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赌圣榜?

文/鬼谷仙师
都市巨灵神 本章字数:3532 都市巨灵神txt下载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一双双眼睛就像仿佛看到佛祖显圣一般的看着陈大胜。

    刘韵诗不解的回过头去,只见何亮手中捏着一个枪柄,枪身早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何亮抠着扳机的那根指头。

    整只手掌都沾满了殷红的鲜血,而陈大胜刚才扔出去的那张扑克牌,去势未尽,在何亮的胸口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后,笔直得插在了他的左肩之上。

    一张扑克牌,不仅把何亮的枪给毁了,还把人给伤了,众人仿佛都遇上了神迹一般,这种只有在武侠片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居然在现实中重演了,而且还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就连刘韵诗看到这一幕,都被完全的震惊了。

    看着自己造成如此大的杀伤力,陈大胜的眼眸中也闪过一丝惊骇,刚才那完全就是他本能的反应,手边没有其他的物事,除了几捆钱外,也就只有几张扑克牌。

    他总不可能把钱给扔了吧?当它抓起扑克牌扔出去的时候,心中却是有些后悔了,一张扑克牌如何能与子弹比,可是想要找其它东西为时已晚,他甚至已经准备着迎接何亮的子弹击中自己的脑门,但却万万没有料到,扑克牌经由自己的巨力shè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陈大胜心中有些庆幸,幸好刚才是在玩炸金花,如果刚刚是在打麻将,那一个麻将扔出去,还不直接把何亮给挂在这里?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出老千了,怎么,输不起么?”按下心中的惊讶,陈大胜直视着何亮,极度蔑视的道。

    现在何亮身上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手枪已经被毁了,没有枪在手上,这三个人还不够自己一把捏的。

    “咝啊!”

    被陈大胜这么一喝,身体上的知觉似乎在这一刻才回到了何亮的身上,手中捏着的枪柄哐当一声落在了桌子上,鲜血狂飙,喷洒得到处都是,断指之痛让何亮忍不住捏着手掌惨呼了起来。

    “啊,亮哥!”

    两个马仔吓了一跳,阿虎伸手扶住何亮,而阿彪见何亮被伤,顿时怒发冲冠,挥起沙包大的拳头便向着陈大胜砸来。

    陈大胜嘴角翘了翘,身体动都没有动一下,右手探出,一把就将阿虎的拳头抓在了掌心。

    阿彪前进的身戛然而止,感觉就像是打在了一堵坚硬的铁墙上一般,拳头虽然不痛,但强大的反震力,将他的整条右臂震得发麻,脑袋亦是一阵眩晕。

    “哼,不自量力!”

    陈大胜冷哼一声,手掌用力一握,咔咔咔,一阵瘆人的骨骼摩擦声,刺痛着所有人的耳膜。

    “啊!”

    阿彪只感觉陈大胜的手掌就像一把铁钳一般,他想要挣脱,可是完全无济于事,剧痛来袭,原本被震得发晕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那叫声之凄厉,简直比杀猪还要凄厉,陈大胜抓着阿彪的手,用力的一推一拉,松开之后,阿彪的整条右臂完全软了下来。

    阿彪惨呼连连,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左手捂着右臂,陈大胜那看似随意的一推一拉,竟然将他强健的右臂给搞脱臼了,剧烈的疼痛让他感觉几乎要晕厥过去。

    “亮哥,你这是输了牌不认账,还想打人不成?”陈大胜看都没有看阿彪一眼,转而看着因失血而变得脸sè有些苍白的何亮,似笑非笑的道。

    何亮脸上的表情十分的jīng彩,断指之痛让他那本就丑陋的五官纠结在一起,“算我何亮有眼无珠,没想到竟然遇上了高人,不知道尊驾是赌圣榜哪一位?”

    何亮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哆嗦,显然是在强忍着剧痛!

    “赌圣榜?什么赌圣榜?”陈大胜一愣,这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说过。

    听了陈大胜的话,何亮显然不相信,以为陈大胜是在装傻,“怎么可能,以尊驾的赌术,绝对不可能籍籍无名,我何亮在华夏赌王榜七十二赌王中名列第三,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能赢我的绝对只有赌圣榜上那十八个人。”

    “不知道你说什么!”陈大胜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了何亮一眼,扬了扬何亮的那张白金卡,淡淡的道,“我不管你什么赌王赌圣还是赌神的,我只想知道,你这张卡的密码是多少?”

    “尊驾不肯通报名号,可是看不起我?”何亮咬了咬牙,陈大胜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土气了,他想当然的以为陈大胜一开始就在用假名字糊弄他,实质上却是一大隐隐于市的赌坛高手。

    陈大胜咧嘴一笑,“要不是看在这些钱的份上,我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又怎么会看不起你呢,再问你最后一遍,这卡的密码是多少?”

    何亮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面对陈大胜这一等级的强者,他已经不敢发出丝毫的怒气,“今天我何某人认栽了,密码是123456,咱们青山不改,来rì再向你讨教!”

    “随时奉陪!”陈大胜冷冷的一笑,何亮的话中虽然隐隐带着一丝威胁之意,但是陈大胜根本就没有将何亮放在眼里。

    “我们走!”

    何亮咬牙一喝,将根那被陈大胜斩掉的指头捡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对于一个职业赌徒来说,一双手便是他们的命,少了一根指头,无疑就是要了他们半条命,他没时间和陈大胜多说废话,必须的趁早赶到医院,将断掉的指头接好,把这条命续上。

    白衣阿虎有些怯意的看了看陈大胜,赶紧上前将惨嚎不止的阿彪扶了起来,逃也似的追随何亮而去。

    ——

    看着桌子上的那滩血,刘韵诗等人好久才将大张着的嘴巴合了起来,陈大胜捡起一沓沾了几滴血的钞票,扔到李胖子的面前,“老板,今天的事,希望你不要外传!”

    李胖子闻言,眼眸深处带着一丝畏惧,慌忙将头点得像小鸡吃米一样,“放心,我李宁绝对不是多嘴的人,店里的人我也会吩咐他们的!”

    刚才那血腥的一幕真是把他给震惊到了,要是陈大胜给他来一张扑克牌,怕是小命都得立刻交代出来。

    “这些就当是给你手下人的打赏了!”陈大胜满意的点了点头,指着李胖子身前那一万块现金,转身对着神愣愣的刘韵诗和郭辉道,“走吧,还愣着干嘛?”

    “啊,呃!”

    二人这才完全回过神来,手忙脚乱跑到桌前收钱,将那一沓沓的钱放进刚刚阿彪拿来的黑sè垃圾袋里。

    “老板,我们走了,今天就当没有见过我们!”

    二人收拾好,陈大胜对着李胖子挥了挥手,便带着刘韵诗和郭辉,在几个女店员崇拜而又畏惧的眼神瞩目中下了楼。

    ——

    “诗诗姐,我来帮你提吧!”

    陈大胜走在前面,刘韵诗和郭辉跟在后面,郭辉看到刘韵诗手里提着的二十万现金,立刻就腆着脸对刘韵诗道。

    “滚开!”这钱虽然装了一袋子,不过也才两三斤而已,刘韵诗虽然提时间长了有些吃力,但是却乐此不疲,谁会嫌钱压手?看着郭辉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立刻便将眼珠子一瞪,“今天差点被你给害死了!”

    郭辉吓得脖子一缩,干笑了一声,道,“他们不是也没把你怎么样么?”

    “哼,要是怎么样了,那还得了?给我拿着。”刘韵诗立刻显露出了她那女汉子的泼辣作风,直接把手包扔到了郭辉的手上,腾出手来提着装钱的袋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烂赌鬼,哼,看到就烦!”

    面对刘韵诗的泼辣,郭辉只能尴尬的一笑,悲催的将刘韵诗的手包挎在肩上,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腾出一只手来,刘韵诗却是要轻松多了,屁颠屁颠的嘴上陈大胜,换了副笑脸道,“大胜,我们这是去哪儿啊?咱们这么多钱,是存银行去么?”

    陈大胜闻言停下了脚步,转过脸来看着刘韵诗那张满是兴奋的笑脸,双手慢慢的搭在刘韵诗的双肩上,一字一顿的笑道,“刘大美女,不是咱们这么多钱,应该是我这么多钱!你只是帮我提一下好么?”

    刘韵诗的笑脸顿时就僵住了,旋即道,“这里面可有我卖身的钱!”

    声音之响亮,几乎传遍了整条安静的街道,几个在树荫下乘凉的老头老太婆,立刻便转过脸来,对着刘韵诗投来十分怪异的目光。

    话一出口,刘韵诗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俏脸霎时间红到了耳根,郭辉远远的站在后面,只当不认识这两人。

    陈大胜翻了个白眼,“什么你卖身的钱,这可是我赢来的!”

    这小子是想独吞啊!以刘韵诗泼辣的xìng格,岂会让陈大胜得逞,全然不顾远处大爷大妈们的指指点点,红着一张脸与陈大胜抗辩道,“什么你赢来的?你把我卖给那个秃子得来的十万怎么算?”

    陈大胜脸一抽,道,“我不是赢回来了么?”

    “赢回来了?”刘韵诗哼了一声,十分不满的道,“你什么时候赢回来了,你根本就没有把那十万还给那个秃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