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对峙阎君

文/弄蛇者
本章字数:3793 大千劫主txt下载

辜雀并未震惊,哪怕有神宝护体,有不灭不坏不朽之体,败在斩道境界的强者之手,都并无意外。

而五官王早已是惊得说不出话来,自己虽然没有用大道压迫,但那一股纯粹的元气,已然是惊天动地,怎么可能是一个神君巅峰可以抵挡的。

这说明一点,就是他靠着纯粹的杀伐之道,演化出了最恐怖的东西,以至于可以弥补元气的差距。

只是天地间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能够弥补这么大的差距。

那一艘黑色的战船,到底是什么东西?刚才的气势磅礴,苍凉浩大,简直要把人的灵魂压碎。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东西,除非除非是死界的镇界之宝昊天塔,恐怕才有这种气势吧?

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前方渐渐恢复身体的辜雀,咬牙道:“你倾力抵挡,重伤垂死,还能挡住我接下来的攻击吗?”

辜雀咧嘴一笑,道:“你出手之前便是深受重伤,现在还能出手吗?”

“斩道之境的强大,又岂是你可以懂得的?”

五官王冷哼一声,大袖随意一挥,残风顿时吹碎虚空,一切的一切都在崩塌,元气充斥,像是要把世界的撑爆。

这一股力量,辜雀的确无法抵挡。

但他在笑,他并非没有底牌,不单单是铜棺,还有那一棵蓝草。

他闭上了眼,双手合十,心口之处,混沌之光蔓延,一棵紫蓝之色的草摇摇晃晃,却散发着某种道力。

这是辜雀的道种,它已然生出了嫩芽,这一株嫩芽,是他毕生对道的感悟的凝聚。

可以看到,蓝草飞出,散发无尽混沌之光,所过之处,四周破碎的空间顿时缓缓修复。

一切都在修复,都在愈合,它代表着天地初开的力量,是太初的力量。

它像是有一种魔力,吞噬了五官王所有的力量,并将其化作治愈之力,将四周一切都修补好。

“这、这怎么可能?”

五官王脸色惨白,喃喃道:“怎么可能是混沌之道没有任何人可以是混沌之道的,不可能有谁的,从古至今无数万年,从来没有人是混沌之道。”

他说着话,眼中却溢出了泪水,情绪激动无比。

他想起了那句话,想起了至宰苦主的那一句话:“那个人说,能够拯救死界的人,只能是具有混沌道种的人。”

这句话他每天都会重复,只因他知道这片世界是如此的悲凉,如此的寂寞,如此的孤独。

这里没有白天,没有阳光,没有植物,没有一年四季的更替。

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没有生命和气息的大地,没有变化的血月。

这里充满了死亡,所有的灵魂都像是机械一般,不停的游荡在天地之间。

这里太需要被拯救,太需要有人来给它希望。

而这个人,就是悟出了混沌之道的人。

五官王的心情很复杂,复杂到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承认自己贪恋权势,渴望进步,他从来不掩盖自己的欲望。

但是他却又是如此热爱这片天地,他如此的希望,这片土地能够真正回到光明世界。

他记得,他还年幼的时候,这里便是这样的光景,可是这都整整八千年了,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得到了《诸天生死簿》,也绝无可能达到无上不朽的境界。就算达到了无上不朽的境界,也不可能拯救这片世界。

强大如那位存在,那位让这个世界停止战火的存在,也无法拯救,更何况自己。

那么怎么选择呢?

是选择得到力量的权势,去获得内心的满足感和虚荣感,然后默默的在这片死亡的世界老去,死去,最终消失匿迹。还是选择,放弃所谓的权势和力量,去给这片世界注入一点微不足道的希望?

这个希望可能不超过万分之一,但自己要去做吗?

他无情的质问着自己,拷问着自己的灵魂。

默默忍受现实无情的鞭挞,并朝着更低级的存在耀武扬威,还是如普通人一般,希望这个世界将来有一天会得到光明?

他身体颤抖着,抬起头来,看着辜雀,一字一句道:“我给你,你出现不就是为了《诸天生死薄》吗?我给你!”

他语气极为沉重,只因他知道自己放弃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自己渴望了很多年的东西。

但他内心深处却是欣慰的,因为希望。

哪怕不足万分之一,他也会愿意放弃一切去注入!

没有原因!

他觉得他本该如此。

辜雀眉头紧皱良久,才忽然的道:“你真的要给我?”

五官王看着辜雀,忽然轻轻道:“年轻人,你觉得这片世界如何?”

auzw.com

辜雀沉声道:“苦难,没有任何生气,没有阳光,这是一片死亡的世界。”

“不,不止如此。”

五官王道:“这片世界给人最大的痛楚在于天空。”

辜雀抬起头来,看向天空,只见血月高悬,星辰不见,死寂的苍穹下,一个个死灵茫然漂浮着。

他忍不住道:“你是说死灵?”

五官王摇头惨笑道:“这片世界没有生命,包括城里的那些人,甚至包括我们。因为我们体会不到作为生命的感觉,我们不过都是些行尸走肉罢了,我们的灵魂充满的呆滞、肮脏、无能。”

他看着辜雀,眼中泪水不断,喃喃道:“我们,我们没有一切。”

他颤声道:“我愿意把《诸天生死簿》给你,因为我死界一直有一个预言,最终给我们世界注入希望的,是一个悟通了混沌之道的人。”

说到这里,他又摇头道:“我本来不信,但就在刚才!就在刚才,我看到了希望!我看到了你用力量修复了空间,我难以置信。”

“如果这股力量大道可以治愈整个世界,那么死界是不是可以复活?”

“我不知道,也不相信,但是我该去为了这个付出,这就是我的选择。”

他终于说完了话,他忽然觉得心头畅快无比,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么下作,并不是那么废物。

右手一挥,一道白光闪出,《诸天生死薄》直接朝着辜雀而来。

辜雀叹了口气,也算是明白了这个五官王的意思,还是刚要伸手,忽然脸色一变,厉吼道:“你敢!”

一直可怕的大手覆盖了方圆十里,直接朝着诸天生死簿抓去,而辜雀眼中杀意毕露,扛起铜棺猛然朝前砸去。

铜棺惊鸣一声,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黑色规则,一道道符文冲击,瞬间将这一只大手砸为齑粉。

一声闷哼响起,一个身穿血色长袍的磅礴身影从虚空中走出,脸色不怒自威,目中杀意滔滔,赫然是那刚刚复活的阎罗王尊。

他冷漠的扫了虚空之中的《诸天生死簿》一眼,沉声道:“这本书本就是我的东西,谁也拿不走。”

辜雀一步跨出,稳稳站在铜棺之上,冷笑道:“你看着铜棺再重复一次?”

五官王大声道:“阎罗王尊!他,他悟通了混沌之道,他是预言中的那个人!”

听到此话,阎罗王尊身影一震,脸色一变,又瞬间恢复正常,沉声道:“五官王,你难道真的信这种缥缈无际的预言吗?”

五官王呆住了,喃喃道:“难道你不信?那个存在曾经亲口说的,你都不信?”

阎罗王道:“我自然信,但是他连铜棺和神宝这种东西都有,未免没有宝贝可以伪装混沌知道。”

五官王道:“你打算怎么办?”

阎罗王冷笑道:“先收下《诸天生死簿》,然后带着他去昊天塔,找那个存在。他若认定这人没问题,我阎罗可以将《诸天生死簿》让给他。”

辜雀摇了摇头,拉着自己去见一个强者,则说明一切都要听对方的意思,万一对方说不是,自己岂不是死的很惨?

这种风险,他绝对不冒。

他冷冷道:“给我《诸天生死簿》,我就陪你去见那个人。”

阎罗王摇头道:“不可能,只有先确认了你的身份,我才可以放心把东西给你,否则万一你是个骗子,那我们上哪儿找你去?”

辜雀冷冷道:“不给我《诸天生死簿》,我凭什么去冒这个险?”

阎罗王道:“你没得选择,有我在,你没有这个能力拿到《诸天生死簿》。”

辜雀笑道:“那不妨试试看。”

他已经缓缓举起了镇界灵柩棺。

阎罗王瞳孔一阵紧缩,沉声道:“我挡不住这铜棺?”

辜雀道:“铜棺护不住《诸天生死簿》?”

阎罗王道:“我可以拖住铜棺。”

“然后呢?”

阎罗王一笑,缓缓朝后看去,后方,一个身穿宽大灰衣的女子已然走出。

她像是融进了虚空一般,缥缈无际,却又真实存在。

辜雀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禁道:“韩秋?”

韩秋淡淡道:“这个书,我要了。”

辜雀笑了起来,却是朝阎罗王看去,道:“给我和给她有什么区别?”

阎罗王道:“我信她,但不信你。你这个人,气质猥琐,目光之中尽是邪恶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我干,你他妈一个地狱君王,说我邪恶?

辜雀一瞬间差点没被气得吐血。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五十三章 战斩道 返回《大千劫主》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五十五章 异变陡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