化,不足为提。

“那就是在冷慕然下葬前,就已经把事情做好了?”林馨儿颦眉。

一个五岁的孩子,在天牢外适时的叫几声,仗着自己身为小皇子的身份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已经是做的够多,难不成还真的能藏起来一个人?

西门显楚的聪明她是知道的,就连太傅都赞许说皇上独子可担天下之重。

“我们不能不把显楚当个大人来看。”西门靖轩站起身,“事不宜迟,这就去见他一见。”

如果无法避免谈及,那么就与之好好的深谈一番。

可不等西门靖轩与林馨儿走出锦阳宫,就有云霄苑的消息传来。

小皇子亲手把冷冽给杀了!

西门靖轩与林馨儿相互对视一眼,匆匆向云霄苑赶去。

“轩王爷爷,我把这个人杀了!”

见到西门靖轩,西门显楚便挣脱开芷棋跑过去。

“怎么回事?”西门靖轩看向倒在地上的冷冽。

腹部中刀。

俯身探了一下,确实毫无生气。

“是你杀的?”林馨儿跟过去问。

一个五岁的孩子力量有多大,她很清楚。

“也不是……”似乎被识破,西门显楚低下了头。

“到底怎么回事?”西门靖轩再次问。

“他想挟持我逃出宫,我不依,情急之下把母妃留下的一个瓶子抛过去,打在他身上,瓶子碎了,粉末迷了他的眼,我拔下刀子防备他,结果他看不清瞎撞,就撞到了我的刀子上。”西门显楚把刚刚发生的事讲给西门靖轩。

“是的,轩王爷,我听到响动便急忙跑到楚儿屋子里,就见他正好撞到楚儿手中的刀子上。”芷棋跟着作证。

林馨儿定定的看了西门显楚几眼,走到冷冽跟前,蹲下身,仔细的查看,“确实像是死了。”

说着,林馨儿站起身,走到西门靖轩身边,将声音压得很低,“中刀前中了毒。”

也就是说,如果西门显楚的话是真的,那个瓶子应该是冷慕然留下的一瓶毒,正巧被西门显楚抛出砸碎,扑到了冷冽身上。

冷家的人并非全部都具有抗毒之身,这也是需要“练”的,冷言秋不怕中毒,冷慕然与冷冽却没有练到那个地步,最多他们能在中了毒之后及时自救。

如果他们放弃或无暇自救,结果也是危险的,比如冷慕然服毒自尽,比如冷冽中毒刹那间失了方寸。

“让言秋再来看下。”西门靖轩还是不放心。

一直在抓捕的冷冽突然这么死了,还是很意外。

冷言秋留在锦阳宫为西门痕解毒,为了避免林馨儿与冷家扯上关系,再引起什么敏感话题,没有让她在这件事上插手。

很快,冷言秋就赶到云霄苑。

“确实死了。”冷言秋检查过后道。

既然连冷言秋都说死了,那么也就是真的死了,又是死在西门显楚的手中,多余的话也就不必再说。

西门靖轩让人将冷冽拖出宫,看在冷言秋的份上,并没有把他丢入乱葬岗,挖了个坑给埋了。

冷冽的问题已解决,剩下的就是关注皇上的“病情”。

“还需要多久?”西门靖轩问冷言秋。

国不能一日无君,虽然暂时有西门彻主持朝事,可是大家都知道他不过是代表西门皇家的名义。

“淤毒开始化散,具体日子我也说不定,这种情况我没有遇见过。”冷言秋道,“皇上这一次是太过气急。”

西门靖轩明白,他与馨儿历经磨难,突发意外都无法接受,何况是几乎一帆风顺的西门痕与冷慕然。

而冷慕然的死又实在太突然,任何人都没有准备,西门痕根本连一点底都没有过。

“奶奶,父皇会醒吗?”

一身孝衣的西门显楚倚在锦阳宫的门口,问从里面走出的林馨儿。

他想问,父皇醒来还会杀他吗?当时他持剑追自己到了天牢,真的不是为了杀自己?

可是他知道,就算他问了,也白问,所有人都会告诉他,父皇不会杀他。

“会的。”林馨儿摸摸西门显楚的头,“你父皇会陪着你长大,培养你身为太子的德行,将青辕王朝的天下交给你。”

“我不要天下,我只要母妃。”西门显楚低声道。

林馨儿叹了口气,蹲下身,“显楚,你的母妃在天上看着你,看你如何在将来做一个好皇帝。”

“真的吗?”西门显楚眨着眼问。

“真的。”林馨儿肯定的点点头。

给西门显楚一个目标,才会令他有信心有动力的向上成长。

轩王府里的密道所通向的那处城中荒岭,填了一座坟坑,若干年前,这里死去不少冷家的人,以致被荒废掉,如今,冷冽被人埋在这里,回归他的祖先。

夜深人静,荒岭也沉寂下来。

坟坑不被人察觉的悄悄翻动,不多时,一双略显老态的手从土中伸出来。

接着,一颗头从土里钻出,然后是整个人影。

那人站到地面上,用手拨拉下脸上的泥土。

细看,一张年近五十模样的男人的脸映照在微弱的月光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零六二章 本王负责她的葬礼 返回《皇叔,别过分》目录 下一章:第一零六四章 你真的又活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