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三年

文/天庭弼马温
本章字数:2664 重生之大江湖txt下载
    恋上你看书网 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之大江湖最新章节!

    权力帮的成员,已经不是普通的武林人士了,他们在这里已经变成了军人,因为他们在为这个国家流血,所以,他们不是江湖人。

    万马堂,马空群,他已经是一个血人了,虽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对与错,成与败,权与钱,他手里的武器,没有停下来过。

    因为他在杀人,他的敌人有很多,非常的多。

    虽然,他已经杀了数十人了,但是他并不疲惫,他想活下去,他还没有享受够荣华富贵,所以他的手,他的脚没有停歇。

    马战,他手里的武器并不是周全,也不是惊卢,而是割裂!

    周全是剑,惊卢是枪,割裂是刀。

    周全杀起来不爽,因为它是剑;惊卢施展不开,因为它是枪。

    不爽是因为它有招式,施展不开是因为身边还有战友,毕竟马战没有学过枪法。

    但是割裂不一样,它不需要招式,在这里它不需要,而且,它和剑的长度相差无几,并不是两米多长的枪。所以,马战杀的很舒服。

    永远是简单而又快捷的动作,劈、砍、挡......

    现在的马战已经不想停下手里的动作了,简单的招式,就这么一路杀了下去。而且,他的脑袋里又在想着一个问题,日月神教和天下社为什么要背叛!

    面对如此的战况,他们又能赚到什么便宜,面对四百多万怒火纷争的队友,他们又能阻挡的了吗?

    最后,他们能剩下什么?

    没有了教众,没有了武力,他们又拿什么去草原一族那里,争夺他们本该得到的利益?

    何以为他人做嫁衣,何必为他们卖力!

    当了叛徒,败了名声,又得不到应有的东西,这算是一个成功的买卖吗?

    马战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因为他觉得很悲哀;想哭又哭不出来,因为他们需要怜悯吗?

    亲者痛,仇者快,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面对如此荒唐的一幕,各大州区的权力机构又能如何让!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已经明确但又不能制裁的对手,他们又能怎样?

    加强自身的实力,控制现实之中的生存环境,就成了他们仅有的权利!

    这处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主角,又不是主角,任你地位有多高,任你贱如草芥,面对刀剑不是死,就是亡!没有人能躲得过战场上的定律。

    自从直播开始,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五六个小时了,画面上标志人数的数字,也在不断的变化。从最开始的一千一百万,已经逐渐变成了八百多万。

    直播前的观众,在这段时间内,死死地盯着画面上尸山血海的战斗,又用余光扫视着不断变换的数字,心里吃惊的程度,已经变现在了脸上。

    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就让四百万生命陨落在这里,夸张恐怖的速度,确实让人心惊!

    天下社的姜氏兄弟现在有点惨。

    ‘横扫天狼’姜任庭,‘威震神州’姜瑞平,重伤吐血不说,手下的干将也是死伤无数,普通成员的损失,更是不用细说,但是作为对手的权力帮,又怎能幸免呢!

    权力七雄,已是七去其五,‘陶二’陶百窗,‘恭三’恭文羽,‘麦四’麦当豪,‘钱六’钱山谷,‘商七’商天良,就这么离开了人世。

    手下的护法,战将等等,也在这场战役中慢慢的死去。

    有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现在,已经不需要考虑得失,因为仇恨已经埋在了心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分出生死就是结局。

    不过,这是整个战场的局势吗?

    不是,当然不是,并不是五百万游牧大军都加入了让战斗。

    作为大军统帅的拓跋托雄是不会让自己的军队,加入这无休止的消耗中的。只要付出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就有几百万炮灰供自己使用,身为一个种族主义者,他怎么会消耗自己的军队!

    长生天的子民是宝贵的,又岂是南朝人所能比拟的,只要能减少己方的损失,就算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谁是聪明人,谁是笨蛋?

    不清楚,说不清楚,虽然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称,可是,谁又能保证自己才是最终的得利者呢?

    李沉舟等人料想的战斗并没有来临,但是他们也没理离开这里,因为他们被包围在了这里,五百多万的混合大军,将他们包围在了这处战场。

    李沉舟、叶开、马战等人并没有坐在一起,好像他们已经知道了结局,也许他们已经做好了决定,总之,他们没有做在一起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他们这里悄无声息,但是拓跋托雄的大帐内,确实非常热闹。

    在这个普通又实用的大帐内,汇集了很多顶尖的人物:游牧大军的统帅拓跋托雄,日月神教的任我行与东方不败,以及天下社的姜氏兄弟。

    最开始,他们只是尽情地享用各种美食,草原的全羊,中原的精致小菜,酒足饭饱后,本来热闹的大帐,突然变得安静了。

    安静后的气氛有点尴尬,也有点火药味。

    拓跋托雄当然知道这样的气氛代表着什么,但是他并不想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他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他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姜氏兄弟想问,但是他们并不想撕破脸皮,因为撕破后的结局有些难以控制,所以他们两个还在寻找借口。

    他们不开口,自然有人开口,但是说话的人却不是自我狂妄的任我行,而是不男不女的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的问话很犀利,直接问出了这一次的关键点,他好像没有丝毫的顾忌,或者,他并不害怕游牧大军敢于翻脸。只见他用那声线极为细腻的声音说:“拓跋大帅,我们之间的谈判说的可是合作,但是,你今天可是将我们当做了炮灰啊。”

    拓跋托雄觉得很有意思,他并不怕有人说出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的战胜方是草原一族,而不是南朝人,更何况,准备充足的草原人,根本不需要迁就这些武林人。

    所以,东方不败敢这么问,他觉得很有意思。

    拓跋托雄脸上挂着笑容,说:“有些问题,我想就算是我不说,你们也该明白,想要得到利益,就需要付出代价,所以我并不觉得今天的行为有什么不对。”

    姜氏兄弟听见这样的回答,脸色变得有些铁青,现在还不是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拓跋托雄就敢这么做,要是我们成了光杆司令,还不得任由你搓扁捏圆!

    于此同时,任我行的脸色也很难看,因为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所以他有点羞怒。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四章 僵持 返回《重生之大江湖》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最新局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