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秀

文/啁啾
本章字数:3653 农家女的幸福生活txt下载

碧芬心里忍不住,和大芬道:“切,千金大小姐呢!走个道都要人扶。假模假样。从小在刘家村长大,难道还能把她脚崴了?也就韩孝宗不知她真面目,等知道这个人的真实面目,看她还怎么炫耀!”

大芬推了推碧芬,“大姐,小时候那些事你怎么还记得!各人过各人的日子,你管她怎的。”

何大妹已是两个孩子的娘亲了,心中早已死灰一般,挨着大牛搭伙过日子罢了。可看见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姑娘,过得跟个凤凰蛋一般,心里又难受起来。都是农家女出身,自己是处处低人一头的童养媳,她却是人见人爱的夫人太太,上天为何这么不公?

何大妹看了一眼二芬,细声细气地道:“过得再好又怎么样。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哪个不三妻四妾的。别看表面光鲜,心里头不知多忍气。什么姐妹同侍一夫的,大有人在。”

二芬垂着头,心里一动。

“听说啊,那大户人家,妻妾争宠,家常便饭一般。大老婆们也可恶,不过求一口饭吃,姐姐妹妹的,何须计较。不过,我看春花妹妹为人仁善,说不准就容得下人呢,断不会像那恶婆娘一样。”

碧芬心里称愿,笑道:“就是容不下又怎样,难道还敢合离不成!还不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看她现在风光!我就等着看她落魄的一天!”

春花娘抱着韩笑,悄声教女,“女婿对你好,你要珍重。要给他脸面。以后日子还长,碰撞的时刻还没到呢。你要时刻注意。免得和他离了心。你在县城里找找有没有合适的人家。我想把你妹妹嫁到城里去。”

“乡下地主家的儿子又不合你心意了?镇上铺子的小掌柜也不好?娘,你要给妹妹找个什么天仙宝贝呢。我们只是寻常人家而已。心莫要大。”

“至少也要比得上你女婿的一半吧。你不要自己嫁了个好人,就不管你妹妹了。”

“娘!我哪里没管。找了好些个,这个不合适,哪个你觉得人家婆婆娘太凶,要么又觉得人家长得不好看。个个都有毛病,样样都不齐全。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婿!”

“按着韩曦的标准就成!”

春花无奈道:“娘。当初你还不是嫌人家韩曦无父无母无根之人吗。现在又觉得人家好了。”

春花娘一噎,“我不是看他对你好吗?找个对你妹妹好的人,难道我有错吗?”

“婚前好。也许婚后就不好呢。人性这种东西,变来变去,谁能保证得了一辈子。”

“我不管,反正你得给你妹妹寻一个四角惧全的人来。你结交的人脉广。总寻得出一个来。”

韩笑呱啦啦哭起来,韩孝宗找过来。道:“笑笑饿了。”

春花巴一得韩孝宗早些来解救,连忙跟着他跑了。

小丫头吸着甘甜的乳汁,啧啧有声儿,小脸蛋红通通的。像个小辣椒似的。

韩孝宗咽了一口唾沫,“坏丫头,都被她一个占了。你渴不渴。我去端起温水来你喝。”

哺乳期的女人容易口渴,特别是哺乳时。有时真是渴得春花心慌。只要一喂奶,春花就想要喝水。

韩孝宗摸准了她的习性,忙去外头找水喝。

“姐夫,你是要找什么?”一个娇娇怯怯的小姑娘拦住韩孝宗,温和地道。

“没什么。我自己找吧。”

“我帮你找吧。你对家里又不熟。”

韩孝宗知道这是刘家大房的独女,不好驳她,便道:“我要找个水杯。”

二芬殷勤地找到杯子,却不递给韩孝宗,“姐夫,你是要喝茶吗?我帮你泡茶啊。”

韩孝宗又不能直接去接杯子,又不好重新从碗柜里另取杯子,只得道:“我不喝茶。”

“那就是要喝水喽。成,我帮你去厨房接杯水过来。姐夫你等着。”

不一会儿,二芬端了水过来,双眼盈盈,笑道:“姐夫,给,你的水。”

韩孝宗温和地道:“我不喝水。这是给你春花姐喝的。”

二芬面色一变。

韩孝宗不管她,端了水就进屋去。

春花心中渴得厉害,端了就咕嘟咕嘟喝下去,“真想喝茶了。白水一点味儿都没有。”

“等笑笑不吃奶了,再喝吧。你不是说哺乳时不能喝茶吗。”

韩笑填饱了小肚子,昏昏欲睡,小嘴儿一张一合,不一时,就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韩孝宗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像头小猪。”

大年初二,回娘家走亲串户上坟的人络绎不绝,不远处时而传来一阵阵鞭炮声响。

席间,杨太阳不时殷勤倒酒,“侄女婿,你一年到头来不刘家村几次,这回一定要不醉不归啊。”

韩孝宗接酒喝下后,执了酒壶挨着给人敬酒。

刘二道:“我说侄女婿,你们发达了,可不能数典忘祖啊,提携提携亲戚,也并不为过。外姓人都能跟着你们发财,我们这些嫡亲的娘家亲戚,说什么也得沾沾光吧。”

韩孝宗一听便明白这是眼红姨妈家的子女在自家干活了,忙道:“跟着我们干活的人都是凭自己劳动吃饭,不能说发财不发财。况且春花定的规矩是对事不对人,只要是在家里干活的,都同等对待,不存在亲戚沾不沾光的说法。”

刘三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如果二伯想荐人,请尽管说,我们一定照章办事,不亏待任何一个人。只要有能力,肯做事,都是欢迎。”

女人们早吃好了饭,纷纷围过来看男人喝酒。

春生娘接口便道:“那就让我家冬生给你们工场做总账房吧。他可是实打实的秀才出身,吃皇粮的人,给你们家做总账绰绰有余。还有春生,先当个副场长,历练历练,明年就能做上场长。定能把场子打理得好好的。”

别人的想法还没露在脸上,冬生的脸皮就紫涨起来。

春花看了一眼冬生,笑道:“二伯娘,冬生什么身份,他是要干大事当大官的人物,怎可屈才做一家账房,你可别开玩笑。舞文弄墨的秀才先生打起了算盘,说出去笑人呢。至于我春生哥……听说成亲后不是在卖生丝吗?好好的老板不当,怎舍得帮人做事?”

春生连忙笑道:“大妹,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就卖过一两生丝。没赚着什么钱。如果大妹妹有什么合适的职位,不拘什么,哥哥真是愿意一试。在外跑了几年,突然回家种地真是不习惯,还不如跟妹妹跑一跑,长长世面。”

真是会说话的。

刘三一向喜欢春生,连忙道:“春花,你看有什么合适的,倒给你哥哥安排安排。”

春花也喜欢春生,笑道:“大哥可别谦虚,就凭你这一身好武艺,哪里不是吃饭处?若你看得起,先来场子做个护院如何?到时再招人手,由你带着。一帮人出行,和你在军营里差不多呢。”

春生心中一喜,武艺什么的可是他的最大爱好,“成!那你什么时候走,我叫你嫂子收拾行李和你们一起走。”

春花嗔道:“我凳子还没坐热呢,哥哥就赶我走!可见不疼我!”

春生哈哈一笑,道:“你现在可是我们家整个村整个镇的活宝贝,留还留不及,谁敢赶你走!”

春生娘嘟嚷着工钱怎么算。刘二连忙瞪了她一眼。

大牛拍了春生一掌,“好兄弟,以后我们就可以共事了!什么时候也教我两招儿?”

“可以呀!到时候你也可莫藏私,有什么要注意的可要说出来。”

“当然!”

何大妹抹了抹眼泪,道:“大牛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了。我倒没什么,可怜两个儿子一年也见不着他爹几次面。”

大牛有些不自在,喝道:“我是出门挣钱,干正事的!你哭什么。”

碧芬娘道:“我要说句公道话,大牛,要不你就留在镇上做活吧。去县城做事,一年回不了家几日,农忙也不能回来帮家里干活。都是挣钱,不如留在镇上。”

“镇上的发展比得上县城?叔娘,我可不想一辈子困在小镇上。我还想跟着春花出海去外头看一看呢。”

何大妹惊恐道:“出海!那要死人……”

刘大喝道:“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

何大妹一吓,赶紧闭上嘴,脸色却悄悄红了起来。

“娘儿家,就是不懂事!大牛,你要去就去,没人拦你!小牛如今也大了。花儿,我当大伯的第一次求你办事。如今有适合的,把小牛也带上吧。不要工钱,给他一口饭吃就行。”

刘小姑连忙道:“花儿,还有你姑父,你看是不是也安排一下。”

刘老头道:“我有眼睛,我也能看门儿!”

大家七嘴八舌的,都想为自己争取一个机会。

春花无奈道:“我现在不过小家小业的,安排不到那么多人。等有合适的再说吧。一定不忘了家里人。”

何大妹笑道:“妹妹一向不忘本。这回回来,赫赫扬扬,前呼后拥,披金戴银,恁是好气派,瞧得我眼都花了。什么时候请我们家去坐坐。也长长见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去县城玩过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变天 返回《农家女的幸福生活》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 治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