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3醒来了,见牌位如见人

文/千行
本章字数:5658 重生之妻不如偷txt下载

明镶迷迷糊糊中感觉着被人灌了几次药,好像还喝过几回粥,具体有几次,她在昏昏沉沉中也不记得了。

等她再次醒来,脸上赫然爬着一只小肉爪子,一个小团子在她身边爬来爬去,穿着短褂和开裆裤,露出纷嫩的小屁股。

见她稍稍一动,小团子马上就止住了动作,趴在她胸前,和她大眼瞪小眼,突然吐出一串小泡泡:“哦哦哦啊啊啊”的交换了几声,银色的口水滴在她胸前,濡湿了身上的薄衣衫。

她眼珠子动了动,看着小团子露出几个小米牙,手舞足蹈的看着她,她眼中的迷茫褪去了,露出几分笑意,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阿鬼。”

小团子听见喊他的名字,立时更加兴奋愉悦了,小肉爪子抓到她脸上来。

阿鬼已经可以爬了,除去了身上常年必备的襁褓,看着真像是一个正常的婴孩,皮肤纷嫩,四肢有力,碰到她脸上的手掌肉肉的,软软的,嘻嘻一笑,一张小脸上看不到半点病态。

把她的心都笑软了。

她软软的伸出手,阿鬼一把扑在她怀中,压倒她肩膀上,后背还是疼,但是已经缓解了不少。

“小镶儿醒了?”卓不凡从一张屏风后探出头来,他一直就在这屋子里,此时就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明镶楞了楞,“醒了。”想要失忆谈何容易呢。

卓不凡手中端着一碗粥,一脸是笑的过来,一把揽住阿鬼,将他放在自己腿间,牢牢的夹住,不让他乱动,然后小瓷勺舀乐乐一勺子带着浓香的粥,触到她唇边。

她呆呆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这勺子,缓缓的张开嘴,咽下,他满脸的愉悦,几乎要溢出来。

一勺一勺,有阿鬼捣乱,他依旧喂食的很顺畅,明镶也觉得真的是饿了,直到碗见了底,他才抱起阿鬼,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放了碗,又一脸笑意的坐在她床边,笑着看着他。

明镶刚皱了皱眉,他马上站起来,笑道:“我去给你倒水簌口。”

明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果然一手抱着娃,一手快速的转过屏风,端了一只水杯过来,又连忙去拿了墙角的痰盂。

明镶就着他的手,簌口,不用吩咐,他又去拿了温热的湿毛巾,给她净面。

服务周到。

“要不要如厕,我……”

明镶古怪的看着他,突然满面涨红:“坐下,我…不会都是你帮忙的吧?”

卓不凡这下像是找到了出口的没头苍蝇,止住了动作,忙道:“你昏迷了快一个月了,我很担心,是真的。”

他避而不答,明镶了然,再看他不禁有些难堪。

“你就没钱请个丫头伺候我?”

卓不凡有些傻眼,话题又被强行扭转回来,他突然贼贼一笑,点了点头:“千金难买我乐意。”

明镶避开他发亮的眸子。

他心中了然,越发神色举止暧昧,但是不敢太过火,她昏迷这些日子,沉入无尽的梦魇中,他焦心无措,只能借着她的梦境,接着她的梦语,絮絮叨叨的诉衷肠,前前后后,从头到尾,他事无巨细的跟她讲了个清楚,却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

她肯搭理自己了,也回应了他喊她“小镶儿”,脸上也不再是之前毫无生气的样子,他也不敢太过分,收敛了骨子里不安分的脾性,只是拉着她的手,轻言慢语的试探:“出去走走?”

他了结她的身体,除了后背的伤,她的身体不错,只是之前郁结于心,不愿意醒来,故而昏沉。

明镶被他扶坐起来,坐在床头能够看见屏风左侧有个镂空窗棱,窗户是开着的,只是上面挂着粉紫色的纱窗,纱窗随风而动,有些梦幻,一如她在明家闺中待嫁的那两年,也是喜爱这样的颜色的,久到她几乎忘记了。

透过纱窗,看见外面姹紫嫣红,四周安静下来,还能听见蜜蜂的“嗡嗡”声。

花香传来,她觉得心情都松快了。

“我想先洗个澡。”

卓不凡先是一喜,接着又一脸暧 昧:“我辰时才帮你洗过了,头发昨日才洗过。”

明镶看着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卓不凡已经将阿鬼放在床上,一手穿过她的膝盖,一手穿过后腰,将她打横抱起。

只留下阿鬼在身后“咿咿呀呀”伸着小手,冲着他们的背影张望。

明镶贴着他的胸膛,他低下头,距离如此之近,心中一荡,笑意加深,他们这还是头一回能这般静谧的相处,他和她都不禁有些畏缩,就怕这时刻只是脆弱短暂的假象。

屋外,阳光正好,打开门就正对着一个小花园,正是花红柳绿、争奇斗艳的时候,园子里空荡荡的,因为这些花和蜜蜂竟然显得热闹的很。

门口左侧的回廊里已经摆了两张竹质摇椅并一个小木几,上面已经有茶水和糕饼。阳光虽炙热,却不能晒到这回廊来,回廊一头还有轻风吹来。

卓不凡将她放在其中一张椅子上,然后转身去将阿鬼抱来了,自己躺在另一张摇椅上,阿鬼坐在他肚皮上。

明镶吃惊的看着他,他坦然大笑着逗着阿鬼。

卓不凡古怪的让明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样的卓不凡,他笑,和往日大不一样,此时他的真颜让人看着倒像是戴了一张面具。

他对着明镶挤眉弄眼一番,让她想到小时候看见的耍猴人,手中牵着的那只猴子,她镇定的偏开头,赏这烈阳下的风光。

天上蓝的看不得云彩,像是一汪清泉,看久了不知道是阳光太烈,还是天空太深邃,有些眼晕。她收回视线,动作缓慢的像个老太太,怔怔的看着卓不凡,他拿了一块糕饼,用指腹碾碎了,送到阿鬼嘴里,阿鬼舔着他的指头,更是惹的他哈哈大笑,满院子里都是他的笑声,她听着也不觉得吵闹。

阿鬼闹够了,趴在他肚皮上就睡找了。

卓不凡起身将他抱进了房间里,这样的事情他以前没少做过,每次做,都让她心生感激,后来每每想起,只觉得愤怒,现在再看着,心中到底宁静了不少。

卓不凡很快就出来了,又躺倒摇椅上,自发的拉着她的手,用力篡了篡,满手的汗将她的手也捏的汗津津的。

卓不凡眼神追着她,她闭上眼也能感到那道灼热的视线,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装淡定,她一项不是对手。

“我想去见见云姜。”

她必须去见见,有的事情,不是装傻就能忘记的。她是谁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想给曾经记得的画个句号,在那无止境的梦中,云姜来来去去,就当为夜煞曾经的那些执念划下一个终点。

卓不凡眼睛赫然一眯,盯着她满是探究,探究过后,眼神越来越深邃,看得让人心尖不禁一颤,他脸上神情有些僵硬。

他声音有些嘶哑:“为什么?”一开口就是看他?

明镶心中突然就有些愉悦了。

手中一痛,这厮的指尖在她手上掐出了痕迹,恐怕要破皮了。

这还有什么原因,她甩了甩手:“放开。”

卓不凡站起来,鼻子哼了两声气,一言不发的就走了,留下明镶烈阳下也凌乱了,这都什么人啊!

很快他又匆匆回来,冷着脸,将一块黑漆漆的木板往小木几上重重的一放:“见吧!”

明镶看了看那木板,一脸惊愕的又看看他。

卓不凡居高临下,双臂环兄,用鼻孔看她:“这就是云姜,你有什么就跟他说吧,我给你把他的牌位都拿来了,他已经下葬,路途遥远,你还是别折腾了,快点说吧,见他做什么。”

明镶目瞪口呆,云姜死了?

卓不凡见她不信,将牌位的正面对着她,上面的确有几个大字“昭成太子云姜之灵位”

卓不凡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努努嘴:“有话就说吧,要我避开吗?”

拉长个脸,一脸不爽的样子。

“他真的死了?”明镶吞了吞口水,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最后一次见云姜的时候,虽然他精神不济,夜不能寐,看着不行了,而且对皇上不尊重,以下犯上,但是皇家一般对于这样居心叵测的皇子皇孙,多半都是圈养起来,下杀手的少。

卓不凡哼了一声:“嗯。”

“他怎么死的?”她盯着卓不凡,难不成是卓不凡下的杀手?看他们两人的相处情景的确不太好。

“他若不死,你还能活着么?”卓不凡又是冷声一哼,满脸怨念。

曼陀罗纹身,就是将夜煞和云姜连接了起来,一旦夜煞对旁人动情,就会死,就算是卓不凡将那个纹身划伤,弄的面目全非,也是没用的。

夜煞要是对旁人生情,只有两个结局:一是自己心绞痛而死,二是杀了云姜。

若是不生情,什么都好说。

她下意识的抚上心口,心跳平稳有力,只是有些空,像是生生被挖走了一块。

卓不凡看着她的动作,脸色发沉。

(快捷键 ←)上一章:V52气笑了,你只能是明镶 返回《重生之妻不如偷》目录 下一章:V54真卑鄙,卓不凡这个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