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熟悉情况(七)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4218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真真的。”战湛怕他不信,再次强调。

寒非邪嘴角一勾,笑了。

战湛跟着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人和人就是需要沟通啊,别看寒非邪性格不咋的,但听得懂人话,万幸。

叮。

匕首钉在战湛大腿根之间,离裤裆只有一寸距离。

战湛:“……”幸亏内裤紧。

寒非邪手指按着匕首柄,慢吞吞道:“我不信。”

“……”

寒非邪从身上掏出几个小瓶子,喃喃自语道:“是让你心如刀割痛不欲生好呢,还是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腐烂好?”

“我可不可以给点意见?”战湛颤声问。

寒非邪抬眸看他。

战湛道:“我觉得两样都不太好。”

“那就一起用。”

“……”

寒非邪噙着冷笑,打开其中一个瓶子。

“呜!”战湛差点吐出来,和这个味道相比,公共厕所可以算是清新的花园。

寒非邪状若不觉,将瓶子挪到战湛的头顶上。

战湛大吼一声:“我招了!”这是正宗的屈打成招啊。

寒非邪停手,眼底寒光更甚。其实这瓶子里装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根百年黄臭根。要是战湛再坚持一下,他就收手了。

“其实我真的是来还魂魔林抓魔兽的。”

寒非邪的手抖了抖。

“但但但是!”战湛道,“我也是真心想和你结交的!”

“为什么?”

“你不是寒家的人吗?”

寒非邪不置可否。

“我娘在我离家之前嘱咐我出门要多结交朋友。寒家是大世家,我想结交一下,我娘也会高兴的。”战湛佩服自己的急智,居然在这短的时间内编出了一个理由。

“原来是这样。”寒非邪一脸恍然。

“对对对,就是这样。”

寒非邪笑眯眯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出身寒家?”

我看书看到的。

战湛干笑道:“你的脸……”

寒非邪笑容一敛。

战湛后背一凉,脱口道:“我没偷窥你。”

寒非邪:“……”

“我偷窥过你爹。不对,不是偷窥。就是你爹来天都的时候,远远地看过一眼!”战湛谎话越编越顺溜。

“为什么不直说?”

战湛道:“擦!搭讪的精髓在于意会,在于你情我愿,在于朝夕相处间,润物细无声。”

寒非邪收起瓶子。

战湛吐了口气。总算糊弄过去。

寒非邪道:“张嘴。”

“啊?”

寒非邪顺手丢了颗药丸进去,然后帮他把下巴合上,轻轻往上一抬。

药丸滚进肚子里去了。

战湛眼睛都直了。

寒非邪道:“这叫月月吃。每个月多要吃解药,迟一天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战湛:“……”这名字,这药效,这耳熟的感觉……真的不是生死符的矮龊穷版?

寒非邪见战湛不说话,伸手拔起匕首往刀鞘里一插,躺回床上继续睡觉。不过他人虽然背对着战湛,耳朵却时刻关注着身后的动向,要是战湛这个时候有偷袭或者喊人的想法,他会立刻出手把对方干掉。凭借自己手里的药和剑皇元丹,他很有把握。

但是战湛竟然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地收拾好草药,就往床上一躺,睡了。

寒非邪等到半夜,确定对方真的睡着之后才坐起来,悄悄拿出收拾好的行李,打开门离开。来麻婆小镇的主要目的是去还魂魔林,战湛的出现让他把这个行动提前。

战湛第二天起来看到对面空荡荡的床铺也没在意。他现在懊恼的是自己昨天的表现!

擦!

寒非邪有让人一下子动弹不得的药他很清楚,就是从寒家密室里拿出来的定神粉嘛!可是什么肠穿肚烂、痛不欲生、浑身腐烂都是瞎扯。

他居然信了。

他是看过原著的人啊!

战湛捂脸。

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寒非邪。事实上,要不是想要寒非邪以后会拿到的复活药,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他!所以他一整天没看到寒非邪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半夜起床上厕所看到对面床还是空的时候,才觉得不对劲。

他挠头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他不会已经去还魂魔林了吧?”

根据原书发展,寒非邪救下杨成奇之后就被学院视为英雄,很多人关注他的实力,更有不少少女投怀送抱,暗送秋波,他屡受骚扰,烦不胜烦,干脆提前跑去还魂魔林。

可现在出风头的机会明明被他抢了,寒非邪为什么还要提前呢?

……

难道是对他烦不胜烦?

擦!谁才是那个小jj差点被插成串烧的人啊?烦也是他烦好不好?!

郁闷归郁闷,不爽归不爽,剧情还是要继续。

第三天早上,战湛就叫来一号和金谦,表示要去还魂魔林历练。

金谦和一号同时露出你果然是来捉魔兽的表情。

“……”战湛加重语气,“我是为了历练!”

金谦和一号用表情表示:你别自欺欺人了。

战湛道:“不信的话,我就不捉魔兽给你们看!”

金谦和一号的表情:你当然不用捉,都是我们捉。

战湛怒道:“闭脸!”

金谦和一号:“……”

不管怎么样,战湛历练团还是成行了。

分院长信誓旦旦地表示会为他保留学籍。战湛想到后面的剧情,婉转地表示要是分院生源过剩,不保留也可以。分院长急了,那表情仿佛在说你敢不让我保留我就扇你。于是战湛十分善解人意地表示,能够被保留学籍实在太他妈地开心了!

两人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道别。

还魂魔林离学院很近,走三十米左拐就是。不少学员还喜欢来这里打猎。魔兽一般在树林深处,与人类井水不犯河水。

金谦问道:“小公爷打算怎么走?”

战湛看着树与树狭窄的缝隙,叹气道:“马车是过不去的了。”

金谦道:“马也过不去。”

战湛道:“要不你们先进去,我在这里等消息?”

“……你要捉什么魔兽?”金谦直截了当地问。

他想捉寒非邪。

战湛道:“我不是来捉魔兽的!”

“你要等什么消息?”

这个问题战湛通过不断回忆总算回忆起一点关于寒非邪遇险时当地的环境描写,“我想找一个有瀑布的地方。”

“……”

“对了,瀑布下面还有一块椭圆形的石墩。”

金谦四下扫了一眼,指着树下的一个石墩道:“您看那个怎么样?”

“呃,差不多吧。”

金谦道:“我去端一盆水从树上倒下来怎么样?”

战湛:“……”

金谦:“……”

一号带着二到八齐齐望天。

战湛道:“我是认真的。”

金谦道:“所以我在认真地想办法。”

战湛道:“如果我说我昨天做梦梦到我在那里遇到能够帮助我战家脱困的贵人,你信吗?”

金谦眼中精光一闪,神色稍稍严肃,“战家乃是天都五大家之首,何须脱困?”

战湛长叹道:“你们莫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我爹这次去,凶多吉少!”擦,不泄露点天机,你们就不知道老子是先知!

金谦此时看他的目光大大不同,“你怎么知道的?”

战湛道:“你以为我每天斗鸡走犬就真的是喜欢斗鸡走犬吗?”

一到八号的脑袋不停地上下晃动。

“……我其实是为了掩饰!”

听到这里,金谦面色终于大变,“你知道?”

咦?他是不是误打误撞撞上了什么?

越是这样,战湛越是不动声色,一副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们就别瞒我了的表情。

金谦沉默良久道:“真的能遇到让战家脱困的贵人?”

战湛道:“千真万确。”这种话也会有人信?

金谦转身开道,“走吧。”

“……不是你们去找,我在原地等消息吗?”战湛看看左右,一到八号也往前走了,“喂,等等,别随便改计划啊!”

还魂魔林的外围都是普通的野兽。野兽直觉最是灵敏,一般远远地看到金谦他们就让开了,所以他们走了一天,倒是什么都没遇上。

到夜间,一号给战湛搭好帐篷,自己和其他人一起在外面守夜。

帐篷很大,战湛滚来滚去能够滚五六圈。他从帐篷里探出头道:“你们留两个人守夜,其他人和我一起进来睡吧。”

一号等人坚决不同意,最后只有金谦进来。

虽然帐篷很大,两人躺着也不会碰到,可到底是多了一个人在身边,战湛感觉有点怪,怎么都睡不着。

金谦在第十次翻身时终于忍不住道:“还不累?”

战湛突然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金谦没回答。作为侍卫,职业道德告诉他不该讨厌主人,但是作为剑客,他的确很讨厌战湛没错。

战湛道:“我以前很坏吧?”

金谦道:“可以算为非作歹。”

“……”战湛舔了舔嘴唇,“我现在想改好。”

金谦翻了个身。

战湛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地叹了口气。一个人要改变别人对自己的既定印象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亲近的人。

“太晚了。”金谦冒出一句。

战湛一惊,追问道:“为什么?”

“你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做什么都太晚了。”

战湛心里涌起一股不安。也许战不败战死边疆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因为之前战家只是配角,所以文里没有详细写,现在他成了战湛,故事以他的视野展开,一些朦朦胧胧的东西自然清晰起来。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不能把自己看做在《绝世剑邪》这篇文里了,而是在以这篇文为基础的一个完善完整的真实世界里!

(快捷键 ←)上一章:7熟悉情况(六)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9熟悉情况(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