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四章 团圆

文/如涵
本章字数:5490 我曾经爱你如生命txt下载

ps:舍不得写大结局,但必须说一声,大结局了。7月31日,一个特别的日子。这本书结局了,新的书也将开始,期待你们继续做涵涵的读者。爱你们!

得知如涵和妈妈、阿姨在逛街,逸雪说过会儿来接她们。经历过这么多,他无时无刻不担心如涵的安全。

逸雪很快赶到商店门口,载如涵三人回沈家别墅,刘玉华和阿姨先下车,只有如涵和逸雪在车上。逸雪的手机响起。如涵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只是看逸雪接听电话时脸上的神情和说话的谨慎语气,就没由来的涌起了紧张。

逸雪通完电话,收起手机,对如涵温柔的说道,“涵涵,哥哥要去公司一趟,你先回家,好不好?”

“逸雪哥,你告诉我,刚刚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如涵根本没理会逸雪说的话,她心里那种不安,随着逸雪倍加温柔的语气,越来越浓重。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最灵敏的,因为这个电话,如涵嗅出了不安。

逸雪的手,轻轻的落在如涵的头发上,动作轻柔的揉了揉,“涵涵,是监管会来人了,我要去配合调查。”

终于,那让她这几日始终惶惶不安的人,终于找上门了,如涵的手紧攥着,指尖几乎划破手心的嫩肉,也觉察不出疼痛。

她咬着唇瓣,脸上的神情是恐惧和凄然交织。

逸雪看着如涵的样子,难忍心疼,手从她的头上落在肩头,按了按,“涵涵,你乖乖听话,回家去等着哥哥,哥哥去协助调查后,就能回来,嗯?”

似乎过了好久,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一直这么僵凝着,直到如涵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逸雪哥,我要陪你一起去,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有事的时候,我怎么能不在?”

“涵涵!”逸雪并不想让涵涵目睹他被带走的画面,那对她来说,似乎是太残忍了。

“我没关系的,逸雪哥,我不怕,我一定要陪你去,你不可以避开我!”

“好……”逸雪无奈的深深叹息,招来一辆出租车,扶着如涵上了车,然后自己也跟着上了车,让司机开去辰氏集团。

监管会的人已经等在辰氏了,逸雪出现后,他们就直接要公事公办的请逸雪回去协助调查。

可以说,如涵早有心理准备,在郭嘉瑜说逸雪为了整垮她,把自己也搭进去那天,她心里就已经有了数,会有这一天。

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原来不管做了多少天的心理准备,都没有任何用处的。

让她怎么眼睁睁的看着逸雪被从她面前带走……

逸雪看着脸上布满泪水,使劲扯着他的手,舍不得他走的如涵,逸雪的心也犹如被刀割一样。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如涵,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涵涵,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逸雪哥什么?”

“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逸雪哥,我不要你走,不要你离开我,好不好啊……”

逸雪的眼睛也有些炙热、酸涩,他吻着如涵的额头,一下一下,仿佛任何事都不能打扰他们一样。

“涵涵,你答应过逸雪哥的,你会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再把亏欠你的这些日子补偿给你,好不好?你乖乖听话!”

终于,两个人紧握在一起的手,一点点的分开,直到彻底的分离开来……

如涵望着自己和逸雪分开的手,眼泪噼里啪啦地打在手上,再从手背上掉落地面。

逸雪渐渐的走远了,她甚至还没来得及问他一句,她要等多久,他才会回来?

一个星期后,逸雪出现在沈家别墅门口,当如涵打开门时,看到的是被一大捧百合掩映的笑颜。

他回来了!在如涵茶饭不思,殚心竭虑七天后,终于回来了!

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原来逸雪并没像郭嘉瑜说的那样做什么犯法的事儿,只不过玩了些手段。倒是郭嘉瑜已经被拘留了,等待她的,是法律的制裁。

赵刚是从犯,而且还犯有绑架罪,数罪并罚,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看到逸雪,她心心念念的未婚夫,如涵已顾不得那两个人怎样,只要他好,他平安归来,就是最大的幸福……

几个月后,又是圣诞季,如涵挽着逸雪的胳膊走出家门。

他们走在雪地上,好像踏在一块松软的白色地毯上,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街道、楼宇都笼罩了一层白茫茫的积雪,路旁落光叶子的树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整个城市已变成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

如涵素来爱雪,看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心情越发明朗。

想那年,她和赵刚在兴岭的山下玩雪,也是这般舒心、惬意。

可如今,他在监狱里,面容憔悴、神色黯然,再无往日风采。

不知是岁月蹉跎了人生,还是人生荼毒了岁月。两年的光阴,已物是人非……

12月31日,跨年夜。刘玉华、逸雪、如涵围坐在电视机旁,看跨年晚会,等待新年钟声敲响。

据说,一起跨年的人会一辈子在一起。

如涵始终相信,她和母亲、逸雪永远不会分开。

可每逢佳节倍思亲,她又开始想念父亲了。

若是父亲还在,看到她和逸雪订婚,一定会非常幸福、满足。

“逸雪哥,我以前不相信有天堂,可是我现在好希望有天堂,这样爸爸就可以在天堂上看着我们。”如涵眼里含着泪,带着颤音说道。

逸雪知道她又想父亲了,心里一酸,安慰道:“涵涵,我说过,无论叔叔在哪儿,他都希望你和阿姨过的好。而且他并没离开我们,他在我们每个人心里,不是吗?”

如涵扬头,眼泪也随之流下,“没错,爸爸没走,他在我心里,我们每年都一起跨年。”

杂志上,是如涵新发表的一首小诗,是她为父亲而作:

回忆来袭

离伤,在夜色里交织

涓涓的心语缓缓流淌

挽不住,也拾不起

我的世界一片静谧

只听得夜空中一声叹息

这人间与天堂的距离

让我再等不到父亲的归期

爸爸,自你离去

女儿没了你的消息

想你时,我只能捧着照片默默伫立

黑夜里,你可曾感应到女儿的梦呓

忘不了

你曾躬身让女儿当马骑

忘不了

离别时家门口眼里的忧郁

那个布娃娃我收藏在箱底

每次拿起它

都能感受到你的气息

我知道,

家里地板上还有你的足迹

老屋里还回荡着你的笑语

此刻,我闭上双眼

只想重温往日与你的欢聚

父爱深深,深几许

今生,我要摇转经筒

求一份缘分

让我们的父女情来世再继续

但愿,今夜的梦里

只有相聚,没有别离

我要伴着江风渔火

为你奏一支你最爱的曲

看过小诗,逸雪心头涌动着太多的心酸和感慨,沈峰走了,他更要照顾好如涵。

他微微一笑,宠溺地将她拥入怀中。

怀里这个小小的人儿,就是他的全世界……

沈家别墅前,缤纷的礼花绽放出耀眼的色彩,亦如那个正月十五的夜晚。

监狱里,赵刚孤身而立,仰望着烟花点亮的夜空,心中默念:“宝宝,给我个机会,让我陪你看焰火。”

全书完om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43章 心软 返回《我曾经爱你如生命》目录 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