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连环奇案

文/先飞看刀
本章字数:7527 我的女友是仙子txt下载

→網,。最新章节全文在一个村子里,四名孩童被几名士兵,放在白布上,村民们在远处,惊惧的围观,孩童的家人,在一旁哭天嚎地。

乾弘扬率着手下赶到这里,看着白布上的孩童,眉头皱得更紧。在他身后,采采与凛,亦是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那四具孩童尸体,每一个孩童,都像是被传说中的狐狸精吸干精气一般,形如枯槁。

这些孩子,原本也就不过四五岁的样子,此刻尸体看去,却像是枯瘦而死的小老头一般,也不知出了何事。

乾弘扬回过头来,往两个女孩看了一眼,见她们看着四具孩童尸体时的模样,尽是愤怒、哀伤,神情不似作伪,心中忖道,看来她们的确是未经世事的正派弟子。

一名副将上前禀道:“将军,兆捕头到了!”

乾弘扬抬头看去,只见天际有四人,以金雷御光之法,疾速飞来,那四人落在地上,为首的乃是一名老者,身后跟着一名中年男子、以及一名青年男子和一名青年女子。那老者踏步上前,拱手道:“将军!”

乾弘扬负手道:“兆捕头,这已经是第十四个受害者了吧?”

那老者拂须叹道:“第十七个,西边的村子还有三人,看来凶手仍在负先城附近徘徊。”

乾弘扬道:“此事还请兆捕头加一把力,无论如何都要拿到凶手。本将本该相助一臂之力,只是,公子楼方自遇刺重伤,北癸城方面便有古怪异动,我这便要率兵前往北线驻守,以静待变,暂时无暇它顾!”

那姓兆的老捕头道:“凶手虽然行事恶劣,但这仍是治安案件,还是国事为重。”

乾弘扬负手,绕着孩童尸体走上一圈。道:“不知兆捕头,对此案目前可有什么线索?”

老捕头道:“只怕不是妖物,便是鬼怪,又或是邪道中人所为。”

乾弘扬摇头。这话答得太过笼统,等于就是根本找不到线索,连凶手的大致情况都无从推辞。

老捕头道:“初始时,遇害的孩子,几乎都是婴儿。接下来的受害者,年纪渐大,从一两岁到两三岁,再到现在的五岁左右。兆某猜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那凶徒乃是方自成形的鬼怪,靠着吞食精气存活,初始时能力较弱,只能先从婴儿着手,在不断吸取精气的过程中。能力越来越强。若是如此的话,恐怕要尽快将它找到才行,一旦将它强大起来,更加难制。另一种可能,则是那凶徒正在炼制某种邪器又或毒虫,邪器又或毒龙成长的过程中,需要用到这些孩童。”

紧接着却又长叹一声:“若是燕赤霞燕道长,又或白云寺的白云大师在此,对这类鬼怪又或妖魔,或许能够看出端倪。但听闻他们都已去了修罗阴界,暂时怕是难以找到。”

说话间,远处的一大一小两个女孩,手牵着手走了上来。大些的女孩道:“请问将军,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有我们姐妹两人,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

那老捕头与他身后的中年男子、青年男子、青年女子俱是讶异地看着这两个女孩,他们本以为,她们两人也是这村子里,只不过长得俱是水灵。年纪较大的那个,楚楚可人,天生的美人胚子,小些的那个,年纪虽然不大,胸脯居然颇为丰满,在衣襟内悄悄鼓胀,也不知是怎么长的。

如此漂亮好看的女孩子,他们以往也不曾见到,适方才无意识的,自也多看了几眼。现在发现她们就这般上前询问,俱是不免讶异。那青年女子更是嗤道:“你们小孩子能够帮上什么?”

乾弘扬却是心念微动,将采姐儿和远坂凛的“来历”告诉他们。那老捕头,姓兆,名鸿诚,乃是负先城有名的捕头,那中年男子,唤作伏敏才,亦是这一带数一数二的高手。那两个年青男女,男的唤作铁泰定,女的唤作犁雅逸,俱是出身名门,尤其是这犁邪逸,犁家原本就是负先城内的有名世家,她又师从碧灵观碧弦仙姑,习得一身术法,自是骄傲。

老捕头兆鸿诚因见这些孩子,死状古怪,多半会涉及到妖魔鬼怪,是以便将伏敏才、铁泰定、犁雅逸请来帮手。现在看到,一个不过就是十三四岁的女孩,与另一个比她还小,最多不过就是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上前说要帮忙,兆鸿诚较为老道,心想着这两个丫头虽然不知天高地厚,但应该还是有些来历,犁雅逸却是直接嗤之以鼻。

及至听乾将军说起她们的来历,这什么“慈航静斋”,他们以前却是听也未曾听过,犁雅逸更是直接笑出声来。

乾弘扬则是想起两个女孩前番所言,忽道:“周小姐与远坂小姐,曾说那行刺公子的两个女刺客,乃是一个唤作阴癸派的邪道的妖女,现在想来,这一连串凶杀案,最初死掉的婴儿,恰恰就是在那两个妖女出现后的第二天,莫非,那两个行刺公子的妖女,就是凶手?”

阴癸派的妖女?兆老捕头、伏敏才、铁泰定、犁雅逸彼此对望一眼,虽然他们都不知道这“阴癸派”到底是何门派,不过,行刺公子的女刺客与这一连串孩童凶杀案的主谋相同的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正如乾将军所言,这一连串案子,的确是发生在那两个女刺客出现之后。

犁雅逸却是盯着采采和凛,冷笑道:“说起来,听说那两个女刺客,与她们年纪倒是相当,而且,这四个孩子死的时候,她们岂不刚好就在附近?”

乾弘扬淡淡的道:“那两个女刺客,其中一大约有十六岁左右的样子,比她们都要大些,且相貌早已画出,正在满城通缉。至于这起案子,应该与她们无关,昨晚她们住入客栈,客栈老板便已对她们有所怀疑,暗中通知了官府,那个时候,我已派人在暗中监视她们动静。她们一夜未出客栈,这几个孩子,却显然是昨晚半夜死的。”

采采与凛凛这才知道,原来她们昨夜就已经被监视了。不由得再次警觉起来,心知自己“江湖经验”的确是太差。话又说回来,这些孩子,怎么也不可能是香香姐和六花害死的,她们的胡编乱造。看来一不小心,又给香香姐和六花引来了新的麻烦。如果这些人实在找不到凶手,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往香香姐和六花身上推?

乾弘扬看向她们,道:“这些孩子,的确是有极大的可能,乃是被你二人所说的阴癸派妖女所害,既然你们愿意帮忙,那便请跟着兆捕头,一同处理此案!”

采采与凛心想,一不小心就把污水泼到了香香姐和六花身上。看来不帮忙都不行了。

***

“墨雷”乾弘扬与老捕头兆鸿诚,在屋子里一同往外看去。

此刻,那一大一小两个女孩,正在村子里奔来跑去,询问又或是寻找着与案件相关的线索。大些的那个,肌肤胜雪,小小年纪便已秀色可餐,即便是以他们的老成,竟也看得颇为心动。小些的那个,奔跑间。颇为显眼的酥胸在衣衫内,以微妙的角落上下晃动,如此年纪,就有这般成绩。真不知以后会是如何的诱人。

兆鸿诚道:“将军,你怀疑这两个丫头?”

乾弘扬沉吟道:“就本将看来,她们两人,的确是涉事不深,只是毕竟来历不明,不可不防。我若始终监视着她们。她们就算存有歹意,只怕也不敢妄动,既如此,倒不如让她们参与此案,你们再借机观察,看她们是否有异动。”

又道:“不知宫腾公子,可有往这边赶来?”

老捕头道:“我已派人去请宫腾公子,相信宫腾公子很快就会赶来。”

他们所说的宫腾公子,唤作宫腾兴一,乃是修罗阳界里,出了名的神探,不管是什么样的案子,都瞒不过他的法眼,其座左铭是“真相只有一个”,当然,如果不是这一连串的连环杀人案,涉及鬼怪与邪术,实在难破,老捕头也实在不想将他请来。只因为,那宫腾公子虽然是,不管什么案子,都能凭着一条条线索,推理出真正凶手的名探,却也实在是一个衰神。不管是什么样的命案,他都能够破给你看,但另一方面,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有命案,虽然名探宫腾,在老百姓中声名响亮,但修罗界的捕快们,都恨不得他有多远滚多远,不要把衰神带来。

虽然那名探宫腾,自带衰神光环,不过他的能力确实了得,难破与难缠的案子,很多时候还是只能指望他。尤其是涉及到妖魔鬼怪一方面,其他人看得一头雾水,他却也总能一一剖解开来。他的另一座右铭是:“再奇怪的现象,它背后的真相都是平平无奇,你会觉得奇怪,只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真相。”总之,他就是一个能够把所有古里古怪的案子,以平平无奇的方法和手段理出头绪的名探。

乾弘扬低声道:“等宫腾公子到后,让他帮忙探探这两个丫头的口风,看她们是否另有隐瞒。”

只要名探宫腾一到,相信她们必定无所遁形……

***

遥远的某处,一辆飞车,在空中疾驶。

飞车是由木甲制成,并没有座兽牵引,车内,名为宫腾兴一的青年,意态悠闲的斜倚在车中的软榻上,他的身边,又有红衣与青衣两位女子,相伴左右。

宫腾兴一舒适的咬了一口右侧青衣女子,送上来的剥好的葡萄,继续翻看书中的资料,这些资料,方自以某种神秘的方式从远处送来,他看得极是认真。

左侧的红衣女子贴在他的身旁边,娇笑道:“公子,您在看什么呢?”

宫腾兴一先是一叹:“祸事!”

红衣女子道:“祸事?”

宫腾兴一道:“已经有好几处地方,出现地底冒出黑风的怪事,而且益演益烈,这是阴阳不调,四维不稳之象,天灾地劫,往往是大规模的灾难的征兆,这如何不是祸事?”

紧接着,将手中的资源放下,又拿起另外一叠。翻了一阵,面现讶色。

青衣女子也贴了过来:“公子,这又是什么?”

宫腾兴一笑道:“奇事!”

红衣女子道:“奇事?”

“圣婴大王显灵的奇事,”宫腾兴一道。“在这数日里,许多地方的圣婴神庙,都出现了显迹之事,许多百姓都说他看到了圣婴大王显圣,不但显圣。而且显灵,干旱之地下雨,洪灾之地雨消。这圣婴大王显灵之事,最初竟似从我们负先城周边开始,往罗刹国、北癸国、福母国等地,以极快的速度漫延,忽然间,到处都有圣婴大王显灵的传闻。除了罗刹国都城还在祭祀、其它地方差不多都要被人遗忘的圣婴大王的香火,突然间一下子旺盛起来,有趣有趣。”

英俊的脸庞。溢着一丝笑容:“希望我的判断是错的,突然之间,到处地劫,负先城中,公子楼居然在天尸宝阙这种要地遇刺,北癸之地,传闻中有大量龙兵出现,北癸都城更不知出了何事,直接封城,不许任何人进入。修罗国的黑王。寿命将近,荒废许久的各地圣婴神庙却在这种时候,纷纷显圣显灵。修罗界只怕是要……出、大、事!”

红衣、青衣两位女子对望一眼。红衣女子道:“公子楼遇刺重伤,南曹城主出关重新掌事。认出天尸宝阙里的事情,有许多可疑的地方,请公子尽快入城,前往天尸宝阙查探此案,公子却在这种时候,接受兆老捕头的邀请。先去查那孩童被杀的连环命案,会不会轻重不分了?”

宫腾兴一持一羽扇,笑道:“公子楼于天尸宝阙方自遇刺,第二日,城外便传来婴儿被杀之事,紧接着便是连环命案,被杀的孩子越来越大,听说最新死掉的孩子,已有六岁。杀人凶手是什么样的人,为何要杀人,吾大体上已经心中有数。此案,与天尸宝阙公子楼遇刺之事绝对有关,磨刀不误砍柴功,从此案入手,或许能够解开天尸宝阙之谜。”

摇扇微笑,自信地道:“再说了,有本公子出马,此等小案,不过就是一两日的事,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飞车在磁力的牵引下,往远处疾飞而去……

***

接下来的两天里,采采和凛,跟着老捕头兆鸿诚等,到处乱跑,追察那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其结果就是,他们虽然奔来跑去,却始终无法真正找到有用的线索,反而是在这两天时间里,又死了五个孩子,孩子的岁数,也已经到了**岁,每一个孩子,都像是被吸干阳气,枯老而死一般,其中有男有女。

一直未能找到凶手,只能追着那些被杀的孩子,被凶手带着跑,众人都有一些沮丧。

那日傍晚,天快速的黑了,他们暂且在一个镇子的官邸里住下。采采和凛,被安排在同一个屋子。

天虽然黑了,但镇子里的各角,挂着灯笼,倒也不算太暗。

屋子里,香榻上,凛手中拿着护花铃,她将护花铃按在胸口处,凝神想着师父。过了一会儿,护花铃开始发出嗡嗡嗡的声音,隐隐约约中,她感应到了师父的神识。然而护花铃毕竟不是手机,她只能靠着事先约好的暗号,通过铃声的共振,先传达了自己与师姐的平安,然后告诉师父,自己与师姐,遇到了一些麻烦。

紧接着,她翘臀上的火云印记,开始发烫。凛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无奈之下,只得翻了个白眼,撩起裙摆,翘起香臀,拉下自己的小裤裤。火云印记越来越红,像火一般,从师妹的臀上剥落了一部分,这一部分印记,先是如火焰似的跳动,再化作一丝丝线条,开始勾勒,最终现出“孙小炎”的模样。

孙小炎并不会瞬移之术,这只是他利用自己身为神灵的能力,通过毗蓝神珠,将愿力化作愿景,暂时显现出来的幻身。

孙小炎道:“采采,凛,出了什么事?”此刻,他整个人依旧化作泰玄之气,进驻于各处神庙,其神识有若网络一般,靠着这些神庙扩散,一边收集信仰之力,一边过滤着百姓的祈愿,寻找有用的线索。目前,他的神识已经进入了福母国和北癸之地,不过做这种事的时候,必须保持“神灵”一般高高在上,无识无我,视百姓如刍狗的心境,现在他在这里现出幻身,等于是出现了身为“人类”的自我,作为“圣婴大王”的神灵之识,暂时无法再继续扩散。

采采道:“师父,我们得到了香香姐和六花线索。”她将目前知道的情况说出。

孙小炎幻身高悬,飘忽若雾,发出惊讶的声音:“香香和六花正在被负先城通缉?她们刺杀的那公子楼,又是什么人?”

……。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15章 墨雷将军 返回《我的女友是仙子》目录 下一章:第1017章 地底的死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