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3药王大赛(二)

文/酥油饼
旁观霸气侧漏 本章字数:3289 旁观霸气侧漏txt下载
推荐阅读: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绝代武神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一到八号也很激动。他们跟着小公爷来来回回这么长一段路,居然没有无辜路人遭殃,真是太幸运了!

    战湛领着寒非邪往里走,早有人下人进去通知云雾衣。他们才走到第一座拱桥,就看到云雾衣喜洋洋地冲过来,一个照面就把他按在自己怀里,一口一个心肝一口一个宝贝地喊。

    战湛十分尴尬。一是围观群众过多,一是云雾衣身上真是太香太柔软了……战不败好福气啊!

    “宝贝?”云雾衣见战湛发呆,轻轻拍打他的面颊,“你们这趟出去还顺利吗?”

    战湛回神,欢欣一扫而空,黯然道:“本来挺顺利的,但后来遇到了一点麻烦。”

    云雾衣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看到寒非邪时微微顿了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拉起战湛的手道:“没关系,你跟我到客厅慢慢说。”

    战湛低头跟着走了两步,转头看寒非邪还留在原地,眼睛怔怔地看着桥下流水,心里不知怎的就起了几分怜悯和同情。寒非邪后期虽然牛叉,可说到底也是被生活逼的——他的奋斗史就是一本不断树敌不断歼敌的操劳史。为不让主角满足于小康和小家碧玉,作者都卯足了劲给他安排仇敌。

    他想着:这人遭了这么多罪,心理已经很扭曲了,自己不能让他更扭曲。多少寒门子弟就因为在豪门大宅中受了冷落,属性直接从□小军师进化成鬼畜大魔王,自己绝不能重蹈覆辙。

    他松开云雾衣的手,屁颠颠地跑回去,拉起寒非邪的手。

    正烦恼任督二脉被打断之后该如何重新突破的寒非邪心头一惊,正要将偷袭自己的人甩出去,眼前就冒出一张笑得可怜巴巴又恶心兮兮的脸。

    寒非邪:“……”

    战湛将他的呆滞自动理解为感动,拉着他走到云雾衣身边。

    云雾衣本来觉得这个青年外貌俊秀难得,所以多看了眼,现在见一向眼高于顶的宝贝儿子竟然对对方大献殷勤,不由生出几分好奇和疑惑,又打量了两眼,越看越觉得这人委实长得太好看了些,幸亏是个男的,不然指不定自家儿子怎么神魂颠倒。

    “娘,这是我兄弟!寒非邪。”战湛道。

    云雾衣黛眉轻挑,“寒冷的寒?”

    寒非邪不卑不亢道:“小子见过战夫人。”

    云雾衣点点头,表情不咸不淡,默然转身往里走。

    战湛感到寒非邪要缩手,以为他被云雾衣的态度刺激到,怕他生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手拽得更紧,低声安慰道:“别怕,有我呢。”

    寒非邪一边用力将手抽出来一边往战湛的衣服上擦,“是啊,有你的手汗。”

    战湛:“……”

    一行人穿过小半个军神府来到客厅。一路上一号明示暗示要把寒非邪支走,奈何寒非邪就是那种拉着不走打着倒退的驴个性。只要战湛不开口,他就当做没听懂。

    战湛想的是寒非邪听得越多参与得越多,和战家和自己的关系就越亲近。毕竟原文已经证明寒非邪这个人的性格虽然略微扭曲,但对朋友很讲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赴汤蹈火的事也没少干,品质经得起考验。

    云雾衣人走在前面,耳朵却一点不落地将身后的动静探听了个分明,对战湛和寒非邪的关系既好奇又忧心。换做三百年前的寒家,她对两人的友谊一定乐见其成。可惜这三百年来,寒家一直明里暗里地受主家打压,开始还遮遮掩掩,发展至今已是肆无忌惮。蓝家就因为与寒家联姻,在帝国的势力受到很大打击,直接导致云家皇权不稳,朝中派系纷争不断,连带军神府也被迫蹚入浑水之中,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若再和寒家牵扯上关系,只怕倾覆就在朝夕。

    “娘?”战湛看云雾衣进入客厅就一直站着发呆,轻轻地扯了扯她的衣袖。

    云雾衣定了定神,柔声道:“你不是有话要对娘说?”

    战湛情绪低落,“关于金先生……”他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至于去还魂魔林的原因就是抓魔兽。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他解释也没用,何况也没什么能解释的。

    云雾衣的表情比他想象中更冷静,“你确定金谦突破到剑魁?”

    战湛道:“娘是不是知道原因?”

    云雾衣道:“听说白梦山每年都会收一批外门守卫,金谦应该是被收去了。”

    战湛敏锐地问道:“为什么每年都要收?难不成每年都有人攻打白梦山的外门?”

    “这倒不是。”云雾衣顿了顿才道,“白梦山注重弟子武技的训练,听说平日会让外门守卫作陪练。”

    战湛心里咯噔一下,“死伤不论?”

    云雾衣没吭声。

    战湛呆呆地说:“那金先生怎么办?”如果剑魁是白梦山招收外门守卫的最低限,刚突破到剑魁初阶的金谦在白梦山就是最底层的水准,也是最没有自保能力的人。

    云雾衣道:“他被捉走之前说过什么吗?”

    三号道:“金先生让我们护送小公爷回军神府,还让我们别担心他。”

    云雾衣轻叹道:“你们做得很好。”

    战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娘,我们不救金先生吗?”

    “若是可以救,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在我身边十几年,我早已视他为兄为友,可是,”云雾衣苦笑着摇头道,“就算我是腾云帝国的公主,你父亲是腾云帝国的大元帅,在白梦山面前,依旧什么都不是。即便倾全家之力,也不能撼动白梦山分毫。”

    战湛脑子里嗡嗡地响,理智告诉他云雾衣说的是实话,拥有剑圣的大陆顶级势力是高于帝国的存在,他们一发怒,整个帝国就可能烟消云散,所以放弃是对的。可是,感情很难接受。

    他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院子,对着一株杨树发呆。

    “你是不是在懊恼自己的遭遇愤怒自己的无能?”寒非邪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冒出来。

    战湛吓了一跳,才发现对方大咧咧地坐着他的椅子用着他的杯子,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服服帖帖地听着他使唤。“你怎么在这儿?”

    寒非邪道:“你安排我去别的地方了吗?”

    “呃。”

    寒非邪转头对红着脸发花痴的丫鬟道:“帮我们准备一点点心好吗?”

    “是!寒少爷。”丫鬟高高兴兴地去了。

    战湛呆若木鸡道:“我怎么觉得是我在你家做客。”

    “不用客气。”

    战湛看着寒非邪了然的眼神,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和金先生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他对我真的很好。”

    “那就把他救出来,有什么好考虑的?”

    战湛苦笑道:“可我娘说的对,我们家根本不能和白梦山对抗。”

    寒非邪冷哼道:“你以为白梦山是怎么来的?”

    “呃?”

    “是白梦主一手建立的,在这之前,世上根本没有白梦山。”

    战湛听得怦然心动。没错,这是个一山还有一山高的世界!而本世界最高山峰此刻就坐在他的身边!他的抱大腿技术还不熟练啊,不然怎么会在关键时刻把刚抱上的大腿给忘了。

    “如果这种事就要郁郁寡欢,我早八百年就该死了。”寒非邪淡然道。

    “你也有亲人被白梦山抓了?”战湛故作白痴地问。

    寒非邪眸光闪烁,言简意赅地说了下自己误服魔晶经脉俱毁的事,但没提蓝月眉在中间起的作用。

    战湛非常配合地表现出惊讶和担忧,“那你不是不能修炼剑气?”

    “我从未放弃医治自己。”

    “难道你去还魂魔林找的东西就是用来医治自己的?”

    寒非邪看了他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战湛大感宽慰!对于一个极度多疑的人来说,寒非邪刚才的举动已经表现出了他一部分的信任。“你放心,你一定会被医好的。不止如此,总有一天,你会霸气侧漏地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寒非邪默默地看着他。

    战湛信心十足地拍着胸脯,一副“相信我没错的”的样子。

    寒非邪问道:“霸气侧漏是什么意思?”

    “霸气……”战湛举起两只手朝斜上方不停地伸缩,嘴里还发出“嗤嗤嗤嗤”的声音。

    寒非邪:“……”