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至死无悔

文/萧梨花
本章字数:4642 江湖博txt下载

就在唐战迟疑的一瞬,四周包围唐战的将士,纷纷手持刀盾夹袭而来。仿佛夹困笼中巨兽一般,以其刀枪不入的钢铁盾牌,将力大无穷的唐战死死夹顶在阵中央。

“额……啊——”手脚几乎被盾牌束缚一般动弹不得,唐战大吼一声,想要用自身的内力冲破盾阵,怎奈自己此时精疲力尽,如果换做是平常的自己,冲破阵法根本不是难事,可是如今的自己气冲力虚、体力透支,已然无法继续再战,无论怎么使劲,也无法冲破众军包围的盾牌。

“砰——砰——砰……”周围的将士一遍又一遍用盾牌敲打着唐战的周身,直至将他拖垮为止。可唐战至始至终也没有倒下,依旧屏息着最后一口气,立正坚挺地站在阵中。

徐达在阵外看在眼里,继续冲阵中的士兵做出一个手势。

“砰——”最后一声震响,十几座盾牌如撞裂的岩石一般,直击唐战的骨头深处。唐战再也无法继续反抗,两眼忍痛一闭,整个人差点跪倒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将士收回盾阵,举以大刀长矛朝唐战夹袭而来。不过目的并不是为了立取唐战的性命,十几把尖刀同时架在了唐战的脖子之上,彻底将他制伏住了……

“哒哒哒……哒哒哒……”眼见着“大功告成”,徐达身骑战马缓缓行至正中央,望着阵中被困手无寸铁的唐战,不禁冷冷笑道“真是想不到,我们的唐将军居然就这样被本帅擒拿……身为军中主将,居然与敌军将士有系,落得这番下场,也只能怪你自己了……”

谁知,唐战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淡定一笑道“哼,大家都是明白人,又何必在我面前继续演戏呢……这些不过都是想要致我于死地的借口,你……不,应该是皇上,想要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处死,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既然如此,昨夜你为何独自一人出城突围,就没想到今天会落到皇上的手中吗?”徐达继续冷笑着问道。

“我唐战昨晚独身出城突围,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唐战稍许闭了闭眼,耐人寻味道,“我只是在想,在我最后活着的时候,还能见到皇上一眼,从他口中问出些事由,也定当不会死不瞑目……”

“哦?没想到,唐战将军临死前,居然会有这样的打算……”徐达看在眼中,不禁冷冷一笑道。

“总之不用继续废话了……”唐战自行缴械全身,随即冲徐达投去坚毅的目光道,“把我带到皇上那里去吧,就算想要杀我,也得经过皇上的亲令不是吗?……”

“死到临头,口气居然还这么硬……行,那本帅就成全你……”徐达收回手中的兵器,随即命军中将士喝令道,“全军都有,随我押送叛贼唐战回营!”

于是,明军众士鸣金收兵,甚至撤走了大都城的大部分守卫,回往朱元璋大营而去……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明军士兵将唐战捆绑带到了朱元璋的营帐……

“皇上,叛贼唐战已然带到——”押送士兵进营后,冲朱元璋立声汇报道。

“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朱元璋望着面前的唐战,似乎有话要单独相与一谈,支开无关的闲杂人等,连徐达也不在身边。

“是——”众军将士得令一声,遂纷纷踏步离开了军营。

此时除了随从保护的侍卫,营中只剩下唐战和朱元璋二人……

“想不到吧,朕会以这样的方式迎接唐战将军你……”朱元璋面无表情望着唐战,冷冷一句说道。

唐战自然也是知道朱元璋的意思,知道自己死之将近,毫不畏惧淡然说道“不,末将已经想到了,从陆军师离开的那天,末将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哦?是陆军师告诉你的……”朱元璋听到这里,忽而莫名一笑道。

“陆军师临走前,本是想要带着我一起走,可我为了此生的志愿,只身留在了军中……”唐战想起陆菁临走前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振振说道,“功高震主身自危,这是陆军师特意提醒过我的……没错,在皇上眼里,我们不过是皇上利用的棋子,现在蒙元朝廷覆灭,我们的利用价值也用完了,皇上想要除掉我们,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那既然你已经知道朕的杀心,为何还要留在军中?而不像陆军师萧将军等人一样离开军队……”朱元璋稍稍走近唐战身边,不禁默默问道。

“因为家族的使命……”唐战沉顿了很久,遂缓缓一句道。

“家族的使命?”朱元璋一时没有听明白,反问一句道。

“我在骁风叔叔面前发过誓,无论遭遇何等世事,都不能忘了家族的遗志,誓将蒙元暴政逐出中原,以复唐家之名……”唐战义正言辞说道,“现在我做到了,此生无憾,皇上若是想杀我,末将也早已了却于心……”

朱元璋听到这里,鲜有地停顿了一番,沉思良久后,忽而语气一变道“当年,朕是有了你们唐家的帮助,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可是事到如今,大业将成,却逼得朕不得不杀了你,这究竟是造化弄人,还是谁的错……”

唐战沉顿了一阵,转头一声问道“那皇上认为,我等江湖走卒为皇上您立下汗马功劳,非死不可吗?”

“你等?”朱元璋听后,凝眼一声问道。

“从汴梁一战……不,应该是从北伐开始,皇上就一直在试探和利用我们……”唐战继续追忆说道,“遥想当年‘先锋五虎’俱在,我等立下战功无数,可皇上您畏惧我等高功之危,索性想要暗中除掉我们,甚至是一切可利用的人……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秦羽,陈世今,胡夷狄……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又一个兄弟死在我的面前,不是因为战争之难,而是因为皇上您的暗谋算计……”

“所以说,你很恨朕是吗……”朱元璋忽然苦苦一声问道。

“今日末将身之将死,不畏直言……”唐战咬牙说道,“如果是放在江湖上的道义,我恨不得能亲手杀了你……但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你是拯救天下百姓的英雄,是开国的明君……”

“看来你和陆军师骨子里,流的是同样的血……”朱元璋听到这里,默默说道,“之前在汴梁,陆军师也和朕说过类似的话,一点也不避讳,直言为了朋友的死,甚至想要杀了朕……”

“菁儿……”一次又一次提到陆菁,唐战嘴里默默念道。

“朕出身于江湖,经历过武林中的世事,知道武林格局对于天下大势的影响……”朱元璋两手靠背继续说道,“就像朕之前所想,朕的江山既要靠你们,也要防你们……”

“所以你利用完了我们,就想要杀了我们是吗……”唐战表情生无可恋道,“因为我们这些‘功臣’活在世上,皇上您的江山,永远也不会太平……”

“对,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朱元璋继续镇定道,“打江山,平定天下,需要尔等与朕共同的努力,但是这个世界的霸主,只能有一个!即使在朕眼中,你们都是英雄……”

“所以在皇上的眼里,我们都是威胁的存在……”唐战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淡淡一句说道,“如果照皇上所说,我们都是英雄,那么英雄所事成就,就必须以死相待……”

提到“英雄”二字,朱元璋不禁想起,陆菁和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看着陆菁陷入绝望的悲痛,朱元璋忽而问道“怎么,朕算计害死了赵将军、南宫慕容将军等人,卿非常恨朕是吗……”

“是的,我非常恨你,恨不得想要杀了你……如果你不是皇帝的话……”陆菁悲痛中握紧双拳,咬牙不定,不顾朱元璋的君王身份,低声发泄道。

“好,陆姑娘不但有谋略,还很有胆魄,敢在朕面前说这种话的,除了你恐怕别无他人……”朱元璋冷冷说道。

“不……”然而,陆菁似乎愤怒并未消止,继续愤恨道,“除了我,一定还会有人说这种话……”

“这……你也知道?”朱元璋略显担忧问道。

“皇上说我是聪明人,我的预言,向来都是很准的……”陆菁低身愤然一句。

朱元璋听到这句,心中不禁一寒……但稍许镇定后,朱元璋依旧淡定道“好吧,朕承认,间接害死赵将军等人,是朕之不是……但是卿且记住,朕低身道歉,并不代表朕会改变——朕永远都不会变,既然陆军师在朕身边,朕日后还是会把你当成‘敌人’,卿好自为之……”但是说完这句,朱元璋心中却莫名隐隐矛盾。

“我知道……”陆菁也不再多行君臣之礼,只是冷冷回应道。

“没什么事的话,卿先离去吧……”朱元璋收回表情,低声命令道,“别忘了,明日午时定要返回营中,届时随常将军兵发洛阳……”

“是……”陆菁只是简短答应一句,遂带着悲伤与沉痛,慢慢朝营门外走去……

“等等——”然而就在陆菁踏出营门一步,朱元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莫名又将陆菁叫住。

“什么事,皇上……”陆菁没有回头,只是背身低沉问道。

朱元璋静默了少许,似乎内心矛盾重重……“陆军师,朕想问卿一个问题……”终于,朱元璋缓缓开口,内含一丝人情道,“如果天下平定,卿觉得……朕将来会是一个好皇帝吗?”

这个问题似乎有些突兀,陆菁听了,不觉有些惊异……但陆菁此时还沉浸在赵子川等人“迫害真相”的悲痛中,表情并未多有改变,沉顿须臾后,陆菁依旧背身,缓缓开口道“皇上招起义兵,体恤黎民,为救天下百姓,推翻蒙元暴政,君王之位不忘清廉,将来定会是好皇帝……”这句话不是奉承,陆菁说的是真心话。

“那卿为什么会恨朕之入骨……”朱元璋继续问道。

陆菁停顿了一会儿,默默回答道“我不知道……可我就是恨你,恨不得想杀了你,哪怕你是皇帝……但正如末将之前所说,皇上是一国之主,天下人命运皆由皇上定夺,谁死谁活,谁对谁错,还有争论的必要吗……子川兄弟,南宫兄弟,慕容兄弟,他们有错吗?没有,最后不也‘死’在了皇上手中……”

“那到底为什么呢?”朱元璋依旧矛盾不定道,“既然说朕会是好皇帝,卿为什么……”

“为什么?哼,需要解释吗……”陆菁语气倒是略显反讽,低声苦问道,“就像吾等忠心为主,讨伐敌贼,功绩无数,最后却被皇上算计迫害……这些又是为什么?有人解释吗……”

说完,陆菁不等朱元璋继续问话,自己径直离开了营帐……

朱元璋听完后,心中像是一把匕首抹过,隐隐作痛却是有苦难言。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朱元璋站在原地,内心久久没有平复……

(现实中)……

想起那日的“君臣之谈”,朱元璋沉默了很久,遂两眼凝神地望着唐战,脱口问出同样的问题“唐战将军,朕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朕算当今天下的英雄吗?或者说……朕将来,会是一个好皇帝吗?……”

唐战听到这句话,先是稍稍一怔,但随后表情平静下来,缓缓一笑道“皇上为救天下百姓,推翻蒙元暴政,身为君主处事清廉,当然会是个好皇帝……”

“你的回答,几乎和陆军师一模一样……是呀,拯救百姓,推翻暴政,朕所做的事情其实和你们一样,都是英雄……”朱元璋的表情忽而苦楚,淡淡一声道,“同样都是英雄,同样都是为了天下,可为什么英雄与英雄之间,就一定要定论生死呢……”

“哼,谁知道呢……”唐战倒并不像朱元璋那般多愁善感,只是苦苦一声笑道。

“萧将军也曾对朕说过,英雄的定义……朕是杀人的英雄,他是救人的英雄……”朱元璋又想起萧天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默默念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赴死归营(下) 返回《江湖博》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故人再见(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