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熟悉情况(五)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282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按规矩来就按规矩来!以一敌二是吧?”战湛转头看杨成奇。

    杨成奇刚想让他放心,他绝不会动真格,就被战湛一把推到金谦身上,“好,你输了。”

    杨成奇:“……”

    战湛扭过头,指着屈肃的鼻子道:“现在轮到你了。”

    屈肃冷笑道:“放心,小公爷。看在你我以往的情分,我不会让元帅府绝后的!”

    “哈哈!”战湛仰头大笑两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好啊,你来啊!你今天碰我一下,明天我就把你的家里所有人发配边疆,女的当炮灰,男的充军妓!”

    群众中有人疑惑道:“军妓是什么?”

    战湛一怔,没想到这个世界没有这个设定,忙道:“就是军队里专门帮人洗小jj的人。咳咳,总之,是最底层最底层的那种!”

    金谦:“……”

    群众恍然大悟。原来军队里还有这样的职位。

    有几个群众觉得荒唐,但他们刚提出疑问就被其他群众教育了。

    “你知道说话的那个是什么人吗?他是元帅的儿子啊,他能不懂军队里的事?听他的准没错!你想啊,士兵每天打仗那么辛苦,怎么可能回来自己洗jj,一定是有人帮忙洗啦。”

    “是啊是啊。”其他人帮忙劝说,“洗不干净会影响上战场的心情,影响战果,很严重的。”

    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群众也被拖下酒缸一起醉了。

    屈肃憋红一张脸,“战湛!你要不要脸?是男人就别秋后算账!”

    战湛道:“打你这种恃强凌弱死不要脸的人要什么脸?这叫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你以权势要挟,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什么?”战湛夸张地看向群众,“他刚才抖地太厉害。我没听清他说什么。”

    “他说,你以权势要挟,眼里还有没有王法?”群众非常配合地大声重复。

    战湛嚣张道:“看你问得这么真诚,老子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认认真真干干脆脆地告诉你。老子就是王法!就因为老子是王法,所以你□民女的事,老子代表王法消……咳,追究到底!”

    “好!”

    群众欢呼声一片。

    屈肃盯着战湛。他知道战湛说真的。以战湛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和他身后权势滔天又极为护短的公主娘,牵连自己家人这种事他绝对做得出来。

    “既然小公爷决定了,屈肃就听小公爷的。”屈肃貌似恭敬,实则恨极。

    战湛暗暗松了口气,嘿嘿笑道:“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人嘛,不怕做错事,就怕错而不认,认而不改。我看你在关键时刻还是懂得轻重的,是可造之材。相信关个七八十年出来之后,还能做一条老汉。”

    屈肃心里冷笑连连:你趁着现在快耍嘴皮子吧。总有一日,我屈肃要你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叫我屈爷爷!

    镇长终于赶到。他了解情况之后,立马旗帜鲜明地站到战湛的大树荫下,义正词严地表示屈肃果然恶贯满盈,不可饶恕,七八十年是很必要的,而且还要立刻执行!

    战湛怕屈肃半路逃跑,特地让一号到六号一起押送过去。

    群众纷纷鼓掌。

    杨成奇更是激动地难以自持,捂着眼睛拼命落泪。

    战湛没空照顾他的情绪,一双眼睛时不时地偷瞄寒非邪。

    寒非邪正打算随人潮离开,一眨眼就看到战湛涎着脸凑到自己跟前。

    “……”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战湛殷勤道。

    “……”寒非邪道,“不用,走几步路就到了。”

    战湛屁颠颠地跟在他身后,“看你的年纪应该还在读书吧?在哪里读书啊?说不定我们有缘做同学。”

    “我们是太古学院麻婆分院的学生。”学院的其他同学凑过来。

    战湛夸张地“哇”了一声道:“这么巧,我正打算就读贵学院。哈哈,那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

    寒非邪眯起眼睛。看来不是他的错觉,这个元帅之子真的很不正常。他似乎是针对自己而来。

    元帅府,天都……

    会和她有关吗?

    他不动声色地打探道:“帝光学院就在天都,以你的身份,应该去帝光学院吧?”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是我生在天都长在天都,要是读书还在天都就太添堵了。我就是想出来历练历练。”

    其他同学道:“您怎么会选择麻婆小镇嗯?”

    擦,老子选就选了,哪来这么多问题!

    战湛心里不耐烦得很,表面还得笑得和蔼可亲,一副来问我来问我我最喜欢回答问题的样子,“这里风景好。没错,我就是看中这里风景好,空气好。深吸一口气,哇!心情也好啦!哈哈。”

    同学们竖起拇指表示他很有眼光。

    寒非邪突然道:“屈肃是你的手下吧?他不是来捉魔兽的吗?”

    “呃,对……”战湛努力把嘴角拉上去,“魔兽也好,也好。”

    他们正说着,就看到一道古朴不失气派的大门出现在路的尽头处。

    同学们抢着做介绍。

    “这就是我们学院。”

    “前面是学堂,后面是宿舍!”

    “你应该不和我们一起住吧?”

    “不!”战湛马上道,“我不能破坏规矩,大家住哪里我就住哪里。”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放慢脚步,退到马车边上。

    杨成奇战后力竭,正靠着车厢休息。

    “我是你的恩人吧?”战湛开门见山。

    杨成奇毫不犹豫地点头。

    “恩人需要你报恩。”

    “……”杨成奇虽然觉得奇怪,还是一口答应,“就怕我没什么能力帮恩人的忙。”

    战湛道:“你是寒非邪的室友吧?”

    “是啊。”

    “我要和你换宿舍。”

    “啊?你宿舍在哪里?”

    “……很快就有了。”

    事实证明他的宿舍的确很快就有了。

    太古学院麻婆分院的分院长对于自己学院能够迎来这样一位身份不凡的学生而格外高兴,连带换宿舍这样的小事也一口应承。

    他还自以为事地为战湛找了好借口:“我们分院只有寒非邪是世家子弟,的确比较适合当小公爷的室友。”

    从分院院长办公室出来,一直沉默的金谦突然道:“他起码是剑魁。”

    战湛毫不意外,“他毕竟是历史比腾云帝国更悠久的太古学院的分院长啊。”

    金谦有点讶异,没想到从来没有离开过天都的战湛的眼光并不短浅。

    战湛走到寒非邪住的302室门口,转头对金谦道:“去把我的东西搬上来,记得要双份。”

    金谦道:“小公爷似乎对寒公子非常关注。”

    战湛敷衍地摆手道:“对啦,我打算期末考试抄他的卷子。”

    “……”金谦不懂期末,但懂考试,面无表情道,“小公爷真是高瞻远瞩。”

    战湛不理他的讥嘲,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寒非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战湛推开门,就看到寒非邪斜躺在床上看书,见他进来,眉头微微一皱,“什么事?”

    战湛被美色晃了一下眼,干咳一声道:“杨成奇受伤很重,所以我把我的宿舍让给他养伤,我搬来和你住。”

    寒非邪合上书坐起来,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目光灼灼。

    战湛被看得发毛,小声道:“怎么了?”

    “没什么。”寒非邪收敛目光,重新躺了回去。

    战湛:“……”为什么故事发展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呢?按理说,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寒非邪应该对他刮目相看,两人从此有酒一起喝,有裤一起穿,过上兄弟情深的日子才对,怎么还是不冷不热的?

    七号和八号送褥子被子来。

    战湛对寒非邪说:“我多带了一床,你的也换了吧?”

    寒非邪猛然坐起来,看向他的眼睛竟带着浓浓的戒备和淡淡的杀意,虽是一眨眼的工夫,但还是被一直关注他的战湛捕捉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5熟悉情况(四)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7熟悉情况(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