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大闹一场

文/先飞看刀
本章字数:7217 我的女友是仙子txt下载

采采与凛随着大家进入城中。

这里乃是负先五叠城的第三层,此时,她们已经知道,最下方的两层,虽然更大更宽,但基本上都是普通百姓又或平民居住。在负先城里,阶级分化是比较分明的。而从第三层开始,才能算是“富人区”。至于城主所居住的内城,则安置在第四层的中央,另有一道“天尸柱”,位于五叠城的中央,贯穿五叠城,就像是把五城串在一起的“支柱”,只是,这天尸柱其它各城都不可入,唯一能够进入天尸柱的,便只有内城重地“天尸宝阙”。

采采与凛看向周围,整条街宽有二十丈,其实是极宽的,又与其它几条差不多同样宽度的大街形成坊市,这种布置,其实接近于主世界唐宋时期的风格,但这来来去去的人们的穿着,却又更似明清时期。

前行中,前方忽有一队马车缓缓行来,为首的马车上,钻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一眼看到宫腾兴一,兴奋的叫道:“宫腾哥哥!”

宫腾兴一微笑上前,与她说话。

采采看去,见那小姑娘偶尔往她们看来,充满了怨恨和气愤的样子。伏敏才悄悄移到她们身边,低声道:“那位应该便是言嘉县主,她的母亲是城主的堂妹红绿夫人,父亲是成阳郡侯。听说这孩子被娇宠惯了,从小飞扬跋扈,她的母亲也帮她请了许多高手,教她术法武学,天姿极高,谁也不放在眼中。她最崇拜的人就是宫腾公子,但凡有人敢在背后稍为说宫腾公子一两句不好的话,被人告密到她的耳中,她必定会在暗中各种报复,曾有一人便因为这个被她生生拔了十指指甲,碍着她的家世,受害者也不敢上告。你们两个。最好不要与她靠得太近。”

原来是名探宫腾的nc粉?采采与凛想着。

宫腾兴一与那位言嘉县主聊完天,那言嘉县主始终是温婉娴淑的微笑模样。两人分开后,两批人相背而行,言嘉县主重新坐回车内。马车渐渐驶远。她使劲揉着衣角,咬牙切齿。在她身后,又有两个和她差不多大,同样衣裳华美的女孩,其中一人道:“言嘉”

言嘉县主脸蛋扭曲。带着极致的怨毒:“那两个臭丫头,竟然敢让我的宫腾哥哥丢脸,我一定要拔光她们的手指甲,扯光她们的头发,划了她们的脸,看她们两个臭**还有没有脸见人。”

她的那两个女伴对望一眼,心中都知道,那两个叫周采采和远坂凛的女孩,这次真的要倒大霉了。

***

前往按察部交待了案情,按察部总司对两位帮刑部破了重案的小女侠大夸特夸。采采和凛自也能够看出,这固然是因为她们的确是破了奇案,但另一方面,也是整个按察司的直隶系统,以前被宫腾兴一压得太死。宫腾兴一的确是有能力的,这点她们自然也是心中有数,如果不是有师父在暗中帮忙她们,整个负先城,恐怕也只有宫腾兴一才有办法抓住那只阴尸。

这次宫腾兴一会出糗,纯属意外。谁会知道,一向从来不曾灵验过的“圣婴大王”,会突然出现,并在暗中帮着两个小女孩破案?神灵的愿力再加上身为上界仙人的实力。哪里是一般人能够理解得了的?

问完与阴尸相关的案情后,总司大人又问了与“阴癸派妖女”有关的事,既然已经编了开头,采采和凛不得不继续编下去,把香香姐和六花说成是修炼阴毒邪功的邪派,又说阴癸派虽然不怎么为人所知。却在暗中无恶不作,幸好有她们慈航静斋,在暗处与阴癸派作对,化解了一次又一次江湖危机。

许多“背景”,直接借用了大唐双龙传、翻雨覆云等武侠起来倒也头头是道,弄得跟真的一般,听得其他人一愣一愣的,当然,这些事的发生点全都被搬到了福母国。因为她们早就发现,对于福母国的事,此地的人并不怎么了解,当然她们自己也不了解。

总司大人将她们说的这些线索,小心翼翼的记下,作为与刺杀公子楼的两个妖女有关的证据,在他们想来,的确也只有这种来自神秘邪派的妖女,才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天尸宝阙那种地方,行刺公子楼。

在问完话后,总司便让人,带她们前往安置重要宾客的琼花馆住下,却将宫腾兴一留了下来商谈要事。

两个女孩离去后,按察部总司将宫腾公子请入后院,院中,却有一老者等在那里,此人却是负先城司寇宰成双宰老,“司寇”乃是三公之一,不但总管一切刑案,且他自身便是修罗阳界中,排得上名的高手。宫腾兴一看到他,便知道,要说的乃是天尸宝阙之事,毕竟,如果只是阴尸杀人案,还不至于惊动身为三公之一的宰司寇前来过问。

他上前问礼,宰司寇令其入座,拂须道:“这一次的天尸宝阙之案,事关重大,有许多不可解之处,才不得不将贤侄请来。”

宫腾兴一道:“我听说,公子楼被那两个唤作杜香香、小鸟游六花的妖女行刺之处,乃是天尸宝阙,但是她们两人为何会出现在天尸宝阙,却是无人能知,此事的确奇怪,内城护卫重重,天尸宝阙更在内城重地,难道竟然真的没有人知道,她们到底是如何闯入内城,进入天尸宝阙的么?”

宰司寇低声道:“事到如今,本官也不再瞒你,她们只怕不是从外头潜进去。”

宫腾兴一动容:“不是从外头潜入,难道是”

宰司寇道:“那两个妖女,恐怕是从天尸柱里出来的。”

竟然是从天尸柱里出来的?宫腾兴一大是惊讶,按理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宰司寇道:“城主也不知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天尸柱里必定出了事,但要里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目前还不清楚,需要有人入内查探。此事,除了你之外,我们还请了九震门的郁锡道长、碧灵观的碧弦仙姑、临天司的禹阳明先生,他们都会与你一同进入天尸柱。此外还有一人,正在往这里赶来,乃是白云观的白云大师。”

宫腾兴一松了一口气:“既然白云大师会到,那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两人继续说了一些。宰司寇先将要做的事,向宫腾兴一打好招呼。然后宫腾兴一便告辞离去

***

采采与凛,住入了琼花馆。

此时,天色已开始有些昏暗,她们知道。这个世界,一旦出现黄昏的迹象,很快就会天色全暗,不过这里是负先城中,到处都是长耀灯柱,不像那些村子,一天黑便只能入睡。她们梳洗一番后,各自修炼了一会,然后便到顶层阳台上,看着城中灯火辉煌。光柱腾空。

凛抬起头来,想了一想,道:“师姐,下午时,按察部的那位总司,把宫腾公子留了下来,肯定是要谈天尸宝阙的案子,他把宫腾公子留下,却把我们赶去,十有**。要么是不相信我们,要么是怀疑我们的能力,这样的话,我们不就没有办法跟着去调查天尸宝阙的事了?”

采采也颇有一些忧虑。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们虽然靠着阴尸的连环杀人案,出了一些风头,但在大多数人眼中,她们仍然只是命好,毕竟瞎猫也有撞上死耗子的时候。只靠着那一个案子,就像让人相信她们的能力,显然还是不够的。

凛咬牙道:“看来我们还要想办法,进一步打出名气。”

只是,说虽然是这么说,但她们两人的确都是不智谋型的,一时间,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好先将这种事放在一边。当天晚上,凛通过火云印记,与远在不知何处的师父进行精神沟通,将这里的事告诉了师父,师父让她们继续调查。

第二日早上,因为没什么事做,两个女孩都睡得很迟。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凛依旧趴在师姐的胸上,嚅嚅的睡个不停,直到红宝石之星一直喊着“两个懒猪”,把她们叫醒。

用完早点后,各自打了一会坐,练气凝神。因为这个世界的太空与太虚两个层面中,并无玄气,她们自无法交感,只能暂时磨炼体内血魄。修炼完后,两人手牵着手,一同出了琼花馆,前去逛街。忽的,一名礼客员外郎迎了上来,恭敬的道:“两位女侠,按察部的总司大人,请两位再去一趟,说有些要事,想与两位商量。”

采采与凛俱是想着,莫非他们打算让她们两人参与天尸宝阙的案子?一时间又惊又喜。当下,那官员便让人抬了官轿,请两个小姐上了轿子。轿子前行,七转八弯,又沿着一条小巷进入。

轿中,两个女孩原本正在聊天说话,采采忽的生出警戒,看了凛一眼。

凛亦是咬着嘴唇,冷笑道:“看来有人要找麻烦了。”

轿子忽的落地,紧接着便是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抬轿的人和那官员,已是一哄而散。两人倒也不慌,一同出了轿子,看向周围,只见这里乃是巷子深处,空无一人,左右两侧,各自立着一楼,前方是一片树林,后方是错落的各种建筑。

两声兽吼突然响起,窜出两只野兽,这两只野兽,其状如狮,随便一只腿,都比她们的人还高,它们的颈上,各自拴着一条铁链,血色的眼睛瞪着她们,呲牙咧嘴,利齿雪白。紧接着,右侧楼上一声冷哼,她们扭头看去,只见言嘉县主从门内踏向,立在三楼阳台之上,与此同时,两侧楼台,后方屋顶,都有人钻出,有男有女,全都是衣锦华丽的公子哥儿又或千金小姐。

在采采和凛看向他们的同时,这些公子小姐,也在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们。

他们看去,只见,大一些的女孩,娇美苗条,穿的是天青色的束胸百褶裙,外罩翠色小披肩,曲线窈窕,娇媚可人,右腰处结着十二彩穗,精美的发髻上插着一根玉步摇,含苞待放,丽质天成。

年纪小些的。也已换上了妃红色的碎花连衣裙,百褶的裙下,是一截雪白的小腿,登的是粉面云纹的绣花鞋。脑袋上梳的是扎上两条粉红方绢的对称荷包,年纪虽小,胸脯却是意外的鼓胀,让高处的许多少女,都颇为自卑。简单的穿着,却带着明媚的气息,玲珑的娇躯间,含着独有的英气。

竟然是这么漂亮的两个女孩?一些公子哥儿彼此对望,心里想着,可惜她们得罪了言嘉,一些少女则是暗自嫉妒,想的是活该你们落到这般下场。

“就是这两个小贱货!”言嘉县主在楼上将手一指,语气中带着怨毒,“不过是撞了狗屎运。居然敢让我的宫腾哥哥丢脸,你们给我抓住她们,拔光她们的手指甲脚指甲,扯了她们的头发,看她们还敢不敢嚣张。”

她所带的这些人,在负先城全都是来自世家豪门,或是拜得名师,或有家传绝学。而眼前的这两个女孩,根本就不是负先城的人,不过是来自一个以前他们连听也不曾听过的所谓“神秘门派”。又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福母国的人,欺负了也就欺负了。于是纷纷跟着言嘉县主,出言辱骂,甚至有人提议要把她们卖到青楼去**。

采采与凛听得小脸煞白。心生愠怒,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人竟也说的出口,做得出来?她们却不知,负先城里阶级分明,像他们这种有身份的公子小姐。欺负下层的平民百姓,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况她们两个,在这里连平民都不算,不过就是外来的流浪者。

两只狮一般的巨兽,伺在一旁,恶狠狠的瞪着她们。言嘉县主曼声笑道:“你们最好不要乱动哟,不反抗的话,你们最多就是受受苦,要是敢动的话,我就让这两只血孰湖直接把你们分尸吃了。”

凛的嘴角溢着冷笑:“师姐,师父叫我们在这里打出名气,就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最快的出名?”

采采身背宝剑,无形的剑气,带动尘圈:“看来就只有大闹一动了。”

言嘉县主怒道:“揍她们!”

几名少年仗着家传绝学,直接扑下,法力卷动,劲气成形。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一波狂风突然间往四方卷过,所有人都被吹得,下意识的用手掩眼。尘圈骤然间扩大,内中传来啪啪啪啪的脆响。

狂风中,众人疑惑地想着,出了什么事?风却在这时骤然停住,往两个女孩扑下的少年,脸全都肿得跟被蜜蜂蛰过一般,满地都是他们的碎牙。他们沿着各自的轨迹往回抛飞,从哪里跳下就撞回了哪里。嘭嘭嘭嘭的震响,引发瓦片碎裂的声音。

言嘉县主扑到栏杆上,腰顶横杆向下指去,大叫道:“揍她们,给我揍她们!”

没有想到这两个臭丫头竟然真的敢反抗,众公子小姐怒扑而去,在修罗阳界,普通人根本无法接触到上乘武学又或术法,唯有他们这种世家子弟,才能学到真正的高深绝学,是以,这里的每一个人,在同年纪的年轻人中都是出类拔萃。以前,不管他们如何过分,都没有人敢反抗他们,此刻这两个臭丫头竟然这般不知好歹,那他们就绝不再给她们机会。

众人纷纷扑上,一颗宝石却在这里飞起,在空中闪了一闪,砰的一声炸开,炸出神秘的光芒。时间仿佛凝滞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啪啪啪啪啪啪啪,采采的身影,如彩蝶一般穿梭,一张脸方自往左扭去,旁边的另一张脸便已往右扭来,凹入的脸颊,喷出的血齿,被耳光子带动着旋转的身体,在交错的人群中此落彼起。

许多人,气势汹汹的冲上来,连束胸襦衣女孩飘动的影子都没来得及看清,先是耳鼓轰然一响,脑袋失控的歪向一旁,口中生出腥甜,前冲的势力直接往后抛转,吐血吐牙。高处,几名女孩发现不妙,齐施术法,一道靓丽的妃红色彩划过,魔力的旋风一卷,拉扯着她们。

妃红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并没有完全变身,只是部分变化,发上多了两根粉色的翅膀,带给她风一般的速度。卷成一团的那些女孩,发束被快速的打结在一起,妃红一闪,碎花连衣裙的女孩从上往下踩,踩着发结,那些女孩头发被绑成一团,全都被带着往下掉,脑袋的刺痛还未结束,就已嘭嘭嘭嘭的,各自撞在地面,痛得身子都要散架。

冲在前方的人惨遭不幸,冲在后方的人却根本反应不过来,单方面的欺压和真正的实战完全就是两回事。电光石火间,耳光声和惨叫声如同机关枪的子弹,密集地压缩在一起。

*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21 宙外灵山 返回《我的女友是仙子》目录 下一章:第1023章 就是这样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