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00章 劫持

文/yag
本章字数:7206 武装者txt下载
红色的光幕化作万千丝线,这些线条又渐渐萎缩成一个个光点,仿佛舞台魔法师手中的道具。

    整个世界也从终点回到起点。

    环顾大厅壁屏上全然陌生的浩瀚星空,安秉臣喃喃自语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们被那些怪物劫持了!所有人,包括这艘星舰!”瑟埃乌愤怒地叫嚷着。

    相比之下,何满桂要冷静得多。他走近了全息基台,低声呼唤着那个全能的名字:“智库,你在吗?”

    没有任何响应。

    “星舰主控系统似乎仍在工作,通讯模块也表现正常,舰载传感器和侦测系统都没有问题。”何满桂在操作界面上用手指飞速戳动着,拖出十几列子目录菜单后很快得出结论。

    塞巴多提和龚显的头像同时从全息界面上跳出来,只是画面都有些扭曲破碎,颜色也不太对劲。不过,他们俩说的第一句话都差不多:

    “彗星号,你们在哪里?”

    “会长,你们在哪里?”

    “虽然智库暂时帮不了我们,但数据库中那张弗莱冈远征者留下的庞大星图还是在的,主控系统也许能够进行一些简单的对比运算,这样一来我们至少可以弄清楚现在的位置”安秉臣一边说着,一边手忙脚乱点拨着全息界面上的虚拟功能键。

    刚才那位惊慌失措的尼泽兰女数据分析员也加入到这项工作中来,她的动作明显比安秉臣要利索得多。

    “我们正处在某个恒星系边缘区域!”女分析员发出一声欢呼:“只要把这颗恒星的亮度和辐射频谱特征与远征星图上的数据进行筛选对比,我们就能确定当前的位置。”

    她从子菜单中接连拖拽出大片三维星图,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全息基台。手动辅助模式下的筛选对比运算速度也很快,无声运作的星舰主控系统只用了半分钟就筛除了三分之二的条件不符恒星系。

    突然,有人在她背后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把这尼泽兰女孩吓了一大跳。

    安秉臣回过头,看见顶着大鹿角把脑袋凑过来的辛克人拜丁那克。

    “简马。”拜丁那克脸带无限惆怅说道。“我们又回到了简马星系。”

    “简马?”安秉臣犹豫着,转身又看了一眼星图。

    从中央那颗深蓝色的恒星来看,这应该是个很年轻的恒星系。超大质量的蓝白星给这个星系带来了无穷活力,虽然那也意味着动荡和不稳定,但整个恒星系里却会因此飘荡着各种富含金属和珍稀元素的矿脉碎片。在一个渐趋成熟的恒星系中,这些价值不菲的碎片终将会陨落到不同行星上,最终成为行星组成结构的一部分。

    登陆行星后实施地层采掘作业,其成本投入显然要比在星空中直接开工高许多倍。对于一个有实力迈入太空的文明种族,这些碎片就是天赐的礼物。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简马恒星系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难怪杜亚昂人会以星空采掘而闻名于整个联盟。

    这个蓝色恒星主宰的恒星系仅有三颗固态行星,内侧两颗呈现为灰白色,外侧那一颗晶莹透亮,显然是个冰封的世界。

    三颗固态行星,让安秉臣想起了十四艘杜亚昂球形飞船外壳上的徽标:三个对称交叠的白色圆环。

    “中间那颗,简马。”拜丁那克指出的同时,安秉臣也看到了那颗灰白色岩石行星。

    他注意到那颗行星的原因并不是由于它相对巨大的尺寸,而是那颗行星周围星空中此起彼伏的闪光。

    那不是某种灯光信号,而是能量武器发射的光芒!

    简马星仍在战斗%莱冈人的舰队还没有占领杜亚昂人的家园!

    “我们可能要卷入一场大麻烦中了,通知全舰所有人员,做好战斗准备!”安秉臣眯缝起眼睛,心中不祥的预感迅速膨胀成一团阴云。

    满腹忧虑的瑟埃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丘普神族的怪物还在彗星号上,就在我们身边,它们还控制了大半个飞船,这种情况下我们腹背受敌,怎么打?”

    安秉臣淡然一笑,似乎根本没有为这些事情感到担心。

    “你知道吗?丘普神族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回来?”

    “为什么?”不光瑟埃乌大声问道,周围所有人心里都浮出同样问题。

    “因为,它们想要简马星上的那另外六具休眠舱!”安秉臣说出了答案。

    没有人真正知道丘普神族到底要干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它们的目的。

    简马星上的古董级文物,被称为先祖圣柜的休眠舱总共有十二具。苏荷带领的突围船队只带走了六具,在遭到车兀尔等海盗的伏击后,这六具休眠舱最终神差鬼使落到武装者军团手中。休眠舱中苏醒的怪物在彗星号内引发轩然大波,造成军团武士五死十伤不说,还把整艘飞船强行劫持跃迁回简马。

    这一跳,可是跨越了整整两万光年的距离,直接从荒芜星区蹦到了遮莫星系的纵深区域。

    当然,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安秉臣肯定不会想要这样的大机缘大运气。

    没有谁想当别人手中随意摆布的傀儡。但是,他现在的感觉就有点不妙。彗星号,以及彗星号上的所有人,似乎已经成了丘普神族劫持的工具。

    那六只休眠舱中爬出来的怪物,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完成对飞船跃迁系统的改造,并将彗星号连人带船打包弄回简马星系。对于如此神通广大的生物,已经不能仅用凶残嗜杀的怪物来形容它们了。

    这是一种此前从未见过的智慧生物,如果只从智商和技术水准来看,它们显然比陶图格联盟各种族都高得多。

    丘普人,想要与留在简马星上的同类汇合。

    这是智慧生物的本能,安秉臣对此完全理解,因为换成是他也必然会这么做。安秉臣所见识过的智慧生物,不管生理结构和生活习性如何千变万化,终归都脱离不了群居社会生物的本质,这是智慧文明升级发展的必要条件。

    只有在群体协作的基石之上,同族生物个体的能力才能得以最大限度发挥,个体的生存也才能获得最大限度保障。

    这种协作的本能,最终都会伴随着时间流逝烙入智慧生物的遗传血脉之中,成为生命或不可缺的一部分。

    “我们现在应该是被劫持到了简马恒星系外缘地区”望着全息界面上抖动扭曲的萨巴多提和龚显的头像,安秉臣苦笑着解释。

    “不好意思,跟着倒霉的还有我们!”流星号舰长亚伯的头像从界面中蹦了出来。

    “流星号?”安秉臣大吃一惊,抬起头望向指挥大厅壁屏。

    在彗星号的侧后方,他看到了遍体鳞伤的流星号。

    长度仅有九百多米的流星号原本设计意图是配合彗星号主力舰行动的战术轻型舰,但这种轻型舰同样拥有独立执行远航任务的能力,在引擎系统和火力配置方面与彗星号这样的主力舰并无太大区别,唯一的显著差异大概就只有货舱容积。

    因为流星号贴得太近,彗星号跃迁瞬间产生的能量洪流将这艘友舰也卷了进来。

    也正因为它的尺寸小巧,所以才避免了被能量洪流撕得粉身碎骨的厄运。如果换作是彗星号级别的主力舰,绝对会在跃迁瞬间一分为二,前后两截身躯相隔两万光年。

    不过,即便如此,流星号也遭受了猛烈的能量冲击,合金外壳上凹痕遍布,船尾和腹部有清晰可见的破损沟槽。

    舰长亚伯的脸色充满了忧虑:“我们的磁场漏斗翼容纳舱严重损毁,如果不能找个地方停靠修复的话,常规飞行时肯定无法再展开来收集聚变燃料。”

    “船尾怎么样?”

    “两个货舱破损,里面的三百多吨合金锭和一些聚变燃料罐都没了。还好,到现在为止没有人员伤亡,我已经封闭了尾舱通道。”亚伯简单汇报了一遍损失,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安丙臣:“我们,现在到什么地方了?”

    “简马星系。丘普族怪物改造了彗星号的跃迁驱动系统,强行把我们送回来了。我估计,他们可能想找到留在简马的另外六具休眠舱。但是,弗莱冈人与辛克人争夺这颗行星的战争仍在进行中。”安秉臣的脸色比亚伯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人想卷入一场星际战争。

    “彗星号目前无法激活智库,主控系统工作也太不正常,鉴于我们随时可能被简马星周边交战双方发现,我需要流星号对简马星周围的交战区域进行远程扫描侦察,尽快弄清那边的详细情况。另外,立刻向简马恒星发射太阳使者,我们的异能量储备目前严重不足,恐怕无法应对即将面临的危险。”

    被丘普神族强行绑架拖入战场,己方只有一大一小两艘星舰,大的中枢系统失控,小的也受损严重。

    就这点本钱,怎么能跟正在猛攻简马的弗莱冈舰队正面硬撼?

    想逃,能逃得掉吗?彗星号现在完全不受控制,流星号虽然勉强运转正常,但丢下旗舰以及安秉臣等人独自逃命,这种事亚伯干不出来,流星号上的船员们也不会同意。

    “我会立刻执行您的命令。”亚伯从全息界面前抬起头来,看着安秉臣:“但是,我希望您考虑一下,立刻将彗星号上的所有人员转移到流星号。”

    两舰此刻相距不过一百公里,微微偏斜一下,打开对接舱,就能让彗星号上的近千人转移到流星号上。

    流星号虽然没有彗星号那样大,但要容纳这点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安秉臣笑了一下,他知道亚伯想要说什么。“我现在不想放弃自己的旗舰,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再说了,丘普神族把我们万里迢迢弄到这里来,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就放我们走。”

    如果那些怪物再追到流星号上去乱杀一气,那场面可就不堪设想了。

    何满桂从全息基台的另一侧站了起来,刚才他一直在埋头浏览星舰各系统工作状态信息。

    “它们控制了整个星舰主控系统,甚至还想入侵智库。”何满桂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但是,它们失败了。知道为什么吗?”

    安秉臣不解地望着他:“为什么?”

    “那张弗莱冈远征者留下的巨大星图占据了智库数据库百分之九十五的空间,入侵者成功突破了数据库读写端口,但是它们没有办法在这样狭小的空间中完成自我复制和发展。跃迁之前,你曾经下令强行关闭智库,这个操作让入侵程序无法删除星图数据。现在,丘普神族的入侵程序卡在了数据库里,进退两难。”

    安秉臣嘿嘿笑了起来:“如此看来,我的水平还是蛮高的嘛。”

    “但是,它们通过主控系统掌握了彗星号,现在这艘飞船正在加速向简马星飞去。”

    “呵呵,我可不会任由它们宰割。”安秉臣打了个响指,对着全息界面大声道:“麦奇顿,我现在命令你以手动模式关闭彗星号主引擎,对,就是现在!”

    用最简单的方式让飞船停下来,丘普族人的如意算盘就会落空。虽然这无助于改变安秉臣等人当前的困境,但不让自己的对手舒坦顺心,这本来就是斗争的基本原则。

    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闪烁着出现在全息界面中央。那三角形的脑袋,以及头部两侧的触须状长髻,加上身后修长的尾巴立刻让所有人眼睛为之一亮。

    这个身高不足一米的身影,发出的声音却有如惊雷一般洪亮:

    “卑贱的低等生物,竟敢违抗神族的旨意!”

    用千进语逐字逐句吐出的怒吼,令舰桥大厅内所有人目瞪口呆。

    过了好半天,安秉臣才最先反应过来,一个劲地咂嘴:“啧啧,听听,听听,杀了我的人,占了我的船,最后我还成了卑贱的低等生物,究竟要有多贱才能接受这样的逻辑啊”

    感叹完毕,武装者军团长双眼一瞪,怒视着全息界面中的那个身影:“****你妈!”

    这句发自灵魂深处的评价是用纯正的中文喊出来的。除了地球出身的一干护卫,以及白毛小强,没人能听懂这四个字的意思。不过,大家都是机灵人,看军团长的表情和语气都能猜出这声呐喊的大致含意。

    “低等生物,你在说什么?”那瘦小的生物脸上,一双有如岩浆般的火红色细长眼睛眯缝起来。

    安秉臣瞪着对方,面无表情道:“没什么,也就是问候一下阁下的家人而已。”

    “问候?什么意思?”

    “不用和我套近乎,丘普人。”安秉臣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们这帮寄生虫还躲在这艘船上,我找不到你们。不过没关系,等我炸掉整艘星舰,我可以在碎片中慢慢再找。”

    “你敢!神族的意志不可违抗,飞船必须抵达白色行星,所有的探索者终将汇聚。”

    “关我屁事!”安秉臣冷哼一声:“麦奇顿,关闭主引擎!叙子,准备启动飞船自毁系统!”

    “好嘞!”旁边的何满桂心领神会,立刻高声应道。

    尚在轮机舱中的麦奇顿也答应了一声,带着诺加重新打开了井口栈道上的一对手控闸阀,居然真的准备关闭主引擎。

    “丘普人,你如果不爽,可以到舰桥大厅来,让我领略一下你们那狗屁的意志如何不可违抗。或者,我还可以教你一招,赶在我们动手之前引爆这艘星舰,充分展现神族的高瞻远瞩,怎么样?哈哈哈哈!”

    对方的意图,安秉臣已经完全了然于胸。短暂的言语交锋之间,他迅速占据了上风。

    如果能激怒对方现身,那正是他求之不得的结果。

    “愚蠢的低等生物,你们也配称得上智慧种族吗?”那雷霆一般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话音中掺杂着愤怒和疑惑,显然对安秉臣表现出的歇斯底里疯狂感到难以理解。

    “你们这群肮脏的爬虫,就这点偷鸡摸狗的水平也敢自称神族?”安秉臣脸上只剩下不屑一顾的鄙夷,低垂下来的左手却给何满桂等人做了个准备战斗的手势。

    那双血红的眸子紧盯着安秉臣,没有再说话。

    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很久。

    嗡的一声低沉长啸,彗星号主引擎再度停止运转。

    那声音又再度响起,不过这次却没有了愤怒的情绪:“狡诈的低等生物,你想引诱我们现身吗?”

    安秉臣的诡计被识破,但他并不恼怒,相反却笑了起来:“丘普爬虫,刚才忘记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了。进攻简马星的弗莱冈舰队很快会发现我们,他们的黑暗射线炮可以轻松撕开这艘飞船的外壳,把弹道轨迹上的所有物体都变成亚粒子状态。这样一来,我们甚至都不用启动自毁系统了。”

    “低等生物,你们同样也会死。”

    “丘普爬虫,能看到你们在劫难逃,我们死而无憾。”安秉臣脸上充满了坦诚的笑容。

    那声音再次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它再次响起的时候,语调变得更加冷静和深沉。

    “低等生物,我们合作,怎么样?”

    “肮脏的丘普爬虫,也需要和低等生物合作吗?”安秉臣洋洋得意地反问。

    对方显然已决定不再纠缠于这种无谓的口舌之争:“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你们接受合作?”

    “归还我们的飞船,赔偿我们的损失。另外,我必须知道有关丘普探索者的所有信息。”安秉臣也果断选择了见好就收,对他来说,辱骂和恐吓终究只是手段而已。“没准,我还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如果你们不再装神弄鬼的话。”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缄默,那个瘦小的影子才给予回答:“条件可以接受,但必须在所有探索者重聚之后。”

    安秉臣冷笑一声:“那就是说,我们必须先帮你们找回简马星上的那六具休眠舱了?可是,就我所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丘普人是一个信守承诺的种族。如果这样的话,凭什么我们要单方面相信你们?”

    那声音沉吟着,不知是在酝酿压抑的愤怒,还是在思考应对的策略。

    “狡诈的家伙,那么,究竟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们?”

    “我要求你们放弃对主控系统和智库的渗透入侵,让我的飞船恢复正常运作。对了,丘普人,你有名字吗?”

    “你可以称我为丘普。”

    “丘普?”

    “那正是我的名字,杜亚昂人的祖先将我的名字流传至今。”

    “明白了”安秉臣略微思忖,当即猜到了其中的前因后果。“丘普,作为你们诚意的表现,你必须到舰桥大厅来,让我们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真身。而且,在我们的合作正式结束之前,你必须一直跟在我身边,不得擅自消失离开。”

    “我接受这个条件。”丘普这一次的回答倒是很快。

    “最后。”安秉臣走到旁边的休息长椅上,指着倚墙呆坐的速烈人玄:“在我们协商好如何赔偿那些死伤悲剧之前,先把我这位朋友脑袋里的渊隙修补好。让我看看你们的能力,也顺便证明一下,你们的诚意到底有多少。”

    “这很简单。”丘普的声音从大厅入口处传来。

    所有人惊讶地望着那个出现在门口的自称神族的生物,它仿佛是从空气中凭空出现的。

    身高不足一米的丘普拖着摇曳的双髻和尾巴,像一团梦幻般的烟雾那样滑过指挥台前,一直来到休息长椅边。

    它伸出包裹着一层幽深蓝光的前肢,轻轻搭在速烈人的头顶。

    “这个生物如果不是过于贪婪,也许不会那么轻易吞下我们的精神诱饵。”丘普很快松开了自己的前肢,长椅上的玄发出极度痛苦的呻吟,同时用力搓揉着自己的水晶脑袋。

    “好了,但是,完全的恢复还需要一些时间。”

    当丘普说话的时候,安秉臣清楚看到了它口中两排细碎锋锐的利齿。

    “评价他人总是一件很容易也很轻松的事情,但那通常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安秉臣从正面靠近了这只危险的生物,居高临下俯视着对方。那双殷红的眼眸,同样也注视着他。

    “现在,我们该来谈谈关于合作的细节了。”

    舰桥控制台的全息界面上,亚伯的头像再次跳了出来。

    “正在进攻简马的弗莱冈舰队似乎发现了我们!它们突然停止了对行星地表的轰击,有三艘中型舰离开了行星轨道,正在向我们这边逼近!”
(快捷键 ←)上一章:第799章 跃迁 返回《武装者》目录 下一章:第801章 耐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