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文/东方句芒
本章字数:3865 大明情史txt下载

倘若骏儿不说,陈澜几乎已经忘记了还有芳草那么一个人,此时骏儿一提,她方才想起还有这一茬。只不过,这是毕先生的私事,她是货真价实地一无所知,于是只能转头去看杨进周,恰是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霾。

“你苍叔和刘叔跟着毕先生一块去办事了,毕竟是用惯的人,能够有个照应。”见骏儿深信不疑”杨进周有些不自然地伸手摩挲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用少有的柔和口气说道,“你小(奶)(奶)回乡探亲”你恐怕有一阵子见不着了。”

尽管骏儿有些小小的失望,但得到了亲人的消息,他仍是很快(露)出了笑容,双颊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显得格外可爱。因这会儿距离午时还有一阵子,江氏就知机地把骏儿拉到了后头陪着散步,单单把杨进周留给了陈澜。

新婚之后不过短短半年有余,陈澜就已经和杨进周经历了两次别离。前一次他去宣府,虽然也是奉圣命,可终究是一直有通讯息,不多时也就回来了,可这一次一去就是一个多月音讯全无,唯一的一封信还是行前留下的,因而此时面对着真真切切的人,她竟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良久才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腕,径直把人往屋子里拉去。

直到那门帘落下,外头方才传来了几个丫头的轻笑和窃窃私语。

东屋里,陈澜一进屋子就径直把人推到了床上坐下,上上下下端详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咬着嘴唇低喝道:“把衣裳脱了!”

久别重逢,杨进周正想着要如何轻描淡写才能说明此次的经历,冷不防这么一句话砸平来,他立时愣在了那儿。好半晌,他才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鬼……,…脱衣裳?”

陈澜发现丈夫赫然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急了,不觉脸上挂不住,随即遮掩似的轻哼一声道:“让你脱上衣!谁知道你在外头是不是又不顾自己冲冲杀杀的,我得数数你身上的疤痕是不是又多了,别老伤没好又添了新伤!”

明白是这么一回事,杨进周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摇了摇头道:“又不是上战场打打杀杀,哪里会又添什么新疤痕,你想太多了。倒是真对不住你,让你在家里担惊受怕,还得应付那许多乱七八糟的场面,原是说好了,你下了江南好好调养身体,可就连毕先生也没能留几天,就匆匆去了东洋,我……”,……”

“别打岔!”

毕先生人虽然不在”可当初曾经留下了详尽的方子等等,因而陈澜虽觉得遗憾,可并没有多大不快。毕竟,人家又不是专职的大夫,怎么也不可能犹如私人医生似的日日把脉天天开方。因而,她不等杨进周解释其中内情,就一下子打断了他,随即竟是亲自伸出手去,先是拉下了腰带,随即则是那件右衽斜襟外袍,就当她的手触碰到了那件贴身中衣的时候,另一只有力的手一下子抓紧了她的手腕。

“阿澜,真的不用……”,“放开!”

觉察到那只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陈澜忍不住伸手去掰,一不留神用力过猛,整个人一下子就跌进了床上那男人的怀里。面对那种熟悉的灼热气息,她只觉心里更是阵阵翻腾,另一只手却不依不饶地去拽那件已经松松垮垮的中衣。在这番挣扎抗拒之间,就只听一个清脆的裂帛声,她手中已经是多了一截半白不白的松江棉布。

而更让她在意的,则是那中衣之中,他那胸膛上紧紧裹着的一层白棉布绷带。

“你呀……”,尽管刚刚那一番动作牵动了伤口,可杨进周的脸色自始至终就不曾动弹过,这会儿面对陈澜那又是嗔怒又是痛惜的目光,他却是败下阵来,只能用手把人揽在了怀里,“男子汉大丈夫,一点点皮(肉)伤不算什么。真的,不要紧,那时候第一时间就包扎好了,一路上又是天天换绷带换药,和真正战场上的情形比起来……”,“这么说,已径是多日之前受的伤了?”

陈澜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看着杨进周的眼睛,见那目光一闪之后就避开了,她不由得恼将上来,松开了起头的另一只手,两只手就这么捧着丈夫那面颊。然而,就当她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红唇突然就被一抹灼热给封住了。整个人都被那坚实的臂膀箍在怀里,她原本满溢着惦记和思念的心突然轰地一下空了下来,几乎窒息在那种似火一般的热情中。

也不知道多少时候,她才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只是抬眼再瞪他的时候,眸子里自然而然地便呈现出了一丝妩媚,那种质问的气势完全无影无踪。偏巧就在这时候,外头传来了一声有意加垂的咳嗽,随即便是云姑姑的声音。

“老爷,夫人,厨房里刚做好了点心。老太太想着老爷刚回来,难免腹中饥饿,所

金陵书院,淡泊居。

扫了一眼面前从院长何明钦到十几个资深教习的精英阵容,艾夫人又往另一头的巡按御史周泰同瞥了一眼,面上(露)出了自信满满的笑容。颔首示意之后,她就在主位上坐了下来,仿佛丝毫没察觉到一旁空着的另一个主位。

“京城虽说未曾有回文送到,但江南这边的声势已经造起来了。金陵书院向来执江南儒林之牛耳,如今有人想要靠强权压到我们头上来,那只能是痴心妄想!好在荆王和杨进周都是自作聪明,竟然妄想靠几个人就去打开局面,这才给了我们做文章的机会。趁着这时候把局面定下,之后哪怕他们真的能回来,也就翻不了天了!”

“夫人英明!”

十几个人齐齐这么一声,东屋里正在悬腕练字的艾山长不(禁)抬起了头,手腕不经意地一抖,一滴墨汁立时滴在了下头的宣纸上。良久,低下头的他才看见刚写好的那福字斗方已经给污了,不(禁)摇头叹了一。气,随手丢下了那支笔,缓缓坐在了太师椅上。虽说外头的声音仍是不断传来,可他却仿佛没听见似的,轻轻用手揉了揉太阳(穴),额边鬓角赫然是斑斑白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门帘响动,紧跟着就是一个轻盈的脚步声。等到身畔隐约飘来一个清新淡雅的空气,他就侧了侧头,正好看见艾夫人在身边站定,却是斜着身子看桌上那字。

“整天就写这些福禄寿的,你可是金陵书院山长,要是让人看见了还不笑你俗气?”

打量着妻子面带娇嗔的脸,艾山长却眯了眯眼睛笑道:“人生在世,若能福禄寿三全,那就已经人生无憾了。我们金陵书院那许多学生,有几个不俗气的?夫人,你一心维护书院的心思我明白,可这一次是不是真的做得太过激了?须知朝廷一个接一个地把人派下来,又在措置上头煞费苦心,万一要是逼急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难道你连这个都不明白?”艾夫人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一只手突然重重按住了桌子,“江南大小书院那么多,你以为他们不想挑战咱们的地位?这些年来为了一枝独秀,什么手段没用过,这一次也不例外!要是让他们借着朝廷的东风起来了,你以为我们将来还能在江南如此顺风顺水?收起你那些小心翼翼,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回若不能把这股风头给打下去,日后只会更难做!”

艾山长张了张嘴还想劝说什么,可是,看着妻子秀眉倒竖紧抿嘴唇的样子,目光下移再看见那一团被揉得不像样子的手绢,他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夫妻俩一时再也找不出其他可说的,艾夫人敷衍似的又说道了两句,随即就转身往出了门。

才从东屋走到明间,她就嫌恶似的舒了一口气,又轻轻伸手捋了捋额边那一缕不服帖的头发。

就在她打算径直到西屋里头去歇一会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大呼小叫,紧跟着,竟是一个妈妈气急败坏地撞开门帘冲进了屋子。

“夫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是天塌下来了,还是官兵围了书院?”这本是随。的一句话”可是,当艾夫人看见那妈妈脸上一下子(露)出了极度惊惧的表情时,她立时倒吸一口凉气,当即厉声呵斥道,“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金吾后卫,金吾后卫足足两三百人把咱们的书院团团围住了!”那妈妈的声音里头已经带上了几分哭腔,随即双膝一软竟是跪了下来,“何院长已经带着人去了,可前头那边说,有学生去理论”却被人(强)硬地打发了回来,说是如今南京城中多有(骚)乱,所以派人到这儿维持,以免有人冲撞了咱们这等书香地,可这分明是……”

“别罗嗦这些没用的!”艾夫人厌恶地打断了那妈妈的唠叨,直截了当地问道,“带队的是谁,可有说是听谁的命令”除却警戒之外,可还有别的什么举动?”

“这……这……”

见那妈妈也说不清一个所以然,艾夫人顿时恼将上来,丢下人就快步出了门。只在出了院子之后,她想了又想,还是没有直接到书院门口去,而是径直转到了后头地势,在顶层上头居高临下那么一看,她立时发现了前后四面的景象。看清楚了那些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将士,看清楚了一个个学生义愤填膺地上前,却被人漠视着挡回来,她的拳头不(禁)越攥越紧,到最后索(性)双手紧紧捏在了栏杆上。

等,她正好迎面撞上匆匆过来的院长何明钦一行,立时又劈头盖脸地问道:“可打听清楚了,究竟怎么回事?”,“夫人,是南京守备许阳,是他调的兵!”何明钦那儒雅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狰狞,话语亦是如同连珠炮似的迅速,“他以有人造谣生事为由,出动兵马满城大索,又看住了咱们金陵书院。他是铁了心要跟着别人捣乱,咱们也别客气,等到门前这些人一走,立时就把他的事情全都掀出来,看他能挺多久!”

“许阳……竟然是许阳!”艾夫人又惊又怒,快速在心里一合计就重重点了点头,“也好,就照你说的办。敬酒不吃吃罚酒”他既然不想安安稳稳当这个南京守备,就让他倒台!”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5章 返回《大明情史》目录 下一章:第157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