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V57大结局,阿鬼的一天

文/千行
本章字数:10879 重生之妻不如偷txt下载
天刚蒙蒙亮,岐中城门刚打开,城内城外的百姓有序的进进出出。

    一辆青灰色的普通马车就在混在人群中出城去了,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马车晃晃悠悠,不紧不慢的出了城,走的是往大漠的路。

    到了巳时,岐中巍峨的城门已经看不见了,路过一片小树林,车夫摘了斗笠,扯下了粗糙粘贴的几缕胡须,不是卓不凡又是谁。

    树林中停着一辆枣红色布帘的马车,黑色的骏马精神抖擞,卓不凡和这马车的车夫无声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那车夫就跳下了马车,卓不凡钻进车里,打开车帘子的一瞬顿时笑了。

    车上,明镶穿着透气的细棉布碎花长衫裙,头上也绑了一块花布,俨然一个小农妇装扮,正昏昏沉沉的躺在车板上睡着,车板子上铺了凉席,她两条腿却搭拉在车上的一个小矮塌上,将阿鬼环在腿间。

    卓不凡抱着一大一小换了马车直奔,迅速的离开。

    ******

    南平京师,曦城。

    最豪华的酒楼悦来楼里,一对衣着光鲜,满身金银珠翠,铜臭满身的夫妻抱着个两岁的娃儿,被店小二恭敬的迎进了门。

    那锦衣男人长得五大三粗,脸上一脸的横肉,边走肉边抖动,他抛了一锭银子给了店小二,手中一个大扳指,四个金戒指,差点闪瞎众人的眼睛。

    “小二哥,给我一间最贵的雅间,送上最贵最好的酒菜,还有准备一碗牛乳,都要最好的,不差钱!”

    男人粗着嗓子说完,引来一片侧目。

    悦来楼内酒菜价格昂贵,能够出入这里的,也是非富即贵,就是坐在大堂的,也都不是一般人,见这男人粗俗不堪,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有钱,有人就背地理笑话了两句:“哪里来的暴发户,真是不知死活!”这悦来楼里,杯子随便一扔,都能砸到一个权贵,他们这样的也就是个有钱的粗鄙商户而已,还能在这大放厥词!

    男人不满的扫了一眼大厅,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对四周的议论声充耳不闻,只用眼神嫌恶他们。

    他对身边同样恨不得将珠宝都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子道:“娘子,这是最好的酒楼了,咱们去吃饭吧,儿子我来抱吧,他沉的很,别累了你,看人家都带着丫鬟,我就说让你把家里的四大美婢都带上,好歹有个人伺候,你就是不停,现在累了吧!”

    女子长相娇柔,她伸出手将怀中扭捏不停的胖娃娃递给了男人。

    “是够沉的,你看这个大项圈,也仔细你儿子的脖子!不怕人家来宰了你这只大肥羊!”女子嗔了男人一眼。

    男人嘿嘿直笑:“娘子,若不这样,只怕别人狗眼看人低,小瞧了你,为夫说了要对你好,自然要天下人都对你好,谁也不能给你脸色看,你看那小二不就对你比对旁人好?”他说着指了指身后跟进来的锦衣男人。

    身边的小二哥面色的笑意一僵,有些不自在。

    那锦衣男人倒是不在意,绕过他们径自进了大堂。

    女子也没说什么,在男人腰上掐了一把,掐得他反而越笑越开怀。

    “娘子留着晚上掐,别一会没力气了,你放心,除了你别人来宰我,那都是做梦,我只让你宰,先看好那口最美味,等天黑了让你开宰,哈哈。”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脸上一脸*之色,众人想忽视也难,就算听不到,也知道这两口子在打情骂俏。

    至于他们前方不远的锦衣男人则是听了个正着。

    男人摇摇头找了个地方坐下,伙计马上就送来的茶水。

    掌柜的正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看见他们,眼神闪了闪,很快就恢复了常色。

    “旺财,将贵客带到二楼雅间去。”

    这一家三口边往楼上走,那女子边低声嗔他:“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一会我让小二先烧热水把你烫洗干净了,看我不一口一口撕了你。”

    男人笑的很猥琐,掂了掂儿子,冲女人挤眉弄眼:“为夫说了荤话,可不是让你说句更荤的。以前的镶儿可不这样啊。”

    女人白了他一眼:“那是妾错了,妾知错,可满意了?”

    男人整暇以待:“你说说何错之有?”

    女人看到男人晶亮的眼神,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锦衣男人正往他们看过来,“蹬蹬蹬”的就往楼梯上走,他突然改了对自己的称呼,那点小心眼当谁不知道。

    “说说嘛,镶儿,哪里错了。”

    女人明镶回头,眼里是洞悉他意图的光彩,男人正是卓不凡,他稳步上楼,依旧不忘追问。

    明镶等他靠近了,一把捏住他的肉脸,她最喜欢的就是他现在这幅人皮面具,瞧瞧这手感,和阿鬼有的一比了。

    卓不凡装模作样的哀嚎了声:“儿子,救命!”

    阿鬼笑嘻嘻的也伸出去手去捏他,两边被拉扯成一个十分可笑的模样。

    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公子既然号三俗,妾不该抢了你的名号,不过我若不这样,你恐怕要嫌我无趣的紧吧。”明镶压低了声音,收回了手,这个小家子气的,就不跟他计较了。

    锦衣男人闻之,手中的杯盏突然碎了,眼睛锐利的朝他们看过来。

    明镶的目光和他对了个正着,十分平静的又转开了视线,那男人揽着她的肩膀,她看着他,就是整个世界。

    “这位爷,真是对不住,小的给您换杯水。”伙计被吓了一跳。

    锦衣男人说了句:“无事。”

    卓不凡挑了挑眉,转开了视线。

    进了雅间,很快就上齐了菜,卓不凡敞开雅间的门,外面的大堂里有个白衣书生装扮的男人正在说书,说的不是历史传奇,而是当今的时政。

    这也是悦来楼的揽客手段和能耐,这楼里能随意的说话,评论时事,甚至批判三国的皇上,只是动口不动手,出了这门,说的话一律不作数,不会有人承认,也不会有人去举报治个不敬之罪。

    每每黄昏至夜幕这个时候就是悦来楼最热闹的时候。

    白衣男人说完,大厅里就开始激烈的辩论起来。

    这也是大多数人不爱坐在雅间的原因,坐在大堂里,可畅所欲言才是乐趣。

    也只有那啥啥不懂,只靠着钱的才会去雅间。

    这白衣书生说的正是时下南平的内斗局势,这个话题连续争论了十日了,谁也不能说服谁。

    这白衣书生显然是太子的拥护者。

    “嫡庶有别,古训如斯,太子占着嫡子之位,名正言顺,而且太子一系,有百年世家淳于一脉,皇太孙殿下的太孙妃正是大漠华城城主华洛泽的嫡亲妹子,华家和南平花家本就是同根,花家的势力不容小觑,占了名正言顺又实力不俗”

    书生话未说完,马上就有人反驳。

    “靖王为长,实力也不容小觑,这些年甘愿守护南平边陲,更是几次平乱,靖王长子皇长孙殿下不需要靠岳家,本身就实力不俗,文治武功,南平学子谁有不服他的,收复了学子的心,这才是真本事!”

    “要比家事岳家,锦王爷也不遑多让,何况现在皇上最*幸的德妃,正是锦王母妃,这个小儿子皇上也是最为喜爱,现如今锦王也在极力拉拢龙腾诚王慕容鐕,若是慕容鐕成了他的女婿,雅将之名也不是空口来的,朝中”

    几方人马争的面红耳赤。

    门扉上响起两声轻叩声。

    阿鬼歪着头扶着门槛看着眼前的锦衣男人,这男人怔怔的看着他。

    他咧嘴一笑,回过头去,冲着卓不凡脆生生的喊道:“爹,真的有人来找你!娘你输了,你要亲爹一口!”

    卓不凡冲阿鬼勾了勾手指,阿鬼兴冲冲的跑过去,抱住了他的腿。

    “慕容鐕,你果然来了。”

    卓不凡将阿鬼拉到自己腿上,递给他一只鸡腿,让他自己啃。

    旁边明镶无语的看着这两父子。

    慕容鐕进门来,找了个空位子坐下来。

    一年多未见,明镶看他一脸疲惫,很是憔悴,比起之前的意气风发,多了沧桑。

    卓不凡“哼”了一声,她赶紧收回了视线,这个小气男人。

    慕容鐕视线扫过他们,都是易容,只能看出一双眼睛极有神采,像是要溢出一种叫做‘幸福’的滋味来。

    他脸色暗了暗。

    “临河小筑你没有去。”这是个客观事实,他说出来心中越发的低落了,本来以为给了她临河小筑的令牌,双方的交情怎么都还能维系的,想不到人家根本没用过那块令牌,看到一个孩童把玩这令牌,听说是个老爷爷给的,他心中更是说不出的滋味。

    明镶还不及说话,卓不凡满不在乎的道:“我们不需要,这玩意没啥用处。是吧,镶儿。”

    见明镶不语,他眼睛眯起来:“你欠了爷一个吻,过来,亲这里。”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唇,还嘟起来了,看着有些好笑。

    “别闹了,有事说事。”

    卓不凡不依,冲着阿鬼的脖子拱了拱:“儿子,你作证,你娘耍赖皮,以后你也可以随便耍赖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明镶无语的看他,就没有正经的时候,阿鬼的确眼睛晶亮的看着自己,和卓不凡一样,两个人神情都很相似,她伸出手,捏了捏卓不凡的大腿,卓不凡松下一只手来,她捏了捏他的掌心,他才脸色好看了点,对着阿鬼道:“你娘不会耍赖,你也不准,不然打烂你的屁股。”

    阿鬼刺溜一声从他身上就往下滑。

    这哪是爹啊,没节操没原则,经常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来威胁来,还能不能让他正常成长了!

    他已经三岁多了,总算长到普通小孩两岁的模样,身体是慢慢正常了,可心理

    慕容鐕满面苦涩:“你一直都不露行踪,这次特意引我来做什么!”

    卓不凡斜睨他:“我引你来,要不是你跟个跟屁虫一般的跟着我,我引你做什么!就算是追魂香能让你找到我们,你也没必要跟着吧,烦不烦人呢!”

    慕容鐕冷着脸不说话。

    卓不凡以冷哼做总结,也不出声了。

    阿鬼爬到明镶腿上要着要那,胃口很好。

    另两人就静静的看着,卓不凡突然道:“我若不找点事情你做,看来你不能爽快的应下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表面的意思,你追着我们一家四口,到底想要怎么样?看来你皇兄实力太弱了,听说他最近在江南行事屡屡受挫,江南富庶,却收不到多少税收,你说我要不要帮帮他?反正江南只有江湖门派捣乱,再乱一点又何妨?”

    慕容鐕面上的落寞顿时就不见了。

    “卓不凡,你别以为本王是什么软柿子。”

    “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慕容鐕,你要是再不滚远点,让我发现你的话”

    “你想怎么样?追魂香无解,只要本王想找,你们就是去了天涯海角也摆脱不掉!”

    “不想怎么样,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慕容鈺若出现在龙腾,以他做生意的手腕,慕容錚应该很高兴。”

    “果然是你!”

    “是啊,他从南平出发已经离开了三日,这一年多,他为我赚了不少钱,刚换了救命之恩,现在应该快出了南平了吧。”

    “你!本王改日再跟你算账!”慕容鐕顾不得多说什么,匆匆离去。

    卓不凡看着他的背影,捻起桌上的酒盏,一饮而尽,眯着眼看明镶,趁她正专心给阿鬼喂食,一把箍住她的后脑勺,大嘴已经印了下去。

    吻着吻着,屋内越来越热,阿鬼被他们挤在中间,左右推推不动,啊啊呜呜刚一开口,卓不凡伸出手就堵住了他的嘴,他最后在明镶唇上啄了一口,才离开了,眼睛幽暗:“晚上再收拾你!”

    阿鬼一口咬在他手上,他不痛不痒的说了句:“你个小东西,敢咬你老子”

    说着就用手去蹭他的下巴和腋下,阿鬼左躲右闪的躲不开,哇哇直叫。

    明镶将他抱过来才算是了了。

    卓不凡还要闹,明镶指了指门口。

    卓不凡才收住了玩闹之意。

    “进来吧。”

    门口站着悦来楼的掌柜,此人年不过三旬,瞧着很是温和,一双眼睛却透着沧桑。

    “有事?”

    “他走了?”

    “你不是都看见了么,好好还债吧,别以为一年就能还清了!”

    掌柜一愣,笑了笑:“我除了巴着你还能到哪里去。”

    “说的这么死气沉沉的,爷可没欺负你吧。”

    掌柜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

    “南平的皇上听说是不行了,可能会乱起来,到时候”

    “你置身事外就好,难不成他们会难为一个掌柜。”

    掌柜点点头,说完了正事,他并未马上出去,而是看着明镶,面上有些讪讪:“对不起”

    明镶没有看他,径自和阿鬼玩闹。

    这掌柜还要说什么,见明镶毫无反应,他神色暗淡下来,有些事情做都做了,后悔也不能弥补什么。

    他默然了,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了。

    卓不凡也没有说什么,就像那掌柜不曾来过,这辈子这人得为他卖命到死了,呵呵!

    天下不宁又如何,这乱世之中,他自有能耐护住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不,是一家四口才对。

    ******

    阿鬼的一天---

    我叫阿鬼,因为我是从我娘的尸身上剖腹取出来的。

    这听起来很骇人听闻吧,但是它却真实的发生了,我就是证据,我娘也是证据。

    我娘死了,她又没死,事情很复杂,我说不清楚,谁让我只有十岁呢。我孟叔叔说我现在其实身体各种条件只有九岁。

    看吧,我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一点。

    我姓卓,让我叫卓鬼,不如让我死了,再投胎,在我哭闹了一年之后,我娘勉强说服我爹同意让我改个名字。

    那天我爹笑嘻嘻的写了几个大字让我看,让我选,我选中的就是我的名字。

    这些字分别是:攰、珪、轨、瑰和龟。

    我认识“龟”字,这个字我在学堂里学过了,我爹实在太坏了,他在暗示我是龟儿子吗?

    我很生气,白了他一眼,但是不敢反抗,我知道他巴不得我反抗,这样他就能把我赶的远远的,免得占了我娘的时间,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我才上了两年学堂,我只认识两个字,还有一个是:轨。

    都是一个音,和我的名字阿鬼一样。

    我看着其他的三个字,后悔为什么我没有好好学习。

    我觉得我爹肯定不会这么好意的,他就是个十足的大坏蛋,为了讨好我娘,他可以把我吊在树上,让我娘在人前亲他了,才把我放下来。

    有回我打翻了油灯,桌子烧起来了,我爹就能为了我娘的安全着想,让我去住学堂,一点情面都不讲,他总想把我送的远远的。

    我一直觉得他不爱我,直到有一天,我姨妈和姨父从大漠来看我,有个很漂亮的男人也跟着来,我觉得那个叫如非的男人很奇怪,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发毛。

    他和我爹的关系不错,那天晚上我爹带着我陪着如非喝酒,让我见见世面,他觉得我见过的人太少了,跟他小时候没法比。

    我爹喝醉了,虽然我怀疑他是装的,他抱着我娘亲亲我我,然后就当着我和如非叔叔关了门,行苟且去了。

    后来我就晕了,再后来我醒了,我爹正抱着我使劲的摇,他还哭,我爹因为我哭了,苍天呐,大地啊!我简直感动的稀里哗啦,我也忍不住哭了。

    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我不应该哭的,但是我爹都破例了,我觉得我应该陪陪他一起哭。

    见我醒来,我爹惊呆了,鼻涕都不动了,然后就发疯了一样亲我,跟我道歉,说没有保护好我。

    把鼻涕全部蹭在了我的脸上。实在太恶心了,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恶心。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如非叔叔把我从家里带出来,还给我下了迷药,把我带出来十万八千里远,十万八千里是我大弟弟告诉我的。

    总之,我爹就追了十万八千里。

    终于找到了我,但是我一路上吃的mi药实在是太多了,大夫说没救了。

    我将死于mi药这是不可能的。

    可能还是和我的奇特人生际遇有关,后来一场梦叔叔说,是因为我身体里有种叫做追魂香的东西,这个就是mi  药的老大,我被下过这种药,其余的mi药反而不能伤我了,我因此醒来了,算是因祸得福。

    我爹很开心,因为追魂香的药效也没有了,我知道追魂香,因为有这个药在体内,那个慕容大叔总是能找到我,进而找到我娘,我爹总想让我和我娘距离远远的!

    我就不明白了,慕容大叔比我爹有正气,有气势,我娘为什么不喜欢他,而是喜欢我爹呢?

    我问一场梦叔叔为什么如非要带我走呢?反正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如非。

    一场梦笑的很奇怪,他说因为爱情,不分男女。

    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还是我大姨父,他和一场梦叔叔喝酒的时候,笑声太大了,差点拍翻了桌子,他说,如非喜欢卓不凡!?

    他那吃惊的语气,让我也被感染了!

    实在太可怕了。

    大姨父从此之后,每次一看到我爹,就说:“卓不凡啊,我华洛泽真是甘拜下风啊,自愧不如你,你厉害啊,你厉害!”

    我知道他跟我爹争了很多年,一直不肯认输,想不到这次就认输了。

    有男人对我爹有爱情,他能不认输么!

    我扯远了点,我说这么多,还是要告诉你们,我爹是爱我的,他不能没有我,没了我,他会哭的死去活来,他平时戏耍我,我大人大量的就原谅他吧!谁叫他爱我呢!我也不计较他不如慕容大叔了,谁叫我也爱他呢!

    还是说我的名字,我叫卓珪。

    源于我的无知,我居然还是和以前的名字发音一样,捉鬼!

    我的老师说过,王字旁的字几乎都是美玉的意思,那个‘瑰’有个鬼字,我不喜欢,那个‘攰’,那会我以为是“翅”,我不喜欢这个字,我选了‘珪’。

    说起来我就生气,我爹太坏了。

    我再次要求取名无望,而且我弟弟们的名字也一样难听之后,我就释然了,你们可以喊我阿鬼,但是千万别连着我的姓!不然我要翻脸!

    我的大弟弟今年六岁,他叫卓珫,其实以前他叫卓虫。

    关于名字,他有和我一样的血泪史!

    我的二弟弟叫卓瑜,你们懂的,最开始他叫卓鱼。

    只有我们的小妹妹名字比较正常,叫卓妙妙。我爹每次喊她“喵喵”。

    反正比我的好听。

    我爹让我写今天的日常记录,他回来要检查。

    我就认真的写吧。

    我的大弟弟卓虫正在一边扯着一头牛的尾巴,企图用他的手和牙齿将它和牛身分离,牛眼看就要发怒了,我吓的心惊胆战,我爹娘今天不在家,我就是家里的老大,我爹说,作为老大我要照顾好比我小的人,就像他再家的时候,他是老大一样。

    我飞快的在卓虫手上打了一巴掌,一如我爹对我。

    然后抱住他飞快离开发怒的牛。

    大弟弟还要挣扎,我找来绳子作势要把他绑起来,并且当着其他弟弟妹妹的面,他这才作罢了,十分委屈的看着我:“我想要那个牛尾巴!大哥你帮帮我吧!”

    “为什么呢?”我十分讶异他的执着,大弟弟很少找人帮忙,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找人帮忙过,他刚出生的时候就这样,每次尿尿都不要我、我爹,或是我娘帮忙,都是直接尿在裤子里或者*上。

    卓虫说,因为牛尾巴和鞭子一样,叫做牛鞭,一场梦叔叔跟他说过,牛鞭像我爹这样纵欲过度的人是十分需要的。

    最后我帮他割了牛尾巴。

    那头牛也疯了。

    差点撞到了卓鱼和喵喵。

    他们安静的在亭子里一个画画,一个‘绣花’(其实是拿针将卓鱼的裤管瞎缝了起来,我小地弟卓鱼喜欢安静,时常能够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一整天,我爹闹他,他能够直接无视,我很佩服他。)

    我一边批评喵喵做的不对,一边赶紧去救他们。

    我跑的飞快,但是也没有牛快!

    幸亏慕容小叔来了,他今天是来送账本的,他是我家的专用掌柜,我爹说他做生意很厉害的,打遍天下无敌手。

    以前南平打仗的时候,他能发战争财,后来慕容大叔和他哥哥打仗的时候,他也跑去大发战争财,再后来,西岐皇帝趁这慕容大叔没有恢复过来,跑来打慕容大叔,慕容小叔把这些年的私房钱全部给了他哥哥,用来买兵器,装备军队,我爹也趁机把在西岐的生意都关门了,已做警告我那个不安分的亲叔叔,然后战争就这么没了。

    慕容小叔很狡猾,他以为我不知道,兵器厂都是他在打理的,他这么做既给了慕容大叔人情,自己也赚了钱,分红是很客观的,可惜慕容大叔不知道这些,我爹也不让我说出去,他说:“阿鬼啊,你要是说出去了,你娘可能就被慕容老王八蛋抢走了。”

    慕容小叔武功很弱的,但是他这次发了狠,拼命的去救卓鱼和喵喵,居然比我还跑的快!看来我的轻功还要练,我居然跑不过慕容小叔。要是被我爹知道,我就完了。

    啊啊啊!糟了!

    这头牛的牛角很硬,慕容小叔一把揽住喵喵和卓鱼,那头牛已经冲上去了。

    我闭上了眼见,简直不忍直视。

    突然听到“啪”的一声响,然后是牛发疯的叫声。

    我感到身边一阵迅速的空气涌动,还有我娘的气息,我爹娘回来的,但是慕容小叔

    我睁开眼睛,果然看到地上都是鲜血!

    但是慕容小叔无事!

    他将喵喵和卓鱼护在身下,一动不动。那头牛倒在他旁边,死了!

    我爹踹了他一脚,他才动了动,站起来,他没有受伤!

    我爹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赶回来了!他总是及时雨一般的存在。

    慕容小叔松了一口气,看见我娘又有些讪讪的,他每次见到我娘都是这幅模样,像个小媳妇。

    我娘每次都不搭理他,这次居然说了声:“谢谢!”

    慕容小叔开心的不得了,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娘又说,让他留下来吃饭吧,别赶着出谷了。

    我爹简直就是火眼金睛,他一眼就看清楚被他打死的牛身上没有尾巴,他听了我和卓虫的解释,顿时脸色发青。

    慕容小叔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卓虫一脸茫然的样子,打算把他推出去当替死鬼,我娘抢先一步,说:“今天晚上吃牛肉吧,刚好我也想吃,阿鬼,小虫,你们把牛肉处理了,免得你爹生气,你们也能练练刀法。不懂的就问阿才叔。”

    这个我愿意,我看了看那牛,觉得也不成问题,一场梦叔叔教我肢解过的,我可以把一头牛片成一片一片的,一场梦叔叔说,我长大以后可以当个刽子手,专门负责凌晨处死那些重刑犯,因为我第一次就不怕,而且做的很好,不管什么动物我都能分清他们的骨头筋脉,下刀如有神。

    卓虫很乐于助人,我需要他帮我打下手,比如烧水给我吸收,准备香胰子,除去手上的血腥味等等。

    我爹看着我娘,也懒得管我们了,一把抱着我娘,就往房间里面去,我依稀听见他说:“我让你瞧瞧,不要牛鞭,爷也很厉害!刚才你看了那宋思源多久,你说说,你这个娘们,今天让你尝尝爷的厉害!”

    我娘说:“那宋思源我看他”

    “你闭嘴,不准再提他!专心点,爷的鞭子来了!吃爷一鞭!”

    我娘:“你这个*,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我爹:“要不你坐上面”

    “”

    “嗯,就是这样,宝贝”

    “”

    然后我就被慕容小叔拖走了,我想问,我爹的鞭子长在哪里,慕容小叔赶紧逃了,饭都没有留下来吃。

    临走前,卓鱼拖着那头健壮的牛也跟着我们来了。卓鱼的力气很大,为了控制力气他总是做一些娘们兮兮的事,比如画画,写字,努力不把毛笔捏碎。

    我真羡慕我娘,我爹从来都没有喊过我们“宝贝”。

    我知道他的宝贝只有一个,就是我娘,他是因为我娘才爱我们。

    反正我们都是我娘的宝贝!

    宝贝的宝贝也不错。

    我写完了,坐着等我爹来检查,他还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我觉得今天的事情我记录的很详细,索性再详细点吧,谁让我听见了呢。

    屋里我爹说:“还不醒?再不醒我摸你了。”

    然后我爹一声哀嚎,应该是被反摸了。

    我娘说:“老不正经的,唔......”

    我爹:“吧唧吧唧......”

    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过了很久,我叹了一口气,准备留下我的作业,然后默默的走开,我的牛肉正等着下锅呢。

    突然我爹大呼一声:“你还真的咬我呀!......”

    我娘真厉害,居然敢咬我爹!

    我爹更厉害,他说:“好舒服...你真的要让爷死在*上才开心?别蒙眼睛,我看不见......”

    我娘说:“有阿鬼的那一晚上,我也看不见......”

    我爹陡然拔高了声音:“镶儿,你做了什......”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娘低声说了句:“笨蛋,就不信迷不倒你!现在才算是报仇了呀,十年了,啧啧,果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再门口等了会,我娘一身整齐的出来了。

    她看见我也没有很意外:“小鱼呢,让他过来帮娘一个忙。”

    我隐约知道了什么,我太激动了,顾不得放下手中的纸笔,就往外跑,我相信小鱼,小虫都会很高兴有这个整我爹的机会。

    果然,我们一拍即合。

    小鱼负责把我爹光秃秃的抗出来,他只穿了条裤衩,还快要掉下来的样子,小虫准备了捆牛的绳子,我们合力把我爹挂在了树上。

    我爹醒了肯定会很生气,但是我顾不得了,错过了这次,恐怕没有下次。

    我们围着那棵树涮牛肉吃,这是我吃的最开心的一次,我几次都忘记了筷子和牛肉,好像看着我爹我就饱了似的,喵喵什么忙也没有帮,她一直噘着嘴,我爹曾经以她是婴儿的时候尿*为由,将她丢给我们兄弟三人照顾,她听说之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最后喵喵扯下了我爹的裤子。

    我惊呆了,然后我爹睁开了眼睛,然后我们纷纷逃跑了,我决定去大漠,我姨妈和姨父肯定会收留我,小鱼要去找慕容小叔,他顺便把喵喵也抓走了,小虫决定去睡觉,他从来不需要别人帮忙。

    真是忙碌的一天!

    http:/♂/♂

    http:/♂/♂

    v57大结局,阿鬼的一天网址:.html
(快捷键 ←)上一章:V56不如偷,我疼你也一起吧 返回《重生之妻不如偷》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