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第706章 无奈

文/宗辰
本章字数:7389 大明亲王txt下载

“到底怎么回事?”

刑部,刑部尚书闵珪大发雷霆,气的差点把个屋子都给一把火给烧了,能让这个老头发这么大的火,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为刑部尚书,朝廷大员,闵珪的涵养更非是常人能够比拟的,一般的事情,根本不会让他如此失态的。

之所以如此,是关押在刑部的那二百来号官员当中有二十多人全部死了。

死了二十多号官员啊,那可是十分之一了等于,并非是一两人,这事情,一旦传了出去,到时候,怎么收场?

不说这事情会给曾毅带去什么乱子,会不会打乱曾毅的什么布局,就是他这个刑部尚书的位置怕都是坐不住了。

“大人,这事,小的们也都不知道啊。”

下面跪着的,自然是一群负责看守犯官的刑部的狱卒和官差了,至于锦衣卫那边的人,是轮不到他这个刑部尚书来问的。

不过,可以想象,锦衣卫那边的人,也肯定不会好过去,出了这档子事,谁也逃不了。

虽然是已经定罪了的犯官,可,终究还没有定刑罚,现在死了这么多,这事情传出去,指不定怎么传呢,指不定,外面说刑部屈打成招等等也是不一定的。

总之,人死了,而且还是这么多,到时候,外面的传闻肯定是往极端方向去猜测的,那些暗中原本藏着的势力肯定是不会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的。

可偏偏,这档子事,闵珪还怨不得旁人,的确,曾毅年轻没处置这些个犯官想要留在年后处置,这是曾毅在拖延。

可,却不能因为曾毅不急着处置,出了这档子事就把责任推给曾毅啊。

人是关押在他刑部的,而且,也没关押多久,两三个月刚刚,这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难不成,他刑部就是吃干饭的?

要知道,这可是二百多号官员的处置啊,曾毅就算是在拖几个月,那也是正常的反应。

可偏偏,刑部这边却出了差错。

“让你们看着,却出了这么天大的差错,平日里,你们私下里拿了些不该拿的好处,真当本官不知道?”

闵珪气的额头青筋都暴了出来:“只不过,本官念着你们也都不容易,体恤你们,才当做没瞧见。”

“可你们这帮混账东西,怎么就不分轻重,这事情出了这天大的差错,是你们能逃的脱的吗?”

“为了那些个钱财,丢了自己的性命,值当吗?”

“现在,该说的,说出来,本官或还能保你们家人一命,若不然,你们家人也要跟着受牵连,至于你们自己,就别想了。”

闵珪说这话,并非是在糊弄这些个看押犯官的狱卒和官差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真要是追究起来,他这个刑部尚书是逃不了,可是,这些个直接负责看管犯官的狱卒和官差也逃不了。

到时候,指不定他们也是要被株连的。

除非就是他们其中到底是谁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现在说出来,最起码,闵珪先把他自身从这案子里摘出来,然后,追根溯源,把这事情查下去,但是,有一点,这做了不该做事情的人,是绝对没命的,但是,可以不追究他的家人,这就是闵珪的承诺。

“老爷,锦衣卫那边左监察官来了。”

闵珪在刑部的亲信跑了进来,在闵珪耳边小声开口。

不过,却是被闵珪大声给说了出来:“司徒监察来了?”

说完这话,闵珪瞪着跪在地上一片的狱卒和官差,冷声道:“你们自己个好好想想,咱们刑部的手段你们也都该心里清楚的,真若是不愿开口,自然也有法查出个究竟来,且,锦衣卫的手段,你们也该知道的。”

“虽说如今锦衣卫不复从前,没了那些个折磨人的手段,可,终究还是有懂这些的。”

“若是把你们交到他们的手中,你们自己心里该清楚是什么结果。”

说完这话,闵珪却是不理会下面哭喊求饶的声音大步离开了,他又不是初入官场的新嫩,根本就不会被这求饶哭喊所动容的。

刑部尚书,这个位置可是闵珪一步步爬上来的,可以说,闵珪自从为官开始,就是自刑名一道开始的,

直到今日的刑部尚书,闵珪也是从下面一步步爬上来的,什么样的案子闵珪没见过,多少的哭喊悲情闵珪没见过?

不说闵珪已经没什么同情之心了,最起码,闵珪能够把握自己的本心,在审问案子的时候,闵珪大多数时候能够做到真正的无情。

更何况,这次的案子,可是把他闵珪自身也都给牵扯了进去,这案子,若是他闵珪一时心软,查不下去了,那,最后倒霉的可就该是他闵珪自己了。

所以,这件事情,闵珪的绝对不会心软的,肯定是要查下去的,哪怕是用酷刑,也要查下去的。

“司徒大人。”

隔着老远,闵珪就冲着司徒威开始拱手了,他这得到消息已经不短时间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法向曾毅交代,所以才一直没去见曾毅。

而且,之所以没去见曾毅,也没派人传信,这其中的原因,是这次看守犯官的守卫当中也有锦衣卫的人。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根本不用他闵珪多说什么,锦衣卫那边肯定已经把消息告诉曾毅了。

“闵尚书。”

司徒威脸色阴沉,冲着闵珪拱了拱手,脸色能好才算怪了,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就算是曾毅不说什么,不责罚他司徒威什么,可他司徒威也觉得被打脸了。

这事情,可是他锦衣卫也搀和了啊,这等于是在他锦衣卫的眼皮子底下动手,可偏偏,他锦衣卫还什么都没发现。

直到现在,锦衣卫连丝毫的线索都还没发现,这对锦衣卫,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司徒威大人里面说话。”

闵珪让着司徒威,去了后堂,上了茶,分主宾落座。

只是,这茶虽然不错,可两人都没心情品尝,怕是现在外面红日刚照,两人也会觉得阴云密布的。

这一道坎,不好过啊,哪怕就算是找到了线索,可追查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换一句话说,就算是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对方还没来得进行下一步攻击的时候,他们查到了对方身上,可是,死了的人终究是死了,这一点,锦衣卫和刑部,都是逃不掉的。

哪怕是找到了真凶,且,处置了对方,也免不了下口舌的,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件事对曾毅威信的打击。

这次出了这档子事,下次,指不定旁人怎么暗地里给曾毅玩阴谋算计呢。

“这事,刚才本官已经去见过曾大人了。”

司徒威沉吟了一会,方才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却是觉得心中有一口浑浊气体憋着,出不来,憋的厉害。

“曾大人怎么说?”

闵珪脸色颇为难堪,心里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曾大人的意思,这事,暂且当做没发生过,秘密调查,能拖一时是一时。”

司徒威说出的这话,让闵珪叹了口气,也算是缓了一缓,曾毅那边既然这么说,那就是没准备把他当成是弃子,这就好。

要知道,朝廷上的派系当中,哪怕是一个派系的,可,当真出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没法收场的时候,也是要有弃子出现的,甚至,这个弃子是朝廷六部尚书当中的一位,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是有可能,没人愿意当弃子,一旦成了弃子,就意味着,必须要背上一个污点,日后就算是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可也有污点在身,而且,这机会,谁也说不准。

而如同闵珪这年纪,他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少年,一旦成了弃子,所有的事情肯定都是要他背上的,怕是根本就没在卷土重来的机会了。

至于所谓的牺牲精神之类的,若非是无可奈何,没人愿意这般牺牲成为弃子的。

“恩。”

闵珪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司徒威道:“刑部这边,老夫已经开始审问了,只是,一时间却是还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知锦衣卫那边,可否查到了什么线索?”

这事情,若是牵扯到了别的衙门,出了这么天大的事情,闵珪这个刑部尚书肯定是要一起审问的,可,偏偏对方是锦衣卫,这个特殊的衙门,闵珪这个刑部尚书也不敢擅自审问的。

若不然,真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或被人有意污蔑,传到了皇帝耳朵里,这可就糟糕了,更何苦,锦衣卫可以说是曾毅的嫡系了,这事情,也不用他这个刑部尚书操心。

“暂无。”

司徒威摇了摇头,神情凝重,这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了,对方既然能够成功,那就肯定是防着他们锦衣卫的。

而且,对方既然敢这么做,怕是就根本不担心锦衣卫和刑部的调查的,肯定会做的小心翼翼的。

若不然,真是漏洞百出,随时能够被追查到根底的话,对方也不会做这种作死的事情,这真要是被查到了,那,怕是真要诛九族了。

这案子,到最后,怕是要不了了之,能查到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并非是一点线索都差不到。

但是,根据司徒威的经验,这案子,怕是最多是查出一两条线索,然后,这线索中断,彻底的断绝了往下查的可能性。

因为任何事情,不可能没有线索,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干脆留下一个线索,也可以称之为中枢,然后,在最后在把这个中枢给毁掉了。

只要这个中枢没了,被毁了,还怎么往下查,那就是看运气了吧?

很显然,这一点,闵珪其实心里也是清楚的,他掌管刑名这么多年,这样案子可是见的不少的。

当然,这样的案子,可以破,也破不了,完全就看皇帝的意思了。

查下去,肯定是线索中断,但是,线索是没了,但是,能猜测,而且,这种事情,其实也能大概猜出来。

若是碰到杀气足的皇帝,不需要证据,只要猜测就成,宁可枉杀绝不错过,随意找个借口就是了。

可问题是,这事情,牵扯到了曾毅,牵扯到了军备革新,所以,这事情,不能有污点,也不能这么来。

也正因为此,闵珪才会头疼的。

“咱们继续查。”

司徒威叹了口气,道:“但有一点,以往怎样,今后还怎样,切不可露出什么不同来,还有就是那些个狱卒之类的,先看好了他们。”

“本官来之前,曾大人有言,这事,咱们查咱们的,他也会在想法子的。”

闵珪双眼一亮,连连点头:“如此甚好,有曾大人亲自出面,想来,这事情,也就不会牵扯太大了。”

这话里,足以看出闵珪内心对曾毅能力的认同和新任,这也不怪别的,主要是曾毅给人留下的印象,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各种不可能的事情在曾毅手里全都变成了可能。

“希望如此吧。”

司徒威叹了口气,的确,他心里也有那么一丝的希望,只要是自家大人出面的事情,几乎没有解决不了的。

可,问题是,那终究是自家大人出面解决的问题,而他司徒威自己,却也终究是把曾毅交代的事情给办砸了。

而曾毅出面,等于是在给司徒威收拾烂摊子。

原本,他司徒威是要替曾毅分忧的,可结果,却成了曾毅反过来替他收拾烂摊子,这让司徒威情何以堪?

这让司徒威自己内心都觉得越发的对不住曾毅对他的信任了。

而闵珪,在说了刚才那话之后,却也是不由得尴尬的苦笑了几声,这次,原本是替曾毅办事的,可,现在可好,把事情办砸了,打乱了曾毅的计划不说,还要曾毅反过来收拾烂摊子。

而且,这事情还不算是什么难办的事情,看人,竟然还能看出了乱子,这可真是够丢人了。

可以说,这次之后,他见了曾毅,更要尊崇一步了,不为别的,事情办砸了,而且,还是这等大事,只能是自己个往后缩一缩了。

(快捷键 ←)上一章:705.第705章 无奈 返回《大明亲王》目录 下一章:707.第707章 反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