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熟悉情况(二)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780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诡缠人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战湛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在屋子里安分守己了两天。当然,这个安分守己是在别人看来,对战湛本人来说,他只是一如既往地习惯性地宅着。

    不过在没有电脑没有小说没有游戏的年代,想宅得开心宅得精彩宅出美丽新世界也是件技术活。

    战湛的方法就是——八卦。

    虽然说他在这个世界是先知级的人物,可他先知的都是大事,小说作者设定再精细也不可能精细到他们家一共几个丫鬟,分别干些什么活,每个月月俸是多少……要真精细到这个份上,那书名就不是《绝世剑邪》而是《邪楼梦》了。所以他每天这么打听打听,觉得挺好玩。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存在的,也不知道自己摔个楼怎么摔进了小说里,反正这个小说世界挺懂得自我完善,他问的问题都给出了答案,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

    无论如何,世界就这么存在了,他就这么移民了,日子就这么过吧。

    到第三天,他娘忍不住来看他。

    “宝贝,你哪里不舒服?”云雾衣看着他,那神情好似他得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绝症。

    战湛莫名其妙地摇头。

    “那就是心里不舒服了。”她叹息,“娘知道,你关在家里是很闷的。放心吧,明天你爹就回边关去了,到时候由得你玩。”

    他哭笑不得,“娘,我很好,没不舒服。”

    云雾衣皱眉道:“怎么可能舒服呢?你这两天又没和朋友出去吃酒,又没上斗兽院玩乐,整天闷在家里……你是不是生娘的气呢?”

    战湛:“……”怪不得前任战湛至死不悔啊。敢情不是不想悔,而是没有机会悔。看看,就算他想改写归正,他娘也会以表现不合格打回去重练。

    “娘啊,你刚才说爹要去边关了?”他突然记起一件事,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擦!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云雾衣见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吓了一跳,起身搂住他,“宝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别藏在心里,跟娘说。天塌了,还有娘和爹给你顶着呢。”

    对,问题就在这里!

    战家完全是靠战不败和云雾衣顶着的,所以当战不败战死边疆,云雾衣一头撞死在皇宫之后,战家就彻底完了。当然,战湛死得早,没有经历军神世家败落的惨况。

    他之前一直想着怎么不死在寒非邪手里,却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要是战家败落了,他不死也凄凉啊!作为整个腾云帝国都赫赫有名的天都小霸王,战湛得罪过的人加起来,可以建立一座像模像样的小城。

    “爹可不可以不去边关?”他战战兢兢地问。

    在《绝世剑邪》里,战不败就是个背景人物,根本没出过场,直接叙述镇守边关,死在边关。战湛觉得小说安排他这次回来,就是给自己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当然不可以。”云雾衣笑着泼冷水,“你爹是元帅,怎么可以不去边关?”

    “不能请病假吗?”

    云雾衣讶异地看着他,“宝贝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最希望你爹去边关的吗?”

    战湛支支吾吾地说:“边关老是打仗,太危险了。”

    云雾衣感动地摸着他的头,“宝贝长大了。”

    “要不别去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云雾衣眼中冷光一闪而逝。

    不过冷光闪得再快,还是被战湛抓住了!

    他激动地想:有内情,果然有内情!

    他常年看小说已经看出一套自己的经验——但凡下属做完报告,看向上司时眼中厉光一闪,绝对要反水。但凡两个人说着说着,眼中光芒闪烁,绝对是各怀鬼胎,不消片刻,肯定一个出招,一个拆招,两败俱伤。像她老娘这样,一边回答不可能一边闪冷光,那绝对是有隐情的标志啊!

    “宝贝,你听话。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如果外人问起你,你也绝对不能说不想让你爹去边关!知道吗?”云雾衣说得十分郑重。

    战湛只好乖乖点头,心里却想着其他的挽救办法。

    既然不能阻止战不败去边关,那就阻止事情的发生?

    可是,战不败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战湛搜肠刮肚地想,却实在想不起来。不能怪他,毕竟战不败这条线实在是太无关紧要了,记得他的死讯后面还给寒非邪带来了好处,所以他看文的时候只是扫了一眼,粗粗地知道有这么个人,死了也就死了。

    既然不能阻止战不败去边关,也不能阻止造成他死亡事件的发生,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

    让他复活?

    战湛很认真地想着这种可能性。

    在文章设定里,这个世界的确有复活药的。他记得有两个人有。

    一个是白梦主。白梦山山主,神剑大陆六位剑圣之一,在小说初期,是牛逼之极的人物!看上去牛逼哄哄的军神世家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从他手里求药的事想都别想,估计人还没上山,脚已经被丢下来了。

    另一个就是小说男主角寒非邪。但凡小说里的好东西,他肯定有一份的。要是他没有,就是剧情还没走到。

    但是从寒非邪手里拿药……

    他评估着可能性,差点绝望。

    寒非邪天性冷漠,不太喜欢和人交往,虽然王八之气全开后收了不少小弟,但那些小弟不是和他同生死共患难过,就是有一技之长让他看中,自己这样不学无术还派了个手下□了他同学的二世祖,大概送上门都不会要。

    想得太痛苦了!

    “啊!”

    他往床上一躺,决定睡一觉再说。

    第二天,太阳照常从东边升起,战不败依旧要奔赴边疆。

    战湛难得早起,亲自到大门口送行。

    战不败有点惊讶,看着他的目光稍微柔和。“我这段时间不在,你也该好好想清楚。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闯出自己的事业!你始终要长大,一天到晚游手好闲,成何体统?”

    战湛垂手恭听。

    战不败放低声音道:“最要紧的是把剑气练起来!连司徒家十二岁的小儿子司徒奋都已经是剑士巅峰了,你还是个剑士中阶,丢不丢人?亏我们还是军神世家。”

    战湛脸红了。替前任战湛红的。

    “你心里有数就好。”战不败说了这么多次,第一次看到儿子羞惭,心里总算有几分欣慰:老子不愧是军神,自己儿子这么厚的脸皮都被我给攻下来了!

    “爹。”明知无用,战湛仍忍不住提醒他,“你到边关以后要小心,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住性命!”

    战不败听着眉头一皱,暗道:老子出去打仗,你让我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保住性命,这不是摆明触老子霉头吗?

    战湛不知他的微妙心里,继续说:“万一发生什么不幸,记得,一定要保重遗体。”有遗体才能复活啊。

    “滚!”

    战不败一脚踹开他,飞速地上马走了。要是再慢点,他怕自己忍不住当街把儿子揍成猪头!

    战不败走后,战湛思量再三,觉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哪怕最后失败,起码也尝试过,好过坐以待毙。他给自己鼓劲:不就是当小弟吗?他不信以自己对寒非邪的了解,拿不下他。

    他打定主意,直接向云雾衣辞行。

    云雾衣听说他要离开天都,惊得连簪子都掉下来了,“宝贝,你想上学直接去帝光学院就是。帝国所有皇亲国戚都是在那里读书。干什么跑去太古学院?而且还是去小分院。”

    战湛道:“我想出去历练。”

    “我看你不是想去历练,是想去找屈肃吧?”云雾衣脸黑下来。

    战湛苦着脸道:“屈肃这个人我早就不想用了,打发他去找魔兽也是想让他离我远点。娘多心了。”

    云雾衣道:“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只是去麻婆小镇的事不用再提。”她说着,拾起簪子不再理他。

    战湛没法,只好回去绝食抗议。

    刚开始云雾衣还和他扛着,叫药师熬了些补身的药,让丫鬟端过去给他当水喝。

    战湛发现之后,干脆连水也不喝了。

    云雾衣一边气得发抖,一边苦口婆心地劝他,后来见他嘴唇都干得起皮,眼睛没神了,脸颊也凹下去了,终于急了,什么条件都满口答应。

    其实不吃不喝这么两天已经是战湛的极限了,要是云雾衣再撑一会儿,投降的估计是自己。

    云雾衣嘴上答应让他去太古学院麻婆分院读书,心里到底不放心,想先拖着,把战湛的热情拖过去。

    但战湛怕夜长梦多,哪拖得起,眼见云雾衣要实行和平演变,立刻往床上一躺,作势继续绝食抗议。云雾衣这才真的答应下来。

    不过自己的宝贝儿子要去这么远的地方,旁边又是还魂魔林,她怎么也得送上几份保险。

    当夜,她就领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到他房里。

    “宝贝,这位是金谦金先生。”

    战湛忙站起来打招呼,顺便从资料库调出金谦的信息。

    金谦:云雾衣的公主侍卫队队长,出场时是剑将巅峰,得知云雾衣死讯后,一下子突破瓶颈,冲上剑魁初阶。为了替云雾衣报仇,率领公主侍卫队冒死闯宫,最后死在腾云帝国皇帝云牧皇手中。

    可以说,他是战家的铁杆忠臣。

    想到这里,战湛情不自禁地脱口叫道:“金叔叔。”

    金谦闻言浑身一震,再看战湛,眼神已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