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药王大赛(一)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184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一品江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异世小邪君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妖女修仙录
寒非邪道:“你的侍从呢?”

    战湛面容一黯,低下头道:“他们为了保护我,都已经……”

    “小公爷!”

    四号的声音隔着朦朦胧胧的水雾,从远处响起,虽然微弱,但落在战湛耳里,犹如巨雷!他不顾寒非邪怀疑的目光,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叫道:“这里,我在这里!”

    少顷,四号就像火箭炮一样地射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战湛面前,“属下保护不力,请小公爷恕罪!”

    战湛哑声了好一会儿才道:“其他人呢?”

    “他们都出来找小公爷了。”

    “……”战湛呆滞地问道,“他们都没事?”

    四号支支吾吾道:“也不是都没事。”

    战湛大叫一声:“谁死了?”

    四号道:“谁都没死。”

    战湛:“……”

    四号道:“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先和其他人会合,再慢慢地说吧。”

    战湛道:“好,那你通知到其他人吧。”在他的想法里,这样一个剑气纵横的世界,必然会有什么高明的通知办法,比如说放烟花或者信号弹什么的,但是……

    “小公爷找到了!大家快来集合,小公爷找到啦……”

    听着四号声嘶力竭的呐喊,战湛沉默了。

    走的时候,战湛顺便捎上了寒非邪。为了这根大腿,他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要是再给弄丢了,他就顺着瀑布爬上去再跳下来!

    寒非邪不置可否地跟在后头。

    战湛伏在四号的背上,扭头问寒非邪:“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虽然早就知道答案,但是寒非邪他们不知道他知道答案,所以为了表现出他真的不知道答案,所以他必须要问一问答案。

    寒非邪道:“我来找采集草药。”

    战湛道:“什么草药啊,我帮你一起找呗。”

    寒非邪倒没有推脱,“银月草。”

    战湛默默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那你怎么会被赤足虎纹象撅下来啊?”

    “……没有撅下来。”

    战湛愣了愣道:“你自己跳下来的?”自己的蝴蝶效应都已经影响到赤足虎纹象的行动力了?

    寒非邪道:“撞,是撞。”

    战湛:“……”这认真的语气怎么让他这么想反驳呢?

    寒非邪突然横扫一眼。

    战湛忙道:“我就说撅这个字味道不对,原来是撞啊。”

    寒非邪满意地收回目光。

    在四号的号召之下,其他几号陆陆续续地加入到队伍里来。他们几个虽然挂了彩,但看上去并不很严重。战湛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心下稍定,数来数去只有金谦一号二号不在,就问道:“一号二号呢?”

    四号道:“他们在原地等小公爷。”

    “那金先生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

    战湛心里一沉道:“你们不是说,没有人死吗?”

    四号结结巴巴道:“金先生没事,他是,他是……”

    五号看不过眼,接下去说道:“他被白梦山的人抓走了。”

    “什么?!”战湛差点从四号背上蹦起来,“白梦山抓金先生干什么?”

    三到八号齐齐摇头。

    战湛双腿用力夹紧身下。

    四号道:“小公爷放心,我不会把你丢下来的。”

    战湛耐心地解释道:“我是让你加速。不是一夹马腹,马就会跑得快吗?”

    四号道:“……这个暗号马知道,但我不知道。”

    他们回到之前被祥瑞兽围攻的地方,一号二号坐在地上互相包扎伤口,看到战湛出现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战湛从四号身上跳下来,一拐一拐地跳到一号面前:“白梦山的人为什么抓金先生?”

    一号道:“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在祥瑞兽攻击下节节败退时,又有一头更大的祥瑞兽冲过来!我和老二为了抵挡它,都受了伤。关键时刻,金先生突然赶到,和大祥瑞兽打了起来。”

    四号激动道:“金先生从剑将巅峰突破为剑魁,一个照面就把大祥瑞兽挡了回去。”

    金谦提前突破了?

    战湛心头猛震!

    八号黯然道:“可惜我们几个太没用,不能牵制住小祥瑞兽,金先生一边对付大的一边还要回过头来照顾我们。”

    一号道:“就在这个时候,白梦山的人出现了,很快打跑了两只祥瑞兽,却把金先生带走了。”

    战湛道:“他们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

    八个号里三号最细心,马上道:“有,其中一个人说,没想到这里能遇到一个刚突破的剑魁。”

    战湛皱眉道:“这么说,他们的目标不是金先生本人,而是剑魁。”这倒是能解释他们之间为什么没有抓金先生。剑将和剑魁虽然只差一品,却是下品和中品的分界点。

    一号道:“金先生临走前留了一句话。”

    “什么?”

    “他让我们护送小公爷安全回天都,不用记挂他。”

    战湛鼻子微酸,连忙抬头看天。

    其他几个侍卫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连寒非邪都没有打扰他。

    一朵白云挡在天空最蓝的位置,看上去就像一座山。

    战湛对着天空仰望了好半天,才转头看寒非邪道:“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寒非邪点点头。

    “你……要不要跟我回天都?”战湛问的时候心情十分紧张。尽管他知道寒非邪也会去天都,却不能保证他愿意和自己同行。

    寒非邪想了想道:“我需要有独立的空间,没事别打扰我。”

    战湛微微松了口气,“吃饭算不算事?”

    “人生大事。”

    一行人在原地休整,煮饭的煮饭,吃饭的吃饭,吃药的吃药,敷药的敷药,整整花了一个小时才重新启程。

    战湛看其他人也伤痕累累,坚持拄着拐杖走路。

    一号他们表面上没说,眼底还是流露出几分欣慰。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军人,对他们而言,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比不上吃苦耐劳的美德。

    战湛跟在寒非邪身边搭讪。他知道寒非邪同意和他们一起上路一是因为他关键时刻的那枚玄灵丹,二是同路,两人的交情还远远不到朋友地步,所以拼命培养好感度。

    “除了银月草你还需要什么?我回去之后帮你找找看。”

    寒非邪也不推辞,念了一大串的东西。

    战湛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但是对《绝世剑邪》作者取名字的规律很清楚,一般五个字五个字的难度都很大。寒非邪说得东西都可以凑成一首五言律诗了。

    “你说还魂魔林为什么会出现八阶魔兽呢?”他换了个话题。

    寒非邪皱了皱眉,似乎也有点疑惑。

    五号凑过来道:“会不会是万万兽界混不下去,所以跑来这里作威作福?”

    六号道:“万万兽界和这里相距千里,中间隔着腾云帝国,怎么跑来?”

    三号突然道:“绕道白梦山。”

    白梦山三个字就像诅咒,将气氛一下子冻住了。其他人想到金谦,都沉默下来。

    归途很顺利。

    他们回到麻婆小镇租了两辆马车,日夜不停地赶往天都,花的时间竟比来时少了六天。

    一进天都,一到八号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这里是天都,是军神府的地盘,在这里,就算天塌了也有军神府做后盾!

    “非邪,我家到了!”

    战湛从马车上跳下来,对着军神府的大门自豪地介绍。这一路他一点都没有闲着,除了不断修炼金谦教给他的修炼法门之外,抓紧一切时间和寒非邪拉关系,到今日,两人的称呼已经在他一厢情愿的坚持下变成了“非邪”和“阿湛”。唯一让他沮丧的是身体里的剑气进展太慢,到现在仍在剑士中阶黄色徘徊,一点变绿的迹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