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文/东方句芒
本章字数:4195 大明情史txt下载

“爹,这个难道你还想不到?四姨娘跟五姨娘一开始就不对付,后宅中的姨娘们平日相安无事都是好的。更何况她们两人闹得势同水火的,五姨娘以前怀上了家宝,四姨娘没有,你说她会不会打五姨娘肚子里头的孩子的主意?还有几月前,家宝和家全拉着家贵去后花园游水,最后家贵弄成了那个样子,四姨娘定然是恨上了家宝和家全,因为他们两个是五姨娘生的……”

听了秦惠平的话,秦达祖捏着那张写了四姨娘是如何吩咐用毒害秦家宝和秦家全的供状,手开始微微发起抖来,眼神也变得阴鸷。

秦惠平又叫人去把钟氏和瞿婆子带了来,两人来后站在秦达祖和杜氏跟前将她们跟周姨娘勾结做下的毒害五姨娘和她两个儿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一边儿的杜氏听了咬着牙,大声嚷起来,“去,快去把周姨娘那个贱人给我绑了带到这里来,我要活撕了她!”

秦惠平站起来将杜氏拉到一旁椅子上坐下,道:“娘,我这就让人去把她带来,您要处置她也得听她怎么说不是?不能光听我一面之词吧?”

说到这里,她特意转过头去对着秦达祖说。

秦达祖再次扫了眼手里那张供状,然后重重在身前的桌子上一拍,冷声道:“我秦家不能容这样毒害子孙的女人,惠平,你立即命人去把她带来!我要亲自审她!”

“是,爹。”秦惠平答应他,随即出去吩咐人将周姨娘带到这里来。

周姨娘今日就觉得有些不好,右眼皮老跳,起坐都有些不安。才去看了儿子家宝回来,刚坐下,就见到杜氏房里的管事婆子带着几个大丫鬟来了,一进来那领头的管事婆子就向她蹲身行礼,不过看得出来,态度也不多恭敬,声音冷硬地说了声,“四姨娘,老爷和夫人命我来请你去上房院一趟,有事要问你。”

“哦,到底是什么事?我今日身子有些不爽利,你回去回个话,说我明日再去……”周姨娘虽然心惊这阵势,可还是按捺着不动,想从这管事婆子嘴里套出一两句话,可以早点儿想法子应对。

“四姨娘,老爷和夫人说了务必这会儿就要带你过去。我们这些底下人哪里晓得为什么,我看,你还是跟我们这就过去的好。要是四姨娘身子不爽利,我们可以架着你去。”那管事婆子木着脸道,不过,任是谁都能听出来,这语气有些不善。

也不怪这些人看碟下菜,实在是今日她们也感觉到了上房院那有些凝重的气氛。况且是大小姐亲自出来吩咐让她们来带周姨娘过去的。秦家最主要的三位主子如今都在上房院等着她们把周姨娘带去,可想而知,这周姨娘定然是犯下了什么大事。

周姨娘见躲不过去,又探听不出什么来,也不想真被架着去,那样子太不好看。于是在那管事婆子答了话后,就慢慢站了起来往外走。

走到外头廊下,看了眼儿子秦家贵住的东厢房,对跟前的一个大丫鬟说:“你去让人看着些二少爷,要什么快些让人拿给他。”

那丫鬟应声而去,周姨娘这才迈步往外走,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今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这事情跟秦家贵有关。

心中如此担心着,周姨娘在左右丫鬟婆子的簇拥下走进了秦达祖和杜氏住着的上房院,进到正房正厅中,打眼一看,只见厅中主位上坐着老爷和夫人,左手首位上坐着大小姐秦惠平。

一家子三人看向她的眼神宛如冰剑一般,刺得她禁不住一抖。

再转眼一看,她看到屋角站着两个她熟悉的人,她嫂子钟氏还有那瞿婆子。那两人看她进来都瑟缩地低下了头。

她只觉脑子里轰然一声响,突然害怕起来。

管事婆子上前来说她们将四姨娘带来了,秦达祖就让屋子里的下人都出去,还有叫人把钟氏和瞿婆子也带出去,没叫不许进来。毕竟一会儿要问周姨娘的话可是牵涉到秦家的内宅的争斗,况且在这争斗中害得秦家宝和秦家全成了那副模样,要是传出去的话实在是让秦家丢脸。对于家丑的处理,秦达祖向来是要遮掩住,不想让外人晓得的。

“老爷,夫人,姑娘……”周姨娘上前向着上头坐着的三人蹲身行礼,不管怎么样,尽管一进来就觉得屋子里的气氛不好,她也要强自保持着镇静。

不过她蹲身行礼后,好半天上头都没人叫她起来,她就保持着那半蹲的姿势,时间一长,就有点儿支撑不住,小腿发抖起来。

最后还是秦达祖开了口,不过声音淬了冰,“四姨娘,叫你来,你说一说家宝的腿,还有这后来他和家全中了丹砂毒,他变成半傻,家全也瞎了一只眼的事情。我想这些事情你一定晓得,不妨说一说……”

“啊!”周姨娘骤然变了脸色,抬起头来,对上秦达祖锋利如刀的眼神,再也撑不住,腿一软,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巨大的恐惧瞬间笼罩她全身,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暗中筹划实施的,自以为比较隐蔽,不会被发现的事情今日竟然暴露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又或者是谁向老爷等人告了密?

她在心中快速盘算,心慌不已。无奈脑子里乱麻一般,短时间也想不出个头绪来。

其实她只是不愿意相信钟氏和瞿婆子会供出她而已,因为她一直觉得她们和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要是她倒霉,那她们也没有好下场。可她低估了秦惠平这个对手,三五两下就让这两人做出了背叛她的事情。

这时她在想该跟老爷说什么呢?说那些阴毒的害五姨娘和她生的两个儿子的事情?打死她也不愿意承认!

“老爷……贱妾不晓得您说什么?”她低头下去,眼神闪烁不敢看上头屋子里坐着的那三个人。

“好哇,就晓得你这贱人要抵赖。不过,今日无论你怎么赖也赖不掉!你这狠毒的女人,当年……”杜氏终于是忍不住蹦了起来,三两步走到跌坐在地的四姨娘跟前,手指着她爆豆子般将从女儿秦惠平那里听来的,以及钟氏和瞿婆子的供状上看来的,两样一起串成了对周姨娘的指控,厉声说了出来。

说到最后,她是愤怒无比,抬手就给在跌坐在地上惊惶得瑟瑟发抖的周姨娘几记响亮的耳光。直将周姨娘的脸打得红肿起来,嘴角也流出了鲜血才住了手。

周姨娘捂住脸只是呜呜地哭,等杜氏停了手,她才赶忙爬起来,踉跄着往秦达祖身边扑过去,一下子跪在地上,扯住他袍角,悲声道:“老爷……您就大发慈悲绕我这一回吧,我以前是猪油蒙了心,也是太恨那五姨娘才做出了这样的荒唐事……还有我的家贵,明明是被家宝和家全害了……”

她也晓得自己想要狡辩是不能,就算她狡辩也没法子让秦达祖等人相信,况且杜氏说得极为明白,她嫂子钟氏和瞿婆子都已经招了,并且写下了供状。

“你到现在还不悔过,还认为你做得有理?我怎么让你这样蛇蝎般狠毒的女人做了我的妾?你害得我秦达祖的儿子一个成了傻子,一个成了瞎子,真是造孽啊!”秦达祖气得发抖,黑着脸怒声叱骂着周姨娘。

末了,竟是起身狠狠一脚将周姨娘踢开。他在盛怒之下,这一脚踢得十分狠,全然不顾周姨娘是他这么多年最宠爱的女人。

周姨娘被秦达祖这一踢,踢出去几米远,闷哼一声,手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嗦几声,从嘴中喷出一口鲜血!秦达祖的一脚正踢在她心口,怕是胸骨也给踢断了,所以才让她咳了血。

她脸色煞白,满头冷汗,也不知道是痛得还是吓得。但是心中犹自有指望,那就是她的儿子家贵,遂忍着痛喘气道:“老爷……您就看在我生了家贵的份儿上,从轻发落我吧。家贵要是一天不见我……他就没法子吃,没法子睡,我情愿降为奴婢,只要能让我陪着家贵就好……”

秦惠平倒是没想到他爹对周姨娘这样狠,就算是她做出了这样阴毒的毒害秦家子嗣的事情,可是好歹她也是家贵的娘啊。于是在秦达祖还要上前去打她时,站起来拦住了她爹,劝说道:“爹,您就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四姨娘说得也在理,家贵离不开她。”

秦达祖今日被周姨娘的事情气得不轻,踢了她一脚后,心口已经隐隐发痛起来,嘴里念叨着,“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然后被秦惠平扶着去坐下。对于周姨娘,他真是失望透顶了,简直不想看她一眼。

杜氏本来是想要将这周姨娘打一顿,撵出府去发卖了,并想将她卖到穷乡僻壤又或者私窠子里让她受罪作为惩罚的,假意转脸去看向秦达祖问:“老爷,您看,该如何处置四姨娘?”

秦达祖想了想,虚弱道:“将四姨娘禁足在她住的那院子里头,跟前不许有人服侍。家贵那里也留两个人……”

周姨娘一听赶忙趴在地上哭着说:“谢老爷,谢老爷……”

这已经是最好的下场了,她没有因为她做下的阴毒的事情被赶出秦家,没有离开自己的儿子,她实在是颇觉庆幸。只要有儿子家贵,未必将来没有翻身的一天,等家贵大了,分了家,娶了媳妇儿,她终究能熬成婆。如今,只要活下去就行,尽管被禁足,又失去了秦达祖的宠爱,这些都没有打倒她。

“老爷,这么着好么?四姨娘做下的可是毒害秦家子嗣的事情,祖宗不容,天理不容啊!”杜氏反对道,“这样的女人就该撵出府去,难不成您还留恋她的姿色?老爷您看您这身体,这年纪,也该收收心了。”

“娘,您别胡说行不?四姨娘再可恨,可是家贵没有错,要真把四姨娘撵出去了,家贵有个好歹怎么办?”秦惠平摇摇头打断杜氏道。

杜氏还欲坚持自己的意见,却听外头有丫鬟隔着帘子大声禀告:“老爷,夫人,外头有新任苏州通判的詹大人携夫人来访,他们说他们要见周姨娘,还有老爷和夫人。”

“苏州通判詹大人?”秦达祖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咱们秦家和这位大人并不相识啊?”

秦惠平也有些狐疑,不知道怎么突然冒出这样个官带了夫人来访,不过人家是官,他们是民,没有不见的理。只是人家特意提到了周姨娘,难道这来人和周姨娘相识?

此刻周姨娘也觉得很奇怪,怎么突然有这样个官并家眷要见自己。所以她也是睁大了眼,不明所以。

“好了,将四姨娘扶起来收拾收拾,惠平,你陪着你娘,我亲自去迎这位詹大人并其夫人进来。”秦达祖不敢怠慢,遂起身吩咐道。

作者有话要说:jc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2-03 20:09:34

柚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3 22:03:28

感谢支持,么之!

(快捷键 ←)上一章:第183章 返回《大明情史》目录 下一章:第185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