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香艳的早晨!

文/鬼谷仙师
都市巨灵神 本章字数:3575 都市巨灵神txt下载
推荐阅读: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绝世无双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宋时行
“陈大胜,你这个混蛋!”

    华夏蓉城,金牛某小区内传出一声女子的尖叫,尖利的声音划破清晨的天空,将小区内的住户从睡梦中惊醒,栖息在小区榕树上的麻雀,也被惊得漫天飞舞。

    这是一个香艳的早晨!

    陈大胜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扑鼻传来一阵异香,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张熟悉而美艳的脸。

    门口的桌子上摆满了一个个空空的啤酒瓶,被子滑落到了床下,罩罩、内裤、衣服洒落了一地,而枕在自己怀里的,正是和自己同租的美女,刘韵诗。

    挺傲的双峰紧紧的贴着陈大胜的手臂,浑身上下不着一缕,吹弹可破的肌肤,完美的呈现在陈大胜的面前,陈大胜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就在陈大胜悄悄溜下床,穿好衣服,准备趁着刘韵诗还没醒来的时候,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刘韵诗居然醒了过来,而且还反应如此的剧烈。

    轰隆隆!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陈大胜几乎是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手里还提着自己的外衣,神sè十分的慌张,那模样就像是偷情被人给发现了一般。

    “咣当!”

    头顶一阵风声,陈大胜豁然抬起头来一看,一个花盆从二楼砸了下来,赶紧往旁一躲,花盆正好砸在了陈大胜的脚边。

    “你谋杀啊你!”

    抬起头来,刘韵诗正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一双美眸仿佛是要择人而噬。右手手心被溅起的花盆碎片划了一下,拉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陈大胜不禁愤怒的大吼了一声,自己这要是躲得慢了点,那还不直接被开了瓢?

    “混蛋,你给我站住,再跑你就不是男人!”刘韵诗一张玉脸黑的就像是要滴下墨来,一手指着陈大胜破口大骂,另一只手却又将另一个花盆给抓在了手里。

    “我他娘的还不是男人了?你敢再扔一个试试!”陈大胜有些火了,索xìng也就不跑了,站在楼下与刘韵诗对峙了起来。

    “你,你给我等着!”

    刘韵诗狠狠的瞪了陈大胜一眼,把花盆往阳台上一放,旋即便转身消失在阳台上。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陈大胜不禁啐了一口,在那花盆的尸骸上使劲的踹了一脚。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韵诗从楼道里冲了出来,陈大胜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刘韵诗死死的抓住了衣襟。

    “干嘛?”看着刘韵诗那吃人般的眼神,陈大胜不禁有些发憷。

    刘韵诗咬着牙质问道,“陈大胜,你昨晚对我干了什么?”

    “你,你先放开好么,好多人看着呢!”居民楼里shè出无数道目光,好多大妈趴在窗户上围观,陈大胜顿时感觉到浑身不自在,神sè有些慌张。

    抓着刘韵诗的手扯了扯,却没能扯得下来,陈大胜顿时哭丧着脸道,“大姐啊,我是无辜的啊,昨晚我们都喝醉了好不好?”

    “喝醉了?你酒量那么好,我看你是在装醉,趁机对本姑娘下手,你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快说,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刘韵诗死死的抓着陈大胜的衣服,不依不饶的道。

    陈大胜急道,“我陈大胜是什么人,你自己不清楚么?再说了,我有没有对做什么,你自己感觉不出来?”

    “我,我……”刘韵诗顿时有些激愤,言语甚至都有些结巴,“我喝醉了,怎么会有感觉?”

    陈大胜顿时翻了个白眼,神sè肃穆的举手道,“我发誓,昨天晚上我真的喝醉了,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跑到你床上去了,但是我保证没有碰你!”

    “我不信!”刘韵诗哪里肯信,衣服裤子都脱光了,那会什么事都没干,都说酒后乱xìng,面对自己这样的大美女,陈大胜能够忍得住么?

    陈大胜直接道,“我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擎天一柱呢,不行你回家自己检查检查去。”

    “你……”刘韵诗俏脸一红,却是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快放开!”

    “我不放!”

    “你放不放?”

    “我就不放,有本事你打我啊,这里可这么多人看着!”刘韵诗死死的抓着陈大胜,那表情就像是在公交车上抓住了一个变态sè狼,楼里已经传出了不少不怀好意的笑声。

    “大姐,我哪敢打你,要不咱们回去再把昨晚的事情在温习一遍!”见刘韵诗不依不饶,陈大胜索xìng耍起了赖皮,顺手往刘韵诗的腰间搂去。

    刘韵诗陡然sè变,吓得惊叫一声,就像是踩到了蟑螂一般,瞬间放开了陈大胜,往后跳了两步。

    陈大胜不禁抹了把冷汗,早知道这么容易的话,早就该用这一招了,此时一脱困,赶紧扭头就跑,他可不想在这里被人当笑话看,楼上楼下的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以后还让自己怎么在这小区里混。

    刘韵诗反应过来之时,陈大胜已经跑到了小区门口,不禁使劲的跺了跺脚,指着陈大胜爆喝道,“陈大胜,你这个混蛋,敢做不敢认,活该你女朋友把你给甩了!滚,滚了就别回来了!”

    尖利的声音在小区内久久的回荡,陈大胜的身影已经消失,似乎此时才发现周围的楼里有不少人在围观,刘韵诗脸上的表情多变,显得十分的jīng彩,赶紧捂着脸,逃也似的跑进了楼道。

    刘韵诗今天真是气愤急了,她和陈大胜都是蓉城理工大学的学生,只不过她比陈大胜大了一级,陈大胜大三,而刘韵诗大四。

    一次偶然的机会,和陈大胜合租在了一起,陈大胜这人样貌并不出众,虽然身材不错,个子也不算矮,有一米七六,不过却是生了一副老实样,刘韵诗这么一美女,之所以敢和陈大胜合租,多半也是看陈大胜老实,而事实上,陈大胜也的确挺老实的,合租半年,并没有过什么越过雷池的举动。

    前几天,陈大胜被女朋友给甩了,情绪十分的消沉,刘韵诗看不过眼,便好心安慰,昨天夜里陪着陈大胜大喝了一场,却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跑自己床上去了!

    ——

    在守门大爷那不怀好意的猥琐目光之下,陈大胜逃也似的出了小区,看着街道上的车来车往,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道往哪里去。

    刘韵诗最后那句话可以说深深的刺痛了自己,一个星期前,处了五年的女朋友居然和自己提出了分手,留给自己的理由却是,‘和你在一起,以后要过苦rì子!’。

    五年啊,从高二开始,陈大胜倾注了五年的感情,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完结了,陈大胜受伤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自尊!

    “女人?都他娘的这德行么?”陈大胜理了理衣服,归根结底一句话,自己只是个穷小子,没钱谁跟你?

    “麻辣隔壁的,不就女人么,等老子发达了,老子用钱砸死你!”站在原地想了想,陈大胜咬了咬牙,往公交站台走去,径直上了101路公交车。

    ——

    101路公交车方向,文殊院。

    文殊院是蓉城的一大景点,陈大胜往文殊院而去,并不是看破红尘,想去出家,而是因为他的姐姐在这里。

    陈大胜今年二十一岁,姐姐名叫陈小利,比陈大胜大八岁,是陈大胜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虽然两人在同一个城市,不过陈大胜却很少来找这个姐姐,一切的原因,只因为自己这个姐姐有些另类。

    快三十的陈小利,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结婚,甚至连追求者都没有,因为她有个特殊的职业,神婆。

    说白了就是封建迷信,坑蒙拐骗,兄妹两人本是农村人,陈大胜刚出生没多久,母亲便因病去世了,五岁的时候,父亲外出打工,工地上的钢筋掉了下来,兄妹两的生活就此陷入了一片昏暗。

    陈小利靠着从村里一个瞎子神棍那里学来的骗术,带着陈大胜过上了坑蒙拐骗的生活,辛辛苦苦的将陈大胜拉扯大,直到陈大胜考上了大学,陈小利便跟着来了蓉城,在文殊院旁边租了个院子,开了一家姐妹坊,网罗了一帮子年轻姑娘,继续搞她的封建迷信。

    对于自己这个姐姐,陈大胜心中多少有些抵触的,虽然陈小利含辛茹苦的挣钱将自己养大,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陈小利赚的钱,不算什么正当的来路,每用一分钱都感觉烧手。

    坐在公交车上,陈大胜的心中很凌乱,蓉城理工大学和文殊院并不算远,但是来蓉城三年了,陈大胜去姐妹坊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

    “唉,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心中虽然对姐姐的职业有些抵触,但是陈大胜心中很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去看低自己这个姐姐,陈小利每个月都会把钱准时的打到他的卡里,他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如果没有姐姐,十多年前自己就死了,根本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文殊院站到了……”

    公交车在站台前停了下来,在一片凌乱的思绪中,陈大胜走下了公交车,果然,无处可去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自己的至亲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