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V42还玉佩,从来没有后悔过

文/千行
本章字数:3685 重生之妻不如偷txt下载
西岐二皇子云黎,传闻幼时深得圣心,只因为一句童言童语,要了云姜一柄弓箭,而被云姜怀恨在心,处处打压,最终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就此沉寂了。

    但是此番,云姜软禁皇室宗亲,其中却没有云黎的踪影,一直沉默寡言的二皇子居然不在皇宫内。

    这一下如同巨石投入水面,激起水花无数。

    云姜快要气死自然不提,三国接到消息也是为之一振。

    不少人想的是西岐皇位之争,恐怕比表面上的要激烈一些。

    更多的人是希望西岐愈演愈烈就最好了,只有自己先乱了,才不会想着去打别人。

    至少南平的两位皇孙,以及慕容鐟都是如此想。

    慕容鐟房间里烛光早就灭了,他睁着眼躺在床上,想着云黎的身份,要是他是云黎会怎么做?

    云黎这个人最初给人的印象太过平庸了,他根本没有将他看在眼里,西岐唯一让他另眼相看的就是云姜。

    现在云黎突然不见,他又开始想这个人真是太能隐忍了,又太过神秘了,西岐三个皇子,他居然对此人没有任何印象。

    慕容鐟心里已经想着去查找云黎的下落,虽然这个人神秘莫测,可能会不好对付,但是比起这个全然的陌生人,他更厌恶云姜,不介意和云黎合作,一起将云姜整死。

    云姜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想起云姜就又想起明镶来,明镶现在的身份可是云姜的人。

    慕容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一个人,云姜,这个人不死,他不休!

    落英城内今晚不眠的人很多,但是不包括沈铆。

    和众人商讨完,送走人,她面上已经露出一个笑容来,云黎,她怎么会不知道身在何处,为人如何。若是他站稳脚跟,她谋算了这么些年,在大漠也应该可以立起来了。

    如此,也对得起妹妹的牺牲了。

    华洛泽落在最后,还有夜煞的处置问题,要和沈铆谈,虽然他答应了明镶不会告知沈铆她的身份,但是他对沈铆痴心一批,也有心想探一探沈铆对明镶的态度。

    沈铆见就他一人还留着,眉头微微一皱,敛去了先前的喜色。

    “夜煞交给我吧,我要亲手为镶儿报仇。”

    华洛泽仔细的看着她的神色,心中涌起一抹无奈,平静的道:“你真要为镶儿报仇就该处置了慕容鐟和慕容鈺。”

    “华洛泽,你明知道我现在没有能力对抗慕容鐟,五城也不会答应。”沈铆语气中有些烦躁。

    华洛泽没有出声,他知道她说的是对的,沉默半响,见沈铆没有开口的打算,怔怔的盯着烛光发呆,他轻声道:“若是镶儿还活着该多好。”

    沈铆闻言,回过神来,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又有些郁郁,附和了句:“是啊,我们姐妹这么多年没见,想不到竟然是天人永隔。”

    “夜煞身上有镶儿的玉佩。上面有沈家的图腾。”

    沈铆眼睛赫然一眯,盯着华洛泽:“真的?她怎么会有!”沈铆一声惊呼,倒不是不相信华洛泽,实在是太过震惊了。

    这块玉佩当初为了防止被居心叵测的沈家人拿走,才放在妹妹身上,让她带着远走凤城,后来妹妹去世后,她久觅不得,现在居然又出现了!

    “她知道这玉佩的来历?还是镶儿被她所害?不然这玉佩怎么会在她手中!”沈铆很快一脸戾气的问。

    华洛泽一愣,女人心海底针,不猜为好,他摇摇头,从怀中摸出那块玉佩来,递给沈铆。

    沈铆赶紧接过来了,对着烛光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才收起来。

    沈家的传家之物,总算又回来了。

    她没有追问华洛泽怎么得来的,夜煞又怎么会乖乖的交出来,重要的是这个结果。

    “不管怎么样,夜煞不能留了。”沈铆眼中发狠,那烛光像是感受到这煞气,突的一跳。

    华洛泽不置可否,“卓不凡是云黎吗?你和他达成了什么协议?”

    他话题转换的有些突兀,屋内有短暂的寂静,沈铆水眸中流波一转,迸发出异样的神采。

    她并没有否认,只是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华洛泽被她眼中的光华刺了一下,只要提起卓不凡,她就会出现这种美艳光华,这是在看自己时从未出现的,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不是笨蛋,沈铆提起云黎时和看见卓不凡时那样的光彩,是一模一样的,何况明镶给他说过一些沈铆和卓不凡的合作。

    华洛泽突然就低落了,又有些烦躁,他看了眼敞开的门外黑沉沉的夜色,道:“难怪你会和他合作,又早就认识,若是有西岐做后盾,沈家人你也不用怕,沈铆,”

    说着说着,他突然就声音郑重起来,这般连名带姓的喊‘沈铆’还是头一次,以往他会嬉皮笑脸的喊‘沈妹妹’,有时候会喊‘铆儿’,在正式场合,也是喊‘沈城主’。

    沈铆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严肃,楞了一下,这样直呼其名,她突然有些不太适应,只是一顿,她道:“怎么?”脸色也严肃起来。

    “我是想问你,用镶儿作为筹码来换取和他的合作,你后悔过吗?”

    华洛泽问出口,静静的等待沈铆的合作,他靠在椅背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一双眼睛像是大漠的狼一般,他想知道沈铆的结果。

    沈铆沉默片刻,咬着下唇,良久才松开,粉红的唇瓣几乎被咬破了,她摇摇头:“华洛泽,我不管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我沈铆也从不后悔,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承受的起后果。”

    灯光下,她脸上被镀上了一层光晕,透着隐隐的疏离和远超过一般女子的锐气与傲气,有种睥睨之势。

    这气势让华洛泽面上一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不会怪沈铆,也没有这个立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是他们这样的人从小就接受的教育。

    他想是自己太过妇人之仁了,可是却止不住的替明镶有些难过,想起临走前她郑重的嘱咐自己,别告诉沈铆她的身份,她说话时那神色,语气,苦涩又坚定,和小时候他记忆中那个小女娃重合了。

    眼前他追赶着,护着的女人,早已不复当初的模样,恍惚间,他觉得有些陌生。

    原本他以为人在成长中都会变化,他爹总是说他一直不长大,该如何是好?

    他也以为这种不变化是不好的,瞧瞧沈铆,不知不觉她已经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可是现在他的想法有些动摇了。

    “她因此死了,你也不后悔么?”

    “不后悔,就是我死,我也不会后悔,沈家不能在我这一代消沉下去。”

    “是吗?我明白了……若她没死呢,都不会死,多好。”

    “华洛泽,你别天真的,我不是你,我妹妹也没有你这般好命,有家人护着,我们这样的人和你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你如何能理解体会,单打独斗的悲苦,甚至为了达到目的,连唯一的亲人都顾不上的痛苦!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你这个死样子摆给我看是什么意思!你是想鄙夷我,说完无情无义,还是看我痛哭流涕的后悔?你别想了!”

    “我……”华洛泽被沈铆这激烈的语气惊醒了,急切的摇头,那些郁郁沉闷消失了。

    “你天生就是这般没心没肺,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知道我!华洛泽,你想问的我都告诉你,你就用你的仁善来嘲笑我的卑劣吧,我告诉你,就算是我妹妹她活着,她也要继续为了沈家的荣耀而奉献!和我一样,直到死,这是我们逃不掉的命!”

    最后这句,沈铆几乎就是吼出来的,华洛泽频频来探问她,死去的是她的妹妹,她从小护着的妹妹,她心里能好受吗?他偏要问,想说什么?想看她无助还是看她的狼狈和卑鄙!

    现在她吼完了,眼里满是怒气:“华洛泽,你滚,我今天,明天都不想看到你!”

    华洛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身影没入夜色里,屋内沈铆手一挥,椅子倒了一地。

    ******

    大漠的早晨比龙腾要天亮的晚上三刻,辰时天才透亮。

    明镶一觉醒来,精神饱满,心情也不错,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她收拾好了,才去给阿鬼整理好,刚出门,就看见华洛泽在院子一角虎虎生风的打拳。

    她在一旁看了一会,华洛泽才打完收工,满头都是汗珠,看见明镶,冲她一笑,又多看了眼阿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今日我就安排你走,从龙腾走,慕容鈺我会把他留下,他已经没有多少价值,慕容鐟肯定会交出来的,让沈铆…你姐姐来给明太傅报仇也是一样的。”他一边抹汗一边道。

    明镶跟他说过想离开,想避开卓不凡,昨晚他想了一晚上,要走就趁早,虽然他不知道卓不凡和明镶的纠葛,但是既然卓不凡是云黎,他肯定也会尽快回西岐去,若是带走明镶,在西岐他可没把握把明镶送走了。

    自然也要绕开西岐,直接取到龙腾下江南。

    ps:更正个错误,前文v6章写西岐二皇子云青,应该是二皇子云黎,四皇子云青。

    今日还有一章,大概在中午,以后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比如:手残)都是日更6000字加,节日over,2015年上班上学第一天,大家加油,好的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V41别想死,云非引起的变故 返回《重生之妻不如偷》目录 下一章:V43暗潮涌,大漠风云突变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