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大圣,你的金箍棒呢?

文/鬼谷仙师
都市巨灵神 本章字数:3607 都市巨灵神txt下载
推荐阅读: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绝代武神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一世之尊
“你就嘚瑟吧!”陈大胜没好气的白了刘韵诗一眼,“站这里小心被人给当成站街女了!”

    “混蛋,你才是站街女!”一听陈大胜把自己形容成站街女,刘韵诗立马就发飙了,挥舞着粉拳十分彪悍的向陈大胜追去。

    “嘿,美女,你这价钱太高了,一晚上就要五百块,你还是找别人吧!”陈大胜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喊道。

    话音一落,周围不少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陈大胜,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周围那些异样的目光就像毒箭一样的shè向自己,刘韵诗顿时羞怒交加,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恨不得将陈大胜那张臭嘴撕扯成碎片。

    ——

    “喂,一会儿上去后,你可别说我是和你一路的,咱俩谁也不认识谁!”

    很快就到了荣祥茶楼,刘韵诗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对着陈大胜威胁着,她可是来看热闹的,不想被陈大胜给连累了。

    陈大胜翻了个白眼,“大姐,你还能再恶俗点么?看我出丑对你有好处?”

    “不是有好处,而是有大大的好处!”刘韵诗咯咯一笑,往后退了几步,与陈大胜保持距离。

    “cāo蛋,你要是个男的,老子非得狠狠的揍你一顿不可!”陈大胜回头啐了刘韵诗一口,扭头直接上了荣祥茶楼。

    一楼是家卖包子的,二楼才是荣祥茶楼,由一楼一条侧梯通往楼上,地方虽然挺隐蔽的,但是却从来不缺客人,表面上这里是个喝茶打牌休闲的地方,但实质上却是一个十足的赌窝。

    蓉城就是一个娱乐休闲的圣地,什么饭店酒店多不胜数,随便在市中心拣一条街,都能看到按摩保健的小店,许多年青漂亮、花枝招展的‘女按摩师’坐在那昏暗的灯光下,张开黑丝裹缠的大腿,热情的迎接顾客上门,而像荣祥茶楼这样的地方,更是遍地开花,你只需上网搜索‘茶楼’两个字,便可看到一幅长满麻点的蓉城地图。

    荣祥茶楼算不上大,不过装饰得倒是挺华丽的,以前陈大胜也经常和郭辉他们一起到这里来打牌,算的上是熟客,刚刚上楼,茶楼的老板就把他给认了出来。

    “你朋友输了钱撒泼,被人给扣下了!”茶楼的老板名叫李宁,是个中年大胖子,个子不高,小眼咪咪的,模样看上去有些市侩,不过为人还是不错的,但陈大胜心中知道,敢开赌窝的,人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李胖子并不知道陈大胜的名字,只是个脸熟而已,陈大胜点了点头,“我知道,他在哪儿?”

    李胖子指了指拐角处,陈大胜抬眼望去,拐角处有一块屏风,屏风后面不时传来几声争吵。

    见陈大胜要过去,李胖子一把拉住了陈大胜,压低了嗓门道,“你小心点啊,那几人有些来头,以我看,故意搞你朋友的!”

    “唔?是怎么个事?”陈大胜闻言停住了脚步,对着李宁问道。

    李宁道,“那其中有个秃顶的,是道上混的,名叫何亮,远近闻名的麻将手,牌技一流,上午你朋友在这儿玩麻将赢了钱,吹嘘自己有多厉害,结果被何亮给听到了,就邀他一起打,几圈下来你朋友身上的钱就输了个jīng光,然后你朋友说他们出老千不认账,那三个人就把你朋友给揍了顿,扣了下来。”

    陈大胜眉头一蹙,真不知道该说郭辉这小子该说什么好,这小子什么都喜欢显摆,这下总算是显摆出事来了。

    “谢谢啊老板!”陈大胜想李宁道了声谢,旋即便抬腿往那屏风处而去。

    李宁转脸看着面前那一张张空荡荡的桌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平rì间这里可是门庭若市,可是今天被这事一闹,客人全都跑光了,李宁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早点把门关了,别一会儿招来了jǐng察,那可就不好玩儿了。

    “老板,给我来一壶峨眉毛峰!”陈大胜刚刚离开,刘韵诗立刻便兴奋的跑了过来。

    李宁回头一看,原来是个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女孩,忙堆上了一张笑脸,道,“好的妹子,马上就到。”

    “快点儿啊!”刘韵诗催促了一声,旋即兴奋的朝着屏风的方向走去,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正好可以将屏风后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

    “小子,我们都等这么久了,你朋友怎么还不来?”

    “马上就来了,你们别慌嘛!”

    “小子,我jǐng告你啊,再等十分钟,你朋友要是再不拿钱来,小心爷爷我把手给你跺了!”

    屏风后面有张麻将桌,陈大胜一走过去,就看到了郭辉那肥胖的身体,郭辉坐在最里面,被桌子堵着出不来,看着桌子上插着的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郭辉那张带着两个巴掌印的脸上满是惊慌。

    “郭辉!”看到郭辉安然无恙,陈大胜总算是放下心来。

    “大胜,我的爷啊,你可算来了!”这个声音停在郭辉的耳里,完全就是天籁之音,抬头看到陈大胜,顿时喜出望外,甩了甩蓬乱的大背头,差点就喜极而泣。

    听到郭辉的呼唤,那背对着陈大胜的男人转了过来,是个大概四五十岁的秃头,左脸上吊着一颗黑痣,应该就是刚刚李宁所说的麻将手何亮!另外两个青年,一个穿白sèT恤,一个穿着黑sèT恤,一副马仔的打扮,看上去就像黑白无常一般,肌肉十分的健硕,手臂上有刺青,不像什么好人。

    “这就是你叫来的朋友?”上下打量了陈大胜几眼,何亮虽然人长得丑,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锐利,就像是猎鹰一样,给陈大胜一种极度不爽的感觉。

    “没错,亮哥,这就是我朋友,陈大胜!”郭辉赶紧答道,看上去很害怕眼前这三人。

    “大圣?哈哈,这名字起的好!”右边那白sèT恤的青年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黑sè青年戏谑的看了陈大胜一眼,也跟着笑道,“大圣,怎么不见你的金箍棒?还有你的虎皮裙呢?”

    话音一落,对面喝茶的刘韵诗忍不住噗嗤一声,含在嘴里的一口茶水一下子就喷了出来,一边笑,一边被呛得咳嗽不止。

    陈大胜的脸不禁抽搐了一下,旋即道,“金箍棒当然得随身带着,掏出来怕吓着你,至于虎皮裙嘛,昨晚上落你妈床上了!”

    “草!”

    那黑衣男子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桌上的麻将顿时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小子,你找死啊!”黑衣男子单手指着陈大胜鼻子,怒目圆睁,一脸的凶相,他也不是傻子,自然听的出来陈大胜这是在拐着弯的骂他,对于他这种狠人来说,如何能忍受得住这样的辱骂。

    陈大胜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光,淡淡的道,“奉劝你一句,把你的爪子放下,否则,我可不保证你这辈子还能用上它!”

    刚刚才见面,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郭辉直接将脖子一缩,完全不敢吱声了。

    对面看戏的刘韵诗,也被陈大胜的话给吓了一跳,这不是在存心找打么,对面那两汉子这么强壮,陈大胜那体格怕是禁不住人家三拳两脚的,这一刻,刘韵诗打起了退堂鼓,有些后悔来了这里。

    “他妈的!”陈大胜的态度如此的嚣张狂妄,一下子就惹恼了那黑衣青年,而那白衣青年也一掀凳子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想教育教育陈大胜。

    “阿虎,阿彪!”

    就在陈大胜准备出手教训这俩货的时候,那秃头何亮却伸手拦住了二人,抬头对着陈大胜道,“小兄弟倒是有点胆识,我很欣赏你,不过欣赏归欣赏,该谈的事还是得谈!怎么样,钱带来了么?”

    陈大胜嘴角微微上扬,旋即装傻道,“钱?什么钱?”

    “呵!”何亮被气乐了,“你朋友和我打麻将输了钱,今天你们要是不把这钱给还上,我可不保证你朋友能完整的从这里走出去!”

    “赌钱可是犯法的,你不怕我报jǐng?”陈大胜道。

    “哈哈,报jǐng?”何亮哈哈一笑,“如果你觉得你jǐng察的速度能比得上它,那你尽管报jǐng试试!”

    言罢,何亮从腰间掏出一物,咣当一声放在了桌上。

    “枪!”

    陈大胜瞳孔一缩,而郭辉更是吓得差点叫出身来,那是一把有些老旧的五四式手枪,陈大胜还是头一次见到实物。

    “哎呀,不能报jǐng,不能报jǐng!”就在这时,老板李宁跑了过来,压低了嗓门,拉了拉陈大胜,旋即又上前对何亮道,“亮哥,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快把东西收起来,让人看到可不好!”

    这茶楼是李宁开的,自然不会让陈大胜报jǐng,毕竟他做的不是什么正当的营生,jǐng察一旦来了,他这茶楼肯定也开不下去了,而且恐怕还得进局子里住去。

    “这里没你什么事,给我滚远点!”眼见李宁伸手向自己的枪摸去,何亮回头狠狠的瞪了李宁一眼,赶紧将手枪给收了起来。

    李宁被吓了一跳,赶紧躲开,他可是知道何亮是个狠人的,若是惹恼了他,给自己来上那么一下,自己可经受不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