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雷劈午马

文/底虚
本章字数:5766 逆进化txt下载

有心李威,战斗自然打得血腥异常,一时间鲜血飞溅、嘶吼连连……苗朴自己倒是没有动手,最多也就是念力出手,帮一把陷入困境的战兵,剩下就是在那里观战。

在战场中观战,自然少不了有敌人冲上来试图打断苗朴这种明显装逼的行为,不过拥有更高档次的精神联网且可以享受金瓢虫带来的各种视角,这像天神一样的视野使得整个战队高效的可怕,战兵们明明各自都在战斗,但却可以阻隔绝大部分的敌人接近苗朴,偶有漏网,试图攻击苗朴也纯属是找死行为,飞扑起来时凶狠狰狞,等再次落水就铁定是一具尸体了,他们根本无法靠近苗朴,最近的也是隔着米许就在无力向前分毫而落水了。

那些黑皮的驯兽师也开始试图用手中的武器找苗朴的麻烦了,不过在亲眼目睹了苗朴的战斗力后就纷纷停止了他们愚蠢的攻击行为。与此同时,他们心中不免绝望渐生,这个对手太强大了,连衣角都碰不到对方,要如何战胜?

对于苗朴而言,渐渐已经有些烦了,他不是战争狂,对于战斗早就够够的了,他直接以精神攻击的方式在对方几人的脑子里传达了信息:“快点吧,使用你们最后的底牌,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否则也不会活到现在,做个了断吧。”

一众黑皮顿时一脸震骇,在面面相觑之后,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驾驭大水蛇扭头就跑。

苗朴也不去追,而是静待下文,他之前就决定要正面击破对方的所有伎俩,这样可以少很多麻烦,到时如果对方还是不识时务,那他就准备屠城了。

黑皮果然是有看家手段的,一种奇特的炸弹以类似炮弹的方式发射过来,爆炸开来是一团黑乎乎的能量,技术的核心其实就是放牧怪兽收集异能的空间通道,或者说界能的运用。

这是一种十分粗糙的运用,不过也正因为它的粗糙,所以带有严重的不可确定性,危害十足。

苗朴当初派遣藤蔓植物探索空间通道时已经见识过这类运用的利弊了,眼前这个更过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相当于狂暴状态、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能量团用来坑人到真的是很不错。威力没问题,能量爆发也算迅速,就算是他,被正面击中也不一定能躲得开,硬扛也不是不行,但消耗极大,多来两下,那是要铁定完蛋的。

这种武器唯一的问题是,发射端很不靠谱,动作太过明显,耗时也太长,弹丸轨迹可以被清晰的捕捉到,甚至即时破坏都完全可以做到……如果根本没有办法命中,那么威力再劲爆也没了意义。

黑皮的人似乎也清楚苗朴不好对付,特意多拿了几具发射器,几个人操作,攻击此起彼伏。

可他们还是低估了苗朴的实力,在躲了几枚之后,苗朴便开始尝试在其未爆发前将之收束,三次失败之后,第四次就成功了,至此黑皮的人也就不再做无用功了,他们不傻,他们很清楚苗朴的表现意味着什么。

苗朴本以为这回可以好好谈谈了,结果他失望了,因为黑皮们请来了强援。

看清来人,苗朴的眼睛瞬间一眯,给他的感觉,眼前这个从容踏水而来的男人大概比能人傀儡还要厉害几分。

这不是一个克隆人,也不是来自【守护者】一系的高端造物,他能感觉到对方那明显有有别于造物的灵魂。这应该是一个【荒神众】的成员,如果他没搞错的话,应该是十二生肖中的一个。

苗朴猜对了。来人是十二生肖中的午马马涛,知道他真名的不多,一般都称呼其午马。

午马也是趁着这次汐衰期的到来来的,可以说是跟苗朴前后脚。只不过苗朴一来就在泽地通往能量脉络的门户附近建立了据点,躲避了生命潮汐,而午马则是长驱直入,直接来拜访黑皮,前后近十个小时,该谈的事儿都已经谈完了,现在出手,则是为了进一步给不久前达成的交易降降价,毕竟黑皮请他出手,自然是要趁机要些好处的。

远远的看到苗朴,午马就有些后悔了。按理说现在苗朴的外在看起来挺低调的。反复凝炼后的源晶石沙粒,并不像当初的暗金之沙那样数量众多,也没有未凝炼完毕的那种璀璨光芒,贴在他身上,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晶石甲胄。

当然,如果是地表,晶石甲胄那绝对是比钻石甲胄更名贵、更有价值的高档货。可这里是神秘空间,而且是神秘空间的深处,在这里行走的,连个晶石甲胄级别的防具都穿不起那就太恶心了。

若论派头,苗朴手下的战兵都比他看起来更彪悍更有气势,以元能为基调的强殖装甲可不是过去那种藤编甲或木甲之类的朴素货,而是犹如《天堂永恒》这类重视美工的魔幻大作的人物甲胄般的防具,是华丽与实用的完美结合,堪称梦幻级的作品。

在这样的金装的衬托下,强化后的猿人每一个都有着悍将的威风和气场,举手投足间,都给人以铁马金戈沙场宿将的感觉。

综上,恢复真实形体,即便有甲胄帮衬,也缺乏英挺伟岸之姿的苗朴,自然不是很出众的。虽然说不上差,可也绝对没有所谓的boss范儿,除了座下的那头大水蛇下了些成本,完成了二次改造,其他是在也没个啥了。

不过,这只是普通人视角中的苗朴,午马可不是普通人。他是【渊守】,他有着非同寻常的野性直觉。他从看似普通的苗朴身上感受到了极端的危险。这种危险就像是会隐身的锐刺,猛的戳你一下,贼疼,但你认真留意时又仿佛只是错觉。

午马不是菜鸟,他能活到现在并取得不凡的成就,谨慎自是不缺,他很快留意到了苗朴的坐骑。这返祖迹象严重的大水蛇锋芒毕露,一看就不是好像与的,午马自忖,就是由他来对付,也不是三两下就能收拾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渊守】,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野性。

有野性和无野性,就跟狼跟狗的差别,狗再厉害,在主人名下也是温驯的,可狼不同,再弱的狼也有傲骨,难听点说就是野性难驯,喂不熟的白眼儿狼,它的天性是自由的,不喜****弄遥控,也很少为一口吃食摇尾乞怜。

征服有野性的生命,唯一办法就是你要比它更强大,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它才会有条件的遵从你的指令。

那么,让强横且野性十足的大水蛇甘为坐骑,这样的一个人有可能是弱鸡吗?既然可能性不大,危险直觉究竟是错觉和预警,哪个更靠谱一点就显而易见了。于是,眼前这个看似普通而且身形略显单薄的家伙,应该是个可怕的对手,甚至有可能是他活到现在所遇见过最强大的对手,反正强大如【尊】,都没有让他的危险直觉达到这种程度。

分析是如此,不过作为战士的风范午马还是有的,不战而退是一种耻辱,而且他也相信自己即便打不赢也有全身而退的能力,这是强者的自信。

午马主动发起了攻势,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不敢战之说,他是十二生肖中的马,一匹战马!

遇上强大到离谱的对手,午马也不敢有所保留,冲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始变身,兽化后的他非常像传说中的地府马面,外形十分霸气,不过细看就会发现,这模样并非是纯粹的筋肉增生,而有相当比例的能量塑造。简单的说,就是自身骨骼、肌肉、血脉经络、甚至是内脏,有了一定根本性的改变,但更多的,还是由能量组成的肢体延伸,这种延伸不是血肉胜似血肉,起到的作用更强,而不单纯只是样子货。

不过,这也是一种缺憾和一种不完美,一种受某种束缚而导致的弄虚作假。假不如真,更关键的是别指望假的能有什么让人期待的上升潜力。所以包括午马在内的十二生肖,近半年来虽然实力都有所提升,但都不是从根本上获得的提升,而是靠其他琐碎的补丁,比如更好的武器装备,更高的技能熟练度,更适合自己的战术,连招等等。

综上,十二生肖虽然比【守护者】的精英怪厉害,但以成长比例而言,却差的远,更别说跟苗朴比,而且他未来的实力期待值也很差。

苗朴现在就有这种感觉。随着他的精神达成s级,昔日记忆也找回了不少,比如他在汾城中暴走,与十二生肖中猴大战的始末,他就找回来了。那时的十二生肖何等高端,他玩了命都奈何不了人家。哪怕他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那段记忆,光是靠脑补猜测,都能对其心生忌惮,不敢轻易招惹,就怕对方较真。

可如今……

苗朴注视着向自己冲来的午马,连眼皮都没多眨一下,手一抬,一颗玻璃弹子样的物件便弹射了出去。

元能弹,不过并非是动用他自己的元能。苗朴之前就已经暗下决心,能不动用自身元能就不动用,现阶段他在全力以赴的修补先前急功近利而对身体造成的损伤。异能是好东西,但由于来源问题,危害太大,风险也高。他不后悔当初走这条路,但现在精神力大成,他完全可以选择将元能束之高阁,就像当初对待洪荒之力一样。

现在他使用的元能弹,里面的元能是由【器灵】在解析他的元能特性之后,按照配比,人工融合而成的复合能量,融合度比真正的元能逊色一些,富于变化方面更是差了一个大的层次,不过哪怕这样也是异能的顶级应用,威力十分恐怖。

苗朴弹射的元能弹明明速度不算快,午马却发现自己根本躲不开,这颗自发光的剔透珠子让他感到毛骨悚然,可却躲不开,于是他选择了硬撼破解,他不善于防御,更善于以攻代守,这就是他的风格。

午马瞬间挥出百多拳,那瞬间释放的密集且带着异能的拳影,让苗朴突然想到了年少时看的卡通片《圣斗士星矢》里面那个天马流星拳。

战斗中都可以回忆往事,可见苗朴的状态是多么放松。

有精神锁定导向而必中的元能弹被午马正面轰中,没有什么暗藏的变化,这珠子就像是普通的玻璃一样,在午马强大力道的拳击下化作齑粉。不过,未等拳影完全消失,午马就被崩得倒飞了出去。

一个人被火炮正面轰中会怎么样?现在的午马就很接近那个样子,身体在倒飞,在崩溃,摧枯拉朽,狂风中的沙人一样……在爆发的元能波动中,午马那由能量构成,尚未完全凝实的返祖肢体散碎的不成样子,就像陨石进入大气层摩擦销毁一样。残骸一样的午马最总像打水漂的薄石片儿一样在水面上翻着跟头一路弹跳着远了。

在场的黑皮手下们都看傻了,尽管他们知道造成这种结果的,不光是元能弹的爆发威力,还有午马出拳轰击的反作用力加成,可仍旧是太过超乎想象。毕竟那是十二生肖中攻击力排位靠前的午马,而且是在变身状态下的全力施为,谁能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有个人甚至不自觉的问:“这他娘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的确,苗朴的出现对这些人来说实在是太突兀了,他们也不是完全不关注外界的情况,毕竟衣锦还乡是几乎每个黑皮成员的第一愿望,他们在这里混的一般,但只要出去,回到外界,绝对都是人生赢家。财富、地位、名声,以及其他俗世之物,统统唾手可得。可他们从未听闻有这么一号人物,都快要强到没朋友,却又没有过往,仿佛是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可这根本不可能。

一合落败的午马好半天才重新立在水面上,他是【渊守】虽然受束缚且不完全,可洪荒之力带来的超强恢复力那可不是盖的。不过他必须承认,刚才的损失实在是大了点,以至于现在的恢复,消耗非常剧烈。洪荒之力严重入不敷出的结果非常可怕,很有可能在极端时间里将自己活活饿死,当初苗朴在阳谷森林外旷野大战黑暗泰坦军团,不就险些出了问题?

午马比当初的苗朴运气好,泽地是富饶的,到处充溢着对生命有大补益的水系和木系异能,生命潮汐又刚结束不久,可以说空气中到处都是极佳的滋补养分。午马疯狂的吞吐着,形成了若隐若现的能量漩涡,至于跟苗朴作战,他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假如不进行充足的养分补充,他怕自己下一刻就得饿死在冲锋的路上。

苗朴遥望着午马,直接在他脑海中开腔:“投降或者死,选!”

午马被吓了一跳,险些岔了气,他没想到苗朴隔这么远仍能进行精神对话,并且完全无视他精神的自我保护机制,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意味着对方如果有意发动精神攻击,他根本就没有抵抗的可能。

自觉醒之后,这是午马第一次输的如此惨,竟连对手一招都接不下来!若换成以前,打不过就干脆认输,光棍一条,也没什么好丢人的。可自加入【荒神众】以来,顺风顺水惯了,甚至可以说未尝一败,这性子也难免傲娇了不少,自恃成名的人物,哪肯轻易低头?

话说,在午马的认知里,自己算不上什么乱世枭雄也算得上是难得的一员猛将,如果自己一劝就降也未免显得太没骨头,就算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最起码也得稍微装一下,来几句场面话也好看些。

午马心里这么琢磨,可嘴上的话有些不到位,直接来了句:“大丈夫宁肯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这话倒是让苗朴愣了一下,貌似是真没想到,不过随即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看来我小看了你。好!求仁得仁,我就成全了你!”

说话间,苗朴的杀招已经发动。

单以视觉效果而言,苗朴这一击看起来也就那样,既不华丽也不壮观,唯独有一样儿,那就是震撼人心。那是一种类似自然伟力的震撼,很像当初雷霆草原的感觉,让人发自内心的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是生命面对严重超越自身所能承受力量时的本能感觉,你无法想象这攻击究竟有多犀利,但是这感觉一出,你就知道,这力量如果是针对你的,那绝对是十死无生直接秒杀的下场!

s级精神力与元能结合,阴阳五行齐聚,这样的攻击说是缩水版的天地之威并不过分。虽是缩水,但针对的是个人,因而更加凝聚,所以旁观者产生的那种感官,反而比大而化之情况下的天地之威感觉更强烈。

午马被苗朴的精神力锁定,根本躲都躲不开。这时就算他想求饶也来不及了,作为一个老鸟,他自然清楚现在最需要做的全力以赴接下苗朴这一击。可他根本接不住。

就像传说中修仙渡劫的天雷轰杀,苗朴这边发动,中途并不见明显的能量运动轨迹,而是直接在午马所在位置的上空,一道雷霆般的光芒轰然劈下。

嘎!

雷鸣爆音,不算很响,穿透力却极强,整个泽地都听的真真切切,白光耀目之极,在极短的一个瞬间里大家就像被闪光雷晃到了眼。就在这白色的光芒中,午马直接被劈成了焦尸,这焦尸的大小还不及他原本身量的一半儿,也就是说大半都变成了飞灰又或汽化,剩下的就是那一团儿浓缩的渣屑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774章 牛在天上 返回《逆进化》目录 下一章:第776章 舍身之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