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体

文/啁啾
本章字数:3860 农家女的幸福生活txt下载

春花咬住韩孝宗的手,哭得嗓子都哑了,“怎么还没开全啊!”

韩孝宗心里也打鼓,也没谱,胡乱道:“快了,快了!六指,就快了。”

春花娘瞪着不听话的女儿,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亏得女婿容忍,若是刘三,估计早不耐烦甩手走人了。心里一边祈祷着等会儿一定要生产顺利。

大半上午时,幺公终于赶到了,检查一翻,道:“可以了,可以生了!准备热水、酒水、剪子!”

春花痛得抬不起头,肚子一抽就是惊天动地那样剧痛,什么都想不出来,脑子锈了一般,只想什么时候结束才好。

结果幺公一叫她用力,她又不干了。实在痛得全身上下都麻木一般,实不想再痛一点点。

春花娘气得大骂,“不要闹了!你到底还要命不要命了!”

幺公抱手不说话。

春花只喊,“我不要生了!我要韩孝宗,我要韩孝宗!”

春花娘只得劝道:“好女儿,你让他看了你生孩子这一幕,给他心里留下阴影,会影响你们今后的夫妻感情的。听话,勇敢一点!难道你离了他就不能生孩子了吗?”

春花心里只觉得只有韩孝宗一人能安慰她,能给他力量,只向外大喊,“你进来,进来!”

春花娘还想再劝,幺公道:“让他进来!男人见点血腥有什么!”

韩孝宗一进来,就紧紧抱住春花,道:“听话,叫你用力,就用力!”

“娘,我要喝些白水?”

春花娘心里埋怨女儿刚才不吃东西,但仍然端了水来,含泪道:“喝吧。”

春花一口气饮尽,然后痛时使力气,不痛时休息。

这样一阵又一阵。突然觉得生产用力比之宫缩剧痛反而要松快些。一下子就来了劲头,抱住韩孝宗用尽全身力气……

春花娘大叫一声,“啊,看见头了!用力!用力!”

春花再不喊叫。使尽全身之力……

突然,只觉得一团东西从身体之间破体而出,什么疼痛无力一下子就去了干净!全身轻松!

“生了,生了!”春花娘兴奋地上前去看,一见。失望道,“是个女儿!”

幺公麻利地将胎盘取出,又缝合了伤口。然后又接过孩子,将她洗干净,一边笑道:“可算生出来了!八斤一两的大胖闺女!恭喜恭喜!”

韩孝宗一直抱着春花,也不急着去看孩子。

孩子一生,春花精神竟然亢奋起来,道:“幺公!多谢你了!娘,你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春花娘见是个女儿,生怕韩孝宗不爱。道:“先开花后结果,明年再生个大胖小子!”

春花一听,叫道:“娘!我再也不要生了!”

“哼!到时看你生不生!”春花娘将小外孙女包得紧紧的,放在床上,“现在可饿了?我去煮蛋给你吃!”

“我不饿!不吃蛋,就给些鸡汤吧。”

春花这才有空探头去瞧小闺女,兴许是长得胖乎,竟不像其他刚生出来的小孩那样皱巴巴的,瞧着竟像韩孝宗多一点,不满道:“我使这么大力气生的女儿。差一点付出生命的代价,竟然长得不像我!”

韩孝宗凑过来看着小女儿,心里软成了一摊泥,“取个什么名字呢?”

“就笑笑。大名你自己取。哎。韩曦,我想小解!”

韩孝宗连忙伸手将春花抱下床,送到恭桶边,一边抱着,一边道,“幺公说第一次小解有些难。你慢慢来。必得过了这一关,不然就有危险。”

此时什么羞耻感都是一个摆设,站都站不稳的人,何谈什么羞耻,况夫妻之间,竟从无这种顾及。春花慢慢蹲下来,明明感觉很涨,但是很久之后都不能尿出来。

“算了,等一下再说吧。”

穿好了裤子,才一会儿,又来了尿意。

春花咬了咬牙,使尽全力,才由韩孝宗提着解了出来。

韩孝过松了一口气,“终于尿了出来!幺公说没有及时小解会出大事的。”

“你扶我运去。悄悄拧个热帕子来,我擦一擦!”

“能擦吗?娘说生产后不能沾水。”

春花白了一眼,道:“见了红,不擦干净,那么脏呢,不能留着吧。”

韩孝宗这才偷偷拿帕子去。

春花娘无意间竟见韩孝宗在洗血帕子,惊得差点甩了盆子。

此时已是大半下午了。全家人都还没吃饭。

下人过来问要不要摆饭。

春花娘端了一碗鸡汤进来,道:“曦哥儿,你先去吃饭吧。饿了快一天了。”

春花拿着勺子试了试,舀着汤就撒出来,力气用竭,她已经连拿勺子的劲儿也没有了。

韩孝宗连忙过来捧着碗,舀了汤喂春花,一边和春花娘道:“娘,你先去吃着。我喂了花儿就去吃。”

春花娘只觉得今日被韩孝宗和春花两口子闪瞎了眼,不差这一点了,无语但却满意地往外吃饭去。

春花喝了一口汤,心满意足地道:“好喝!”

“那就多喝些!从昨晚到现在,你可是一点东西都没吃呢!现在还疼不疼?”

“没有那么疼了。韩曦,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觉得好,还咬那么狠?”韩孝宗伸出齿印密布的手,笑道,“一点都不留情!若大家都这么道谢,我看也就算了!”

“哼!”春花吃了几口,就觉得伤口隐隐作痛, 倒在床上,“我不吃了。你先去吃饭吧!我想行睡一睡!”

韩孝宗把春花的被子盖好,紧紧看着妻子和小女儿,心里暖得不行,眼里一润,忙眨了一下,慢慢关门出去。

晚上仍然不清闲。

本来以为晚上能大睡一觉,但却想不到伤口却奇痛起来。一阵一阵撕了开来,比阵痛也差不了几个级。

韩孝宗睡得迷迷糊糊,又听见妻子喊着,“相公。我好痛”,闭着眼,又轻轻拍着她,嘴里喃喃着。“不痛,不痛”。春花便好受些,消停一会儿。然后又痛起来,又是一阵忙碌。万幸笑笑小,睡眠深。不像亲娘,竟一次也没醒过。

这一夜就这么含糊地过去。

第二天,等韩孝宗出去了,春花娘才进来,叹道:“春花,我算是服了你了!反正我是从来没见过有哪个相公这么心疼妻子的。你算是找对了人!太惯着你了!样样都依你!前晚上人家一夜未睡,昨晚上你那么叫喊,又几乎一夜不睡!换得一个男的,早不耐烦!只有这个韩孝宗,竟然一次都没吵嚷过你。连声气儿都没大过一次!屋内一股血腥,他也不嫌你,还和你一起睡!这个丈夫,你算是选对了!”

娘不说,春花还真不觉得。这会听她这么一说,倒好真是,“娘,他天生有耐心!他对我好,我也会对他好的。女人就是这个难关,如果丈夫能陪同走过了。那这个男人就是真的选对了。娘,我还是有福的!”

“你眼光的确比娘好!我活了这么一辈子,从来没见过有哪个男的能做到他这一步的!以后就这么过吧。娘盼你好呢。可惜是个女儿。你要赶紧的,再多生儿子才行。”

春花一阵头痛。“娘,我真是不想再生了。太痛了。”

“痛一时,幸福一生。不要落得像娘一般。当年我生你时,你爹见是个女儿,理都不理我呢,煮的肉都是半生的。我还好。我们村的,生了女儿,还自己出去打水烧饭,还要挨打。女婿能做到这个田地,是你有福。但你要惜福,要对得起他。要给韩家传宗接代。”

“好了,好了。娘,等笑笑大了再说吧。”

“你就惜福吧。你说女婿喜欢不喜欢笑笑啊。”

春花笑道:“怎么不喜欢?他可爱死了,一放在床上就去亲了一口,比我还早亲呢!你说他喜欢不喜欢?”

“喜欢就好!你可真是有福的。以后春月春雪的婚事,你得帮着看看。”

“我理会得。”

坐月子不能出门,不能吹风,避讳也多,时间久了,谁都会烦躁不已,兼之虚汗狂流,浑身时冷时热,实在让产妇无所适从,憋闷难地。又有小婴孩张着小嘴巴,毫不容情地吃奶,将吸破血流不止,让产妇烦痛难当。一切都是那么艰难。

春花半夜又被笑笑吵醒,无奈地坐起来,捧着小丫头,道:“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又饿了!你一次不能多吃一些吗?”

韩孝宗也坐起来,道:“还是去找个奶娘吧。你又喂不饱她,晚上睡不好,白天也不能休息,这个月子怎么能坐好?”

春花妥协道:“行。你去找一个吧。我白天喂就行了。反正初乳也吃着了。倒不在乎了。”

“你只管休息好,把身体养好。等孩子大点,我们还要出去游玩呢。”

“相公,听说外头有人争水打破了头,你可调停好了?”

“你不要管,安心睡吧。”

“相公,当初我生孩子,你怕不怕?”

“怕什么?自己的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好怕的?”

春花安心睡下来,道:“我的什么丑态你都见着了。以后可别嫌我!”

韩孝宗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些,“别胡思乱想了。快睡吧。”

本来生产后夫妻要分房睡,春花娘见女儿夫妻关系这么好,也不好说出口,只悄悄嘱咐春花,“同床可以,可千万别圆房!且记,且记,不然得月子病!要死人的!”

春花翻个白眼,“娘,你就放心吧!”

“我是为你好。有的人记不住,坐月子就做了那种事。女的活不了一年半年,就要死了。”

春花心里自然知道轻重,点头称是。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五章 快了 返回《农家女的幸福生活》目录 下一章:第十七章 变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