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节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文/一剑落英
本章字数:6208 大宋桃花使txt下载

宝珠喜道:“我当然愿意去了,京城双姝名冠天下,她们两个如此盛名,好久之前就想着如果有一天能看到她们弹琴唱牌,那该多好,也不知她们两个到底生的有多美,让全天下男子都为她们倾倒。”

方进石呵呵一笑:“盛名之下,也许其实难符呢,其实你跟她们差的,一是你不在京城汴梁,二没遇到特别有钱有权的贵人捧你,否则你的名气肯定不在她们之下。”

宝珠道:“我哪里比的了她们两个,论长相论才气差的远了,除非我早几年就遇到你,有你捧我,最多也是可能不会和她们的名气差的太远。”

方进石道:“早几年我也没能力捧你呢,而且你最后出来的身价一定不比她们的低,哎……,不说这个了,再说李宝就该不高兴了。”

一直说不上话的李宝赶紧道:“怎么会呢。”他又转向宝珠道,“你想去的话一切听方公子的安排,他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我明天告假给你们赶车去。”

方进石取笑道:“看来你还是不放心把如花似玉的宝珠交给我带走。”

李宝急辩:“那我就不去了。”宝珠听了也是莞尔一笑,方进石拍拍李宝的肩膀:“我把宝珠带走一天,你要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那宝珠应该多伤心呢,明天你们俩都去,万一有什么变故,李宝也可以做个策应。”

李宝二人应允下来,方进石起身告辞,到了门口又对宝珠说:“我明天一早过来接你们,既然是充当门面,我明天带衣服过来,你和别人穿成一样的。”

宝珠问:“要不要好好的打扮一下?”

方进石哈哈一笑:“那就随你了,明天我带你们去听崔念奴弹唱,再过几天让你们去听一下另外一个名姝的。”

宝珠道:“李师师?”

方进石得意的道:“不错。”

宝珠道:“街上的人不是都在说,矾楼失火,她已经不幸罹难了么?”

方进石一呆,拍拍自已脑袋笑道:“是啊,我怎么给忘记了呢,今天风太大,吹牛吹的闪了我的舌头了,这个不算。”

宝珠和李宝都一起笑了,方进石告别他们,去赶了马车,向了绵线庄而来。

他到了绵线庄的会客房,施全夫妇都在,方进石和他们打过招呼,施全道:“我找人打听过了,这位王官人据称是个生意人,来历不明,上个月刚来汴梁,一直住在会宾楼,会宾楼最近经常有金国女真人出入,不知道与他有没有关系。”

方进石道:“即使他不是女真人,也必是金国那边的汉人,第一次我见他时,他也是和女真官员一起的。”

冯婉道:“这些夷蛮请你,会有什么好事?我看不去也罢。”

方进石道:“我倒是想去看看,不仅我想去,我还想带着家里的那个王姑娘前去。”

施全忧心道:“带上她去?怕有不妥吧。”

方进石自信的道:“也没什么不妥,我自有办法,大哥,你不是经常给我说,要我对家里的女人好一点,人家既然跟了咱们了,她有什么心愿也要想办法帮她完成,是这道理不是?她想去听听崔念奴弹琴唱曲,我自当要带着她去。”

施全给他说的哑口无言,欲言又止,冯婉在一边道:“兄弟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的办法,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方进石道:“大哥怕我年轻考虑不周,关心我,也是理所应当,嫂子可别这么说大哥,我看你们俩个明天和我一起去,这姓王的说是百馐宴,好酒好菜必是少不了的,有人诚心请吃喝,为何不去!”

施全问:“这合适么?”

方进石道:“当然合适,你们去也给我壮壮胆,我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也提醒我一下。”

施全看看冯婉然后道:“那好吧。”

此事说定,方进石告别施全,走到前面柜面,去精心挑了三套女子穿的交领襦裙,这三套衣服分了红黄青三色,样式一样,他拿了赶了马车回去。

他走到家门口,就看到宋钱坐在门口的石狮子下面,方进石赶紧跳下马车问:“宋五哥,你怎么来了?”

宋钱憨憨的笑了笑道:“来看看你。”

方进石赶紧把他往家里让,宋钱道:“不了,说几句话就走。”

方进石道:“五哥有事请讲。”

宋钱道:“上次你送给我的那个木车宝塔,我反复装了拆,拆了装,总算是琢磨透了。”

方进石问道:“那又怎么样?”

宋钱道:“打制这木车宝塔者,当世奇才也,昨夜想了一夜,打制的这个高人做这个物件是用来干嘛的。”

方进石道:“五哥想明白了没有?也许这个人平时无聊,就做个东西展示一下自已的手艺,聊以自娱而已。”

宋钱摇摇头道:“我隐隐觉得,这人想做一个用于战场的大杀重器,这木车宝塔不过是他构想的一个雏形模子而已,若是万一给此人成功,难以相像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恐怖的杀人机器。”

方进石不自禁的认真看了看宋钱,谨慎的问了句:“当真?这木车宝塔我也看过,实在想不出能到战场上做些什么。”

宋钱摇了摇头:“难说的很,所以我今天一早赶过来,就想着好好问问你这木车宝塔的来历,最好能带我见一见打制这物件的高手,这物到底能做什么,其中关窍也许和这打制者一聊,就知道了,否则当真是让人抓耳挠腮寝食难安。”

方进石知道宋钱是个技痴,搞不明白的问题必然很难受,不过这木车宝塔是从那个鲁枭手中得到了,至于那个鲁枭最后到底让秀王捉到了没有,他也不知,于是他只好对宋钱说道:“这打制之人到底现在在何方,我也不知。”

宋钱道:“那你如何得到这物件,详细说给我听听。”

方进石就挑紧要的如何如何从鲁枭的洞中找到这木车宝塔说了一遍,宋钱听完紧锁了眉头想了好大一会儿才道:“这人人品如何?是我大宋子民么?”

方进石道:“据我所知,这个鲁枭只怕人品真不太好,秀王说他是东京辽阳府人氏,不是宋人。”

宋钱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方公子,你以后若是再见到此人,最好能马上通知我一声,我极想见见此人,若是实在不巧我和这人难以见面,如今辽人已变为金人,怕只怕他为金人效力,若有机会,宁可将他杀死,也不能让他为金国人所用,万一以后宋金开战,杀他一人,可救我几万人的性命。”

方进石有点不信,问道:“这人有这么厉害?”

宋钱正色道:“你看我这个人当值多少钱?”

方进石道:“宋五哥心灵手巧,可制天下极厉害的神兵利器,要我是领兵打仗的大将军,让宋五哥换个几千几万人,我想我是不换的。”

宋钱道:“多谢你的夸奖了,有时几架制作精良的攻城车,可决定城中数十万人的性命,百年前的澶州之战,几架子母床弩射杀辽将萧达凛,换得宋辽百年无战事,我们这种能打制建造精良兵器的人,向来为敌国之痛恨,你说我们不过是个手艺匠人,也当真是,你说我们价值万金,我也敢当。”

方进石道:“我明白五哥的意思。”

宋钱又道:“我博学而太杂,多有不精,这人专心打制的这木车宝塔,多半只潜心一种,从这个来说,我不如他,前天之时,我的一个好友到我家里,来游说我到幽州去玩几天,隐隐暗示到了幽州介绍我认识一些金国的王爷,我给拒了,此人虽然是我好友,但我已经赶紧搬家去了别处,你知为何?”

方进石凛然道:“你怕背后请你之人,会对你和你家人不利。”

宋钱道:“虽然尚无迹象有人要对我不利,但我也不可不防啊,你到过我家里,可见我家里有河防,其实晚上还有别的机关消息,就是怕有些心怀不轨者打我家人的主意。”

方进石听到这里,动容道:“五哥可要我帮忙么,我给五哥找个安全的所在。”

宋钱道:“暂时不用,只是我说的话,希望你放在心上,像我和这位你所说的鲁枭这类人,对方宁可错杀冤杀,也不可便宜了敌方。”

方进石道:“五哥的话,我一定谨记于心。”

宋钱点点头,满意的道:“这样最好,你还要回淮东去么,你走之前我还想见见你。”

方进石忙回:“过几天就回,五哥和我见面,是你来找我呢,还是我去找你?”

宋钱道:“我已经搬家了,怕你也找不着,你要回去的前一天,就去开封城西的和记脚马大车店找姓郑的掌柜,他是我家亲戚,他会知会我的,我就来见你。”

方进石道:“我记下了。”

宋钱道:“那我就走了,你也别送。”说完他将身边的斗笠往头上一戴,说走就走,很快流入街上的人群中,方进石目送他远去,回过头来想想,那个木车宝塔说是一个战场上的军中大杀器的模型,实在是不太像,它即没有动力,也没有可攻击对方的地方,想来想去,只怕真是这宋钱日思夜想的,得了幻想症,看什么都认为和战场上的器械有关。

只是有一点方进石比较认可,战场上除了士气,谋略这些明着看到的东西以外,兵械器材也是一个很决定战争结果的要素,有了敌方没有的厉害家伙,至少心理上会有勇气的多,而能发明制造这些厉害家伙的人,也是极其重要的。

宋钱不仅是个技痴,而且很清楚自已的定位,他的话有些是方进石之前没有想过的,他心中想着宋钱这事,把马车停好,先到正房中去见李师师,但房里没有人,方进石有点惊慌,赶紧出来到了后面去问薛翎,大老远的就听到几声清脆的琴声,这琴声断断续续的很不连贯,像是一个初学不久的新手,方进石赶紧到了薛翎住的院子,进到屋来就见薛翎坐在一张琴前,李师师站在边上像是在教她,二女听到声音都抬起头来,李师师抢先笑言:“你回来了。”

方进石看她好好的,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走过来道:“你们在干什么?”

李师师道:“四姐在弹琴给我听呢。”明明是她在教薛翎,但她就是这么会说话,方进石向薛翎道:“什么时候你对这个有兴趣了?”

薛翎道:“我以前没弹给你听过么?”

方进石顿时想起来了,回道:“是啊,当初你为了接近我,给我弹过一曲错漏百出的《小雅》我差点忘记了。”

薛翎道:“就那个曲子,我都学了大半个月呢。”

方进石道:“你好好跟着王家妹妹学,如今家里有两个抚琴高手,你再学不好,就太说不过去了。”

薛翎向李师师道:“你大还是我大一些?”

李师师其实是比她大一些的,不过她马上回道:“你排在我前面,自然是姐姐了。”

薛翎道:“好吧,以后我叫你王妹妹。”

方进石见他出去一趟,家里两个女人的关系竟然好像处的很不错,就知道是李师师的功劳,她一但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来,人情世故可是比脑子比较一根筋走到底的薛翎滑的多了,方进石把手中提的衣服放在桌面上道:“你们中午吃过饭了么?”

李师师道:“薛四姐最会做菜了,今天她煮了六个精致的菜给我吃了,可好吃了。”

薛翎道:“哪里好吃了,也不精致,不过是些寻常的菜而已。”

方进石知道薛翎也算是比较会做饭了,她和乔凌儿都是在苦难孤独中长大,烧饭做活可是比梁翠容黄金绵要强的多了,当然比李师师这种从不进厨房的女人更强了。

李师师看着他放在桌面的包袱问:“你今天出去了一天,这带回的是什么?”

方进石道:“是给你们的衣服,这里面有三种颜色,你们各人挑一种颜色。”

李师师过来打开包袱,转头向薛翎道:“四姐先来挑吧。”

薛翎道:“谁先都一样,你先吧。”

李师师看看方进石,结果果然如方进石心中想的一样,她先取了那件上红下白裙的,因为她说过,之前她从不穿红衣,如今到了这里不一样了,自然想着红衣当先。

薛翎过来取了那件青色,她觉得黄颜色的太艳,就拿了相对不是主色调的淡青色,李师师看着方进石笑问:“要此时换了给你看么?”

方进石在凳上一躺,把脚高起放在桌沿上道:“快去,我可是等着看呢。”

薛翎拿了衣服走向内室,她在里面等了一会儿,想起李师师好像没跟进来,薛翎又悄悄静步走到内室门前,只见外面李师师站在方进石面前,轻轻的正把当前穿着对襟半臂襦裙褪去,把里面贴身的小衣故意整理了一下,才拿了桌面上的红色交领襦裙,慢慢套在身上,方进石全程微笑着和她对视,表情很是舒服的样子。

薛翎胸口一酸,觉得心头特别不是滋味,纵然她跟了方进石已有一段时间了,在他面前换衣也真没什么不能的,只是平时还是会避一避,总会觉得稍稍不好意思,要当着第三个女人的面和丈夫的面换衣服,她更是不愿意。

只是刚刚才来的李师师却全不在意,甚至刻意而为之,薛翎在李师师到来之前,从来没想过争宠这个词,因为黄金绵和梁翠容好像也不争,一切由着方进石去陪着谁,但是这个李师师却大大不一样了。

李师师本身名气已经够大了,再加上她的天生丽质冠绝天下,薛翎有些气馁,她索性衣服也不换了,坐靠在床上不出去,方进石在外面赞也赞过李师师了,还搂了她的腰间抱了抱,等了这么久薛翎还不出来,方进石就起身走到内室,见她不高兴靠在床边,就走过来问:“你怎么还不换衣服?”

薛翎气道:“你故意让我和她穿着一样的衣服,明知我长的丑,还……”她没说下去,这话她还小声的说,生怕外面李师师听到了。

方进石道:“你想的太多了,谁说过你丑了,让你们穿一样的衣服是明天要带你们出去,我另有用意,我们是一家人,你要是不听话,我可是生气了。”

薛翎看看他,起来去取了衣服,想想总是有点不甘心,就没再动,方进石走到她身边挨着她坐下来道:“这衣服你是不是没穿过这样的,不会穿是吧?我现在要把你脱光了,教你怎么穿这样的衣服。”说着动手去解她的衣服,薛翎本就特别吃他哄,赶紧跳起来道:“好好好,我自已会穿。”

方进石不再动她,薛翎本想推着他出去,后来咬着牙在他面前换了这青色交领襦裙,纵然是自已丈夫,她也稍稍觉得不好意思,方进石看她换好,拥着她的腰走了出来,李师师看她出来,上下打量了一遍赞道:“四姐真是好看。”

方进石坐下来道:“你们站到一起我看看。”李师师移动到薛翎旁边和她并肩站立,薛翎看方进石笑着看这边,鼓了勇气抬头挺胸站的直了,方进石上上下下看了两女,两人高矮相差无几,身段都比较好,心想若是黄金绵和梁翠容的话,和她们两个相比,一个太高一个太矮,那就不太好了。

李师师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们俩个好看么?你可满意?”

方进石一下子站直了腰身击掌一声道:“好看的很,我当然满意的很,若是没来的那两个也在,你们四个穿着一样的衣服站在我面前,我看上一天也看不够。”

李师师笑了道:“一妻三妾,个个貌美如花,方官人当真让天下间的男人都眼红羡慕的要死了。”

方进石得意的道:“那是自然。”

薛翎在旁边听李师师说话,顿时觉得为什么她那么会说话,自已好像笨嘴拙舌的那么不会讨方进石欢心,心中刚刚升起的那点自信,又感觉消失怠尽。

只听李师师在旁边又道:“既然你的那两个女人没有来,那多出来的那件黄衫,你留给谁呢?”

:。:

(快捷键 ←)上一章:第436节 邪毒 返回《大宋桃花使》目录 下一章:第438节 赴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