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熟悉情况(三)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002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荒古卷轴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战湛暗喜:果然,每个小说配角都配备特殊条件,戳中就能刷好感度。

    想到这里,他表情越发恭顺谦和。

    金谦看着他,眼底的光芒很快暗淡下来,摇头叹了口气。

    战湛:“……”好感度怎么会回落?这不符合设定模式!

    金谦道:“公主放心,我安全护送小公爹到学院之后,马上回来。”

    战湛的父亲有个公爵的爵位,他也沾光,在外面被人叫小公爷或小公爹。

    云雾衣道:“不必,我在这里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你好好保护他,等他放假再回来吧。”

    金谦脸色一变,默然低头。

    战湛:“……”这该不是暗恋剧情吧?小说里没提啊。这个世界的剧情自由发挥度真高。但是这么一来,他的安全就更不保险了。比如说,他虽然知道自己死在前六分之一的剧情处,可如果没死,剧情势必会发生变化。也许剩下的六分之五他都没死,也许剩下的六分之五他被死去活来好几遍!

    擦!

    他太需要寒非邪那粗大有力还附赠幸运值的大腿了!

    战湛一口咬死两天内出发,云雾衣拗不过,只能遂他的意,嘴里直说时间太紧迫太仓促,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准备。战湛听后有点懊悔,想着是不是再多留一天多带点东西走,但是当他踏出家门,看到整整是十辆大车的车队时,那懊悔就啪得一声被十辆大车压得粉碎了。

    “我看再带两床被子吧。你睡惯了天蚕丝,小镇里买不到。”云雾衣很担心。

    战湛道:“我已经带了几床?”

    “五床。”

    战湛欲哭无泪,“我就算天天尿床,也有四天时间等被子晾干啊。”

    云雾衣哭笑不得,“你想什么呢?”

    战湛看她满眼掩饰不住的不舍和忧虑,心里充满了感动。不管她是不是书中人,至少他在这个世界,所有的感受都是真实的,所有的关怀也是真实的。

    他伸手搂住云雾衣,轻声道:“谢谢。”

    谢谢你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给予我第一道阳光。

    谢谢你用母爱让我适应了这个世界。

    谢谢你包容我的任性。

    不管这个世界是真是假,我都会认认真真地生活,好好做你的儿子!

    “宝贝。”云雾衣摸着他的头,两行清泪夺目而出。

    战湛松开她的怀抱,脸上笑容洋溢,抬起手臂,用力一挥,“出发!”

    从天都到麻婆小镇要穿越北川和西定两个行省,到神剑大陆西南边的叶林行省。麻婆小镇在叶林行省正中,行省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还魂魔林占据。

    路上,战湛更彻底地了解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首先是这个世界关于剑气的设定。

    他们所修习的剑气相当于其他小说里的斗气、真气,并不是用剑者才能修习。之所以取名叫剑气,是因为修习成功之后,修习者的丹田处会出现一把剑一样形状的气,这道气就是每个修习者力量之源。

    所有修习剑气的人都被成为剑者或剑客。

    剑者分上中下三品。

    下品由低到高分别为:剑工、剑士、少剑师、大剑师、剑将。中品是剑魁、剑主、剑君、剑王。上品是剑皇、剑尊、剑圣。理论上上面还有个剑神,不过列入传说级。

    每一个称号又分为低阶、中阶、高阶和巅峰四档。每一档的修习进度都以丹田剑气外光环的圈数为标志。比如剑工只有剑形,没有光环。剑士有一圈光环,少剑师有五圈,大剑师二十,剑将五十。光环的色泽又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赤最低,紫最高,一旦光环色彩变成紫色,就说明即将向上一阶进化。

    简单说,要升级就必须先升级光环的颜色,然后升级低中高和巅峰四阶,四阶升级完才升级称号,称号升级完升品级。

    神剑大陆能够修习剑气的人很多,但大多都在下品游荡。看军神世家这样的浑厚家底也只能派出剑将巅峰做保镖就可知道,下品之上的剑客是多么稀缺。

    基本上,剑主这样的修为已经可以开门立派收门徒了。

    所以战湛在小说早期带着一个剑将巅峰八个少剑师的阵容出门,足以畅通无阻。兼之云雾衣怕自己儿子在路上吃亏,逼着国务大臣向各个行省打招呼。短短三天,两个行省上上下下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天都小霸王出巡,不是上来巴结就是自行避让,总之每一个敢碍事的。

    战湛走了半个月,愣是没碰上一个想象中不长眼的恶霸和劫匪。

    他很郁闷,把金谦叫过来,含蓄地问道:“金叔叔,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久都没遇到需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呢?”

    金谦道:“也许他们知道小公爷从来不带刀。”

    战湛:“……”金叔叔这三个字他叫足半个月了,为什么好感度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往下掉呢?

    这里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战湛摸着下巴,又把战不败送给他八个侍卫的头儿叫来。那八个侍卫名字很复杂,为了方便,战湛给他们排了编号。侍卫的头儿当然是一号。“一号选手啊,你说为什么金叔叔总是对我忽冷忽热,忽远忽近呢?”

    一号道:“金队长是个高手。”

    “……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金队长每天练功很努力。”

    “……他最近有没有便秘?”

    “金队长每天休息很早。”

    战湛道:“我觉得你在耍我。”

    一号肃容道:“属下不敢。”

    “这句话你倒是答得挺准。”

    “属下对军神府忠心耿耿!”

    “……”

    车队又赶了十天的路程,终于到麻婆小镇。

    战湛坐在车里,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兴奋的是,自己的一只脚终于踏入了主线剧情。紧张的是,不知道寒非邪会怎么对自己。

    他低头算了算时间,猜测大概剧情走向,以及寒非邪最近缺什么,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有了!”他一拍大腿,把一号叫过来,“去药店,把最贵的几样药买下来。”

    一号道:“小公爷哪里不舒服?”

    “老子不花钱不舒服。”

    “……”

    终于噎了一回一号的战湛心情大爽,正想叫二号去打听屈肃的下落,还没开口,就看到一群学生从车边急匆匆地往前跑。

    金谦拦住其中一个,这般那般地问了一会儿,回来报告消息:“他们说他们学院有个学生向一个大剑师提出挑战。他们是前去助阵的。”

    战湛不费吹灰之力地想起挑战的两位主角是谁,当下拍板,“走,看热闹去!”

    金谦满脸不认同。

    战湛理直气壮道:“那是我未来的同学,怎么能让人欺负!”

    金谦不知是接受了理由,还是无可奈何,直接将车队分成两批,一批去镇上买房子,一批跟着战湛去看热闹。

    战湛坐在车里,摩拳擦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想着怎么给寒非邪留个好印象,顺便搭讪,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没记错的话,这场比斗的双方一个是寒非邪的室友、被□的姑娘的哥哥杨成奇,一个就是屈肃。书里屈肃把杨成奇打得奄奄一息,被寒非邪出手救下。不过他救的不是很心甘情愿就是了。之后没多久,寒非邪就借参加药王大会的机会,离开了麻婆小镇。

    这样英雄救小虾米的机会,他是不会错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