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现得本来显道真

文/误道者
本章字数:3608 大道争锋txt下载

慈殊等镜湖修道人在调和好内部诸事后,便就聚集起众人,越渡入虚空元海之中,向山海界杀奔而来。

这一刻,诸天万界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有一些人还隐有期待,他们听闻山海界至今仍是灵机充沛,毫无衰减之象,要是这回被这些外来修道人攻打下来,那么他们自己说不定也能趁乱入内,去抢占一处地界。

而若是侵略之人被击败,其原来所在地界灵机现在应该也未耗尽,那说不定他们也能趁虚而入,顺便捡个便宜。

山海界外,镜湖一行人已至,

因为上次山海斗法盛会,所以他们知道山海界外有禁阵守御,故早是准备好了法宝法器用以攻破阵法,只是令众人诧异的是,方才攻袭了两下,那看着坚固无比的大阵,就在众人面前轰然敞开了。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诱敌深入的诡计。

慈殊见众人惊疑不定,大笑一声,道:“诸位,山海界诸派的底细,我等来时皆是打听清楚了,我等来此本就为了进入山海界,既然这般容易就打开门户,不管是否有陷阱,莫非我等还怕他不成?

众人深以为然,就算里面真有什么布置又如何?当年镜湖攻入布须天时,众人身边不知携带了多少破阵毁界之物,他们手中现在还留存有不少,便是陷入重重阵禁围困之中,也一样有把握冲杀出来。

因为该准备的早是准备稳妥了,故又再是相互交流了几句后,一行人就纷纷往那缺口所在破入进去。

余寰诸天,青碧宫内,执殿长老彭辛壶正与长老关隆兆、凤览看着山海界所在,等待此战的结果。

关隆兆言道:“长老以为此战谁人能胜?”

彭长老缓缓道:“山海界道友主动放开门户让此辈入内,那便是有足够把握取胜,此战结果早已定下了。”

凤览笑道:“此次攻伐之人虽然功法高明,可上下人心不齐,还各有算计,山海各派恐怕这一次只是难得碰到对手,这才放了他们进去一战。”

关隆兆道:“这许多上真在一处,恐怕短时内还无法看到胜负。”

彭长老沉声道:“这些外来修道人留着终究是个祸患,若是这一次山海界同道未能将之肃清,那只能由我等代劳,将他们铲除干净了。”

演教总坛之内,高晟图正在观望舆图,演教近来扩张举动甚多,但也并不是所有地界都是顺利。

那些毫无灵机的地界也还罢了,可本来一些灵机微弱,无人看中的地界却是频频遭到外来修士侵袭。

而且除了修士,异类妖魔也是同样察觉到了危机,演教与之也是冲突甚多,可以说,从整个演教的势力范围来看,攻杀征伐几乎是一刻不停。

殿内有一名弟子走了过来,轻声言道:“掌教,有一位上真前来拜见,说是有要事与掌教相商。”说着,他又加了一句,“这位上真拿了青碧宫的引荐书信。”

高晟图本不欲见,听到这句话,想了一想,道:“请他到正殿。”青碧宫毕竟是元尊门下,与演教也有打交道的地方,他也必须要给些情面。

他放下手中之事,来至正殿之上,不多时,一名貌相俊美的道人走了进来,打一个稽首,道:“高掌教,贫道余寰诸天修道人冉关悦,在此有礼了。”

高晟图还过礼后,便问道:“道友来此,不知有何指教?”

冉关悦语声诚恳道:“今日此来,是希望贵派能够合闭界门,断绝诸天万界往来穿渡之路。”

高晟图略觉意外,道:“这是为何?道友可否说下情由?”

冉关悦正声道:“高掌教,现下诸天万界乱流纷起,虽这是灵机渐衰的缘故,可也是因为有贵教界门能够穿渡诸界之故,要是贵教能将此门合闭,那么就算诸派有此想法,也无法付诸实行了。”..

高晟图看着他道:“道友是在为何人说话?”

冉关悦正色道:“自然是为诸天万界亿万同道说话!”

高晟图稍作沉吟,道:“道友,界门一事事关重大,况且灵机衰弱的大势之下,便是合闭界门,也不可能阻碍诸天同道互相攻杀。”

冉关悦点头道:“高掌教说的难处,我也是知晓的,可贵教若下决心,仍不难挽回此事,”说到这里,他又言语诚恳道:“若能将演教功法拿了出来,给予诸天万界修士观摩,则必可解救世人!“

高晟图为之愕然,这般理所当然要一家教派将自家功法交了出来,这人究竟是如何想的?莫非失了神智?

他试着与之又攀谈了几句后,基本可以确定,其人态度并不作伪,而似是内心深处当真如此想的。

他暗暗摇头,为诸天修道人操心劳累,无偿付出,这却也太过高看他了。而且演教功法就算拿了出去,若是修炼之人皆是认同演教,那还罢了,可如此轻易得法,谁人又会把演教放在心上?要知现在可不是以往道法断绝之时了。

在明白其人只是一个妄人后,他忽然失了说话兴趣,语声平淡道:“道友之言,的确有几分道理,只是演教之事,也非我一人能匆忙决定的,过后我自会慎重考虑。”

冉关悦站了起来,大声道:“现在诸天万界都是陷入危难之中,正该有演教这等大教站了出来维持正理道义,而非推诿,我会在外等着高掌教的答复。”

高晟图听得心下皱眉不已,待将其送走后,他沉思片刻,唤来一名心腹弟子,道:“去查一下,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是如何与青碧宫搭上的。”

那弟子只是去了数日,便就将打探来的消息传了回来。

冉关悦修道经历倒是十分清楚,宗派以众人之用奉其一人,自踏上修道路那一刻起,就从未出过宗门,恐怕是资质过人的缘故,才修成眼前这般功果,但是此人从无历练,更与同道少有往来,

至于那引荐书,却是其人用善功换来的,只是以往还从来没人做过此事。

高晟图隐隐觉得此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他可不想在演教扩张之时有这么一个人给自己添乱,于是关照道:“传命袁长老,设法盯紧此人,看清楚他一举一动。”

布须天内,张衍本在推演道法,可他先是收得了恒悟传意,而后又有盈空传言,两人所言之事,其实乃是一桩,都是为了潜伏在他们之中的造化之灵借托之身。

紫衣道人若真能做出什么举动,那就不必自己先暴露出来了,大可趁这机会走脱了去,无非是想挑动诸人相互怀疑,这等套路十分粗糙,丝毫不值得去理会。

倒是盈空愿意将自身道法展示于他知晓,设法分辨那造化之灵借托之身的请求,却是有几分价值。

盈空的理由是在即将遭遇大敌之前,自己这边需先化解内部不稳,所以必须先将造化之灵借托之身查了出来。

张衍思考了一下,他之前不去理会此事,是因为眼下也的确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将造化之灵分辨出来,除非他起力压迫众人,可这不见得定能如愿。

他本来准备待自己道法上来之后再慢慢处置此事,不过既然盈空愿意主动出力,那他也不会拒绝,就算最后没能找了那造化之灵借托之身出来,也没有什么太大妨碍。

于是心神一动,霎时转入莫名,过得片刻。

盈空神意也是到来,一个稽首,道:“见过道友了。”

张衍还得一礼,道:“道友可曾考虑清楚了?”

盈空很是平静道:“造化之灵借托之身必须除去,此间之人,皆是不足以取信,比较起来,也唯有道友可以信任些许了。”

张衍笑了一笑,道:“只是道友需知,造化之灵道法尚在我等之上,到底有何变化我亦未知,所以我等若用道友之法,很可能最后并不能如愿将之找寻了出来。”

盈空道:“我知晓这些,不过这总归胜过什么都不做,有造化之灵在我辈之中,委实变数太多,若其正身到来之后,我等却因内中隐患而败,岂非冤枉,那时我便留着这一身道法,又有何用?”

张衍道:“道友决心定下便好。”

盈空道:“我既选好此路,自不会后悔。”

他这时语气忽然郑重了几分,道:“玄元道友,届时若是查证,我便是那造化之灵借托,也请道友不要留手。”

他认为若自己真是借托之身,那就已经不是自己了,造化之灵一旦得势,他就将永绝自身了,若真是这样,除非击败造化之灵,那么他还可以再得现出。

张衍微微颌首。

盈空不再迟疑,当即心意一转,却是将自身道法全无遮掩的展现出了来。

张衍看了过去,霎时之间,无数玄妙法门就进入心神之中,这一刻,他自身似是在一步步修炼着这门道法。

他明白,这只是因为他之前并不明了此法,所以无法一下接纳过来,所以只能由浅入深,直至最后,才能看清楚高深之处的变化。

这称得上每一名大德的深藏之秘,不用说他道法修为远远高过其人,就算有所不如,待观望过这一遍后,盈空所有神通道术,在他面前就再无任何玄妙可言。

…………

…………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三章 为辨真灵任观法 返回《大道争锋》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五章 荡动天潮平机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