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文/东方句芒
本章字数:6515 大明情史txt下载

陈澜和陈汐都是坐得住的性子,但天气着实太热,这会儿又出了一身油汗,自是连忙洗脸。还没来得及重新抿好头发,就有一位妈妈急匆匆进了门来。虽瞧见两位小姐胸前的大手巾都还没拿下,显然尚未匀妆,她行礼之后仍是急急忙忙禀报了起来。

“三小姐,五小姐,三老爷使人送信回来,说是今天晚上就回来。”

陈瑛是老早就进的京,但由于有些事务尚未料理清楚,这些天一直都住在左军都督府,因而这时听说陈瑛要回来,陈澜并没有太大的吃惊,反而陈汐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姊妹俩几乎是一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还是陈澜先开口问道:“三叔还有什么口信捎带回来?”

“那就没有了。”说话的妈妈摇了摇头,又笑道,“倒是那送信回来的小厮饶舌,说是内阁定下的封赏已经批下来了,兵部才转了到左军都督府。威国公加禄米千石,赏金银绸缎绢帛好些,听说还有宝剑两口,良弓四把,御马四匹,荫一子为勋卫。威国公世子由于巡查有功,也得了褒奖。麾下中军都督府周都督晋封泰安伯,金银表里也不少,至于其余众将则是进官一等至三等不一,赐金银牛马的都有。那位天策卫杨指挥使因为是斩首功,进了右军都督府都督佥事,世千户,署职管带神机营。据说还赠了他的父亲,封了母亲,麾下也都各有封赏。至于三老爷,似乎皇上对其措置也满意得很,可其余的事还没个准。”

屋子里的这些管事妈妈和媳妇都是阳宁侯府世仆,听着这一个个的封赏功臣,面上都露出了无尽的殷羡。只陈澜和陈汐都仿佛是对此并不留意,把那妈妈打发走就一个去了蓼香院,一个回了庆禧居,她们散去的时候,旁人方才议论了起来。说到这封赏,有一个妈妈就笑道:“那位杨大人还真是升得快,上次还只是锦衣卫里头行走,如今就是大将了。”

“这算什么,要说升得快,谁能比得上威国公?从都指挥使到伯爵到国公,才多少年?”

“你懂什么,威国公几岁,那位杨大人几岁?再立一回功,指不定就是伯爵了”

“就是,咱家三老爷在军中多年,若不是二老爷坏了事,这还未必有爵位呢”

蓼香院中,朱氏听陈澜转述了那些朝堂封赏,沉吟了一会,就看着陈澜道:“说是内阁拟定的封赏,但最初的底稿必定是兵部武选司呈送。威国公是赏无可赏,眼下每年禄米四千石,哪怕是算上从前的那些国公们,也没一个比得上他。还有那位杨指挥,如今瞧着便仿佛是第二个威国公。”

自从应昌大捷和落马河大捷的消息传开之后,陈衍就打听了一番赏罚规程,少不得告诉了陈澜。此时,她就笑着接道:“小四那天回来说,战功二等,奇功为上,头功次之。首功四等,又以迤北为上。还有一等国功,便是尤重开疆。威国公是以多次战蛮功封的伯爵,最初还有些勉强,可后来趁缅甸内乱一举平缅,如今西南疆域扩大了许多,这才以开疆功历次晋封了国公。至于杨指挥这次封赏,一来是因为平北斩首八百级,首功便不得了,再加上又得算上奇功,两者赏在一块,方得如此地步。至于老太太说的……恐怕确实是皇上有意栽培。”

“我就是这个意思。”

朱氏心想威国公罗家崛起之速朝野瞠目,不但是战功,还有外戚的关系,这其中自然是皇帝的栽培,眼看着东昌侯倒了,广宁伯败了,一家家老牌勋贵暗淡无光,其中多数是因为威国公镇住阵脚,已经没落的勋贵们无法反弹的缘故?只不知道之前的动乱还有些什么内幕,是不是还会重新大张旗鼓牵连出来。

傍晚时分,阔别家中将近四个月的阳宁侯陈瑛终于回了家来。他人在宣府,最初家中消息时时刻刻都会有人报到耳边,可后来战事一起,他一头要继续查案子,一头要给乱出招的晋王擦屁股,一头还要应付宣府上下的官员,家里的事情就渐渐顾不上了。直到回了京城,他也在左军都督府应对辽东诸多军务变化,一时动弹不得,直到今天要回家之前,才想起过问了一下家中这几个月的变化。可不问还好,一问之后,他从进门起脸色就是阴的。

自己一家人从翠柳居搬进了中路庆禧居,而长房的姐弟俩竟是名正言顺占了翠柳居

皇后崩逝之前,陈澜竟是在宫里住了大半个月

陈衍继拜在韩翰林门下之后,又从宜兴郡主学习弓马

老太太朱氏竟是不知怎的,和如今刚刚入阁的次辅杜微方又搭上了关系

二房的姊妹两个,一个许给了汝宁伯世子,一个许给了苏仪,全都是老太太置办的嫁妆

这一系列事情让他颇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唯一庆幸的是,他这次去宣府尽管不曾向那两位那般立下不世之功,可案子却查得清楚明白,而且也不曾推诿过失独揽功劳,面圣的时候看得出来,皇帝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

只要他不出错,只要他能站得稳稳当当,朱氏就是有再多筹谋也绝难成功况且,他能做的事,远远比不出错多太多了

自从那一回朱氏大病之后几乎足不出户在屋子里将养以来,蓼香院已经好久没有聚拢过这么多人。曾经鼻青脸肿去了半条性命的陈玖也在人前露了面,只瞧着弱不胜风,完全不像是在军中任过事的前任阳宁侯,只由于马夫人亲自给他张罗了行头,他才稍稍有些神采,可在精神奕奕的陈瑛面前一站,他这个兄长何止逊色三分。

久别之后的陈瑛行了四拜礼,就首先在东头第一张椅子上坐下了,其余人自然也一一落座,只儿女们全都是各自站在父母的后头。而陈澜跪坐在炕上朱氏的身边,默不作声地为老太太揉捏着肩膀,陈衍则是尚没有回来。

陈瑛并没有先提自己在宣府的那些情形,反而说起了今日长达一个时辰的单独面圣,言谈中自然而然就带出了几分志得意满。他这说者有心,那些听者自然也都有意。朱氏早年因是先太后的堂妹,常常入宫,皇帝自然是见过的,而陈澜见过皇帝的事却少有人知。至于陈玖尽管当了多年的阳宁侯,可除却常朝大朝随班磕头,他单独面圣的机会屈指可数,几乎每次都是战战兢兢答上两句就退了出来。至于别人,尽管出身侯门,却都从来没见过圣颜。

这种分别也在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朱氏和陈澜沉默不语,陈玖是满身别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他人更是只有听的份,因而偌大的屋子里就只有陈瑛平稳而有力的声线。

当说到此次宣府大同互市弊案,牵连到革职拿问回京的官员足足有二十余人,其中大同总兵也被下了锦衣卫诏狱,东昌侯虽说之前只是削爵禁锢,但如今恐怕是逃不了一死时,哪怕曾经深恨东昌侯夫人李氏的马夫人,也忍不住感到腿肚子一阵打颤。而至于曾经和东昌侯世子谈婚论嫁的陈冰,脸色也是极其不好看。

陈玖终究和东昌侯金亮打小一块长大,从前也是酒肉朋友,此时忍不住说道:“已经毁了东昌侯世袭的铁券,又削爵禁锢,带累得一家人全都削籍为民,还是连命都赎不回来?”

“若只是贪墨,自然不至于如此,坏就坏在东昌侯自恃勋爵,前时做了太多过头的事情,那一队被他麾下的走私商队杀了的巡行小队,就有足足一百多条人命,再加上这些年他在宣府大同两地逼凌破家的商户等等,恐怕这些人命还得添上一倍。而且,此次阿勒汗大军来犯,也有消息说,是东昌侯府有人跑去了北边,如此一来,皇上自然更怒。”

陈瑛淡淡地说着,眼睛却瞥向了朱氏,见老太太面无表情地啜饮着茶,仿佛是根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眼睛里就闪过了一丝阴霾,随即才若无其事地说:“这场仗虽说是打赢了,可军费和犒赏恐怕会把整个国库掏空大半,所以皇上震怒之余,也打算抄没这些犯官的家产。东昌侯府先前抄没的时候大约家人有所掩藏,所以锦衣卫奉命查问和东昌侯府交好的几户人家,大约第一个便是广宁伯。”

一听到广宁伯这三个字,徐夫人不觉一下子脸色煞白,而旁边的罗姨娘则是不露痕迹地扫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如今封了三品淑人的她即便不是正室,可在这屋子里也能拥有一个位置,须知毕竟就连马夫人也只有四品的敕命。一想到广宁伯府若是也跟着东昌侯府倒台,这府里兴许不可避免地又要经历一次洗牌,她的心里就甭提多高兴了。

这时候,马夫人终于难得生出了一丝兔死狐悲的心思,强笑着说道:“老伯爷都已经去了,想来皇上总应该体谅一二才是。再说,明日便是皇后娘娘的百日大祭了,这当口虽不说大赦,可也总在考虑之内,老太太和三弟妹只管放宽心就是。”

朱氏斜睨了马夫人一眼,情知是自己给二房两个孙女备办的嫁妆起了效用,况且马夫人也大约是怕了天家凌厉手段,只脸上却丝毫不露出来。宜兴郡主那边的消息毕竟更快些,广宁伯府的事她之前就已经听陈澜说过了,所以此时感伤归感伤,可也没有从前措不及防时的那种挫败感。于是,她依旧是那副淡然不惊的样子看着陈瑛,眸子里一片平静。

几个月不在,陈瑛此时觉得朱氏和从前似乎不太一样。从前这位嫡母对自己不是冷淡就是愤恨,甚至不屑于掩藏太多情绪,但如今她却仿佛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自己只能看见表面上的平静无波。他心里冷笑,随即咳嗽了一声。

“眼下二丫头和四丫头先后许人,这婚事也正在预备,怎么就忘了三丫头?她和小四父母早逝,姊妹几个里头又是数她年纪大,也该尽快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才是。此次去宣府,宣大刘总督和我提过,他那幼子年纪不小了,而且出身书香门第,人品性格都是上乘……”

陈瑛一扫之前提到陈澜姊弟婚事时尽是那些寒微的人家,此次却一提便是宣大总督,满屋子人顿时脸色各异。马夫人给陈冰找了一门好亲,想着宣大总督之子也比不上汝宁伯世子,顿时便露出了笑容。而徐夫人则是担心地看了陈澜一眼,可当儿子陈汀瑟缩地抓住了她的手时,原本要开口的她犹豫了片刻,随即仍然咬咬牙说了一句。

“那刘总督虽是号称铁面刘,可据说惧内,几个儿子被夫人娇惯得都不成器得很”

罗姨娘没料到徐夫人在那样大的压力下竟然还会为陈澜说话,不禁眉头一挑,随即便笑道:“可刘大人的官声却好得很,足可见那位夫人治理内宅总是有一套的,这所谓的娇惯,指不定是官场中人笑话刘大人惧内,所以才有意诋毁,传那些不实之词。”

“流言不足为信。”陈瑛淡淡接了一句,又看了一眼面色不变的朱氏和低下头去看不见表情的陈澜,这才继续说道,“最要紧的是,刘总督官声好,此次查案有功,调度有方,有恩旨赏封其幼子,相比之下,京师不少人家反而是每况愈下……”

他这番话还没说完,东次间门口的帘子一掀,却是鹤翎进来屈了屈膝:“老太太,郑妈妈从杜学士府回来了”

主子说话的时候,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妈妈,陈瑛自然大为不快,当即眉头一皱,罗姨娘就在旁边斥道:“不懂规矩,没见老太太这儿正在商量事情么?”

然而,就在这时,朱氏却淡淡地开了口:“是我让郑家的去办事,眼下她既然回来了,总该先向我禀报。鹤翎,让郑家的赶紧进来”

此话一出,满屋皆静。无论是刚刚回来的陈瑛,还是徐夫人罗姨娘乃至于陈玖马夫人,甚至是一群晚辈,一时间全都盯着炕上东头安安稳稳坐着的朱氏。马夫人最是性急,当即嚷嚷道:“老太太,您如今能说话了?”

“托太医院那位林御医的福,总算是熬了过来。”朱氏答非所问,又扫了屋子里一众人一眼,随即又拍了拍陈澜的手,“当然也多亏了澜儿在旁边照应伺候,替我解了不少疑难。”

刚刚那一瞬间,陈瑛自然注意到了其他人的表情,此时已经几乎断定,老太太能说话必定不是一朝一夕的勾当,但是,只怕除了陈澜之外,家中上下绝大多数人都被隐瞒住了,这才会在这时候打得他措手不及。即便如此,他也只是轻轻吸了一口气,并没有接那话茬。

不多时,郑妈妈就进了屋子来,一一行过礼后就走到朱氏身侧,喜气洋洋地说:“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四少爷和杜家大小姐的八字已经合过了,恰是刚刚好,如今杜夫人说,杜阁老要亲自看看四少爷,后日休沐时请四少爷过府去。”

朱氏笑着点了点头,又和陈澜交换了一个表情,这才对众人说:“既如此,小四的婚事也差不多定了。杜阁老打算把长女许给小四。等过两日见过人了,也该把婚书等等预备起来。”

此时此刻,听明白意思的众人全都是大吃一惊,尤以陈瑛为最。这么短短时间内,家里竟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就已经很让他惊怒了,可朱氏竟然还给陈衍找了一门如此显赫的姻亲杜微方那个人性子不好,官运并不算太如意,可架不住皇帝如今就是信赖这样的人今天面圣时,皇帝几次提起杜微方,颇见信赖倚重,这样的人怎会看上一无所有的陈衍

尽管如此,他仍是不免和其他人一块站起来,勉强笑着向朱氏道喜。

陈澜见人人说着那些吉祥话的时候,眼神都会往自己脸上扫过,索性眼观鼻鼻观心,保持着更加安静的姿态,而陈瑛对那宣大刘总督的幼子赞不绝口的言语则是没有在她心底留下任何一点涟漪。

陈瑛聪明一世,如今却也糊涂了,长幼有序,陈衍是她弟弟,如果不是她的事情早已经另有计较,朱氏怎么还会拖到他回来还迟迟未决?

历来皇后大丧,礼部虽有惯例明制,但往往一应丧仪仍是出自上裁,或删减或添加,因而楚朝至今已经有八位皇后,每个人的丧仪都各有不同。到了当今永熙皇帝,因伉俪情深,一切都是他亲自裁定,如今到了百日,更是早早就吩咐今日辍朝,王公贵戚及文武百官和命妇等分坛祭祀。

皇帝一坛、诸皇妃一坛、诸皇子一坛、长公主一坛、公主一坛、郡王一坛、郡主一坛、王妃一坛、文武百官一坛、命妇一坛……林林总总的人依礼拜伏如仪,而单独站在一个空荡荡的祭坛上的皇帝呆呆地看着鼎中直上青云的青烟,却已经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坛下护持的太监们也都看到了这一幕,虽都低着头假作没看见,心中却颇为百感交集。尤其是刚刚从坤宁宫管事牌子调任乾清宫管事牌子的成太监,此时好容易才止住那夺眶而出的老泪,只赶紧低下头去,免得那些不忿自己重回了御前的人说自己矫情。他是极乐意去给皇后守陵的,可皇帝说不是时候,那就不是时候,日后若真的能捱到那一天,他自乐得追随

而其他各坛上便是另一幅景象了。泪流满面的人并不是没有,只真正心想着已故皇后好处,真正心存悲切追思的,却是十停之中未必能有一停。青烟缭绕之间,更多的是跟着别人亦步亦趋拜伏行礼,一心盼望着能完事的人。当漫长的祭祀仪终于结束时,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心中深深吁了一口气,知道这下子国丧算是差不多过去了。

为生身父母服丧二十七个月都往往有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枉论这只是国母?

祭祀之后,皇子公主们还要往坤宁宫再行一回礼,其他人便各自散了。官员们还得回衙门处置各种事宜,命妇们则是各自归家,至于皇亲国戚等等只拿俸禄不视事的,多有彼此成群结队一块走的。这其中,一瘸一拐甚至要儿子架着走的威国公罗明远自然极其显眼。只是,这是宫里,除了陈瑛上前打过招呼之外,其余人也就是问候一声行个礼罢了。

因威国公罗明远乃是带伤而来,特许马车等候在东华门外。好容易捱到东华门外,罗旭和小厮合力将父亲推上了车,低声嘱咐了今次跟出来的心腹车夫,随即又望了一眼那高高的宫墙,就转身登上了车。待到马车行驶了起来,他方才看了一眼旁边的父亲。

“这些日子以来,贵妃娘娘常常召见娘,至少十几次了。爹如今的禄米和田庄已经超过了那些老牌勋贵,正是当朝头一份,再加上这个就实在太显眼了。是不是也该给贵妃娘娘捎个信,好歹不要那么扎眼?”

“韬光养晦也要分时候,难道你母亲不入宫,我一直不复出,那就不扎眼了?”罗明远言简意赅地答了一句,眼睛却一直看着前方,“你上次说过,皇上正在用阳宁侯陈瑛的时候,显然是给那些老勋贵立个榜样,你娶不得她的女儿,这是我先前确实疏忽的地方,这桩事情就此作罢。”

罗明远仿佛丝毫没看到罗旭的神情变化,又自顾自地接着说:“只你母亲对我说过那位姑娘,固然有千好万好,可出身陈家,这便是一桩**烦。”

罗旭闻言剧震,尽管车子行驶得异常平稳,他仍是一把抓

(快捷键 ←)上一章:第97章 返回《大明情史》目录 下一章:第99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