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搜查

文/yag
本章字数:8414 武装者txt下载

安秉臣的背后传来一声叹息。

亚伊松开了玄的双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愕。

“他的意识之界内有一道深不见底的渊隙,那东西正在吞噬他的精神。”亚伊退后了几步,居然坐到了地上,刚才还轻盈欢快的她,现在居然流露出极度疲惫的神态。

“我的兄长亚伯当初为捕捉弗莱冈元老院特使在这个速烈人体内埋设了精神陷阱。如果没有陷阱残留碎片的被动阻碍,这道渊隙恐怕已经控制了他的整个神经系统。”

“是吗?真的有外来力量侵入玄的意识?”安秉臣闻言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想过,老奸巨猾的速烈奸商居然也有中招的时候:“能阻止或清除这种入侵吗?”

“很难至少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亚伊挣扎着站了起来,年轻的面容上一片死灰:“那东西能像病毒一样蔓延,比弗莱冈异能者的精神渗透更厉害”

玄是在试图窥探瓦奈博士对休眠舱检查结果时中的招,这就是说,这种可怕的精神入侵居然是通过舰上通讯信道传播的!

安秉臣突然打了个冷颤,随即大叫起来:“智库,立刻对自身系统完整性进行自检核查!现在!”

通讯频道里的寂静令人感到不安,刚才那些枪炮爆炸声和咆哮不知什么时候全都销声匿迹,直到何满桂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所有的搜查队失去追踪对象!那些怪物,它们都消失了!”

“系统数据库入口缓存区发现来历不明的冗余碎片全局数据传送速率下降,多处外沿设备失去响应”

智库的声音听起来依然是那样清晰冷静,但字里行间表达的意思却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立即关闭彗星号主控系统!切断与其他舰船的数据链通道!打开应急手动激活系统!”安秉臣几乎是在大喊。

如果智库都被渗透的话,整个武装者军团以及三十六艘星舰危在旦夕!

别看那六只杀手怪物现在被何满桂的搜剿队追得鸡飞狗跳,如果智库遭到攻击并瘫痪,如果所有星舰的主控系统落入敌手,情况很可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以彗星号为模版的主力星舰在设计时已经考虑过这种遭到软袭击的可能性,所以才有应急手动激活的设定。在开启应急手动激活系统后,飞船上的所有自动控制设施会立刻停止运作,直到有人能按照预先约定的一系列协议和密码重新手动激活飞船主控系统。

这套安全措施的目的纯粹是为了防御敌方软件层面的渗透攻击,以及在意外爆发的战斗中避免舰船落入敌手。

“警告,手动激活系统即将开启,现在开始倒计时,十,九,八”

智库的倒计时尚未数完,嗡的一声悠长绵延的巨响从远处传来,仿佛巨鲸在深海中的长吟。

整个监禁所大厅一阵颤栗,甲板椅不已,明亮的灯光也突然瞬间熄灭,舱壁上的独立应急灯自动亮起红光。

“智库?”安秉臣喊了一声。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这震动应该是主引擎关闭才有的动静。彗星号,彻底瘫痪了?”从通讯频道中传来了何满桂焦急的声音。

原本灯光明亮的监禁所大厅中,现在被一片模糊的暗红色光芒所笼罩。

一个竭力伏低的身影蹑手蹑脚贴着墙角,试图向出口摸过去。

一名眼尖的掷弹兵扭头发现了这个可疑的影子,手中掷弹筒一晃,嘭的一声轻响,爆出的一团纤维网铺天盖地罩过去,正好将那身影扣住。

两名步兵冲过去,动作利索地扯住了绳网线头。胡安拧亮了才从背囊中取出的手电筒,雪白的光柱照映下,可以清晰看到绳网中不住挣扎的海盗头子车兀尔那张充满愤恨的面容。

安秉臣看了一眼这位逃跑失败的囚徒,对两名步兵道:“你们押着他,如果他还想逃跑,直接开枪击毙。”

“所有单位注意,彗星号目前暂时失去动力,全舰已进入应急手动激活模式。请大家全部赶往舰桥指挥大厅区集合,不要分散单独行动,不要与沿途可能遭遇的袭击者缠斗!”

入侵者想要控制这艘星舰,但它们的动作比起安秉臣的警觉来似乎还是稍微慢了一点。

彗星号的瘫痪,意味着这艘星舰上的近千名船员和武士都被困在这座钢铁要塞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六只凶残嗜杀的不明怪兽,同样也被困在了舰上。

把所有人集中到视界开阔,地形平坦的舰桥指挥大厅合力抗敌,这是安秉臣当下所能做的最好布局安排。

“胡安,你带着玄,跟在队伍后面。”安秉臣说完,又看了一眼靠过来的白毛小强:“小强,你和断牙到前面探路,遇敌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攻击!”

把这两位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精锐主动撒出去,让那些试图隐藏在黑暗中伺机偷袭的怪物无法随心所欲行动,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证以安秉臣为首的主力部队的安全。

没有准备反击手段的撤退行动,等同于把战术空间和主动权全都拱手让给了对手,这种情况下敌人如果不追上来大杀一气那绝对是智商有问题。

最好的防御,永远是进攻。

“我们还远没有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闪烁的红光中,安秉臣扫视了一圈众人,沉稳的语调将信心重新带回到每个人心中:“虽然切断了智库数据链,但其它星舰肯定明白我们这里发生了紧急情况。此刻,塞巴多提正在舰桥大厅坐镇指挥,何满桂的搜查队也没有什么损失,而我们的敌人只有六个u才的战斗已经证明,它们并非刀枪不入!”

到现在为之,这些被杜昂亚人奉为神族的怪物仅杀死五名军团武士,袭伤十人,但至少有两只怪物也被己方火力击伤。如果不是它们还有隐形逃匿的异能神通,也许早就被何满桂的搜查队围剿干净了。

对于这些不明怪物的物理攻击,安秉臣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以这样的伤亡交换比继续战斗下去,武装者军团肯定能获得最终的胜利。他更担心的是,伴随着这些怪物同时出现的对智库的渗透攻击。人员的惨重伤亡,以及武器的损失,都远远比不上智库被敌人攻陷。

来历不明的渗透攻击不仅对智库系统有效,对于生命体似乎也同样有效,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能跨越有机体与无机体鸿沟的可怕侵袭。安秉臣无法想象,三十六艘失控的军团星舰漂浮在空无一物的荒凉星空中孤立无援,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武装者军团的近万名成员,除了绝望和死亡还能有别的选择吗?如果对方万一真的控制了智库,那么那些在近距离作战中近乎无敌的卡鲁,马上就会变成整个军团的噩梦。

为了将这种悲惨结局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他只能下令关闭彗星号主控系统,并切断旗舰与外部的所有数据链通道。

关好了大门,才可以尽情收拾闯入家中的恶兽。

经过三十分钟提心吊胆的返程之后,安秉臣终于看到了舰桥指挥大厅的拱门入口。

何满桂和瓦奈博士已经先一步抵达,两人站在塞巴多提的身边,共同迎接军团长的归来。

何满桂的头盔防护罩打开着,脸上带有显而易见的询问神色。

安秉臣知道他想问什么,只能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一路过来没有遇到任何怪物。”

“舰桥这边也没有受到任何袭击。”塞巴多提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通道,这位萨雷斯外王右翼内的爪子捏着一个像椒盐调味瓶的锥形金属体。那是萨雷斯人的传统制式武器,一种超低温喷溅兵器。被这种武器击中的目标,无论是有机物还是无机物,都会损失很大一块躯体组成部分。

“杜昂亚人最先发现了我们这边的异常情况,他们立即通知了其他飞船,现在整个舰队都停止了前进。亚伯的流星号冒险靠近到距离我们左舷一百公里的距离,出于安全考虑,亚伯希望军团长能借助坦顿人的传送术转移到流星号上继续指挥。”

安秉臣摇了摇头:“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待在这里,直到我的敌人被全部消灭为止。”

丢下部属让别人去冒险送死,自己躲在安全地点遥控指挥,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也不希望给所有军团军官做一个临阵退缩的坏榜样。身为这个团队的领头者,嘴上说得再多再天花乱坠,远远比不上一次实际行动的效果好。

从塞巴多提到何满桂,每个人都没有表露出惊讶,似乎早已预料到安秉臣的回答。

“那么,请军团长阁下发布命令吧!”塞巴多提从来不是个爱嚼舌头的家伙,要说杀伐决断的素质,他可是一点都不逊色于安秉臣。

安秉臣笑了笑:“我不走,但是我希望你先撤离,塞巴多提,你要转移到流星号上去。如果,我是说如果,这边万一有什么无法预测的意外,就请你代替我指挥整个军团舰队。”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我的夏尔库兄弟?”塞巴多提瞪大了一对金色瞳仁,略带怒意地瞪着安秉臣。“从你的故乡到这里,到今天,萨雷斯人什么时候抛弃过自己的朋友?”

“不,这不是抛弃,也不是临阵脱逃。”安秉臣摆了摆手:“必须有人在外面指挥协调整个舰队,唯有这样才能配合我们在彗星号上的搜剿行动。塞巴多提,我的萨雷斯兄弟,在整个军团中,再没有比你更适合为我守护后背的人选了。”

塞巴多提的能力、资历和威望,决定了他在整个武装者军团中确实是公认的,仅次于安秉臣第二号人物。这位萨雷斯外王与安秉臣的友谊,从同为速烈人的奴隶之时开始到现在,也早已是深厚无比。

“有你在外面坐镇指挥,我会更放心。”安秉臣放低了声音:“一定记住,未经我本人授权脱离彗星号的任何飞行载具,你都有权开火将其摧毁。”

“咕咕”塞巴多提不满地嘟囔了一下,算是勉强接受了安秉臣的安排。“我只带两个人走,其他人都留给你。说到无法预测的意外,如果发生在我身上,那么该让谁来接替军团指挥权?”

这种言之不祥的细节,很少有人会主动提起。但塞巴多提可不管这些,意外可能会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唯有完整稳固的制度,才能将整个团队面临的危险降到最低。

“如果你,卫星号舰长龚显可以接任军团指挥。”安秉臣稍加思索便给出了回答。他说得很大声,为的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听到自己的话。

“如果卫星号舰长也因故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呢?”塞巴多提又追问了一句。

“那么,就由亚伯与司康共同接管军团舰队的指挥权。”这次安秉臣回答得很快。原因很简单,军团中能够独当一面的将才实在不多,无论横着选竖着挑总归就只有那么几个。从最初离开地球时的贴身侍卫,到武装者军团的中高层军官,能够深得安秉臣信任的人不少,可并不是所有忠贞之士都有独担大梁的天赋和能力。

这种选择上的一丁点任性和失误,都有可能会给整个军团带来灭顶之灾。

目送塞巴多提与白毛小强同时消失在空气中,安秉臣望了一眼站在何满桂身边的瓦奈博士,挥动了一下右手。

几名掷弹兵立刻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茫然不知所措的博士,何昌发也举起了手中的电磁步枪。

“这是这算是怎么回事?”瓦奈博士惊讶地问。一名掷弹兵夺走了他手中的取样器,紧接着又把博士推攘到墙边。

安秉臣举起右手,指了一下胡安搀扶着的玄:“这个速烈人试图入侵你的研究室数据库窥探机密,结果,他现在变成了这样。而整天待在实验室里研究那六具休眠舱的你,看起来却一点事都没有。如果换你在我的位置,你会不会感到有些怀疑呢?”

瓦奈博士摊开自己的触须:“可是我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弗莱冈学者的话音里流露出一丝烦躁和愠怒,面对公开怀疑还能强忍不发作,瓦奈博士的涵养在同族中已经算是少有的极品。

“请原谅,瓦奈博士,很多事情的变化并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我必须充分考虑各种危险的可能性”安秉臣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手势,尼泽兰心语者亚伊立刻小心翼翼地向着瓦奈走过去。

片刻功夫后,年轻的尼泽兰女孩松开了瓦奈博士的两条触须,转头望着安秉臣。但这一次,她的脸上没有显露出惊恐和倦意。

“我没有找到吞噬渊隙存在的迹象,他的意识之界完全正常。”

“我对刚才的无礼行为深感抱歉,瓦奈博士,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安秉臣尴尬地表态,心中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洗清嫌疑的瓦奈博士冷哼一声:“算了,我也不想计较!但是,吞噬渊隙,那是什么东西?”

安秉臣描述了一遍亚伊在玄的意识之界中发现的秘密。

“如果无法弄清这种攻击的源头和模式,那我们就始终处在危险之中。我们的敌人不需要与我们交战就能侵蚀我们的精神,摧毁我们的星舰。”

瓦奈博士仔细听完后,从掷弹兵手中拿回了自己的取样器:“如果这种休眠舱中潜伏的生物如此犀利危险,为什么杜昂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灭族?”

“我猜它们的苏醒肯定有某种特殊的激活条件,所以简马星上的十二座先祖圣柜才能安稳保存至今。杜昂亚人告诉我,他们的祖先用俘获的敌人生祭被唤醒的丘普神族,而这些神族心满意足之后就会自行离开。”

“离开?怎么离开?离开杜昂亚人的行星地表聚居区,还是离开简马星?”瓦奈博士好奇地问。

“我不知道,那位苏荷首领似乎也不清楚,他也是从杜昂亚人的圣典中听说的。最后一次唤醒祭典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当时参与祭礼的杜昂亚人没有谁能活到现在。”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究竟是一种病毒引发的瘟疫还是某种异能的侵袭?我的取样器里有这些怪物的*细胞样本,但没有智库和卡鲁的帮助,我无法解析这些样本。我是一位科学家,没有工具就无法进行研究!”瓦奈博士升高的音调表明,他的心情又渐渐陷入烦躁。

“我会让小强送你去流星号,在那里你可以获得需要的所有资源。”安秉臣望着瓦奈身边的泰亚博士和贝宾博士,以及他们身后的一群船员和数据分析员,这些人都是被何满桂从研究室里护送到这里来的。“其他技术人员也要撤到流星号上去,但你们临走前必须通过心语者的检查。”

“至于剩下的人,我们要把整艘飞船仔细再搜查一遍。”安秉臣看着跃跃欲试的何满桂与瑟埃乌,大声宣布:“一旦发现那种怪物,立刻开火消灭它们。只要能干掉其中一只,我们就能帮助瓦奈博士获得深入研究所需的更多样本。”

三个小时后,在彗星号全舰范围内重新展开的第二次大搜索没有任何收获。

八小时后,由第615佰佰长瑟埃乌亲自领队进行的第三次搜剿扩大了检查范围,但仍然没有找到任何一只那种神出鬼没的杀手怪物。

听到这个令人失望的消息,安秉臣坐在唯有红色应急灯闪烁光芒映照的舰桥指挥台上,忍不住低声自问:“丘普神族,离开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797章 骚乱 返回《武装者》目录 下一章:第799章 跃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