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文/安碧莲
本章字数:3532 通天路txt下载

穆青自问生平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虽说有自己的心思和算盘,但是种种都是小心谨慎细细谋划,从不曾可以的留下太多的把柄给旁人。

除开那次意外被俘外,穆青所遇到的人身伤害事件并不算多。

但这一次穆青觉得自己确实是栽了,在他有意识了之后并没有急于睁开眼睛,而是在脑袋里细细想着自己这段时间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寻找或许犯忌讳,但是这种事情远不止于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就把自己敲晕了法办,毕竟没到手,就算搞晕了他也没有什么用处。文青报上面的报道有些越界可以理解,但是谁知道是他办的?就算打过来也不至于这么准确的打在自己脑袋上啊。

而且从刘世仁家中出来的时候还是大白天,就算这里地处偏僻不是闹事,可是说到底也是深宅大院居多,周围都是官宦人家,能够有胆量也有本事从刘世仁家门口敲晕带走必然不会是什么善茬。

穆青一时间没有办法判断自己现在的处境,所以他只能保持着身体平躺的姿势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装作还在昏迷,事实上已经调用起来能调用的所有感官来注意周围的动静。

鼻尖萦绕着的是淡淡的香气,带着胭脂水粉的味道,不难看出这里是女子居住的地方。周围静悄悄地,偶尔有脚步声也是急匆匆而又轻飘飘,可见规矩森严,大喘气都是不能行的。

规矩这般多又是女子居所,穆青的脑袋乱了一些,而后就变得清明起来,他的眼睛微微动了动,而后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身边轻飘飘的响起来:“穆大人,若是醒了便睁开眼吧,装睡也是很疲累的。”

穆青这次倒是十分顺利的把双眼睁开,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藕荷色的床幔,上面绣着大片大片粉色与墨绿色的花纹,尤其精致好看。可是从花色上却能够看得出来并不是什么贵人用度,毕竟他在庄王府时日颇久,见过的好东西也是不计其数,这般的绣工和材料远没有达到皇家贵人的标准。

尽量让自己不要碰到床上的其他物件,穆青撑着床板坐起来,转头就看到了一人。

黛青色刻丝锦裙拢在身上,梳着灵蛇髻,上面的云形翡翠篦宣告着女子的身份地位,瞧上去颇为雅致却也十分华美。点翠镏金耳坠点缀在耳朵上,腕子上的蓝宝石祥云纹饰手镯在女人的指尖来回转动,那双睛若秋波的眸子瞧着穆青,里面似乎有着笑意。

虽然和当初见面时候的打扮不同,穆青还是一眼看出了这人的身份,他直接翻身下床行了一礼,沉声道:“见过闵贵嫔,贵嫔娘娘福安。”

闵贵嫔今日不同以往的柔弱打扮,反倒是一身庄重,看起来似乎是刚刚过了什么需要打扮的宴席并未换装就来见了穆青。瞧着穆青性子稳定,并没有因为自己身处他人之手而有所慌乱,闵贵嫔先是笑了笑,而后就微微抬起手淡淡道:“起了吧。”

穆青并未跪下,而是仅仅弯了腰,此番听了闵贵嫔的话也就有了时间直起身子来想想自己的处境,眼睛迅速地四下打量,而后就愕然发现,自己分明就是身处皇宫之中!

宫廷中的吃穿用度与普通人家自然不同,穆青没有想到闵贵嫔居然能够有本事把自己直接掳到宫里头来,还是用这么大胆的办法!

“你是否在想着,为何本宫有本事把你带来?”闵贵嫔并不意外穆青能够认出这里是何处,她只是淡淡的笑着,轻声道,“让你来,并非是本宫的打算,而是另有其人,袁妃娘娘想必你是知道的,本宫便是当了个传话之人过来罢了。”

袁贵妃居然会让闵贵嫔来传话?

现在的宫廷里,袁贵妃早就已经大权独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皇上也死心塌地的只守着袁贵妃一个人过活,闵贵嫔与袁贵嫔交情甚笃,也该是站在一条线上的,可是这般接见外臣的私密事也要让闵贵嫔代劳着实是有些出乎穆青的预料。

闵贵嫔却没有给他多想或者思考的时间,只是淡淡笑着道:“时间不多,这里是侍女房,靠近宫门也方便一些,让穆大人委屈了,本宫现在长话短说。”

“娘娘请讲。”袁贵妃是李谦宇的母妃,处处自然是为了李谦宇谋划,穆青现在也是明里暗里站在了李谦宇一方,穆青自然不会夺去质问些什么,只管想着有什么话早点说完总好过现在拖着。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尤其是刚刚还在和刘世仁讨论过关于李谦宇生身父亲的问题,大小两只狐狸达成了一致,谁知道现在就要被正主找上了?

闵贵嫔继续用指尖转动着腕子上的镯子,眼角扫了一眼穆青,那张与她的文扇公主极其相似的眉眼里带着让人看不懂也捉摸不透的意味:“如今有人成了阻碍,我想着大人也是知道的。多的事情袁妃娘娘也没有与本宫说道,只是让本宫带给你一句话,”说着,闵贵嫔用帕子掩了掩嘴巴,声音沉沉,“有些事情,终究是要烂在泥里的,那就让它烂掉,永远不要见光才好。”

穆青瞳孔微缩,下一刻就把缩在宽大袖袍里面的指尖死死握紧。

袁贵妃果然是与孟琪有私情。

李谦宇,也果然不是

可是现在显然自己进入了刘世仁府中的事情没有瞒过袁贵妃的眼睛,刘世仁要用自己当刀子斩杀孟琪遮盖丑事,可是按照现在的发展来看,刘世仁恐怕才是袁贵妃手里的尖刀,为的,不过就是要了孟琪的命!

现在的孟琪还在前朝发光发热,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这位早就陷入了边缘化的驸马爷开始一步步地走向本该属于他的政治舞台,可是实际上他的背后出现了太多的推手,把他一点点的往前推,一步步地往前挪,估计连孟琪自己都知道自己活不了多少时候!

如今,不仅仅是这一个人死,孟琪消失于天地间显然不足以消弭有可能的猜疑,袁贵妃居然是要斩草除根清算满门了。

穆青心思急转,不过一会儿就突然笑了出来,道:“恐怕下官被刘大人选中,也就是被贵妃娘娘选中了吧。”

这并不难猜,能够这么快又这么准的把自己找来,还是要赶在所有人反应之前把事情落定,只能是与这件事情息息相关甚至是始作俑者的袁贵妃。

闵贵嫔只管眨眨眼睛坐在那里,看上去并不清楚很多事情,穆青也明白袁贵妃总不能自己发了疯,把这件事情到处说,恐怕闵贵嫔也不过真的只是来传话罢了。

终究还是入了局,恐怕很跨就有尘埃落定的时候了吧。

自己的死活终究是要自己掌握,还要看李谦宇的意思了,真真是见了鬼的封建主义。

穆青在心里恨不得隔空飞回到属于红旗下的国度,可是现在也只能继续低下脑袋,说道:“下官,愿意听从贵妃娘娘调遣。”

闵贵嫔笑着,而后就拿了个瓶子伸到了穆青的鼻子底下。穆青乖乖的闻了一口,而后就直接躺倒在榻上又睡了过去,自是有人把他重新运出宫去。

偷偷运人入宫,这本身就是贱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没有人清楚,对于现在的袁贵妃而言,满朝文武都在盯着她,只要出宫,必然会引起波澜不断,相反,这宫里倒成了固若金汤的地方了。只能感谢皇帝的自私和谨慎,以及袁贵妃的多年经营,倒是这宫里无比让人安心。

闵贵嫔却是一直在那里坐着,转着手上的镯子,笑容浅浅,一言不发。

这个镯子里面有个机关,摁一下,便能出来一根针,上面淬了毒,沾之即死。这并不是袁贵妃吩咐的,袁贵妃真的只是让闵贵嫔这位她在宫中的盟友来传话,别无它意。可是闵贵嫔却是带了这个镯子来,还带来了一句话。

袁贵妃让孟琪死,这是真的。

让穆青斩草除根,却是假的。

闵贵嫔轻轻呼出一口气,如果刚刚穆青说一个不字,那么现在那个长的乖觉的年轻人只能是死在这宫里头的莫名枯井里找不到人影。闵贵嫔有心说话,可是她知道这座皇宫对袁贵妃是安全的,对自己却不是,谁都有自己的心思,闵贵嫔也早就习惯了有些话烂在心里的感觉。

她的眼睛看着窗子,外面的飞鸟无比自由。

她的袁妃姐姐到底还是太心善,闵贵嫔如何能不知道?死了一个人,又如何能够掩盖住这种滔天秘闻?

姐姐下不去的手,她去下,姐姐狠不下的心,她去狠。

许是如此,便是能够拉近一些,可对?

========================================================================

穆青再醒来已经是在庄王府中的房间中,旁边站着一人。

“安奴,扶我起来。”穆青下意识的开口,可是等那人转身时却是一愣,而后一边坐起身来一边嘟囔,“李兄,你为何在我房中?”

下一秒,穆青就感觉到一直冰冷的手扼住了自己的腕子,一把把他重新摁回到了床上。

(快捷键 ←)上一章:第218章 返回《通天路》目录 下一章:22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