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三章 金圣叹讼师的人生感悟

文/小样有型
本章字数:4246 我们的1649txt下载

颜棠技术员没有搭理杨友行秘长,虽然她也很喜欢他那双黑色的眼睛,但是,她对偏瘦的男人无感。

她一边吃着美味的冰粉一边着最后的结局。

她见两名法警捧着一个金色的盒子出现在法庭上,那盒子里面装着认为有罪的黑牌和无罪的红牌。

这时,似乎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了,这里还包括在络直播上关心他们的汉唐集团的人。

颜棠技术员停了吃冰粉的小勺子,双手拄着腮,着主审法官黄宗羲用一把镀金钥匙慢慢打开了盒子。

主审法官黄宗羲把里面的票拿出来了,这是赛璐珞产品,目前在全世界范围里没有可能被假冒。

那些陪判团成员已经离开了这里,他们还得到了汉唐法院付给他们的误工费用,而且还有主审法官亲笔写的感谢证,感谢他们为了维护汉唐法律做出的努力――这次投票的结果是:

八张红票比三张黑票!

讼师金圣叹赢了!

颜棠技术员淡淡地笑了,谁赢不重要,但是她心里更希望常识能赢了,最好。

虽然能通过种种技术性手段赢了,这算是合法合理的计谋一种吧,都是她培养出来的学生,她也不能说什么,但是,还是让常识赢了好吧。

杨友行秘长叹了一口气,完了,老家伙今后更能挣到大钱了。

他的成功更不可能让他去码那篇连载文章的字了,他损失了一名优秀的写手!

这个时空,我们已经把盗版的和盗版的全干死了,一切都恢复常识状态了,但是遇到任性的作者,比如这个老家伙,这又是一个问题!

汉唐集团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是,只能尽量的恢复常识。

狼奶的作用不可小,鞑靼人和鞑虏人先后两批次地猛灌,不断用唤起人身上的恶来维持他们的统治――这一切,也许不能短时间消除!

他们能轻而易举把一个崇拜雍容华贵的龙的民族,竟然变成对狼的崇拜,邪恶的力量是无比强大。

但是,还来得及吧――

西门范院长也叹了口气,年轻的检察官输了,他最想把他当成自己的继承者了。

但是,他知道这是正确的结局,如果判他罪名成立,对方还有一次机会,他的讼师一定会申请最高法庭的复审。

刘原**官先前推出的复审让很多汉唐集团的人不满意,但是又不得不赞同。

复审的陪判团将从汉唐集团的人中挑选十一人!

李子强董事第一个就跳出来不满了,说:“我去!你让我们为明人鸡毛蒜皮的事情耽搁时间!我们分分钟钟是多少产出――”

刘原**官说:“我当然知道这些。但是,我实在挑不出不计较金钱,不怕报复,不被女色所**的人群了――而且相对来说,我们这群人有正直感,独立感,自由感,不怕任何邪恶的威逼,因为我们强大,因为我们见过太多,最聪明的明人在我们的眼里都是孩子一样的行为。

美妙的是,我们之间还有说不完的矛盾,这又让我们能够保持自我。

所以,本**官认为,我们有资格做最后的底线!不会让人突破它!!”

那个时候梅乐芝经理发言了,他已经尽量用短句子了,但是还是把李子强董事吓跑了,扯蛋呢,他的发言,不如自己的儿子笑呢。

当时,梅乐芝经理说:

“我以个人的名义表达我现在给予真实意愿上的同意,这个不以时间和条件的任何变化而转移!

我们的法律绝对不会以世界是不断在运动和发展变化的或是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弹性地改变,那样提出的原因相信所有人都明白是在为什么而做准备!

我们的法律只能是以增补的形式来完善而不是故意变换成用修订的语言表达方式,因为只有恶法才会用这个词语。

所以,我相信,我们才会是这个社会的底线。

所以,我同意刘原**官的建议,我个人,非常盼望能随机被选中当一次被故意错误翻译成陪审的陪判团!”

当时过了足有十分钟吧,陆续有人回言了,是的,我们可能当成底线,因为都是从底层来的嘛,呵呵呵。

四十多岁的人了,正确和错误,善良和邪恶都分不清,极为少见了。

最后,刘原**官独立提出的建议获得全体人员的通过,但是前提是,只能是关系到决定生命存在与否的案件,只对汉唐集团治下拥有公民身份证的人员才行。

比如这次对郑吉案的审判,如果提出上诉,很可能刘原**官就搬出来汉唐集团人的陪判团。

西门范院长很清楚,终审一定还是这个结果,法律就是法律,它永远是公民们的挡箭牌,它是不能用来严打的――

年轻的徐元文输在了过于严厉了,这次输掉,是好事情。

最后由主审法官黄宗羲给他量刑,很简单,商业受贿罪两年,非法倒/军火罪三年,两罪并罚,五年!

随后,在法警一声退庭中,所有的人都起立,着主审法官把自己的平衡翅法官帽子恭敬地放回到法官席上,然后谁也不理,走出了法庭。

那个证人鞑虏人瓜佳尔氏环儿已经被安保部门接管,两个秀美的女安保队员带走了她,现在她与汉唐法院无关了,她最后可能会被军事审判。

郑吉这时闭着眼睛,都不敢睁开了,他怕自己是在梦里,他是带着必死的心态来的,要给汉唐安保部出气的――只判了五年,天神啊,这是真的――真的!

观众陆陆续续离开了,郑吉已经被法警带走了,他将要在罪恶之城花莲城住上五年的监狱,他想想都要乐死了!

只要五年啊,一切就完事了。

大家都在往外走,法庭里只剩下金圣叹讼师和徐元文检察官在对视着,而他们的助手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文件。

徐元文检察官铁青着脸,冷冷地说:“你赢了,金大讼师你可真会蛊惑人心!”

金圣叹讼师着这个年轻,而且将来必能大有作为的检察官说:“徐检察官,你要知道,法律确实是打击犯罪分子的有力武器――但是,它也是保护公民的金刚罩,我刚才突然悟出来了,生活不应该这样简单,在这法律之上还要有些什么,宽容?悲悯?然而都不够贴切――”

“是,还要有大把的马票吧?我想,你为一般的公民会不会也这样力!”

“呵呵,马票是我挣的,合理合法――汉唐讼师法规定,我每年都要免费为普通平民打十件官司,一年完不成要累加到第二年的,到时候你就会到了,只要站在法庭上,只要汉唐法律允许,一粒芝麻的利益我都会为委托人抢!”

“哼哼,下次吧,只要犯了汉唐法律,哪怕一粒绿豆那么大的罪,我都要给他送进监狱!”

噢,金圣叹讼师知道自己白说了,他真年轻啊――汉唐集团啊,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

我当年比他还年轻气盛过!

时间是个神,它会改变一切的――

年轻的检察官们输掉了案子,但是他们快手快脚收拾好文件后,又气宇轩昂地大步走了。

本来是自己赢了,但是金圣叹讼师却嫉妒地着他们矫健的背影,他有了研究人心和人性的能力,但是却在慢慢老去――他凭此击败了年轻人,但是时间不在自己这里了。

呵呵,太贪婪了,又想精通人性,又想自己年轻。

他对自己的助手们说:“现在,热-赤大城哪里最好玩,吃得还好啊?”

“起点酒楼!有波斯舞娘!!”

“纵横酒楼!有西班牙舞娘!!”

金圣叹讼师宽容地笑了,说:“给你们一个举手表决的机会,去起点酒楼的,请举手。”

结果,去纵横的有三位,另两位不得不同意了。

“好吧,你们去好好放松一下吧,明天我放你们一天假!”

说完他掏出支票本,先签上了自己的名子,写上的时间,数字栏空着,他故意严肃地说:“不许超过十万马票,否则我以公民的身份起诉你们违约!”

“天神啊,可不敢跟金大讼师打官司!您不去吗?!”

“那里是你们的天堂,对我来说太吵了――去吧,好好玩一玩!”

他目送他年轻的助手们高兴地快快走了,没有人陪他慢慢行了。

他走出汉唐法院后,汉唐时报、福建时报以及热-赤有线广播电台的新闻记者都在等着他!

汉唐时报的记者抢先说:“金大讼师,徐文元检察官认为你很会利用人心,对此你怎么?”

金圣叹讼师摆摆手说:“对不起诸位,我今天太累了,明天到我的讼师楼吧,我接受你们的访问――”

记者也是一份工作,他们也想找到能出名的报道,特别是两个有些名气的人的对骂,他们才最喜欢,这个手法对自己来说,就太简单了。

金圣叹讼师就想一个人慢慢走一走。

他年轻时的所作所为一一在眼前回放着。

“居其邦,不窃议其大夫之得失,恶伤治也;非圣人而作,其破道,非天子而作,其破治,破道与治,是横议也”

呵呵,自己多年轻啊――大夫之得失,如何不能议之?寻常人作,如何不能作得?!

他走到了一处公用电话亭处,对那个在旁边杂货的老太太笑了笑,说:“我买一盒香烟,你可否多找我些铜钱?我要打几个电话――”

“可,客官!”

金圣叹讼师投下硬币,然后抓起电话摇了摇,接通了接线员,他听到了接线员好听的声音。

“你好,请要哪里?”

“请接一下习风金――”

“你好,这是私人电话,请您报上他的电话号码。”

“――64。”

“好的,正在为您接通。”

习风金正在为一个桥段头痛不已,卡文啊,女主太多了。

电话响了,这肯定不是什么读者打的,找到自己的家里来了。

他接了后,竟然是金圣叹讼师的!

“我是金圣叹――我打这个电话是想说,对不起,我先前不应该对你出言不惭,希望你能原谅我――”

噢,习风金有些迷茫,他问道:“老兄,你如何了?案子输了?!”

“没有,是赢了!”

习风金一想到他上百万马票的收入,气就不打一处来!

妈蛋的,这是来和我炫耀的!

“噢,我也有好消息,我的快要出版了,差不多也能有百万马票的收入吧――”

“好啊,你的让很多人了开心,好好写下去吧――”

挂了电话后,习风金直翻白眼,他这是怎么了?!

感谢白金盟主清风耗子、白金盟主mm老爹、阳光的秋秋08的支持。

最近身体不好,请大家原谅。手机用户请访问piaotia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四十二章 法律的作用 返回《我们的1649》目录 下一章:第八百四十四章 打沉他们的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