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文/东方句芒
本章字数:4485 大明情史txt下载

作者有话要说:,稍后替换番外二

老头说:“总要比以前好文成帝那时候,俺们可活不下去。现在的皇上能文能武,传说他是个残暴斗狠的可俺们老百姓只管过日子。日子好,皇上就是好;日子不济,皇上名声再好,没用。皇上爱打仗,打赢南朝,总算消停了。于是搞些新的法子造福农人。有的法子不错,有的法子就不怎样。”

老婆婆瞪眼,“老冤家别胡说,小心杀头!”

我瞧了天寰一眼,他饶有兴致地问:“老人家的见识到底比我们年轻人深远。可皇上施新政于农,百官赞声一片,天下连年丰收,怎么还有不足的?”

老头道:“大兄弟,你做生意的?看你雪白斯文的模样,更像读书人。反正你没有种过田。皇上坐在金銮殿上,讨个老婆也是皇帝的女儿。他们有好心,但跟那群富贵人家出来的大臣商量着,不能替俺们想周全。打个比方说:统一了,全国都用一样大小的铜斗量。官府收租子倒是开心,可俺们呢?平白被铜斗量多收了几斗去。朝廷按一夫一妇算赋税,妇女多是不能下田的。男孩儿长到十七八,成了家就多个负担。还有就是五铢钱了自从有了五铢钱,钱里掺蜡的缺德事就没有少过”

我插嘴:“皇上已下令封掉蜡的产地了吗?没有蜡,如何造劣钱?”

“那肯定不够的。”天寰对我们说,“如今就要拿一些人开刀,才能彻底杜绝假钱流通。”

日头偏西,老人夫妇与我们聊得甚欢,我不得不咳嗽提醒道:“我们要赶路了。”

天寰这才站起来,他手下的鸡笼子竟已编好了。老婆婆合不拢嘴,“小娘子有福,嫁到这么个灵巧后生。俺从不会看错人,他一定会把生意越做越大。”

太一正指挥群儿戏战,这时候才依依不舍地道别。农家小儿围绕老夫妻送他,一个小孩儿还赠他几个彩色石子儿。

我们三人走了一段路,回头见鸡皮鹤发的老婆婆扶着老头儿,还在挥手。

天寰对太一说:“一个光在深宫的人,就是天下的井底之蛙。当皇帝,一定不要光信赖大臣们,要自己体贴民情。”

我羡慕地说:“老人家夫妻恩爱,儿孙满堂,这日子挺好。”

太一摇头,“家家说的和孩儿想的不同。一家的好日子,不比天下人的好日子。光是在农家舒服,不如我爹爹家家,也救不了众人疾苦。”

天寰拍了一下他的脖子,低头嗅着他身上的香味。太一痒痒,笑着躲到我的身后。

炊烟袅袅,田垄春光一片,生机盎然。

天寰对我说:“铜斗此时还不能废,以后可以换成陶制的。至于夫妇,只要按一户算,妇女可以不算徭役。我已经把成丁的年龄从十八变成二十一岁,以后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免赋税。至于假钱,不法官员的名单已有了。在新法典颁布前,必须严处。朕也不能顾及几个大将大臣的面子了。”

我点点头,握住他的手。太一捉到一朵蒲公英,鼓足腮帮子,吹散开来。

轻风自东方来,我和天寰拉着太一的手,向着太阳闪耀的地方前进。

第九章藏弓

大运河的开通,引得南北万物尽得意。我指点太一看江南景致,荞麦青青,两岸红豆。碧波春水,洗尽前代铅华。淮左名都,陌上有千万缕柳丝,剪却残阳,渐可藏鸦。

“这就是江南是家家的故乡吗?”太一与其说是在提问,不如说是在惊叹。

我回答:“是啊但我养在深宫,扬州对我来说也是陌生的。”

御驾南巡,本来该声势浩大,扬扬赫赫。天寰此次南巡,虽为了皇家体面,不能说一切从简,但以观察工程为主旨,事事都加以节制。随员除了少数在长安的大臣、精选的宦官宫女,其他多用阿宙的府员。行程到了扬州,便是最后一站。赵显骑着“啸寒枫”,在岸上迎候。

战功为这位庶民出身的汝阳郡王增加了更大的光环。许是岭南的日晒、云贵的瘴气的缘故,他反而比以前显得黑瘦了。他恭敬地给我们叩头。天寰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他一番,道:“朕在扬州只待五日,切勿扰民。扬州虽物产繁盛,朕一概不收。”

赵显尴尬地笑道:“浙西有寇,臣剿乱后才赶到扬州。臣大字不识几个,地方上文官的事,臣从来懒得管。臣只担心万岁在江南的安全,别的事儿没来得及过问。皇上选了春天到扬州,皇帝皇后还要在江南行亲耕礼、亲蚕礼,臣记个礼仪的名字就费力得要命。”

“你劳苦功高,朕何尝忘记?只是守江南,光是马上功夫实在不够”天寰说,“平身吧。”

赵显退到边上,“臣是皇上的马前卒。国事好比臣的家事,臣推不开。”

天寰细细一想,默默一笑。阿宙扫了赵显好几眼。

我对赵显亲切地微笑,让圆荷端给他喝新娘的梅子酒。他一饮而尽,“先生他没来吗?”

“没有。”上官先生对于大运河的兴趣,似乎只到洛阳为止。他推辞了随驾南巡。

到了行在,皇帝与皇太弟前往寺庙奉香、听禅师**。赵显又来求见我。

我叫他坐了,他不肯,半晌,才在我面前的地上坐了,卷起战袍道:“臣等着跟皇后说事儿。臣将军府有个从官,是守桂宫那会儿的兄弟。臣去浙西,留他在扬州办接驾的事,突然被抓了区。刑部说,他私铸钱币。按特旨,名单上的人一律要斩首。他有没有铸假钱,臣不敢说。不过这人是条好汉,以前跟着我出生入死的。能不能求皇后”

我已知道他有求于我。怪不得皇帝说不怕伤了几位大臣的面子他算是其中之一。

我看他眼里尽是疲惫,脸色萎靡。他维护兄弟,愿同生死,战时是长处,此时乃他的短处。

我想了想,此事颇为棘手。我就不正面回答,温言问:“赵显,你吃饭了吗?在江南找到合适的姑娘吗?此刻不是正式的宫里,不必对我称臣。”

赵显摇头,“还没有吃,不是惦记那兄弟吗?我打完南越国,压倒大理国,又跑出来浙西的强盗。哪里有空成婚去?本来,我这辈子就打定主意光棍一条,赤条条来,无牵挂去。皇后那事情你怎么说呢?”

我坦诚相告:“那名单,是各地查访来,刑部吏部一起核定,皇上批准的。你的手下,虽然在战场上是条好汉,但利用你在外打仗的时候,中饱私囊,毁坏币制,却很卑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只是后宫的主人,尚且常用法度约束宫人。皇上乃一国之君,更不能网开情面。我若为他求情,自己可怎么管束宫廷?赵显,我求不得。”

赵显憋闷良久,说:“皇后讲一句话也不行?”

我黯然摇头。

他又着急道:“我不由汝阳郡王的位子,能保住他的脑袋吗?皇后你帮帮忙。”

我又摇摇头,“对不起。”

赵显直视天空,忽然站起来,大声道:“他们哪里是整治我的人,分明是要整治老子!”

他个子大,这么一吼,琉璃器皿振动不已,几个宫女都吓得缩了脖子。

“皇后面前,不得失礼。”惠童向前跨了一步。

我摆了摆手。我还是坐着,静静地注视着他。他那样的男人,不过一时的脾气,火发了便好了。

我笑道:“赵显,莫忘了上官先生给你的话。”

赵显自觉失态,连忙又跪下了。我知道他的心思,并不怪他,只说:“你先回去吧。明日帝后行二礼,保驾之事,不可马虎。”

我等他走后,吩咐惠童:“赵显累坏了,取几道菜,并酒、人参,全赐给他。”

惠童点了点头,立即就去办。我想起赵显的言行,颇为担心。大将最忌讳骄横放肆。赵显现在虽说并不骄横,但比以前要放肆了,不是好征兆。

晚风卷帘,太一跑进来,给我一片桑叶。

“家家,这是蚕宝宝吃的呢。明天我陪着父皇去耕田,你就要喂蚕了吗?”

“是啊,我从来没有喂过蚕,太一也没有犁过地。爹爹就是为我俩才选烟花三月南巡的。太一,记着你是吴王。江南的人民,都看着你呢。”

太一的睫毛扑扇,脸色微红,“我刚才在后面,那赵显将军嗓门好大。”

“赵将军嗓门大,因为他在山里长大,因为他压不住火。这不好,可我能原谅他。你别跟爹爹提。小题大做,就不好了。”

太一点头。我拿过桑叶,放在手心,说:“咱们中国丝绸是最出名的。开了运河,南方的丝绸就能跟着米,大量运到北方。你爹心眼大,要重开天山丝绸之路,还要开泉州港运丝绸去远国呢。丝绸昂贵华丽,老百姓穿不起,家家小时候也穿不起你喜欢丝绸吗?”

太一笑了笑,“给别人,我喜欢;给自己,我不在乎。真好看的人,不打扮也好看。”

第二日,我早早地就来到了行在前面搭起的帷幕里。

江南官员士族的母妻,在外面立得密密麻麻。

罗夫人等在帷幕口,恭迎我入内。帷幕里,谢夫人指挥着十来个侍女。

雪白的蚕,在藤的架子上蠕动。下面有一大筐的桑叶,还带着新摘叶上的露水。

按照既定的仪式行香后,我取了一些桑叶,在砧板上切碎,而后放上藤架喂蚕就好了。

仪式只是仪式,但仪式总有目的。今天是要宣扬农本,鼓励丝织业,稳定江南人心。

我默默祝祷,眼光习惯性地溜过周围的面孔,好像有个人的脸色像蚕一样白。

我提醒自己要庄重,不要分心。放下香,我俯身到筐内选取桑叶。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一种细微的声响。声音难以名状,让我联想到暗夜里罂粟花瓣的凋落。

我已把手插到了桑叶中。忽然,我的五指被什么东西纠缠住了,凉滑湿润。它在动。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仿佛石头般,一动也不敢动。很久之前,我在掖庭有类似的记忆。

我脱口而出:“蛇。”原来,桑叶里藏着一条蛇。女人们一片尖叫。

我告诫自己别动,深吸一口气,我还活着。他方才没有咬死我,是我的幸运。现在我若再动,蛇一定攻击我。脑后,罗夫人呵斥道:“镇静。”

谢夫人在我面前,他双腿不断哆嗦,“皇后”

圆荷跪下,掐着自己的脸。

我闭上了眼睛,手指逐渐麻痹。这是蓄意的谋杀,定是一条不大的毒蛇。蛇在女人柔暖的肌肤上似乎感到舒坦。如绿绒般的桑叶逐渐移开,金环状的鳞片若隐若现。我恶心而难受,似有无数的蛆顺着我的咽喉爬行,让我汗毛倒竖。有人吓哭了。谢夫人瘫坐在地上。

我低声说了一句:“我还没有死。”

帐篷里丢根针都听得见,帷幕外的女人们还在春光丽日下窃窃私语。

蛇。我对于蛇,知道得不多。可我只能自己救自己。在西川游历时,听人说山上有蛇

我嗓音都变了,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罗夫人,守着帷幕。谢夫人,你令卫士们迅速去取些鲜竹子来。圆荷,你在皇后车驾里的药箱子,找找红瓶子的雄黄,把先生给我的白玉瓶子拿来,解毒的丸子,只有你知道”-- by:dad856|63094|17571291 -->

(快捷键 ←)上一章:第215章 返回《大明情史》目录 下一章:第217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