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你出老千!

文/鬼谷仙师
都市巨灵神 本章字数:3604 都市巨灵神txt下载
“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何亮脸sè有些yīn沉,这一把牌,陈大胜让他丢脸了,他很生气。

    “咱们走着瞧吧!”陈大胜嘴角微微的一弯,何亮越是生气,他的心中就越高兴。

    这一把,陈大胜赢了四万,加上原本的四万,陈大胜的台面上已经有八万多了,虽然还输了将近两万,但是此刻的陈大胜,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将何亮手里剩下的十多万一起赢过来。

    从刚才这一把陈大胜便可以看出,以何亮的能力还无法完全记住每一张牌,而自己却可以,每一把何亮手里是什么牌,完全都逃不过自己的法眼,从现在开始,这张赌桌就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当李胖子将那八万块钱放到陈大胜面前的时候,刘韵诗总算是回过神来,激动的样子,差点就想冲上去抱着陈大胜狠命的亲一口,似乎忘记了陈大胜刚才把她卖了的事情。

    “发牌!”

    何亮皱着眉头对李胖子挥了挥手,李胖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旋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洗牌发牌,显然,他也当陈大胜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碰巧赢了这一局,要知道何亮可是道上有名的职业赌徒,陈大胜一个毛头小子,如何会是他的对手。

    接下来的几局,形势完全就向着陈大胜一边道,虽然有赢有输,但是输的只是极少数。

    陈大胜能完全记住牌,但切牌却不是每次都轮到他,几个回合下来,陈大胜的台面上已经有了十五万。

    这下,陈大胜直接架起了二郎腿,嘚瑟的模样看上去有些欠抽,而站在陈大胜身后的刘韵诗,脸上全然不见了刚才的害怕,取而代之的却是浓浓的喜悦和兴奋,甚至还主动的给陈大胜捏起了肩膀。

    “亮哥,要不咱们今天就玩到这儿吧!”郭辉见陈大胜已经赢回了十五万多,除开他输的五万和贩卖刘韵诗的十万块,还赢了几个钱,便想见好就收。

    “滚开!”

    何亮直接瞪了郭辉一眼,他郭辉是什么人,这点钱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是身为职业赌徒的他,却一而再的输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手上,这绝对不是他能够容忍的。

    郭辉被何亮凶狠的眼神给吓到了,立马将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灰溜溜的躲到了一边。

    “接着发!”何亮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两只眼睛却仅仅的盯着陈大胜,片刻都不曾松开。

    刚刚这几局,他算是看出了些门道,自己在记牌的时候,对面这个小子同样也在死死的盯着李胖子手里的牌。

    难道他也在记牌?一个念头出现在何亮的脑海之中,可是想想却又不可能,身为职业赌徒的他,练习记牌这项技能三十多年,才能勉强记住二十几张,陈大胜居然能一而再的赢自己,这如果不是运气的话,那么陈大胜的记牌能力绝对超过了自己。

    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记牌能力能超过自己这个浸yín赌道几十年的职业赌徒?这可能么?

    李胖子擦了把额头的汗水,颤抖着双手,又开始洗牌了,这次,轮到陈大胜切牌。

    何亮拿过自己的三张牌,一张接着一张的小心翻看。

    第一张K,第二张K,第三张,第三张竟然也是K!

    虽然心中早已有所预料,但是何亮依旧是被这把牌所惊的瞳孔一缩,那并不是兴奋,更多的却是沉重。

    大飞机,非常大的牌!何亮将牌盖上,抬头看了看陈大胜,却见陈大胜并没有看牌,而是一脸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手里拿着三张K的何亮,心中竟然泛起了嘀咕,这小子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三个A?

    陈大胜手中的三张牌,其中他能够记住的只有其中的一张,而那张正是一张黑桃A,三张A的可能xìng虽然微乎其微,但是依然是存在的。

    “怎么,你不看牌?”何亮问道。

    陈大胜嘴角划过一丝弧度,“你管我看不看,该你说话!”

    “哼!”何亮一声冷笑,陈大胜的嚣张,顺利的将他激怒了,冷冷的看着陈大胜,皮笑肉不笑的道,“不如,这次咱们不封顶,一把定输赢?”

    “呵呵!”陈大胜不禁笑了,“我台面上可有十五万,你手上只有不到五万,而且我是暗牌,你是明牌,得加倍下注!想一把定输赢,我可不划算呢!”

    “小子,你别得寸进尺!”阿虎阿彪也隐隐约约意识到何亮今天似乎遇上了高手,听了陈大胜的话,阿彪顿时就对着陈大胜骂了起来。

    何亮猛的一抬手,止住了暴动的阿彪,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来,往桌上一扔,“这是蓉城银行的白金卡,里面还有二十五万,加上桌上的五万和郭辉欠我的五万,拢共三十五万,我开你!”

    何亮的两只眸子向猛虎一般的朝陈大胜瞪去,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陈大胜接过那张卡来一看,果然是蓉城银行的白金卡,这种卡需要存款二十万以上才能办得到的,陈大胜一切也只有做梦的时候想一下,没想到现在却是见了真家伙。

    “好,咱们就一把定输赢!”陈大胜也不在乎那卡上到底有没有二十五万,直接同意了何亮的提议。

    “哼!”何亮一听陈大胜答应,直接自己的牌翻开,狠狠的摔在了桌面上,对着陈大胜吼道,“我就不信你有三个A!”

    何亮已经完全暴怒了,秃秃的额头上已经浸出了汗水,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他输在面前这个毛头小子的手里。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何亮的那把扑克牌上,居然是三个K,又出大飞机了。

    “咝!”

    刘韵诗被吓了一跳,正在给陈大胜按摩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掐得陈大胜倒吸了一口凉气。

    所有人都傻了,三个K啊,何亮居然拿到了这么大的拍,陈大胜就算运气再逆天,手气再好,想要赢何亮,那就只有拿到三个A,但是这样的几率,按照排列组合,似乎能和买彩票有的一拼了。

    “早让你看看牌了,你怎么不听!”何韵诗简直要急哭了,眼看已经赢了,这一把又全输出去,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陈大胜却没有理会何韵诗,嘴角微微的一弯,慢慢的站起身来,双目直视着何亮,“你不相信并不代表就没有可能,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我,的确是三个A!”

    啪!

    三张牌甩开,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三张A,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眼球。

    几个人无一例外,都使劲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仿佛置身梦中,又是冤家牌,三张老K碰上了三张老A,今天这牌真是撞了鬼了!

    “耶!”

    何韵诗惊喜的跳了起来,“赢了,是三张A,真的是三张A,陈大胜,我们赢了!”

    “喂,你能低调点么?”见到何韵诗兴奋的扯着自己大呼小叫,陈大胜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这怎么可能?”

    何亮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一双眸子之中,透露着浓浓的挫败和不可置信。

    “小子,你出老千!”

    忽然的爆喝一声,何亮心中抑郁,羞怒之下,竟然将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陈大胜的脑门,手指旋即抠在了扳机上。

    刚刚何亮可是看过牌后再开的陈大胜的暗牌,在此之前,陈大胜根本就是没有看过牌的,陈大胜在见了何亮的三个K之后,居然没有丝毫的慌张,也就是说,陈大胜一早便知道他自己手里的牌是三个A,稳吃何亮。

    这就是说,陈大胜这个毛头小子,极有可能在牌术的造诣上超过了自己,这是何亮绝对不能容忍的,心胸极度狭隘的他,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啊!”

    眼见何亮居然拔枪,众人都吓的惊呼了一声,刘韵诗更是花容失sè,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包挡在了面前。

    陈大胜早就防范着何亮,但是也没有料到何亮居然会突然暴走,而且还如此利落的将手枪拔了出来,枪口对准他的那一刻,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袭向陈大胜的心头,神奇的第六感告诉他,何亮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哼!”

    说时迟那时快,陈大胜一声冷哼,随手在桌上抄起一张扑克牌,唰的一声便甩了出去。

    “嘭!”

    那张扑克牌就像飞刀一样,正砍在何亮手里的枪身上,陈大胜的力量何其巨大,shè出的扑克牌或许无法和子弹相比,但是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何亮只感觉枪身剧烈的一震,立马就炸了开来,枪体零件漫天的弹shè而出,整只手完全麻木了。

    “啊!”

    刘韵诗还以为那声巨响是何亮开了枪,顿时吓得尖叫了一声。

    静!死一般的寂静!

    刘韵诗慢慢的将挡在面前的包包放了下来,眯着眼睛,有些不忍心去看陈大胜那脑花迸溅的样子。

    “你,你没死!”

    当看到陈大胜完好无损的坐在座位上,刘韵诗脸上的担心和害怕,瞬间便成了惊喜和疑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