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熟悉情况(一)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102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绝世剑邪》这本书的设定是这样的:

    有两个大陆:左边神剑大陆、右边巫法大陆。

    神剑大陆有两个帝国:左边腾云帝国、右边紫气帝国。

    故事初期,地图只开放腾云帝国这一部分,其他暂时屏蔽,就算玩家找到传送阵也穿越不过去!

    战湛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简单说,是个二世祖。

    再详细点儿,就是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小霸王。

    在《绝世剑邪》这本书里,他出场不多,但影响力很大,主要集中全文前六分之一。

    作为前期男主人公最欲处之而后快的小boss之一,他任务完成的相当出色,紧紧地抓住了出场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断刷新智商情商下限来衬托男主人公高大光辉英挺睿智的形象。

    他的悲剧始于沉迷魔兽斗,心血来潮地派遣小弟去还魂魔林抓捕高阶魔兽。不想小弟见色起意,强|暴了一名女子,不但引起神剑大陆四大学院之首太古学院的不满,更招致男主角寒非邪的彻骨仇恨。

    如果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再怎么护短,也不会反过来咬对方一口。但战湛不是一般人,他是小说作者设定的小boss,是燃烧生命衬托男主角的极品炮灰,傻缺是必须的!

    所以,他不仅没责怪小弟,反而将事情大包大揽下来,几次三番派人刺杀寒非邪,打压寒非邪,最后被忍无可忍地寒非邪抓起来用鞭子抽得皮开肉绽,浸在盐湖里生生地痛死。

    ……

    以上是新任战湛知道自己身份后立刻浮现在脑海的信息。

    上述信息稍罗嗦,他略作整理,总结为一句话:

    这就是个生命不止脑残不休,生来被虐虐了就死的货!

    而这货现在成了他。

    ……

    必须搞清楚情节发展到哪儿了!

    战湛心急火燎地跳下床,还没跑远,就被一个宫装美妇堵在门口。

    “伤还没好利索呢?又要去哪里闯祸?”美妇不悦地看着他。

    战湛立刻调出眼前美妇的档案——

    云雾衣:腾云帝国公主,现任皇帝的姑姑,军神世家家主战不败的妻子,战湛的母亲。

    “娘?”战湛战战兢兢地喊着。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与人接触,十分忐忑,总觉得哪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一边看好戏,一边笑嘻嘻地说,你演啊演啊,你演成什么样我们都知道你是冒牌货!

    云雾衣瞟了他一眼,拉着他坐下,从身后丫鬟手里接过碗递给他,“娘让人炖了汤,趁热喝。”

    战湛小口小口地喝着,努力回忆着他什么时候受过伤。

    应该没有啊!

    这个小祖宗不伤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谁能伤他?

    他想了半天也没头绪。

    云雾衣叹气道:“你爹打得太狠了。”

    “爹?”战湛一拍大腿。可不是!整个天都,乃至整个腾云帝国,战湛都敢横着走,唯有战不败是他的克星!严父慈母,云雾衣是慈母,战不败是严父。可惜他常年镇守边关,没什么时间教育儿子,所以每次回来都加紧教育,每次教育都是量多料足。

    云雾衣伸手轻敲他的脑袋,“怎么?你还记恨你爹不成?”

    战湛连忙摇头。

    云雾衣面色一黯,“他是恨铁不成钢啊。你哥哥从小能文能武,十三岁就敢跟着你爹上战场,你呢,都给娘宠坏了。”

    战湛上头原本有个哥哥,一切条件比照着形容战湛的反义词来就行,天资聪明、谦冲有礼、文武双全、品学兼优,但早早上战场,早早送命。也因此,战不败虽然痛恨儿子不学无术,私底下却频频放水,不敢训得太狠,导致战湛越来越无法无天。

    “娘,我会改。”他说得真心诚意。不改不行啊,不改就没命了。

    云雾衣呵呵一笑,当他逗乐。

    “娘啊,你还记得我手底下有个人叫……”战湛努力想着那个派出去惹是生非小弟的名字,却偏偏想不起来,“就是很好色,喜欢强|暴别人……”

    “啪。”

    云雾衣黑着脸拍桌而起,“你爹说的不错!你的确是越来越不像样了,什么叫喜欢□别人?你手底下有这样的人为娘怎么不知?好,好,我倒要瞧瞧,是谁这么大胆将这等肮脏事做兴趣!我说你怎么成天往花街柳巷里跑,敢情是有人教唆的!你给我好好在屋里反省,这几天哪儿都不要去。先让娘好好清理清理你身边的人!”

    战湛本想解释,但听她说要清理清理身边人,觉得对自己是好事,也就不做声默认了。

    云雾衣在他面前发了一顿脾气还不够,又跑去和战不败说。

    没多久,战不败就带着一大队人马冲进他住的院子。

    战湛站在窗前,远远地看着,只觉那一队人马个个人高马大不说,且满身杀气,随便一眼看来,就像刀子一样锋利。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小说加成的效果,只知道自己看了这几眼,就有些腿软。

    他院子里的侍卫被一个个叫出来盘问。他们住的屋更是被翻了个底朝天,但凡收着不干不净东西的都被拖了出去,最后,他一个小院的侍卫竟然没有一个留下。

    战不败这一气非同小可,把那些人统统打得皮开肉绽,亲自从亲兵里拨了八个人,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们都是他叔叔,他就是你们的侄子,我把他交给你们了,给我好好地教教!”

    战湛毕竟是元帅与公主之子,他们哪敢应诺,只是跪着接令。

    战湛小声说:“八个是不是少了点?”

    战不败愣了下,随即冷笑道:“你以为都跟你养的那些废物似的不中用?他们都是跟着我上战场拼杀,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的战士!最低都是少剑师!”

    战湛心里不以为然,心道:少剑师算什么。寒非邪最后还成剑神了呢。

    不过现在是小说早期,他还没死,寒非邪还是个普通药师,故事还处于有八个少剑师当护卫就能勉强装逼的初级阶段。

    他就胡乱地点头应了。

    战不败又絮絮叨叨地教训了好一顿,看他态度尚算端正,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他走后,云雾衣才走过来。她虽然宠爱儿子,但是从不在丈夫面前驳他的面子。

    她问:“你刚才是不是想问一个叫屈肃的人?”

    战湛展眉,“没错,就是他!他在哪里?”

    “你不是派他去找魔兽吗?他已经到麻婆小镇了。”云雾衣说。

    “啊?!”战湛呆住。

    云雾衣道:“我听说他是大剑师高阶,也算有点本事,不过这样的人品难当大用,留着始终是祸患。我看等他这趟回来,就寻个借口打发了吧。”

    战湛欲哭无泪。是祸患啊,还是大祸患呢!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他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挨一顿鞭子被盐水泡死吗?

    云雾衣看他一脸哭丧,以为他不舍得,又道:“你要高手,我给你找一个就是。大剑师也不算什么。”

    战湛心里有事,她说什么也没听进去,敷衍了几句就回房躺在床上算计。

    看样子,阻止屈肃干坏事是来不及了,屈肃和寒非邪的梁子是结定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

    把自己给摘出去!

    寒非邪这个人虽然阴险毒辣,睚眦必报,但偶尔还是讲道理的,只要自己认错态度端正,改错态度积极,应该不会踏上炮灰的老路子。

    没错!他是看过《绝世剑邪》这本书的,现在人又在书里,不就一个活脱脱的先知?这么小的事情还避不过去嘛!可惜寒非邪称雄天下的最大利器——《天芥神书》被藏在寒家密室里,且故事一开始就被寒非邪拿走了,不然这《绝世剑邪》说不定要改名《绝世战神》。
(快捷键 ←)上一章:1楔子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3熟悉情况(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