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文/安碧莲
本章字数:4417 通天路txt下载

晚膳摆好了以后,两个人分为宾主坐下来,穆青端详了一下似乎是新换来的银筷,顶端的细小花纹瞧上去特别顺眼。 p:///

穆青夹了一块被摆成花瓣状的鱼肉,端详了一阵后才放进嘴里。

李谦宇瞧了他一眼,银筷子夹散了碗中的米饭,淡淡道:“这是时令的鳜鱼。”

穆青把嘴巴里头的鱼肉咽下去后道:“味道是不错的,就是我想着他做了这么个花型有什么好处呢?我也不能因为他长得好看些就多用一些。”

李谦宇却是也夹了一块放进碗里:“食物,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自然是要讲求外形的,不然难免食之无味。”

穆青撇撇嘴,好吧你们古代人真会玩儿,我这个面包夹肉都能吃得开开心心的人比不了。

不过细想起来,要是让穆青回到那个衣食住行都简单方便化的世界里头去,恐怕他也一时间难以适应。大周朝虽然机关算计都多一些,但是生活节奏却是慢悠悠的,从衣服到饮食都力求精致。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习惯了事事都要人伺候的封建主义地主阶级的糟粕日子,总是会把人养的懒起来的。

又夹了一筷子漂亮好看的鳜鱼肉,穆青笑眯眯的把它塞进嘴巴里。

食不言寝不语的方针策略在穆青面前从来都不是个阻碍,尤其是和李谦宇一起吃饭的时候,穆青大人从来是嘴巴不停。用李谦宇的话来说,就是哪怕是吃都堵不住他说话的劲头。

不过今儿个穆青说起来的事情却不是以往那些笑语欢颜,而是略微带了点微妙。

“过些日子待风平浪静,我会把穆家人安置到偏远些的地方。”穆青给自己盛了碗汤,笑着说道。

他故意把这件事情说的风淡云轻,可是事实上穆青已经考量过不少事情。

穆青现在想要绕过李谦宇做一些事情并不困难,毕竟对他而言,纵然站稳了队伍,可是到底是要为自己着想一些的。想要绕过李谦宇的事情不少,而能够绕过他的这个要求穆青也是可以达到。单单是杜罗的周围就已经集结了一批藏于暗处的人,穆青若是想要偷运出来穆家人,或许要担一些风险,折损一些人员,但是并非是不可能完成。

可是恰恰因为穆青进了一次天牢,看过了一次那里的陈设,才下了决意要将这件事情与李谦宇通气。

几乎是密不透风的天牢,难上加难。

曾经李谦宇伪造了自己的检举信件,为的就是帮他博一个出身,如今,穆青入了太学,已经身处官身,而与李谦宇的关系也比那时紧密的多,所以他才有自信六王爷会帮了他这个忙。

李谦宇只是瞥了他一眼,声音低沉如同流水:“你做的那些事情本王并不知晓,你自行处置了便是。”

穆青听了这话笑着眯起了眼睛,开开心心的用筷子扎了颗丸子放进嘴巴里。为的倒不是李谦宇的默许,而是这个人如今看待自己的态度与以前大有不同。

这足以让穆青展颜。

而这种夹菜的方式显然并不体面,李谦宇微微蹙眉道:“规矩。”

穆青则是自得其乐的弯了弯眉眼:“现在学也晚了。”说着,他伸出手去也给李谦宇盛了碗汤,“这个不错,李兄尝尝。”

“本王寻来的厨子自然是好的。”李谦宇慢悠悠的说了一声,却还是接过了碗来。

之后两个人倒是都没有多说什么,大抵也就是说说菜的味道,聊聊今天的天气罢了。而这其中,多是穆青在自说自话,李谦宇也就扔过去个眼神。

穆青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托着下巴盯着李谦宇瞧,严格遵守了细嚼慢咽的规范的庄王爷看上去十分的慢条斯理。规矩已经刻到了李谦宇的骨头里,庄王爷很对得起他的封号,颇有些天地崩于前亦面不改色的架势。

感觉到了穆青直直的目光,李谦宇面色不变,毕竟这个男人从他还年少的时候就经常的盯着自己看,李谦宇早就习惯了这种行为。

不过或许是最近穆青把自己的心思太过于表面化,让李谦宇都无法像是以前一般装作无视或者是毫无所觉,六王爷撂了汤碗,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而后道:“你晚上若是无事便早些歇息,明日入宫莫要显出疲态才是。”

穆青笑着应了,俊朗的少年笑起来时桃花眼弯成了一道新月一般,瞧着就十分讨人喜欢:“我会的。”

待桌子收拾停当,李谦宇也没继续留着穆青便让他离开了,穆青磨磨蹭蹭的往外头走,快出院门的时候偷偷回头看了看,就看到李谦宇正站在窗口的地方,似乎在看圆桌上的花草。

不过穆青却有个奢望,莫不是李兄在瞧着我呢?

这个念头出现的下一刻穆青就紧紧抿住嘴唇,暗骂自己没脑子,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些什么,可偏偏就是止不住念头,就跟中了毒上了瘾一样。

直到回了卧室,在拿着蜡烛的安奴惊愕的目光下直接扎进了床榻之上闷闷的哀嚎一声:“我没救了!”

这把安奴吓了一跳,忙撂了蜡烛,也不着急驱散蚊虫了,小跑到床边伸手去推穆青:“主子,你这是怎么了?”

穆青把脑袋从被子里拿出来,看着安奴越发精致好看的脸,小声问道:“我说安奴啊,你和兰若也相处了不短的时候吧?”

被问到这个,安奴先是红了红脸颊,而后就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是。”

这种类似于闺蜜夜话的奇怪交谈若是以前,哪怕想一想都让穆青觉得羞涩,不过如今已经看开了的穆青托着下巴盯着自己的小书童道:“那平时,你们一道用饭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他特别好看呢?”

安奴眨巴眨巴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了一小片阴影,细细的想着,而后道:“并不曾。”穆青苦着脸,似乎发现自己就算吃药也救不回来时,听到安奴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他会说我做什么都好看的。”

穆青声音一滞,盯着安奴,半晌憋出了一句话:“你们……感情真好。”

安奴有露出了羞涩地笑意,却让穆青心里越发别扭起来。

怪谁呢?就怪自己看中的那个难度太高,光是拉个手都用了这么多年。

想听情话?这辈子可能指望不上了……

====================================================================================================

临泉阁里,袁贵妃微微眯起眼睛侧身窝在软榻之上。玉钗在一旁给袁妃掌扇,眼睛时不时的看着门口,似乎在等着什么。

“玉钗,在瞧什么?”袁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小意。

玉钗福了福身子,道:“奴婢让茹姑娘去取了趟茶水,许久不见她回来,心里有些担忧。”

袁妃笑起来,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忧心,淡淡道:“大抵是路上有事情耽搁了,不用担心。”

玉钗脸上却带了些犹豫:“娘娘,如今各个宫里都对着咱们临泉阁眼红得很,平时娘娘宽仁,不与他们计较,可就是怕有些眼皮子浅的寻衅生事。”

“寻不到梦茹身上的,她后面站着刘大人,自然是要被人高看一眼的。”袁妃嘴里虽这么说,可是刚刚随性的笑容却是浅淡了些,眼睛也看向了门口。

不过他们话音刚落,就看到刘梦茹买过了门槛托着一盏茶进了门。

入了宫的刘梦茹并没有穿着当初她最喜欢的素色长裙,而且也没有像是寻常宫人就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的宫装,而是特制的专属于宫中女官才会穿着的服饰。细软缎的儒衫罩在身上,腰下是百褶襦裙,一双细缎面的绣鞋行走时微微露出足尖,上面的浅粉花朵看上去清秀的很。而她簪在发间最显眼的是一根翠绿玉钗,瞧上去俏丽的很。

玉钗显然是松了口气,微微提了裙摆快步走过去,接过了刘玉茹手上的托盘后低声问了句:“怎的去了这般久?娘娘都问起了你呢。”

刘玉茹露出了个笑,她自容俏丽,笑起来更是温软可人,平时就是那么一个玉一般的人这般弯起嘴角来更是好看:“好姐姐,你可饶了我这次吧,路上有事情耽搁了,下次我可是不敢了的。”

玉钗也没多问,若是这般怠慢放到了别的宫人身上,恐怕会直接拉出去打板子长记性,可刘玉茹和不是一般的宫女,她是有官身的,论品阶是要比玉钗高不少的。所以玉钗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下次莫要这样了。”便走到了袁妃身边,将托盘中的茶盏撂到了圆桌上。

刘玉茹也就跟着他走上前去,朝袁妃行了一礼:“臣女回来晚了,还望娘娘……”

“行了,没事儿就好。”袁妃没等她说完,就笑着伸出了手去,“过来让我瞧瞧,今儿外头太阳大,可莫要晒坏了我们小美人。”

刘梦茹笑着起了身,上前一步笑着凑近了袁妃身前。

玉钗是各有眼力见儿的,她现在虽然是袁妃身边的大宫女,可是轻重缓急十分的清楚的,这位刘梦茹后面有家族势力,还是官身,袁妃高看两眼是应当的,所以玉钗倒也不觉得吃味。此番,便行了个礼就去准备午膳。

就在玉钗将门从外面带上的时候,刘梦茹就微微抬起了眉眼,那双好看的眼眸看着袁妃妆容精致的眼角眉梢:“娘娘,有六位贵女被留了宫中。”

袁妃身份所限,即使这次选秀的目的还包括着帮她的亲儿子李谦宇选妃,但是按着规矩,能观看选秀的也就只有皇帝和皇后。无论如今的皇后有多不受宠,她一天坐在那个位置上,就要担了那份殊荣。

哪怕尊贵如同袁妃,也只能派出去心腹探听消息,而人选当中,最合适的便是刘梦茹了。

“我不准备知道其余的人是谁,我只想知道,皇后家的那个宋琼兰如何了?”袁妃伸出手,用涂了漂亮豆蔻的指尖在刘玉茹的脸上轻轻的抚摸。

刘玉茹并不抗拒这种接触,她选择了袁妃,就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甚至与家族的身家系在了这对母子身上,自是全心全意。

笑着歪歪头,刘梦茹轻声道:“回娘娘,宋氏琼兰也被留了。”

袁妃眸子颜色深了深,点点头,没再说话。

刘梦茹出自书香门第,平时做派也是温风和煦,虽然她的武学造诣与琴棋书画一样精通,但因着小时候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病症,她从来都是略微苍白着脸颊,看上去弱不禁风弱质纤纤。

不过幸而她生了一双好看的眼睛,水波灵动的很。

不过这会儿她却是笑着的,长长的睫毛略略遮挡住了眼角:“娘娘,宋家姐姐是要被指给了庄王爷吗?”

袁妃并不觉得这事情需要瞒人,尤其是刘梦茹,日后若是要用到她自然是要把不少事情告诉她知的,便直接点了头。

刘梦茹依然笑着,又问起了自己的好姐妹魏琳,看上去没有丝毫异样。依然笑语欢颜,那张语一般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晕红。

可只有刘梦茹自己知道,她的指甲刺着掌心,那有多疼。

...

(快捷键 ←)上一章:第210章 返回《通天路》目录 下一章:第212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