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月轩之死

文/华夏僵尸
本章字数:3574 无神岁月txt下载

无尽边荒,残破的星体夹杂着混沌的星云连成一片,毁灭与新生在这一片区域完全冗杂在一起,轮回之力都无法在这里展开,这种力量是整个时代的秩序混乱,即便是无极太荒到了这里也不敢大意。

生死之力,号称最高秩序,无人可以真正超越。

不管如何的震古烁今,不管如何的恒古长存,到最终也是难逃一死,不管是正常身死,还是被人所杀,最终的结果都是死亡。

这就是大轮回,这就是大秩序,无人可超越,太荒无极,原命灵皇,乃至于缥缈虚幻的至高神,无一人可以真正意义上的超越生死。

正所谓,生死轮回,大道无常,有新生,必有毁灭。

而这片边荒,正是因为拒止了轮回之地,所以成为了一片无法进入的禁地,因为历史之上,没有人真正超越生死,所以没有人知道如果有一日真的逃离了生死,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在这片连太荒无极都不敢轻易涉足的边荒禁地,有一个身材枯瘦的老人所在漫步独行,老人一身朴素布衣,白发苍苍,目光浑浊,弯腰驼背,看上去非常的弱不禁风,看到老人第一眼,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会出现风烛残年四个字。

没错,在外人眼中看来,这老人的生命似乎的确走到了尽头,生命气息都很是微弱,气血之力更是异常的稀薄,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老人,却似乎完全不受任何影响的走在这片边荒禁地之中。

“寂灭寂灭你在哪里我还能找回寂灭么”老人喃喃自语,步伐缓慢,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走着。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语,这片地方什么也没有,阴阳逆乱,生死冗杂,两种极端的力量相互碰撞,相互涅灭。

老人伸手,接住了一滴清水,但是片刻后清水便完全消失了,涅灭在生死之间,老人可以感觉到,那是东海之水,此时的东海,已经完全消失了。

“敢问大道,寂灭是什么?”老人抬头,看向了未知的虚无。

“寂灭,万物的终点,绝对的死亡。”恍惚间,有人回答。

老人浑浊的目光似乎出现了一丝精光,道:“你可是大道?”

“吾不知,岁月长久,在吾眼中流逝,生命交替,在吾指尖游荡,何为道,大道又为何,汝可能回答?”神秘声音说着。

老人没有言语。

“汝可知,汝是谁?”神秘声音问着。

“月轩,曾经寂灭的掌控者。”老人回答。

神秘声音沉默了好久,就在月轩认为神秘声音远去之时,声音又起:“汝认为汝曾掌控寂灭,主掌死亡,那么汝为何能到此?”

“我为了寻回寂灭,重掌死亡。”月轩声音微弱,但异常坚定。

“汝为何要掌寂灭?”

“为了正义,为了生存。”

“何为正义,何为生存?”

月轩没有言语,这八个字,他也穷其一生去寻找答案,但到头来不仅一无所获,反而迷失其中,不能自拔。

“世事无常,生死无端,若能放下执念,平淡而为,生死,亦很简单,若一心悟生死,反会被生死淹没,永坠轮回。”神秘声音缓缓说着,好似无上道音,透着阵阵虚幻缥缈之感。

“生死,对你可有用。”月轩问着。

“生亦死,死亦生,无因无果,无阴无阳,无神无魔,无道无理,自无生死,我即是生,也可为死,有何意义?”

“你一直在关注我们么?”月轩问着。

声音沉默,继而道:“汝等存在,过往云烟,吾有吾之意志,何须关注汝等,太荒,无极,灵皇,原命,仅为虚幻之辈,唯道至真。”

“你是大道!”说了这么久,月轩也终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大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道为何,何为道?汝等走出了道,完善了道,可笑却一直在寻道,既如此,生死有何意义?参不透自我,悟不透道理,不如弃掉生死,回归真我。”大道说着。

月轩没有言语,沉默了片刻,大道继续说道:“汝等自称强者,殊不知仅有灵皇一人为真强者,你便是道。”

说着一道身影显化,蓦然出现在了月轩咫尺之遥。

月轩顿时感觉到头皮发麻,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影,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好似就是自己的投影。

“你”月轩久久说不出下文。

“汝可曾看到,人人皆是道,汝等皆活吾梦中,正反,阴阳,生死,无需存在。”大道面无表情,似乎所有的一切在他眼中皆是梦幻,不值一提。

月轩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大道双眼幻灭,逐渐的,月轩感觉到自己突然回到了遥远的曾经

那时候的月轩,还是一只小小狐仙,和其他小狐仙一样,整天无忧无虑,快乐玩耍,雷武炎,闵爱儿,还有其他狐仙,都同自己打成一片,玩的火热。

在少年时代,天灾突降,狐仙故地沦为一片火海,族人被屠戮殆尽,雷武炎,闵爱儿,月轩在众多狐仙护送下逃脱。

之后的种种,好似历史的重演,在月轩脑海意识中穿梭,就这样,无尽的岁月变迁,无尽的人情冷暖,月轩看到原本的自己,正在远离自己,无论如何呼唤,那个自己,再也回不来了,那些时光,也化为了飞灰。

自己好似一个被抛弃的影子,坠入了无尽的深渊,空有寂灭,却寂灭不了世间的伤痛和无奈。

黑暗血腥的道路上,走来三个人影,他们自称来自中荒,皇,天焱,南宫瞳。

就在月轩想要上前,来感受久违的亲切时,南宫瞳却化为了飞灰,天焱也成为了焦黑的尸体,皇浑身鲜血,冷酷无情!

寂灭的力量在月轩体内流转,月轩最终抛弃了寂灭,将寂灭永封天地间,而自己却坠入生死之中,随着岁月流逝,快速衰老。

“无尽的战争,究竟予以何为,生命,究竟能成就什么,正反,究竟能改变什么”月轩看透了一切,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抽空,无力的倒下,前所未有的疲惫,前所未有的劳累。

“这就是正反么”月轩感觉自己真的很累,生死,阴阳,正反,月轩再也提不起一丝的战意,即便是救下无极诸族,那又能如何?能改变什么?

没有了太荒百部,无极诸族会代替,没有了无极诸族,自然会有其他种族会代替,太过于留恋这一切,能有什么?

为了这一切,无极诸族牺牲的还不够多么?太荒百部历经的生死还少吗?究竟谁在笑?谁在乐?

这是天灾,还是**?这是他人所为,还是咎由自取?

一切的生死离别,一切的腥风血雨,还有那一切的勾心斗角得失苦乐,难道这不是众人自己造的孽吗?

“呵”月轩只感觉到自己头脑发蒙,却又似乎十分清晰,虽然内心深处对大道一直深怀恶意,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承认,大道没有错,大道有什么错?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天地,还不如毁灭清净。

“看清了吧?这才是汝等的本质,无极,太荒,皆是将自己的成功,践踏在他人的尸骨之上,成功者,万世歌颂,失败者,万劫不复,荣耀与屈辱,可以带来不同的结果,尽管过程都是充满了血与骨。

但是本质是什么?月轩不想再说太多,你死我活,如果都想活下去,又何必将自己的信念强加给其他人?

无极若是慈悲,曾经何必屠戮大荒百部,因为大荒百部也仅是想存活下去。

或许屠戮非无极本意,但是无极先民,却是这么做了,或许大荒百部是因为太荒自我毁道,是大荒百部失去了荒道而自灭,但是无极先民手中却依然染上了大荒的血。

这听上去很无奈,甚至有些悲哀,生命与灵魂,难道真的非要在生死血骨之上苦苦挣扎?

脑海中越深究,月轩便越感觉到生命的无奈与悲哀,最终,他枯瘦的身体倒在了混乱边荒,嘴角挂着一丝发自内心的笑意,他进入了自己的梦乡,回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中,在这个梦幻世界中,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生死离别,太荒无极不会存在,有的,只是无忧无虑的生活,潇洒自由的惬意。

看着月轩倒下,大道依然面无表情,他得到他想要的了,在月轩内心最脆弱之际,大道成功将自己的信念植入了月轩体内,让月轩崩溃,失去了战意,常年的战斗,本就令月轩疲惫,大道此时做的,就是将月轩的伤疤再度揭开,让月轩透过自己内心的伤疤,去重新看待这个世界。

所以月轩只能看到死亡,悲观,黯淡,却忽视了生命的美好,忽视了那些曾经告诉的文明,月轩的目光,仅仅留在了死,却忽略了生。

大道的引导,成为了月轩最终的坟墓从此,寂灭归大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百一十九章:正反起源 返回《无神岁月》目录 下一章:第五百二十一章:最后时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