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熟悉情况(八)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4383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品姐夫 江山权色 麻衣相士 气冲星空 天才霸主 神级英雄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龙印战神 空亡屋 史上第一祖师爷
这事儿战湛琢磨了一晚上,凌晨才睡,以至于第二天赖床了,到傍晚才起,随便吃点东西之后,天又黑了。看着一到八号八张郁闷地脸,战湛理直气壮地说:“今天给你们放假。”

    一到八号:“……”放假不是应该提前说吗?天都黑了才说是放假?!简直是放屁!

    金谦道:“既然小公爷放得这么开心,我们就连夜赶路吧。”

    战湛:“……”撇去好感度不说,他怎么觉得金谦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随便了?……他是不是攻略的方式错了?其实金谦这个人物不应该刷好感度,应该刷忠诚度?

    一到八号利落地收拾好东西,朝林子更深远处走去。

    战湛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天色渐暗,月光被茂密的枝叶遮挡,林子里很快伸手不见五指。未免野兽和魔兽看到火光群攻,他们摸黑上路。于是黑暗中不时响起以下对话:

    “哎呀!”

    “小公爷你没事吧?”

    “哦!”

    “小公爷?”

    “擦!”

    “没事?”

    “哇!”

    “……”

    走到半夜,战湛死活不肯走了,他们只好就地扎营。

    战湛躺入帐篷的时候,整个人只剩下喘气的功能,也不管金谦和一号他们嘀嘀咕咕地说什么,闭着眼睛就睡过去。

    一宿无梦,次日醒转,他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好好似从刀山火海里走了一遭。

    他拨开帐帘,正想找个人过来马杀鸡,就看到四号举着大锅冲他砸来。

    战湛:“……”这是要谋反?

    “住手!”金谦挡在他身前,手轻轻一托,大锅就回到四号的脑袋上。

    “怎么回事?”一号冲出来,随即如临大敌地瞪着战湛,“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从小公爷的帐篷里出来?”

    战湛:“……”

    金谦转过身,淡定地看着战湛道:“他是小公爷。”

    战湛热泪盈眶,总算有识货的。

    四号很坚持,“小公爷是微发福,没有胖成猪头样!”

    金谦道:“人是会变的。”

    战湛:“……”

    他接过镜子,被镜子里的落魄猪头吓了一跳!

    脸半边是肿的,应该是撞树的那次,额头是青的,应该是摔倒撞石头的那次,衣服破得露两点,上面还有好几道细细的伤口,应该是树枝刮的……

    怪不得他走路痛,不走也痛,说话痛,不说也痛,呼吸痛,不呼吸……想想就痛!

    他打算回帐篷换衣服,转身就看到一到八号齐刷刷地跪了一条直线。

    “属下保护小公爷不利,请小公爷责罚!”

    “呃……”

    一号道:“小公爷说吧,是抽鞭子还是跪钉板?”

    战湛看向金谦。

    金谦默然地回望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好吧。”战湛捂着肿起的脸,“看在你们这么诚心祈求的份上,我罚你们五分钟之内给我准备好早餐,今天轮流背着我上路。”

    一到八号面面相觑。

    战湛道:“没听过军令如山吗?还不起来?”

    一号道:“小公爷,您不是军人。”

    “……老子现在组建一支还不成么?我们就叫小爷军!我认命你为副帅,金先生为狗头军师。”

    金谦:“……”

    一号大惊,“万万不可!没有朝廷的建军令,民间不得私自组建武装力量,若有违反,诛连九族。如民间有特殊原因需要组建力量,必须向当地政府提交申请……”

    战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滔滔不绝地科普,最后忍不住道:“我错了,我不组建了,一会儿我自己走,求您别说了,给我弄早餐吧,小公爷我快饿死了。”

    “是。”一号等人动作利落地煮早饭去了。

    战湛转身,捕捉到金谦脸上一闪而逝的失望。

    ……

    他哪里又做错了?!

    中午上路,日头正盛,翠绿的树叶在阳光下泛起一片片小小薄薄的白光,东南西北都一清二楚。

    战湛擦了身,敷了药,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舒舒服服地趴在一号的背上,惬意地直想打瞌睡。

    突然,金谦身影一闪拦在一号面前,沉声道:“有东西出来了!”

    战湛一阵激动!

    他到这里这么久,设定知道了一大堆,可魔兽等特产还没有见过。可惜不能回原来世界,不然带一只魔兽灵兽或者圣兽回去该是多么威风。

    “小心脚下!”金谦突然跳起来,身如弯弓,在空中灵活地一翻,脚朝上头朝下地朝下坠来,右掌朝地面拍下。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随着他的动作重击在地,地面出现拳头大的凹洞,并不断朝四面八方龟裂。

    裂痕延伸出近十米之后终于停下。

    噗噗噗……

    裂痕处突然接连发生气爆!起先是尘土从裂缝出喷出,后来是黑色的液体。

    金谦落地之后,抓起一根树枝,看准裂缝你插了下去,过了会儿,一根拇指粗手臂长,头大如拳的虫子就被插了上来。这还没完,他又朝其他裂缝插了几下,竟然串成一串。

    一号等人早在金谦动手时便机警地跳到旁边的树上,见他轻而易举地消灭了虽然只有三阶却公认比五阶魔兽更头痛的大头蚓群,都佩服地鼓起掌来。

    战湛内心也震撼不已。以前看剑气斗气魔法内功如何如何了得,主角如何如何霸气都是文里看看,但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时,他心理立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方面是他对旧战湛的极度鄙视!堂堂一个世家公子,好东西吃着好师父供着,实力居然还比不上一个侍卫!养这种孩子还不如养一只猪,至少养大了还有两口肉吃。

    一方面是他对寒非邪的极度嫉妒,没错,赤|裸裸的嫉妒!他现在完全理解旧战湛死活要干掉寒非邪的心情。不,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想干掉他取而代之!

    一到八号和金谦一起看战湛抱着树枝练习变脸。

    四号呆呆地问道:“小公爷不是说他一说话就脸痛吗?怎么扭了这么多下都没事?”

    五号道:“小公爷是在活血化瘀吧?”

    六号道:“小公爷打算化多久?天又快黑了。”

    金谦将插着大头蚓的树枝往上面一抛。

    战湛看到眼前一闪,什么东西丢到身边,顺手拿了起来,正好对上大头蚓丑陋的头颅。

    ……

    他从树上一声不吭地栽了下来。

    晚上,凉风习习。

    一到八号站在暗处围观奇观。

    四号道:“那个很像猪头的人的确是小公爷没错吧?”

    五号道:“金大人不会认错的。”

    四号道:“所以是小公爷在练功?”

    其他几号:“……”显然眼前发生的一幕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战湛道:“修炼的功法这么简单?”

    金谦淡然地瞟了他一眼,“剑气修为一靠天赋二靠勤奋。小公爷天赋异禀自不需说,不然也不能在短短十八年间练到剑士中阶。”

    啊,原来他十八岁。不对!重点是金谦要讽刺旧战湛就要抓紧时间啊,换届了再说这话有意思吗?

    战湛憋屈道:“我以后会努力的。”擦,这历史遗留问题的黑锅背定了。

    金谦愣了愣道:“我刚才这句话是真心的。”

    “……我也是真心的!”够了!大叔,见好就收懂吗?!

    金谦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今日成就九成九的天赋。”

    战湛:“……”他明白了也认错了,有必要再全方面多角度地诠释一遍吗?

    金谦道:“若是再早两年,或许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战湛总算从他的话里琢磨出一点不同的意思来,“早两年迟两年有什么不同?”

    金谦摇头道:“万事起头难。剑气的基础便是经脉,十八岁之前正是锻炼经脉打好基础的关键时刻。十八岁之后,经脉定型,纵然天赋再高,也于事无补。”

    战湛总算明白之前金谦说的“太晚了”是什么意思。他果然太晚了,穿得太晚了!

    “不过小公爷有心修炼,炼到剑将也不是不可能。”金谦安慰他。

    剑将?

    战湛颓然地蹲下。不是他看不起金谦,而是他太清楚这本书,不,是这个世界后来的走向会有多变态。届时剑君剑王多如牛毛,剑皇剑尊横行,一个剑将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他默默地爬回帐篷,倒头就睡。

    其他人也没来打扰他。这种时候谁的安慰都没用,现实的苦果只能他一个人品尝。当然,战湛脑海里想的绝不是他们想象中懊恼和沮丧,而是愤怒。

    为什么别人穿越是主角,他穿越就炮灰?

    为什么别人穿越开金手指,他就看着别人开金手指?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时间充足,他就太晚了?!

    不兴这么玩人的!

    战湛躺了一会儿又怒气冲冲地坐起来。

    不行。充满智慧的人类不能这么快给现实击溃。这个世界连复活药都有了,怎么会没有恢复青春或者巩固经脉的药?

    从现在看,取寒非邪而代之是不可能的了。一来他的先天条件有限制,寒非邪的福缘他未必享受得起。要知道作者安排金手指都是一环扣着一环,其中一个环节出错,后面很可能就扣不上,导致整条升级系统崩溃。二来寒非邪金手指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药师的身份,这个他也消受不起。

    想来想去,他依旧只有抱大腿一条路。

    “抱就抱吧。”战湛自我安慰,“以后多的是牛逼人物当同事。”这样想想,也挺荣幸。

    “谁?”外头突然响起金谦的怒喝声。

    战湛刚要探头出去,就被一号的手用力塞了回来,紧接着四号五号六号都进来贴身保护他。

    帐篷里外的气氛都变得格外僵硬。

    金谦挡在帐篷前,冷冷地说道:“不知道是哪路朋友在此,我等只是路过,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明言。”

    “白梦山办事,闲杂人等速速离去!”呼喝声伴随着冷哼,从帐篷的四面八方挤进来。战湛只觉耳膜一颤,脑袋就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痛得发麻。即使如此,他还是在痛的间隙震惊了一下。

    根据寒非邪目前的实力以及小说的发展,绝对还没有到白梦山这个腾云帝国超级大势力出场的时候。他看文的时候也不记得寒非邪在还魂魔林和他们有交集。

    ……

    难道是,蝴蝶效应开始了?

    战湛骇然。

    比起他,金谦他们心里的震惊也不小。金谦一句含糊的话都没说,直接让一号他们收拾东西上路。在白梦山这样的庞然大物前,不要说军神府,就算腾云帝国也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