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故人

文/育
本章字数:5519 九星毒奶txt下载

就在江晓等人进入树堡的三分钟前......

黔贵、六水、树堡中,一座居民楼中。

信爱安怀抱着小树人,身体蜷缩在单人小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

她的脸蛋上写满了疲惫,这一觉,她似乎睡的很不安稳。

她时而眉头微皱,身体时不时的突然有一丝抽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惊醒过来。

突然间,这座民宅传来了一阵阵的敲门声。

客厅中,一对儿年逾五十的夫『妇』一脸愁容,本还在悄声的聊天,听到敲门声响,夫『妇』顿时面『色』一变。

男人急忙起身,快步走到门前,透过猫眼,他看到了外面正有一群人围着自家门口。

男人又恼又怒,打开门,压低了声音道:“为什么敲门?我家孩子正在睡觉,你们轻点!轻点!”

门外,不断敲门的一群人面『色』各异,有几个面带歉意,也有几个却是无所谓,理直气壮的说道:“信爱安呢?快让她起来,去树堡外面看看,又有生物杀过来了!”

闻言,信爱安的父亲信茂松压低着声音,急忙询问道:“有生物闯进我们树堡了?”

“呃......”门外的一群人明显有点卡壳,其中一名男子看到众人不说话,他藏在人群后面,突然说道,“没进来,但你得让信爱安去看看啊,那边的树堡又烧起来了,万一那些星兽冲进来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父亲信茂松还没说话,母亲安继红却是不乐意了。

安继红快步上前,推开信茂松,指着外面一群人,急声道:“我女儿守了2天2夜,都累成什么样了!刚刚回来!你们要干什么?那边不是有守护军团的人吗!?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要累死她吗?”

“继红啊,你这话说的不对啊。”人群中,一个中年『妇』女开口说着,看起来,这女人似乎和信爱安的母亲有些交情。

中年女子开口说着:“树堡东北墙那边又有燃烧的迹象,明显外面有铁树火妖攻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

是,我知道你们家小信累,但是树堡里这么多人,生命安全都指望着你家女儿呢,她怎么还有心思睡觉?

快让小信起来,快去看看,没事最好,万一有事,她也能派的上用场!”

“对对!赶紧让信爱安起来吧,快去那边看看!”

“没事最好,万一有事呢?”门外,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声音越来越大。

中年『妇』女继续道:“就她这么一个星海期的星武者,从小被国家培养到大,享受了那么多福利,就是为了保护咱们普通人的,关键时刻,哪能睡觉啊?

我要是星武者,我也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上你家来求你来!不用别人体型,我自己直接就住在树墙那边了!”

安继红气得面『色』通红,一手指着那中年女子,手掌发抖,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余敏你...你......你.......”

信茂松连连压低手掌,一副恳求的模样:“声音小点,小点!别吵!”

“爸,妈......”门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女孩嗓音。

霎时间,一片嘈杂的走廊里没了声音。

父亲信茂松、母亲安继红也是转头望来,脸上带着满满的愧疚,道:“安安,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吵到你休息了,快回屋去睡......”

门外,那名为余敏的中年『妇』女,一脚踏进了门,道:“你终于醒了,醒了刚好!”

说着,余敏看向了穿着睡衣、怀抱着一个小树人的信爱安,开口道:“安安,不好意思啊,我们也是没办法,心里不放心,才来这里打扰你休息,你快去东北树墙那边看看吧,外名应该是有铁树火妖。”

信爱安面『色』一紧,道:“铁树火妖进来了?树墙烧坏掉了?”

“呃......”余敏被一句话问的面『色』一僵,含含糊糊的说道,“应该是吧,你快去看看吧,万一那些火树冲进来,那可就完了。”

信爱安微微皱眉,明显看出了什么,道:“余阿姨,守护树墙的小队没来寻求我的支援,应该没事的,足有三组守护军团的士兵守着,你放心吧。”

“诶!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余敏焦急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睡觉?万一他们抽不出时间来求助呢?你实力最强,你是唯一的星海星武者,你得有担当,有责任心,你得......”

信茂松一手将余敏推出了房门,女儿被吵醒了,他也什么都不在乎了,破开大骂:“这树堡是我女儿一手建起来的!保护了你们所有人,她怎么没有担当,没有责任心了?”

“爸,别生气,爸!”信爱安一看事情不对,急忙上前,拽住了自己的父亲,看得出来,女儿被诋毁,当父亲的真的是火冒三丈。

门外,被推出去的余敏同样喊了起来,与信茂松针锋相对,但是,信茂松的一席话语,却是让走廊中的众人安静了不少,也面带愧『色』。

这树堡,的确是信爱安一手建立起来的,这树堡中的600多个普通人,也都是信爱安和她的同伴、以及几队士兵救下来的。

如果不是她当机立断、直接将这半条街用树堡给罩住,那后果不堪设想。

“爸,你别生气,我去看看就是了。”信爱安无奈的劝道,对着外面的人说道,“你们都走吧,别在我家门口围着,我现在就去。”

“不用去!!!”信茂松怒声道,“守了2天2夜,担惊受怕的,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星武者也是人!没人来求助,你就不用去!”

这句话一说出口,明显是惹了众怒。

“什么叫不求助就不用去?我们不是来求助了吗?”

“你女儿的命是命,树堡里好几百号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就让信爱安去看一眼,又耽误不了她多少时间,她都说要去了,你说什么呢?”

信爱安拽着火冒三丈的父亲向屋里走,又对着一旁的小树人,示意了一下门口的方向。

只见这30多cm的小家伙,蹦蹦跳跳的走上前来,那树枝小手突然伸长,卷着门外的一群人,向走廊外推去,向单元门的方向赶去。

“妈,你快安慰安慰我爸,应该没什么事的,我去去就回。”信爱安说着,也顾不得换衣服,伸手从门口衣架上拽下来了一件大衣,披上就往外走。

走廊里,信爱安还有些不放心,又召唤了两只小树人,放在了家门口,这才关上了防盗门。

走廊里,一众人看到信爱安风风火火的走出来,面『色』这才好看了不少,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不是想要打扰你,就是心里不放心。”

“人命最重要......”

“要听话,不能太自私......”

信爱安的面『色』尴尬,敷衍似的点头应着,推着众人出了单元门,刚刚走出门,便随手一甩。

四条树藤状的柔韧长鞭出现,直接将她的身体支了起来,在四条树藤的接连移动、支撑之下,信爱安迅速朝着东北方向移动而去。

没有半分钟,急速攀爬的信爱安就看到了东北方的树墙。

这里的确有些情况,两队守护军士兵,以及几个星云期的孩子,共计十余人,都聚在这里。

而树墙外,也时不时传来“咚咚”的敲击声响。

其中一个守护军士兵一手探出,源源不断制造着水流,涂抹在厚厚的树墙之上,似乎是在确保树墙不会燃烧起来。

“小信?你怎么来了?”一个守护士兵看到信爱安的出现,稍稍愣了一下,道,“你不是上午才会去么?怎么不休息?”

信爱安心里委屈,但却强撑着,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尽管这些守护士兵都是星河期的,而她是星海期的,但是一生都待人友好的信爱安,却也不愿意说出“我不放心,过来看看”这样的话语。

auzw.com

这样的话语,明显是对士兵们能力的否定,会伤了士兵的心。

一时间,信爱安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另一个士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话语比较委婉,道:“我们需要严格遵守轮休制度,这样才能更好的守护这里,信女士,我知道你担心,但你回去休息吧。”

就在此时,树堡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道怪异的声响!

“嗡......”

那声音无比的神秘,又是无比的空灵,隐隐绰绰,宛若天际传来。

众人心中一惊,这是什么声音!?

怎么从未听过!?

黔贵大地有能发出这种声音的生物吗?

听起来,像是从树堡西南角......

“你们看!快看!”一个星云期的高中生指向了天空,大声喊道。

不用听声辩位了,因为,远处的西南郊上空,一只巨大的鲸鱼飘浮在了高空中。

一众人纷纷傻了眼,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震撼,这鲸『吟』声,仿佛能够震慑人们的灵魂......

下一刻,那巨鲸却是一个“闪现”,直接出现在了众士兵头顶正上方!

众人豁然『色』变,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庞然大物,却是发现有三道人影,飘落了下来。

“皮...皮...皮...皮神!?”

“俩皮神!?”几个高中生觉醒者目瞪口呆的看着三人降落。

而那两队守护者士兵,也是面『色』惊愕,而其中一名队长反应极快,突然开口道:“立正!”

八名守护军团士兵齐刷刷的立正,看着江晓、盲女和江弓稳稳的落在地上。

两次世界杯之旅,还是有些好处的。

天下谁人不识君!

对于社会各界而言,江晓是华夏毒『奶』,是世界冠军。

而对于军队士兵来说,江晓是封疆大吏、是尾羽旅的高级将领。

“小皮?”信爱安眨了眨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俏生生的看着江晓落下。

江晓也是欣喜异常,从来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信爱安!?

多年未见,她的头发长了不少,看得出来,她很疲惫,应该是很累。

江晓也终于知道是何方星武者,庇护一方了!

绝对是信爱安!

要知道,能代表华夏国家队征战世界杯的,那都是绝对的强者,都是能够镇守一方的主儿!

江晓笑着点头道:“好久不见啊,信爱安。”

“小皮......”信爱安口中轻声喃喃着,迈步上前,不知怎么,突然就扑进了江晓的怀里,双手死死的环着江晓身上的蓑衣。

江晓:???

我穿的可是蓑衣!你都不嫌扎手的嘛?

“唔......”巨大的力道,让江晓向后退开一步,手足无措的他,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的关系,绝对没有亲密到这种程度。

哪怕是在世界杯上,两人当队友的时期,也只是为了共同目标而努力奋斗的同行者。

当初,枫叶国队长蹂躏了信爱安,而在随后的比赛中,江晓怼了回去。

那一次,信爱安发来了感谢的短信,也带着三分期许,希望江晓不要那么恐怖、吓人,希望他能一直欢乐下去、皮下去,成为所有人艰苦、奋斗岁月中的快乐源泉。

而自那之后,两人,便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

据说,毕业后的她,没有加入任何军队,也没有从事与星武者有关的任何事情,她似乎是在父母的帮助下,开了一间花店。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一些,只是随着近几年“末日”的降临,她的花店生意应该不是很好吧。

有句诗写得好,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有过共同征战世界杯,为团队、为理想而奋斗的经历,拥有这些宝贵经历与记忆,这就足够了。

有些人,也不必奢求再见。

这些人并不会成为人生的过客,因为那些身影,会伴随着那段岁月,会活在你的记忆里,陪着你走到生命的尽头。

事实上,信爱安也很惊讶自己会有如此的反应。

但此时,她的确是这样做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江晓的那一刻,她那压抑在心中、无处宣泄的委屈,统统都释放了出来。

江晓的确是曾经的国家队队友,更多的,他还是一名星武者,一名远远超出她实力的星武者。

一时间,信爱安突然觉得肩膀上的担子轻松了不少。

她的眼眶泛红,极其疲惫的脸蛋上,充满了说不尽的委屈,竟然轻声抽泣了起来。

在寻常社会中,为她遮风挡雨的父母,在现在的末日情况之下,却成了仰仗她生存的家人。

树堡中有600余人,都在眼巴巴的看着她,寻求着她的庇护。

哪怕这里有两队守护军,一队凯旋军,以及一些高中生觉醒者,但似乎都无法让她轻松下来。

从救人、到建立树堡,她不得不亲力亲为,一个多月以来,疲惫不堪、心力交瘁。

那紧紧绷着的一根弦,在见到江晓的那一刻,突然就断了。

信爱安轻声抽泣着,哽咽着,声音很轻,轻的让人心疼:“我只想...睡一会,呜...安稳的,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江晓有些手足无措,反应了半晌,这才小心翼翼的放下手臂,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脊,轻声道:“睡吧,现在就睡......我保证,没人敢打扰你,谁要是敢吵醒你,我就『奶』死他,好不好?”

然而这样的话语,却没能让她破涕为笑。

信爱安的脑袋窝在江晓的怀中,不断的哽咽着,泪珠如雨落,不断的点着头:“嗯嗯......”

(快捷键 ←)上一章:第1104章 何方英杰? 返回《九星毒奶》目录 下一章:第1106章 救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