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熟悉情况(九)

文/酥油饼
本章字数:3860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一行人默默地走出五六百米,金谦才低声道:“小公爷,你要记住,这世上有些人是军神府都得罪不起的,白梦山就是其中最顶尖的存在。”

白梦山在《绝世剑邪》的前四分之一已然出现,战湛知道白梦山的山主叫白梦主,是当世最牛逼的六大剑圣之一,开办了个白梦学院做预科,专门选取资质好的学生收为正式弟子,有一个相中寒非邪的小妞就是白梦学院内定的山主亲传弟子,但是对于他们的行事作风和价值取向不甚了了,此时立刻抓住机会问道:“很厉害吗?”

金谦道:“神剑大陆已有两百多年不曾出现剑神,当世最厉害的人便是剑圣。白梦山山主便是其中一位。”

战湛故作震惊,“那不是很厉害?”

金谦仰头叹息,眼底既有艳羡崇拜也有几分失落沮丧,“对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而言,他就是天神至尊!”

战湛:“……”回答问题请以务实为主,这种肉麻的形容能省则省。

金谦道:“他开设了一个白梦学院,专门招收不到十岁的童男童女,由学院悉心□五六年,挑选资质出众的学生送往白梦山,由白梦山山主及各大长老收为亲传弟子。”

“还不快走!这里啰啰嗦嗦作甚?”

他们来的方向传出一声骤喝,将缓行的众人吓了一跳,当下不敢再说,急急忙忙地赶路。直到天色将明,趴在二号身上的战湛收不住颠簸,死活要下来,他们才稍作歇息。

八号道:“他们耳朵再长,也听不到这里了吧?”

一到七号齐齐瞪他。

金谦干咳一声道:“大家不必草木皆兵,这里应当没事。”

战湛揉着胃,凑到金谦跟前小声道:“白梦学院这么好,我天赋又高,我爹怎么没把我送去?”

金谦惊异地回过头,“你想去白梦学院?”

一到八号齐刷刷地看过来。

战湛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含糊道:“我随便问问。”

金谦道:“你哥哥是帝光七星的赤焰,你若肯正儿八经地上学,也该去帝光才是。”

帝光七星?

战湛模模糊糊的有些印象,好像七星中大都是五大世家的继承人,文里有提及,但没有细说。这就难怪他要上学,云雾衣立刻劝他去帝光。

金谦又道:“四大学院之中只有帝光属于腾云帝国,其他三大学院在腾云与紫气帝国之争中保持中立,你若是进入这三家学院,说不定日后要被迫放弃家业。”

战湛道:“不会这么严重吧?”

“当然,你若是成为白梦山山主的继承人又另当别论。”金谦顿了顿,不禁失笑,大约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

战湛:“……”他怎么觉得这个目标还不错。

“你们快看!”八号咋呼声将他们的注意力都引到天上。

茂密枝叶缝隙处的四分之一天空被金橘色的厚重云层压住,树林像要被压塌了,矮着身体龟缩在云雾弥漫的下方。云中白光闪烁,细如发丝,很快钻入云中不见。

金谦道:“白梦山遇到强敌了!”

五号幸灾乐祸道:“哈哈,这下他们怎么不叫对方走开呢?”

其他人都没说话。

五号回味了下,这句话说到底还是嘲弄自己,讪讪地收口。

战湛眼睛看着异象,心里不住奇怪:根据原剧情,寒非邪在还魂魔林遇到八阶巅峰魔兽赤足虎纹象,受对方追杀而跌下瀑布重伤,因祸得福误打误撞地打通了任督二脉。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白梦山。而且八阶巅峰魔兽虽然厉害,换算成人类也就是剑主剑君之间的水平,怎么可能逼得白梦山如此狼狈!难道说当时在寒非邪这条主线剧情之外,还魂魔林还发生了其他事?

“小心!”金谦突然冲他疾呼。

战湛心还在状况外,人已经被一股大力重重地撞飞了出去!

身体落地的刹那,他清晰地听到自己骨头咔嚓断裂的声音!

真尼玛痛!

战湛在地上滚了两圈,抱着小腿,鬼哭狼嚎。

但金谦他们已经顾不上他了。他加上一到八号正围攻一头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魔兽。此魔兽外形像没有长角的成年鹿,通体布满各种各样颜色的祥云图案,一双眼睛红得发紫,充满杀意。

“这是不是老皇帝曾让老元帅寻找的彩云祥瑞兽?”一直默不吭声的七号突然道。

金谦和一号二号扛下了祥瑞兽大多数的正面攻击,连开口都十分吃力,“应该……错不了!”

五号叫道:“这东西不应该在万万兽界吗?怎会在此出现?”

三号道:“别管它怎么出现的,先击退再说!”

五号苦笑道:“这东西可是八阶魔兽啊。”

八阶魔兽相当于人类剑主剑君。比他们中最强的金谦还高两到三个品级,根本没有胜算。

一号一咬牙,右手往胸口一拍,嘴巴一张,吐出一口剑气,直射祥瑞兽眉眼。这是他身体的源气,吐一口需要好多年才能修炼回来。虽然和祥瑞兽等级差很多,但稍稍能造成一点麻烦。

果然,祥瑞兽似乎感觉到危险,后腿一蹬,灵活地跳开。

一号趁机将金谦推出战圈,“你带着小公爷离开。”

金谦也不含糊,飞快地跳出战场,一把抱起痛得半昏迷的战湛朝林子另一边跑去。

战湛仰着头,稍稍适应了疼痛,咧嘴道:“他们怎么办?”

金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他们的责任是保护你。”

所以,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吗?

战湛沉默。看书里主角杀伐果断配角心狠手辣是一回事,自己身边上演生离死别又是另一回事。尤其还是刚刚坐在一起吃饭的朋友。

金谦双目正视前方,脚下不停,嘴里却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小公爷,等你回天都,就请公主送你去紫气帝国吧。”

“……”战湛突然感觉不到腿疼了,因为懵了,“我娘不是腾云帝国公主吗?”他们家该不会是紫气帝国派来的奸细吧?这倒是能解释为什么皇帝看他们不顺眼。

“隐姓埋名,无论腾云帝国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来。”

战湛沉默许久,才轻声问:“娘又有了吗?”

“……”

“你抱得太紧了。”

“……”

“刚才那个问题是认真的。”

“……”

“你又紧了。”

“没有。”怎么听怎么像从牙齿缝里塞出来的。

战湛道:“那么,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人能够继承战家呢?”

金谦一怔,眼底有丝丝的光亮,闪闪烁烁,但不等战湛看清,又没了。

“你不适合。”

战湛沮丧道:“太晚了吗?”

“军神府的传人可以没有剑气,却不可以没有战魂。”

战湛:“……”战魂是什么东西?上个名词解释。

金谦解释道:“战魂便是战家的斗魂,战家的血性,战家的气魄!当战则战,当退则退,当生则生,当死则死!你生性散漫又优柔寡断,既不懂立威服人,又不会收买人心,如何在军中立足?军神府以军队起家,你修炼不足,无法上战场杀敌立军功,又不懂兵法,不能指挥兵马作战,哪怕让你依仗父荫,你也难以狐假虎威。”

战湛语塞。看书里主人公霸气侧漏,他内心不是没有yy过。可是事到临头,他发现自己表现得和想象中天差地别。金谦说得没错。他表现得太不像军神府传人,也许正牌战湛都比他表现得好,至少战湛敢承担,敢杀人,敢在天都嚣张跋扈地横着走。

金谦道:“你把手伸进我的怀里。”

战湛瞪大眼睛:“啊?”

“快!”

战湛边伸手进去,边试探着问道:“你要挠哪里?”

“……”金谦咬牙道,“别乱挠!左下方有个瓶子,你拿出来!”

战湛拿出来。

金谦道:“这是玄灵丹。只要不是生死垂危,所有伤口都可医治。”

“骨折也可以?”

“你试试便知。”

战湛看他肩膀流血,打算拿出丹药给他,“你吃吧。”

“别动!”

“啊?”他刚说了一个字,身体就被金谦抛了出去。

“走!”金谦用尽全力发出大吼声。

战湛落地滚了一圈,刚起身就看到金谦被一个巨大的身影顶了出去。

“金先生!”他扶着树干站起来,还没踏出一步,就看到那个巨大的身影转了过来,竟然是比之前祥瑞兽还要大两倍的大祥瑞兽!

战魂便是战家的斗魂,战家的血性,战家的气魄!当战则战,当退则退,当生则生,当死则死!

言犹在耳。

战湛双目充血,硬逼着自己转身,拖着断腿一拐一拐地朝树林深处跑去。

大祥瑞兽站在原地,盯着战湛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才甩了甩尾巴,向战湛他们刚才来的方向跑去。

战湛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身体已完全麻木,只有嘴里的苦涩真实。一到八号的脸一一在他面前掠过,最后是金谦,眼底亮光和黯然交错。他腿脚一软,趴在地上,肩膀抽动,明明在哭,却一声不出。

他无声地哭了一会儿,撑着地面慢慢站起。玄灵丹就在怀里,可非到万不得已,他绝不能吃,因为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救命法宝。

他抬起头,半湿的面颊被凉风刮过,既清冽又刺痛。

远方隐有哗然水声入耳。

(快捷键 ←)上一章:9熟悉情况(八) 返回《旁观霸气侧漏》目录 下一章:11熟悉情况(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