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谁是云溪的父亲

文/胡杨三生
本章字数:6406 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txt下载

“你把电话给云溪,”见柳明浩一直没说话,邵逸夫又道:“让她跟我说话。”

“哦,好,”柳明浩这才反应过来,一边朝楼梯跑一边说:“你等等啊,我上楼去找她。”

房间里,云溪正帮老太太找睡衣出来,柳明浩就敲门进来了妗。

“什么事?”云溪回头看着走进来的柳明浩跬。

“你电话,”柳明浩把手机递给云溪:“你未婚夫打过来的,以为我是你的追求者,好凶啊!”

云溪笑了一下接过手机,走到阳台上去接电话。

“嗯,我在我学生家里,对,他叫柳明浩,是刚上大一的学生,不是,他说我长得像他姑姑,而他奶奶想他姑姑像疯了,今天他奶奶生日......”

“他姑姑叫什么名字?”邵逸夫皱着眉头问。

“柳慧娴。”云溪的声音轻轻的传来,却重重的砸在邵逸夫的心上:“就是你书房里跟你父亲邵涵宇一起合影的那个柳慧娴。”

......

云溪是顶着两个大熊猫眼去的三医院,而跟她同去的还有柳明浩的父母以及柳家老太太。

柳振华坚持要云溪跟柳老太太做dna鉴定,同时也跟他做一个dna鉴定,看她是不是柳慧娴的女儿。

云溪自然是没有反对,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来,作为孤儿的她,又怎么可能不盼望找回自己的家人和生世呢?

“爷爷在住院部那边,我抽了血就过去,”

云溪对柳振华说:“等下,麻烦你们把奶奶哄到一边去,要不我肯定脱不开身。”

柳振华点点头,表示明白,三人去开了抽血单,然后在验血处排队等候抽血。

云溪正安静的排队,没想到突然听到一个略微熟悉的声音:“柳小姐,你也在这看病吗?”

云溪回头,这才发现此人居然是陆子遇的朋友云邵阳,而他的身后,跟着的居然是他的父亲云中旭。

云溪还没来得及开口,云中旭倒先开口了:“柳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

云溪赶紧解释着,随即见柳振华看云中旭的眼神有些不对,赶紧拉扯出一个谎言:“只是普通的体检而已。”

她这话刚落,云邵阳即刻惊讶的接过话去:“体检不是在体检中心吗?三医院的体检大楼在那边啊,这里是门诊,不是体检的地方。”

“......”

云溪直接无语,她这真是,撒谎前没把情况搞清楚,一下子就露馅了。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叫.......云中旭?”原本站在云溪前面的柳振华看着云邵阳身边的云中旭问。

云中旭点头,很自然的回答:“是啊,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了,你tm去国外喝了洋墨水就不认识人了?!”柳振华说话间当即抡起拳头就朝云中旭挥去。

“喂,你怎么打人啊?”

云邵阳吓坏了,赶紧跑上来用手扶着自己的父亲,然后狠狠的瞪着柳振华道:“这位大叔,我父亲生病了,也是来这抽血化验的,大家都病人,他又没插队,你为什么要打他?”

“我不仅要打他,我还要打死他!”

四十多岁的柳振华恨得咬牙切齿的,怒目瞪着云中旭道:“不是在国外混得很好么?不是在国外娶了洋妞么?不是再也不回国了么?怎么,现在滚回来了?”

云中旭用手擦了下被打出的鼻血,看着愤怒的柳振华,虽然二十多年不见了,不过这一刻他还是记起来了,这是柳慧娴的弟弟,他曾经的小舅子。

而他前面站着的,此时正用一双茫然的眼神看着他的,是他曾经的岳母。

当年的确是他抛弃了柳慧娴,这是他的不对,现在柳振华要打他,他也无法可说,如果打几下能让柳振华心里舒服的话。

“喂,你们要不要抽血的?”

里面抽血室的护士在喊:“不抽的话请站一边,让后面要抽血的人上来。”

“哦,抽啊,怎么不抽,”云溪赶紧反应过来,用手拉了一下柳振华的手臂:“柳叔叔,赶紧让奶奶去抽血吧

。”

柳振华这才狠狠的瞪了云中旭一眼,然后走过去帮老太太把袖子挽起来让她把手臂伸进去。

“我不要打针啊,”老太太见护士给她手臂上绑橡胶带,即刻惊慌失措的要把自己的手臂抽回来。

“妈,不是打针,”

柳振华赶紧耐着性子对老太太说:“你不说云溪是慧娴么?可云溪不记得自己叫慧娴了,我们现在要用医学来证明,云溪是不是我们柳家的人。”

“她肯定是柳家人啊,”

老太太努努嘴说:“她叫慧娴好不好?肯定是出去找工作,人家又嫌弃她离过婚,于是就换了个名字,这还用查么,我一看就知道是我女儿。”

“......”

云溪站在一边,看着老太太的风言风语,想着她居然不知道时间已经到二十年后,心里没来由的难受起来。

柳慧娴的离世没,给柳家老太太的打击究竟有多大?

云中旭听了柳振华和老太太的话,心里当即就咯噔了一下,忍不住看着身边的云邵阳问:“柳小姐今年多大了?”

云邵阳想了想说:“确切多大我不知道,我就只知道她今年是二十六岁,比子遇小一岁。”

二十六岁?云中旭眉头锁紧,看着站在那的云溪忍不住走上前两步低声的问了句:“柳小姐,请问你生日是几月份?”

“我不知道,”云溪如实的说:“我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究竟是几月生的不清楚,我现在每年过的生日,是邵家收养我的日子。”

“云溪,该你抽血了,”柳振华用手按着刚刚抽了血的地方,起身来走到自己母亲身边去。

云溪即刻走过去坐下来,然后袖子挽高把白皙的手臂伸了进去。

柳振华见云中旭盯着云溪看,忍不住狠狠的瞪着他道:“看什么看,云溪不可能是你的女儿,她应该是邵涵宇的女儿。”

邵涵宇的女儿?

云溪当即吓了一大跳,手臂晃动了一下,结果把正给她抽血扎的针都给晃到一边去了。

“坐正,不要动,”护士对她刚刚的表现非常不满,白了她一眼:“又不是小孩子,抽个血都这样子?针头扎在肉里很舒服啊?”

云溪即刻低着头不啃声了,手臂再也不敢动,任由护士帮她抽着暗红色的血液。

“好了,按五分钟,下一位!”护士职业化的喊着。

云溪起身来,笑着对老太太和柳振华说:“那柳叔叔,你先带奶奶去车上吧,我去买了早餐就过来。”

柳振华当然知道云溪的意思,即刻点头,给自己的妻子使个眼色,示意赶紧带老太太走。

可老太太还是不放心,忍不住又叮嘱云溪:“慧娴,你就在医院买早餐就好了,别走太远啊,我和你弟媳都在等你呢。”

“嗯嗯,我知道的,”云溪赶紧应承着:“我知道,我买好了马上来,放心吧,一定会买你最喜欢的马蹄糕的。”

“要不,我陪你去买早餐吧?”老太太还是有些不放心,并不大愿意跟儿子儿媳走。

“妈,买早餐的地方人挤人的,你这么大年龄了,万一去被人给挤得摔倒了呢?”

赵晓蓉赶紧扶着老太太朝电梯走去:“我们还是去车上等云溪吧,她年轻人,手脚快,一会儿就给我们买过来了。”

云溪待柳振华夫妇把老太太扶到电梯边去了才转身准备走楼梯,没想到却被云中旭给叫住了。

“柳小姐,”原本应该抽血的云中旭追到消防梯口叫她。

“云先生有事?”云溪停住脚步,略微有几分诧异的看着云中旭。

“你刚刚跟柳振华他们抽血是要验dna认亲吗?”云中旭猜测着的问。

云溪点头:“是,他们怀疑我是柳慧娴的女儿,所以非要拉来验一下dna求证。”

云中旭望着云溪,好半响才说:“我是柳慧娴的第一个丈夫,我跟她在二十七年前离婚的,我想请求你和我也做一下dna鉴定,我怀疑.......你有可能是我的女儿。”

云溪当即瞪大眼睛望着云中旭,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你

说......你是柳慧娴的丈夫?”

云中旭点头:“是,我是她第一任丈夫,如果她后面还有结婚的话,而你的年龄26岁,我觉得,很有可能......”

“可刚刚柳叔叔说我很可能是——邵涵宇的女儿。”云溪小心翼翼的提醒着他。

“那种可能性不大,”

云中旭非常肯定的说:“我二十七年前跟柳慧娴离婚时,邵涵宇应该还是有婚姻在身的人,而慧娴不是那种会去破坏人婚姻家庭的人。”

云中旭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然后看着云溪道:“所以,我觉得——你是我女儿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这......”

云溪望着眼前散发着成熟魅力的中年男人,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孤儿,一直以为自己无父无母,是没人要的孩子。

可突然间,有人说她是谁的女儿,甚至出现了近似外婆和舅舅的人。

而她还没从那一个震惊中回过神来,突然大名鼎鼎的云氏董事长又跑到她面前说她有可能是他的女儿。

难道说,她今年走运?双喜临门?既能找到自己的外婆舅舅一家,还能找回自己的父亲?

“就抽一个血,”

云中旭见云溪楞站在那,赶紧又说:“不会让你损失什么的,就算不是,也没关系,至少我们认识一场,以后也可以做个朋友是不是?”

“......”

云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既然云中旭是柳慧娴的丈夫,而柳慧娴又极有可能是她的母亲,那么......

云邵阳瞪大眼睛看着跟自己父亲一起走回来的柳云溪,愣愣的问了句:“爸,你真觉得......柳小姐可能是我姐姐?”

云中旭点头,一本正经的说:“在娶你母亲之前,我有过一段婚姻,我的前妻叫柳慧娴。”

“可你之前从来没说过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流落在外啊?”云邵阳嘀咕着。

“因为我前妻和我离婚时没说她怀孕了,”

云中旭淡淡的回答:“如果不是遇到柳小姐,我也从来没想过我很有可能有一个孩子流落在外的。”

“......”

这一下,云溪和云邵阳同时默了。

......

因为昨晚云溪没回的缘故,邵逸夫一夜没睡好。

一个人在餐厅里吃钟点工做的早餐,明明有他最喜欢的陈村粉和叉烧包,可今天吃到他嘴里却是一丁点味道都没有。

一早开车去的医院,想着云溪说了今天一早到医院看爷爷的,结果在医院坐了半天,都九点半了,云溪也还没过来。

他烦躁的拨打云溪的手机,依然处于关机状态,这才想起她的手机昨晚就关机了。

再拨打昨晚的手机号码,柳明浩说云溪一早就跟他奶奶和爸爸到三医院来了。

云溪到三医院来了,那她为何还没过来看爷爷?

难道说,柳明浩的奶奶也生病了?现在云溪在照顾她?

邵逸夫看了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爷爷,心里愈加的难过,如果爷爷就此永远躺着了,那云溪会不会原谅他的五六年?

如果她永远不原谅,如果她铁了心不跟他了,那他要怎么办?

没有云溪的日子,他的生活要怎样继续?

这个问题,他从来没去考虑过,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云溪永远不会离开邵家的,而他任何时候回去,她都在邵家等着他。

时针指向十点,早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他有些无奈的起身朝门外走去,刚拉开门,就看见云溪顶着一双熊猫眼站在那里。

......

“什么?你说柳云溪有可能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陆子遇睁大眼睛瞪着云邵阳:“你没有痴人说梦话吧?”

“谁痴人说梦话了?”

云邵阳狠狠的瞪了眼陆子遇,没好气的说:“我爸都那她去做dna鉴定了呢。”

“啊?”陆子遇当即睁大眼睛:“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了。”

云邵阳耸耸肩膀道:“我爸原来在娶我妈之前还有过一段婚姻,他的前妻叫柳慧娴,据我爸说,柳云溪长得和柳慧娴极其相似,而柳云溪二十六岁,我爸又是二十七年前跟柳慧娴离婚的,所以,想女儿想疯了的我老爸,就怀疑柳云溪是他前妻帮他生的孩子了哦。”

“那.....结果出来了吗?”陆子遇忍不住问。

“谁知道呢?”

云邵阳耸耸肩膀道:“我这两天不是忙么?我老爸身体不好,现在准备让我接手云氏,我都还没玩够呢,就要赶鸭子上架了,你说我能不痛苦么?”

“去去去,你有啥痛苦的?”

陆子遇没好气的说:“现在痛苦的人是我,柳云溪和邵逸夫还没解除婚约,我不能明目张胆的追求她,而牛晓晓那女人跑我妈跟前说后悔之前离开我,想要跟我复合,我妈居然喜出望外,让我赶紧跟牛晓晓订婚然后再结婚!”

“嗤......”云邵阳笑出声来,看着陆子遇道:“其实,说真的,你跟牛晓晓还真是同一类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处处设局,步步为营,你们俩也算是臭味相投了啊。”

“去,谁跟她臭味相投了?”

陆子遇气得瞪了云邵阳一样:“你还是不是我朋友?有你这样说话的吗?牛晓晓那是阴谋诡计?而我追求柳云溪只不过是用来一下方法而已,跟她的阴谋诡计能相提并论么?”

“......”云邵阳直接默了,陆子遇这是变相的承认自己是不择手段了么?

“好了,你别在这瞎猜测,”

陆子遇反过来劝着云邵阳:“说不定柳云溪根本不是你父亲的女儿呢,我就没看出柳云溪跟你有哪点像了。”

“我觉得柳云溪也不太可能是我父亲的女儿,”

云邵阳接过陆子遇的话说:“我看是我爸想要个女儿想疯了,就连柳慧娴的弟弟都说柳云溪不是我爸的孩子,应该是柳慧娴和邵涵宇的女儿!”

“什么?”陆子遇大吃一惊,忍不住瞪着云邵阳,你刚刚说柳云溪是谁跟谁的女儿啊?

“柳慧娴跟邵涵宇啊,”云邵阳耸耸肩膀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柳慧娴的弟弟说的。”

“邵涵宇?”陆子遇重复了一遍才反应过来:“这不就是邵逸夫的父亲吗?”

“啊?邵逸夫的父亲?”

云邵阳当即就睁大了眼:“如果是那样,邵逸夫跟柳云溪还怎么结婚啊?”

.....

云溪有想过自己是柳慧娴的女儿柳振华的外甥柳明浩的表姐,但她没想过自己是云中旭的女儿。

因为按柳振华的说话,姐姐跟云中旭离婚时并没有怀孕,是和云中旭离婚一年后才生了她的。

所以,当云中旭把dna的结果单摆在她跟前时,她当即睁大眼睛瞪着那报告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先生,你确定——这份报告单没有错?”云溪结结巴巴的问着。

“当然没有错,”云中旭非常肯定的回答:“如果你不相信,我们还可以另外找一家医院或者去国外的医院做dna鉴定的。”

“我......”

云溪看着那报告单,然后叹息一声道:“不是.......我听柳振华叔叔说,柳慧娴跟你离婚时,好像并没有怀孕。”

“这个我不知道,”

云中旭如实的说:“慧娴跟我离婚时,的确没跟我说过她怀孕的事情,但是......这dna鉴定出来,你的确是我女儿。”

(快捷键 ←)上一章:261.现在流行学生追求老师了么 返回《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目录 下一章:263.云溪,对不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