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愚弄

文/育
本章字数:5320 九星毒奶txt下载

“我问你从哪一年来!!!”斗篷石刻师的声音沙哑,沉声喝道。

江晓微微皱眉,身体也微微紧绷,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看到这一幕,斗篷石刻师那稍稍激动的模样,却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短短的5秒钟,对于这沉闷压抑的氛围来说,竟然是如此的漫长。

“呵......”斗篷石刻师深深叹了口气,缓缓的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沧桑的老脸。

而后,他的面容一阵变幻,最终,变成了...变成了江晓的模样。

一个成熟的江晓,亦可以称之为年迈的江晓。

江晓的瞳孔微微一缩,心头急转,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年迈江晓。

他...可能四十岁,也可能五十岁......

江晓突然发现,自己辨认不出他的具体年龄,因为他的状态实在是太特殊了,那饱经沧桑的面容,仿佛经受了世间的一切疾苦。

也许...这应该是一张四十岁的脸,却有着一双看遍了世间的浑浊眼眸。

他的状态很不好,非常不好,脸『色』很差,胡茬稀碎,头发蓬松而糟『乱』。

石刻师(年迈江晓)缓缓的开口,这一次,却是心平气和了下来:“你从哪一年来。”

江晓沉『吟』半晌,还是开口回应道:“2020。”

石刻师微微皱眉,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江晓压低了帽檐,隐蔽的打量着四周,确保周围是安全的。

石刻师突然开口询问道:“在来这里之前,你是否去过其他地方?是否改变过历史?”

江晓愣了一下,道:“没有。”

“好。”石刻师大大的松了口气,那紧张的面庞稍稍缓解,仿佛卸下了心中的重担。

江晓道:“你是哪一年的我?”

石刻师默默的摇了摇头,再次戴上兜帽,道:“那不重要,无论我来自哪一年,我都不是你们这个时空的人。”

江晓:???

石刻师低垂着头,走到了墙壁的石画处,伸出手指,轻轻的描绘着那精美石画的线条,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2016年,为什么来到这里么?”

江晓眉头紧皱,道:“为什么?”

石刻师蹲下了身体,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石画,轻声道:“因为我后悔了,因为...当我发现自己可以穿越时空的时候,我想要改变过去,想要改变一切。”

江晓非常不解的说道:“你想改变什么?”

江晓的生命中,对炎判所的29名失踪战士耿耿于怀,也对易家死去的弟子耿耿于怀。

但是在这2016年,初出茅庐的江晓,似乎还没有遭遇人生中的重大挫折,这一年......有什么需要改变的么?

石刻师看着眼前的石画,轻声道:“在这里,我和我的团队被阴了,在这资格赛中,因为所谓的违反规则,被踢出局了。”

江晓微微张着嘴,眼前这个年迈的江晓,没有能拿到全国大赛的入场券么?

那二尾还会被调到西北守夜军么?

那他和他那个年代的韩江雪,最终去了帝都星武大学么?

他的人生路线,他未来经历的一切,是否都有巨大的改变?

等等,他应该也有时空之隙?所以才能回到这里?

所以,他是在随后的另一个人生道路中,机缘巧合之下,吸收到的时空之隙星技么?

“我本以为我能改变这一切,但事实刚好相反。”石刻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我不能,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江晓上前一步,肩膀靠在了石画上,低头看着披着斗篷、带着兜帽的石刻师,道:“你...都改变什么了?”

石刻师沉默半晌,开口道:

“回到过去,解救韩江雪的父母。”

“回到这里,解决那些阴我的人,拿回本该属于我的荣誉,走回本该属于我的人生道路。”

江晓:!!!

霍普金斯不配拥有姓名么?

在另外一个时空之中,这个石刻师江晓没有与那老者相遇?

扪心自问,如果是江晓自己,很可能回去把霍普金斯扼杀在萌芽之中。

石刻师仰起头,眼神认真的看着江晓,道:“但我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每当我改变历史的时候,就会创造出一个新的平行时空。”

他的声音沙哑,娓娓道来:“当我兴冲冲的解救了探索龙窟的韩家夫『妇』,再回到我的时空中,以为一切都会有所改变之时,我发现,我错了。

我的时空没有半点改变,历史一旦有变动,那么会在那个时间点上,分叉出去一条新的时空宇宙,一个时空分支。

在我改变历史的时空中,韩成、江红叶依旧陪伴在韩江雪的身旁。

而当我回到属于我的时空,什么都没有变化,一切如常,她的父母,依旧没能回来,杳无音信。

我改变的,是另外一个江晓的人生!”

江晓的喉结一阵蠕动。

他的意思是...回到过去,改变历史是没有效果的!

石刻师垂头笑了笑,苦涩万分:“不信邪的我,再次尝试了几次,得到的结论很一致,我为一些人创造了幸福,弥补了遗憾。

但是...与此同时,我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平行宇宙,在那里,那些本不该存在的人,又要经历一场世界浩劫。

我...为了某几个人,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却创造出了更多受苦受难的人。

你,也是其中之一。”

江晓:???

石刻师站起身来,面『色』严肃的看着江晓,道:“严格意义上来讲,你的存在,也是我创造的。

之前,就在我想要回去我的时空之时,但是......我的世界,因为我一次次的肆意更改历史,而产生了不可逆的崩溃现象。

我...回不去了。”

江晓:“嗯?”

石刻师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害了所有人,因为我的无知,因为我的鲁莽。”

江晓沉默了下来,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从未想到,时空之隙,回到过去,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负面效果,竟然会引起时空崩溃......

是因为,石刻师一次次的回到过去,让那所谓的时空缝隙更大了么?让时空更不稳定了么?

auzw.com 石刻师:“所以我才问你,在来到这里之前,你有没有改变过历史。”

江晓摇了摇头,确定道:“没有,我只是看了几场比赛,暗地里。”

“嗯。”石刻师点了点头,感叹道,“你是我的精神寄托,是我修正了人生路线后,本该拥有的人生。

在这里,我会一直关注着你的消息,看着我自己,本该走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江晓抿了抿嘴,没有开口。

石刻师:“告诉我,未来,你拿到全国冠军了么?”

江晓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拿了,还拿了世界杯冠军,两次,个人赛、团队赛的大满贯。

我加入了守夜军,也加入了开荒军,现在,我们正在经历着地球与异球融合的异象。”

闻言,石刻师突然笑了,那饱经沧桑的脸上,原本写满了人间疾苦,此时,却如同花儿绽放一般,那眼眶,仿佛也有些泛红......

江晓从来没有想到,这笑容,竟然是如此的甜美。

“好,让我给你一些忠告,江晓。”石刻师低下头,抹了抹通红的眼眶,一手按在了江晓的肩膀上。

他那饱经沧桑的面容,那浑浊的眼神,无比认真严肃的面对着江晓。

他缓缓的开口道:“千万不要尝试着去改变过去,你可能会弥补心中的遗憾,但造福的却是他人,而且,你也会创造出来一个新的时空。

你会制造出千千万万即将受苦受难、等待经历浩劫的人。”

江晓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的意思是...改变过去,只能创造出来一个时空分支、创造另一个平行宇宙,但却无法真的影响到原本的时空。

石刻师:“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言。

我的时空,因为我多次的穿越、篡改历史而崩溃了。

时间是一条永不停止、前行的线,我却在这线条的一个个点上,制造出了一个个分支,一个个缺口,最终,让脆弱的它破碎开来。

时空之隙,害人害己。

忘了时空之隙的这一效果,回去之后,你只能用它穿越空间,永远不要再尝试着穿越时间。

不要回到过去,更不要去促改历史!

时空是脆弱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脆弱,你会毁了所有人。

如果你相信你自己,那么你就应该相信我,相信另一个江晓对你的忠告。”

江晓抿了抿嘴,询问道:“你说你回不去,但你就一直待在这里么?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古皇陵中?”

石刻师的神情稍显落寞,道:“在此时,你来到这里的这个节点上,我已经完成了该做的一切。

但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穿越,我走不了,我的时空已经破碎了,而我...也被永远的禁锢在了这里。”

江晓心中一紧,道:“禁锢?有人囚禁你?”

石刻师咧嘴笑了笑,道:“也许是人,也许是规则,也许是一个浑身焦土皮肤的上古星武者,谁知道呢。”

江晓愣了一下,他...他在说什么?

石刻师仰起头,看着阴暗的环境,看着雕满了石刻的长廊,道:“对其他人来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层维度异次元空间,但对我来说,这是一座囚笼,到处...都是空气墙。”

江晓:“空气墙?”

石刻师:“在这里,我的空间星技失效了,我跨越不了维度,我走不出这里,眼前就是空间大门,我却迈不出去。”

江晓的心里一紧,却是听到了石刻师的喃喃自语:“你不想像我这样,对么?

不想被囚禁在一个到处充满了空气墙的地方。

你不想被困在这里、伪装面庞、苟延残喘,惶惶不可终日。”

说到这里,石刻师突然笑了,道:“但在这里,我却能得到你的消息,得到......我的消息。

我相信你告诉我的这一切,我会在这里一直等待的。

又或者,你可以去2020年的古皇陵,那时候的我,可能有更多的话和你聊......”

说话间,石刻师仿佛听到了什么,他瞬间改变面容,拉低了兜帽,一手将江晓藏在身后,宽大的斗篷撑了起来,转头向外看去。

远处,的长廊出口,跑过去一队高中生。

隐隐约约之间,江晓似乎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那应该是帝都三十二中的法系·赢玺。

一群高中生从远处的路口处消失,石刻师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口道:“回去吧,不要在这本不属于你的时空中驻留太久。”

江晓:“你......”

石刻师摆了摆手,道:“给我一个承诺,不要妄图愚弄时间,不回到过去,不去往未来。

无论有怎样的遗憾,无论经历什么,你只能一步步的向前走,按照你的时间线,自己去奋斗、去创造未来。”

江晓:“嗯......”

石刻师转过头,看着江晓,道:“我就是你,所以,我知道我自己信奉什么,我要你一个承诺。”

江晓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石刻师却是笑了,从江晓的话语中,他似乎听出来,起码在2020年之前,江晓似乎还没有什么无法释怀的遗憾。

起码......在他的世界里,他的战友,还没死。

“你走吧,现在就走。”石刻师拿起了石凿,面向了墙壁,轻轻敲打在了那石墙之上。

江晓压低了鸭舌帽,身体微微紧绷,就要闪烁,但却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落寞的石刻师,看着这被永远囚禁于此的人,江晓想要对他说些道别的话语,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似乎...太残忍了一些。

如果...我研究明白了《星武纪》,研究透彻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能否将他从囚笼中释放出来?

“叮!”

一声脆响,石刻师感觉到江晓尚未离去,也感觉到了江晓那幽幽注视的眼神,不由得手中动作一停。

他放下了小石凿,默默的垂下了头,笑容有些苦涩:“走吧,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江晓心中叹了口气,身影一闪即逝,耳边,却是缭绕着石刻师最后的喃喃低语:

“你愚弄了时间,时间也会愚弄你。”

...

总结一下,这个月,算上这一章,足足更新了30万字,的确是日更过万了,希望大家满意吧。

能力几何是一码事,态度是另一码事,无论如何,育真的尽力了。

怎么说呢......嗯,愿这光怪陆离的世界值得奋斗,愿诸位能陪伴小毒『奶』走到最后。

晚上12点还有一章,恳请各位一发保底月票,我们一会儿见!

(快捷键 ←)上一章:第1169章 真·法外狂徒! 返回《九星毒奶》目录 下一章:第1171章 陪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