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9.他这样做的目的

文/胡杨三生
本章字数:6313 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txt下载
蜜坊,僻静的角落。

    云溪把翡翠观世音和弥勒佛推到陆子遇跟前,然后淡淡的说了句:“这翡翠究竟多少钱,我把不足的钱补给你。”

    “云溪,你又怎么了?”陆子遇心里即刻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就听云溪说:“没什么,只是我不喜欢莫名其妙的被人赞助而已,镯子虽然贵,我也不至于买不起.......踝”

    “云溪,这一次人家给你打的八折不是一折,是正常程序走的,哪里还需要给人加钱?”陆子遇略微有些着急的说:“当时你都看了低价的。”

    “如果真这样,我表妹易语嫣和我表哥易水寒说要买很多,要不,你让那经理多准备一些,然后你带他们去买,就这个价格,就这样的翡翠?”

    “......”

    陆子遇当即无语,事情,果然如他所料。

    望着云溪那嘲讽的目光,他略微有几分着急的道:“云溪,你不送给小孩子的吗?直接给孩子就行了啊,没事给他们看什么?”

    “孩子才一个月我怎么给啊?直接戴孩子脖子上?”

    云溪笑着摇头:“今天多少人给孩子送饰品啊,哪里轮到我的东西戴孩子脖子上了?”

    “那不就得了,你的在一堆礼物中,他们怎么会......”

    “他们怎么发现的都不重要了,”云溪淡淡的看着陆子遇道:“重要的是,你为何要这样做?我根本没打算要送很贵的礼物,而寒二哥也绝对不会因为我的礼物轻就不喜欢我了。”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一目了然吗?

    让人知道柳云溪不是非邵逸夫不可,她也是有人喜欢有人追的?

    让人知道,柳云溪并不是只有邵逸夫一个人,她其实也有别的人在乎,有别的人在意,有别的人愿意照顾她一生。

    甚至,除了邵逸夫,其实,她还有别的依靠!

    邵家之所以现在都还不宣布婚约解除,大概是以为解除婚约受伤的人是云溪,而他只是想让那些人知道,即使云溪和邵逸夫解除婚约,云溪也不会受伤,因为——

    她也有人爱有人疼!

    “我只是......想让你送的礼物有面子,”陆子遇略微有几分艰难的解释。

    “有面子?”云溪听了这话笑了,然后把报纸推他跟前道:“这样有面子吗?”

    “......”

    陆子遇扫了一眼报纸,然后略微有几分着急的喊着:“云溪,我不知道昨天有狗仔,我更不知道会带给你这样的伤害,其实你跟邵逸夫的婚礼解除完全是温佳柔......”

    “我今天来这里不是跟你谈论我和邵逸夫婚礼解除的原因的,”云溪淡淡的截断陆子遇的话,目光淡然疏离的看着他。

    “陆子遇,我这人很笨,大脑也转不过弯来,所以,时常被人耍了都不知道。”

    “云溪,不是这样的,”陆子遇着急的喊着:“真不是这样,我没有要耍你的意思,我真的只是想让你给易水寒送个有面子的礼物而已.....”

    “不单单是礼物的问题,”云溪淡淡的道:“礼物是一回事,心态是另外一回事,我还记得我跟温佳柔一直是好朋友,在我没发现她和邵逸夫之前,我们的关系都特别好。”

    “你知道吗,在我发现她和邵逸夫是情侣关系的头一天。她还和我一样去给一家地产公司发传单,赚那五十块钱一天,我们俩乐呵呵的发着传单,中午吃着八块钱的快餐,挤着汗臭味的公交车,一人拿一串冰糖葫芦在汗臭味的公交车里吃得倍儿香。”

    云溪说到苦笑了一下,然后自嘲的道:“我多么傻,第二天晚上她和邵逸夫出了车祸才知道她早就是邵逸夫的女人了,而且早在半年前邵逸夫就送了辆几十万的小车给她了,她哪里需要挤公交?哪里需要去发传单赚五十块钱一天?”

    “......”

    陆子遇无语,他没想到,云溪现在居然把他和温佳柔相提并论。

    天地良心,他只是想要制造机会而已,只是想让她尽快和邵逸夫解除婚约而已,只是想要......

    “我很傻,我用真心待每一个人,

    ”云溪说到这里笑了,然后自嘲的道:“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用真心待我,所以,陆子遇......”

    “翡翠你不要没关系,我帮你退回去就是了,”

    陆子遇赶紧抢断她的话说:“可是,云溪,昨天被狗仔拍照的事情我真不知道,我会查出是谁在背后搞鬼的,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人的。”

    “翡翠就不用退了,你就告诉我你垫付了多少钱,我把钱给你就行了,”云溪淡淡的接过他的话来。

    “至于你说把拍照的人找出来么,我倒是觉得没必要,”云溪淡淡的说:“查出来又能怎样呢?说他在说谎吗?可事实证明,我昨天的确和你在一起,晚上也的确和你去吃了饭。”

    “但是,报纸上乱说你和邵逸夫的婚礼取消的原因没,而你们婚礼取消的原因......”

    “报纸上也没有乱说,”云溪淡淡的抢过他的话来:“这一年来,我即使身体并未出轨,但是心里已经出轨了,我承认.....”

    “云溪,”陆子遇略微有几分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腕,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喊着:“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内心了是不是?你对我......”

    “是,我对你有感觉,”云溪看着他直接承认,深吸一口气道:“所以,不需要去澄清什么,嘴长在人家头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那不就的了,”陆子遇听了这话高兴起来,看着她语气有些急促的说:“那你还补钱给我做什么?就当是我们俩一起送的翡翠给易水寒的孩子就行了。”

    “我只是告诉你我真实的感受,这一年,我对你是有感觉的,我不欺骗自己。”

    云溪挣脱陆子遇的手,然后淡淡的道:“但是,我和你之间并没有发展到我们俩的地步,所以,这钱,我一定要补给你。”

    “云溪,真不用,”陆子遇有些着急的喊着:“就算你和我还没有发展到我们俩的地步,但是你也是我老师,这点钱,就当是学生给老师的一份心意好了,又何必什么都跟我计较?”

    “不是跟你计较,我只是一码归一码,不喜欢弄混淆,”云溪说完这句才掏出手里来说:“账号给我,我把钱转给你。”

    陆子遇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好半响才问:“你工资很高,存了很多钱吗?”

    据他了解,柳云溪工资不过万,而她又总是惦记着孤儿院,所以她的钱大部分都花到孤儿院的孩子们身上去了。

    而邵家呢?倒不是说邵家不管她,毕竟她从小在邵家甚至到国外做交换生,也都是邵家给的钱。

    但是她自从工作后,她就没再要老爷子给她提供的生活费了,而邵逸夫倒是给了她卡,不过她却是从来都不刷,除非帮邵逸夫买东西。

    所以,他知道,她其实是没什么钱的。

    “我的钱不多。”云溪如实的说:“不过我二哥二嫂有钱,邵逸夫也有钱,他们都看上这俩翡翠了,所以,他们都愿意掏钱买,你把实际的价格告诉我就成了。”

    “那就没必要了,”陆子遇赶紧说:“他们要喜欢什么自己去珠宝店买,这翡翠你要不送给易水寒的孩子可以自己留着,我送给你的。”

    “可我昨天已经付了些钱了,”云溪小心翼翼的提醒他:“我是买的。”

    “那就我们俩一起买的,”陆子遇说话间把那观世音拿了过来,笑着打趣的道:“不说男戴观音女带佛么?那戴这观世音你戴那弥勒佛,这样就不用再争执了。”

    “......”

    云溪无语,不过好半响才又说:“好吧,我占点便宜,两万块钱买个弥勒佛戴。”

    陆子遇总觉得她这话听着有些别扭,而她如此顺利的接受他一人戴一个的提议也让他觉得有些不太寻常。

    云溪的性格看似温顺实则倔强得不行,就像曾经他硬套在她手腕上的一个手镯,都说取不下来,可她硬是取了下来而且还寄给了他。

    而现在,她这样爽快的答应了他,会不会,一转身,她就又找了快递,把那弥勒佛的翡翠寄给他了?

    ......

    云溪以为,第二天的报纸,应该还是会继续登出她跟陆子遇的事情,因为她约陆子遇去的蜜坊,而那地方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而且,在今

    天报纸登出了那样的事情后,她和陆子遇都成了被狗仔盯着的目标,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昨天她从易家大院开车出来,就已经被狗仔给盯上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她下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翻报纸。

    当翻开娱乐版时,却并没有看到她预期的报道,看到的是易水寒和顾安澜抱着他们的双胞胎一家人四口笑得格外的幸福。

    这是头版头条,而剩下的娱乐新闻里,还有邵逸夫对婚礼取消的解释。

    邵逸夫说婚礼取消的主要原因还是邵老爷子晕倒了,而邵老爷子晕倒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婚前生活有些不检点,和一个不识趣的女人有往来,那女人妄想破坏他的婚礼。

    至于报纸上说是柳云溪出轨什么的,邵逸夫觉得那是无稽之谈,他说陆子遇是柳云溪的学生没错,同时也和他是朋友,昨天他忙没时间陪云溪挑玉镯,恰好陆子遇有空,而陆又对翡翠很在行,他便委托陆子遇帮忙挑一下,这跟出轨根本搭不上边,对于报纸诽谤他未婚妻一事,他准备起诉报社。

    邵老爷子转动着轮椅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云溪拿了张报纸傻愣愣的站在那,忍不住喊了声:“云溪,报纸上有什么好的新闻那么吸引你?”

    云溪这才回过神来,回头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爷爷赶紧笑着说了句:“哦,没什么?”

    老爷子年龄大了,最近眼睛也不太好使,虽然也有看报的习惯,但是都是看军事报和财经报,都市报一般不看,即使看也从来不翻娱乐新闻的。

    所以,云溪笃定,就算是昨天她和陆子遇登上了头版头条,邵老爷子也应该没有看到那样的绯闻的。

    而邵含烟等以及年轻一辈,也绝对不会把那样的消息告诉老爷子的。

    “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邵老爷子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是不是还在因为逸夫的事情烦心啊?”

    “......”

    云溪当即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安静的望着爷爷。

    老爷子见他那样子倒是默认了,于是便叹着气说:“你也别总是纠结了,如果真心接受不了逸夫,那就和他把婚约解除了吧,在我心里,你不单单只是我的未来孙媳妇,同样也还是我的孙女啊?”

    “我原本是希望你和逸夫能够走在一起,延续你母亲和逸夫父亲的那份感情,因为当初是我棒打鸳鸯,让他们到死都没能在一起。”

    “现在,我想通了,我不能让历史重演,如果逸夫和那温假人也和他爸跟你母亲一样,那么,我如果不成全,就是再一次棒打鸳鸯了,所以......”

    “爷爷,你在胡说什么?”邵逸夫刚从楼上下来,就听见老爷子在跟云溪说自己,即刻抢断了老爷子的话。

    “我哪有胡说?”邵老爷子非常不高兴的瞪他一眼:“我这不是正跟云溪说让她成全你跟那温假人么?”

    “我跟那人已经彻底的分了,”邵逸夫懊恼的喊着:“爷爷,你怎么总是记糊涂?都跟你说几次了啊?”

    老爷子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头,皱着眉头问了句:“真分了吗?我怎么记得昨天云溪还说她怀了孩子求我成全你跟她呢?”

    “......”

    这一下不仅邵逸夫无语了,就连云溪都跟着无语了。

    老爷子自从上次晕倒昏迷半个月又半身瘫痪后,这大脑就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有时候你觉得他好像很清醒,下一秒,估计就又糊涂得不行了。

    “爷爷,你好好休息就行了,等下让张叔推你去晒晒太阳,我跟云溪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你就甭操心了。”

    “我能不操心吗我?”

    邵老爷子一听不让他操心更急,忍不住就吼了起来:“你要是听话懂事的,早就在云溪大学毕业时和她结婚了,如果那时结婚,现在孩子都两三岁了呢,哪里还会弄出这么一大堆的事情来?”

    “说来说去,还不是你总是推着不肯结婚?”

    “这推来推去,不就推出一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来了?”

    “.......”

    云溪心说,邵逸夫和温佳柔在她还没毕业时就已经在一起了,而她毕业时,邵逸夫和温佳柔都在一起两年了。

    那个时候,正是邵逸夫热

    恋温佳柔的时候吧,他又怎么愿意和她结婚呢?

    其实一个人心里装着一个人,是很难接受另外一个人的,不管这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邵逸夫把老爷子推到院子里交给张叔才返回厅里来,而云溪已经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餐桌边吃早餐了。

    “其实你没必要把什么事情都揽到自己头上的,”云溪看着已经坐下的邵逸夫说:“这一次陆子遇帮我挑选翡翠根本不是你委托的,而陆子遇也的确是......”

    “他怀了什么样的心思我知道,”邵逸夫抢断云溪的话说:“他要出怎样的臭名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他不该拉上你,就算你跟他之间真有什么,他首先要做的是应该保护好你,而不是让你曝光在大众之下,更不该让你的名誉受辱。”

    云溪听了邵逸夫的话当即一愣,不由得想起邵逸夫和温佳柔来。

    邵逸夫和温佳柔在一起五六年了,可滨城都市报硬是从来没有报道过邵逸夫和温佳柔的事情,每每报道的,都是邵逸夫携带她这个童养媳出席商业派对慈善晚会什么的。

    以前总是在想是不是邵逸夫不够出名,以前总是在想,是不是狗仔很笨,现在想来,应该都不是。

    邵逸夫是滨城唯一组装车公司,滨城政府扶持企业,名气并不比易天泽和易水寒来得小。

    而滨城的狗仔肯定不笨,他们也不可能拍不到邵逸夫跟温佳柔在一起的情形。

    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是——邵逸夫不允许媒体报道他这方面的消息。

    他这样的做法,是爱温佳柔呢?还是——保护她呢?

    ......

    关于之前柳明浩跟云溪提过让她回乌镇去过年一事,云溪原本还不想去的,虽然她也尊重外婆和舅舅,可到底,她跟外婆舅舅也还是非常的陌生。

    可自从报纸报道了她跟陆子遇的事情后,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住一段时间,让自己烦躁的心安静下来,然后仔细的想一想自己和邵逸夫以及陆子遇之间该怎样相处。

    所以,在农历腊月20天晚上,她把自己想跟柳家一起回家过年的事情跟邵家老爷子说了一下。

    “去吧,”老爷子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反正过年时张叔要回去,你姑妈要接我去g城老宅过年,你也不用照顾我了,就回去跟自己的外婆和舅舅相处一段时间,毕竟他们也是你的亲人,你也该跟他们培养培养感情的。”

    云溪点头,忍不住感觉的说了句:“谢谢爷爷!”

    “傻丫头,”邵老爷子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恍然间好似又看见那个刚从孤儿院领回来的五岁多的瘦小女孩。

    自从昏迷清醒后,他在邵含烟和易语嫣的劝说下也逐渐的想通了,逸夫是他的孙子,云溪何尝不是他的孙女?

    他希望孙子和孙女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他们各自有喜欢的人,硬性绑在一起没准俩人都不会幸福,何不让他们去寻找各自的幸福。

    其实,作为当长辈的,只要孩子们这一生能够幸福就可以了,至于那幸福是谁给的又有什么重要呢?
(快捷键 ←)上一章:268.此地无银三百两 返回《纸婚厚爱1首席的秘密情人》目录 下一章:270.年三十的凌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