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婚礼是继续还是取消

文/胡杨三生
本章字数:6353 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txt下载

邵老爷子震惊得手都在颤抖,扭头看着站在一边的语嫣,当即怒吼一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来跟我说清楚?!”

易语嫣被老爷子一吼,也吓住了,也跟着在云溪身边跪下来才说:“爷爷,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我带着化妆师和造型师去云溪的房间,没想到在她的房间里居然见到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而云溪说那个女人是表哥深爱的女人,现在,她怀了表哥的孩子,所以,云溪的意思.......”

“不可以!妗”

邵老爷子怒吼一声打断语嫣还没说完的话,然后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着的朝邵含烟喊着:“含烟,我们赶紧去孤儿院,一定要阻止那个孽障娶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真是......真是该死......跬”

“爸,你别激动!”邵含烟吓坏了,即刻过来扶着老爷子,然后瞪了眼跪在地上的俩人:“还不赶紧起来!”

云溪和语嫣也吓坏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迅速的过来扶着老爷子,三人一起把他扶到沙发上去坐下来。

云溪吓得不敢靠近,语嫣大着胆子过去,轻言细语的开口:“外公,既然表哥和那女孩子相亲相爱,现在那女人又怀孕了,我觉得这于表哥和邵家来说,都是喜事是不是?”

“什么喜事?!”邵老爷子怒吼一声,双眸狠狠的瞪着易语嫣,对她说的喜事显然很生气。

易语嫣吓了一大跳,其实外公比爷爷的脾气更大,只不过外公不像爷爷那样时常发脾气,但是他这偶尔发一次脾气可是非常吓人的。

“爷爷,表哥能和深爱之人结婚,而邵家再过几个月就能添一小宝宝,这怎么说也都是双喜临门是不是?”

“谁告诉你的双喜临门理论?”易语嫣的话刚落,邵逸夫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了。

邵逸夫突然回来,把语嫣和云溪都吓了一跳,她们几乎同时扭过头来看着他!

尤其是云溪,当即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大步走进来的邵逸夫。

她以为他应该非常高兴非常兴奋才是,毕竟,她如此懂事的退出,他终于可以和他心爱的人结婚,终于可以把他的婚姻变成他爱情的坟墓。

语嫣还没来得及回答,邵老爷子抓起茶几上的青花瓷杯子即刻就朝邵逸夫的头上砸了过去:“你这个孽子,居然还有脸回来?你那外边的找的女人呢?!”

邵逸夫朝旁边一闪,青花瓷茶杯连茶带水一起砸在客厅中间,当时‘啪’的一声,碎瓷片随着水花四溅。

“爷爷!”邵逸夫和云溪几乎同时喊着。

“跪下!”老爷子用手指着邵逸夫:“你跟我跪下!”

邵逸夫哪敢怠慢,当即‘啪’的一声跪在老爷子面前,接着急急忙忙的说:“爷爷,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邵老爷子迅速的抢断邵逸夫的话,再次伸手,抓起泡茶的茶壶就又朝他砸过去。

“砰”茶壶因为老爷子手颤抖的缘故没有砸到邵逸夫的头,不过却在邵逸夫跟前再次开了花,瓷片碎了一地。

“爷爷!”

云溪即刻在邵逸夫身边跪下来,迅速的求着情:“爷爷,你就听逸夫说一下好不好?他们俩真的爱得很深,现在又有孩子了......”

“不是这样的,爷爷,”邵逸夫迅速的抢断云溪的话,急急忙忙的解释着:“爷爷,我跟她在四个多月前就分手了,也就是八月底就彻底的分了,我之前根本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要不是今天看见她,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

邵老爷子怒声的呵斥着:“我现在问你,那个女人怀的是不是你的孩子?!”

“我......这个......”邵逸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让回答是,或者不是!”邵老爷子怒吼着:“没让你回答我或者是这个。”

“应该是吧!”邵逸夫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的回答。

因为,温佳柔在和他交往的这五六年里,除了他,也的确是没有别的男人。

“你......你......”邵老爷子站起身来,用手指着跪在在地上的邵逸夫,咬牙切齿的怒骂着:“你这个混账.......你.....

.”

邵老爷子连着骂了三个你,然后眼前一黑,身子就慢慢的朝旁边倒下去!

“爸......”邵含烟吓得大声的喊着,迅速的上前去接住老爷子的倒下来的身体。

“爷爷!”“爷爷”“外公!”

房间里顿时乱着一团,大家迅速的围上前,邵逸夫迅速的伸手掐住老爷子的人中。

“赶紧打电话!”邵逸夫对云溪大喊了一声:“快点,打急救电话!”

“是......”云溪迅速的转身跑到电话机边,因为心慌着急,手差点抓不稳座机的话筒。

“语嫣,你赶紧给少恭和你二哥打电话,就说外公出事了,要赶紧送医院,”

邵含烟说完这句又看着邵逸夫,然后着急的问了句:“还有,你跟云溪的婚礼......”

“姑姑,现在还要什么婚礼?赶紧抢救爷爷要紧!“云溪抢在邵逸夫前面回答。

掐着老爷子人中的邵逸夫抬头看了云溪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又低下头去看老爷子的情况。

易语嫣拨通徐少恭的电话又问:“妈,那究竟怎么安排啊?少恭还在孤儿院那边呢,二哥估计是直接开车去东部湾的,他说了迎娶一事他就不参加进来了,因为他要照顾昨天刚生产了的二嫂。”

“让少恭从孤儿院撤走,直接去东部湾吧,”邵含烟略微有些着急的说:“让他在东部湾等消息。”

易语嫣迅速的把邵含烟的安排给徐少恭转述了一遍,然后叮嘱他见机行事,今天的事情就让在场的婚庆公司的人不要随便乱传出去了。

她这刚挂了电话,救护车就拉着警报到了,因为邵逸夫和云溪的车停在院子里,救护车就只能停在院门外边。

医护人员迅速的抬着担架奔跑进来,当即给老爷子罩上氧气罩然后快速的检查着,最后台上救护车前医生说了句:“做好心理准备,凶多吉少!”

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邵含烟迅速的跟着上了救护车,此时此刻,她连去责骂那不争气的侄儿的时间都没有了。

云溪去老爷子房间拿了日常换洗衣服跑出来,因为着急,水晶凉鞋踩到碎瓷片上,一块尖锐的瓷片扎进她肉里,当即冒出不少的鲜血来,染红了白色的丝袜。

“云溪,赶紧上车来,”易语嫣已经启动了车,见云溪在门口整理鞋子,摇下车窗朝她大声的喊着。

云溪点点头,把扎进肉里的瓷片拔出来,然后忍着痛快速的朝车边跑去。

“希望爷爷没事才好,”云溪上车说完这句话眼泪就忍不住滚落下来了。

她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她知道爷爷会再度气晕,她无论如何都不敢这样做的。

易语嫣嘴角抽搐了一下,想到刚刚医生说的凶多吉少,又看着云溪那痛苦悔恨的表情,想说什么,最终却什么话都没说。

云溪的手机就是在这时响起的,她赶紧掏出来,居然是碧君打过来的,愣神一下按下接听键,碧君的声音就带着欢喜的传来了。

“哈哈,柳芽儿,我紧赶慢赶,终于提前赶过来了,有没有给我定伴娘礼服啊?我可说过要和语嫣一起给你当伴娘的哦?”

听着碧君欢快的声音,云溪的心如刀绞,好半响才哽咽的道:“碧君,爷爷刚刚晕倒了,我和语嫣在去三医院的路上......”

“什么?”

碧君在那边大吃一惊,不待云溪回答接着又说:“好,我知道了,那我现在赶到三医院去,我们在三医院那边会和。”

云溪挂了电话就用手按着胸口,或许是因为太急的缘故,胸口都隐隐约约的有些痛。

“别急,马上就到了,”语嫣见云溪那样子,就知道她又急得不行了。

云溪点点头,她没再说话,心里只是默默的祈祷,爷爷千万不能有事,如果有事的话,那她这辈子都没法好好过了。

因为因为语嫣车速慢一些,所以等她们俩赶到时,邵老爷子已经送进抢救室去了,而邵逸夫也先她们一步到了。

语嫣车还没停稳,云溪就急急忙忙的推开车门下车去了,然后快速的跑进了急诊大楼。

“姑妈,

爷爷怎样了?”云溪气喘吁吁的问。

邵含烟阴沉着一张脸没吱声,而邵逸夫在一边低垂着头也没说话,显然,谁都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易语嫣后跑进来,问了跟云溪同样的话,当看见云溪朝她摇头时即刻知道现在情况还不明朗。

“痴情不是罪过忘情不是洒脱,为你想得撕心裂肺有什么结果......”

语嫣的手机突兀的响起,在抢救室门口特别的刺耳。

邵含烟瞪了一眼过去,语嫣即刻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接电话,几秒钟后又跑过来,看着邵逸夫问:“二哥打来的电话,说他到东部湾了,很多宾客都到了,他正带着孙兴和陈楠帮忙迎接宾客呢,问你们什么时候到?”

邵逸夫看云溪一眼,还没来得及回答,抢救室的门却在这时被拉开了,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大家一起围了上去,都抢着问老爷子现在的情况。

“邵老情况非常不乐观,”医生看着他们说;“现在必须手术,心脏搭桥原本是小手术,可他年龄大,所以于他来说就是大手术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要有心理准备?

大家都不傻,这个心理准备是什么也都明白。

邵含烟狠狠的瞪着邵逸夫:“你还能不能争气一点点?啊,这大婚呢,你居然冒出外边的女人大着肚子闹上门来?你这是......嫌爷爷的命太长了么?”

邵逸夫被姑姑骂得一句话都回答不上来,只是低着头不吱声,反而是云溪,在一边觉得无比的愧疚。

她赶紧走上前去,一脸悔恨的对邵含烟说:“姑姑,你要骂就骂我吧,我是想着......我以为爷爷知道有曾孙子了,怎么着怒气也不会那么大,可谁知道......”

“谁知道?”邵含烟阴沉着脸瞪着云溪:“爷爷什么脾气你不知道的?什么事情不能等婚礼过了再说?非要在这个时候?”

“我......我这不是想要成全逸夫的爱情么?”

云溪被姑姑骂得都要哭了,忍不住低声的申辩着:“姑姑,我就想着他们爱得那么深,而我这跟逸夫结婚了,那岂不就是活活的拆散了一对恋人么?何况他们还有孩子?”

邵含烟听了云溪的话,即刻扭头看向自己的侄儿:“逸夫,那你现在怎么打算?今天的婚礼怎么办?”

“我......”邵逸夫看了眼云溪,又看着急救室上亮着的红灯,略微有些着急的说:“要不婚礼改在晚上吧,等爷爷的手术结束了先......”

“婚礼改在晚上是一回事,关键是你要跟谁结婚?”邵含烟狠狠的瞪着自己的侄儿。

“当然是跟云溪结婚了,”邵逸夫看着自己发怒的姑姑,小心翼翼的开口:“我从来没说过要娶那女人。”

“你姑父当年也没说要娶董佳慧,”邵含烟冷哼一声:“可他却从来没少跟董佳慧在一起,你打算让云溪当第二个我吗?”

“姑妈,我绝对不会的,”邵逸夫说完这话又看着云溪迅速的保证着:“云溪,放心,我会把温佳柔打发走的,我真跟她断干净了的......”

“她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云溪淡淡的抢断他的话:“快五个月了,我觉得......”

云溪的话还没说完,抢救室的门再度拉开,护士一脸紧张的走了出来。

“护士,怎么样了?”大家又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护士。

“需要输血,我现在去血库里取血。”护士说完这句,转身就朝血库方向跑去。

输血?

大家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然后相互瞪着,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正在这时,碧君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看着楞在这的三个人即刻就问:“怎么了?邵爷爷没事了吧?”

云溪朝碧君摇摇头,话还没出口,眼泪倒是先流了下来。

此时的她,是真的无比的后悔,如果早知道情况会这般的糟糕,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把温佳柔带到邵逸夫的跟前,更加不会和语嫣一起回去帮温佳柔和邵逸夫给老爷子求情。

她是不愿意嫁给邵逸夫,因为邵逸夫的心不在她身上,嫁给他意味着就要过姑姑

那样的日子,而那样的日子让她望而生畏。

可如果和爷爷的生命比起来,她宁愿去过姑姑那样的日子也不愿意爷爷出事。

爷爷和邵逸夫,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两个人,她都希望他们好好的,谁也不要出事!

“语嫣,告诉你二哥和少恭,就说在那边不要接收任何礼物了,婚宴的酒席早上,算是招待宾客了,同时给宾客道歉,邵家的婚礼因为邵老爷子临时生病住院取消!”邵含烟吩咐着自己的女儿。

易语嫣听了母亲的话望着邵逸夫:“表哥,婚礼——要取消吗?”

“取消吧!”邵逸夫有气无力的尊重了姑姑的决定。

事情都闹成这样了,还怎么结婚?

最关键的是,爷爷现在还没脱离危险,他又哪里有那个心情去结婚?

易语嫣听表哥这样说,也就没再说什么了,看了云溪一眼,随即拿了手机走到一边去给自己的二哥和徐少恭打电话。

碧君把云溪拉到一边追问着:“究竟怎么回事啊?前几天我在电话你里问你,不都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云溪轻咬着嘴唇摇摇头,正欲跟碧君说这件事的起源,没想到急诊室门口跑来了温佳柔。

“逸夫,爷爷是不是出事了?”温佳柔一脸的焦急,那神情好似自己的父母病重在抢救室一般。

邵逸夫还没来得及回答,邵含烟倒是抢先开口了:“这位小姐,你叫谁爷爷呢?谁给了你这样的权利?你以为是个老人你都能当孙子的?”

温佳柔当即脸红筋涨的,愣愣的望着邵含烟,即使邵逸夫没介绍,她也知道,这是旭日集团的董事长夫人,邵逸夫的姑姑邵含烟。

温佳柔当即被邵含烟的气场给威慑住,朝邵逸夫的身边靠了靠,小心翼翼的回答着:“我......我怀了逸夫的孩子!”

“怀了逸夫的孩子不得了?”

邵含烟对温佳柔的话嗤之以鼻:“逸夫在外边的女人多了去了,一般知趣的女人都不怀他的孩子,因为怀了他孩子的下场都很惨,直接是大小一起抛弃!永远不可能有母凭子贵的机会!”

听了邵含烟的话,温佳柔当即傻眼,楞了半响反应过来,迅速的拉着邵逸夫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逸夫,我们的孩子都快五个月了,我不要你的婚姻,我只是舍不得这孩子,我不求别的,只求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至少,孩子是无辜的。”

邵逸夫看着身边一脸娇柔的女人,以前总觉得她温柔似水,可这会儿怎么看怎么觉得心机城府极深。

于是,他冷冷的道:“世界上哪里来那么多的无辜?如果每个孩子都是无辜的,那么妇产科的流产室都要关闭了,但事实上却是,流产室永远人满为患,听说流产都要预约排队呢。”

温佳柔当即傻眼,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身边的男人,然后颤抖着的问:“逸夫,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我姑姑刚刚说的意思,”

邵逸夫看着温佳柔,一字一句的道:“孩子,我不会要,也不会让你生下来,手术什么的,我会找人安排好,然后,我跟你再无任何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256.君子有成人之美1 返回《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目录 下一章:258.邵逸夫跟你肯定不一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